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夫人安好三
    ,!

    李沧瑶知道西门吹雪的棋力相当高,和自己也旗鼓相当,两人每每对弈都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两人面对面坐好,西门吹雪执烟棋,落下一子,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棋子:“我听管家说夫人今日把在酒窖周围设置了阵法。”

    “不错,前些日子管家告诉我陆小凤又来偷酒了,我便让管家在山庄里重新弄了个酒窖,并且在酒窖周围弄了阵法,我倒不信这次陆小凤还能偷到酒。”说到这个李沧瑶就瞪了眼西门吹雪,看上去有些生气:“都怪夫君你啦,每次都任由陆小凤来偷酒,让他胆子越来越大,什么酒都偷,上次竟然还偷了我刚酿好的梅花酿,偷酒也就算了,他竟然还一口气把酒全喝了,她也不怕死!那可是我花费了不少功夫酿制而成的,也幸好是新酿制的酒,本来就准备存放一段时间,让酒发酵到一定程度后再完成最后的工序,所以他喝了之后顶多浑身发热,不舒服个几天,要是最后工序完成了他还敢随意乱喝,就等着爆体而亡吧。”

    “为了防止陆小凤变成一只死凤凰,我自然要把他不能碰的东西藏起来让他找不到,不然到时候活凤凰变成死凤凰,夫君岂不是少了个朋友。”

    “陆小凤没酒便不是陆小凤,所以夫人让管家重新弄了一个酒窖?看来夫人并不如看上去的讨厌陆小凤。”西门吹雪看了眼李沧瑶,面上带这一丝笑意。

    “陆小凤虽然风流,且老是爱惹麻烦,但却是个不错的朋友,何况他是夫君的好友,我自然不会讨厌。”顶多就是整整他而已。

    李沧瑶想整人方法绝对不下上百种,光是这两年来陆小凤到山庄偷酒被李沧瑶整到见到她就恨不得五体投地,但过后还是忍不住要来偷酒。

    没办法,陆小凤忍不住啊。

    西门吹雪娶了个娘子不但人长得美若天仙让人见之难忘,酿的酒竟然也让他都喝上瘾了,喝了之后顿时觉得外面的酒不能入口,所以每次陆小凤都“冒险”去万梅山庄偷酒喝。

    至于那些酒的其他用处,陆小凤压在肚子里,永远也不会和外人说。

    “你开心就好。”西门吹雪又落下一子,“该你了。”

    “啊,”李沧瑶一看棋盘,自己明显落于下风,不满地看了眼西门吹雪:“夫君耍赖,竟然趁着我不注意就赢了我。不行,再来。”

    “……”西门吹雪自然没有反对,两人重新执棋开始下了起来。

    也难怪陆小凤经常说西门吹雪和李沧瑶这对夫妻真的是般配极了,这不紧不慢的性子都非常相似,每次陆小凤看到两人相处,都觉得莫名牙疼。

    陆小凤来万梅山庄从来不喜欢走正门,喜欢偷偷摸摸地进来,这会儿陆小凤偷溜进万梅山庄,正准备去酒窖偷些酒来喝,就看到了西门吹雪和李沧瑶在那里下棋,他下意识地捂住脸,觉得牙有些酸,忍不住走了出来:“哎呦我的牙,倒了倒了,酸倒了!”

    陆小凤这般也不是没有道理,谁让西门吹雪和李沧瑶两人之间的相处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或者亲近,但两人之间很明显每时每刻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西门吹雪也不理会陆小凤耍宝,继续和李沧瑶下棋,两人你来我往的别有一番趣味。

    “唉,想当初西门你还能看我两眼,自从娶了媳妇,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了,苦命的我哦~”陆小凤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蹭蹭跑过去一屁股坐在西门吹雪了李沧瑶中间,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就啃了起来:“嗯,还是西门你这里的东西好吃,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李沧瑶落下一子,看了眼陆小凤,抿嘴轻笑:“陆小凤又来偷东西了?”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不是来帮你帮的么,西门又不喝酒,嫂夫人酿这么多久岂不是没处用?”

    “谁说我不喝?”西门吹雪是不喝酒,但不表示他不会喝酒,只是不喜饮酒而已,只李沧瑶酿的酒西门吹雪是愿意喝的,因为李沧瑶酿制的酒很特别,不仅酒香四溢,且因为加了空间里的东西,所以或多或少都含有灵气,西门吹雪这两年来已经习惯了晚上小酌一杯。

    陆小凤听到西门吹雪这么说倒是惊讶了一番,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回答自己,西门吹雪从不喝酒,这是陆小凤从刚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的,因为西门吹雪说过喝酒会让剑变钝。

    没想到才短短两年,他的这个习惯竟然就改变了。

    陆小凤诧异地看着西门吹雪,心里在滴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以后能偷到的酒不是更少了?

    想起如今他在万梅山庄偷到的酒,陆小凤就觉得简直不能忍。

    “我说西门,你每天都和嫂夫人下棋看书,难道不会无聊么?虽然我知道西门你不喜出门,但好歹也带嫂夫人出去走走啊,嫂夫人嫁到万梅山庄两年,都还没出门过吧?”

    西门吹雪手一顿,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了眼陆小凤:“出门?为何?”

    “唉,所以说西门你真是太无趣了,也亏得嫂夫人能忍受得了你”陆小凤拍拍西门吹雪的肩膀,“嫂夫人不说那是体谅西门你,可是西门你不能这么无趣,好歹也带嫂夫人出去走走,再过几天就是江南的灯节,到时候那里可是非常热闹的,要不西门,趁着这个机会和嫂夫人去江南玩玩?”

    灯会?

    西门吹雪挑眉,以前他从不认为这样和李沧瑶一起下棋看书的日子有什么不好,并且他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如今听陆小凤这么一说,他心里倒是有些迟疑。

    西门吹雪本就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人物,又是极为喜静的人,李沧瑶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些,因此平时他自然想不到那么多,此时被陆小凤这么一说,心里也觉得确实如此。

    关于江南的灯会,西门吹雪自然是听过的,不过以前他对花灯节从来没什么兴趣,今年倒是可以去看看。

    “夫人,可愿与我走一遭?”西门吹雪问李沧瑶。

    “夫君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李沧瑶自然不会反对西门吹雪的邀请,虽然对她来说出不出门无所谓,但能有和自家相公一起出去玩的机会她自然是很乐意的,心里倒是觉得陆小凤这次做了一件好事,既然这样,那么她也就不计较对方偷她酿的酒的事情了。

    “既如此,就依陆小凤之言。”两人同时放下棋子,西门吹雪起身走到李沧瑶身边,拥着她起来,好似陆小凤不在一样,小心翼翼地护着李沧瑶:“明日我们就出发,累了么?早些休息。”

    那把小心护着的模样,让陆小凤很是大跌眼镜。

    什么时候西门吹雪变得这么温柔,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难道他穿越了?

    穿越这个词还是以前听西门夫人李沧瑶讲故事的时候听到的,陆小凤现在就觉得自己也许是穿越了,不然这个西门吹雪怎么这么奇怪呢。

    西门吹雪平日里也不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李沧瑶,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李沧瑶如今怀有身孕,已经三个多月,虽然因为穿着比较宽松的衣服还看不出来,但已经有些显怀,西门吹雪第一次做父亲,自然万分小心。

    万梅山庄里的所有人都在得知自家夫人有喜之后高兴得不得了,尤其是老管家,一想到不久之后万梅山庄就会多出来一个小主人,那张老褶子皮都显得光亮了许多,整天笑呵呵的,也没了往日的威严。

    李沧瑶就着西门吹雪的力道站起来,手搭在西门吹雪护在自己腹部的手上:“并不是很累,”说着,她看向陆小凤,含笑说道,“陆小凤,正好我去年酿的琼浆玉露要开封了,我让管家准备午膳,今日陆小凤就在万梅山庄用膳吧,之后我让人帮你准备些酒带走,也帮我给花满楼带一些,省的你又去偷酒,弄得和上次一样难受了几天。”

    陆小凤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他也知道上次是自己自讨苦吃,没有忍住把李沧瑶新酿制的就给偷了喝了,只没想到那酒竟然这么厉害,让他这个高手都难受了好几天,最后还是跑到万梅山庄来找西门吹雪,让他帮忙才解决了问题。

    不过听到今天有酒喝,而且还是自己心心念念许久的琼浆玉露,陆小凤眼前一亮,说道:“还是嫂夫人对我最好,那小凤就不客气了。”

    “呵呵,那次见你客气了。”李沧瑶摇摇头,让西门吹雪陪陆小凤说话,自己带着丫鬟离开了花园。

    陆小凤看着李沧瑶带着丫鬟婷婷袅袅地离开,摸了摸胡子一脸感慨:“西门你果然让人嫉妒,嫂夫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还如此贤惠,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会这么眷顾你这个冰山。”

    想想陆小凤就有气,自从见到了李沧瑶之后,陆小凤发现自己对待美女的兴致也不高了,每次看到那些所谓的美女就忍不住想到李沧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