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夫人安好五
    ,!

    “那敢情好,我再次先多谢嫂夫人了。”陆小凤一听自己还能有两坛酒,更是高兴,谢过李沧瑶之后连忙坐下来,直接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着杯中的酒细细地闻了起来。

    西门吹雪刚进来就看到陆小凤坐在那里,表情陶醉地一点点喝着酒,他挑眉看向李沧瑶,李沧瑶对他摇摇头,笑着指着桌上的酒坛子以及醉眼朦胧,满脸梦幻的陆小凤道,“陆小凤等不及就先喝了,不过这酒容易醉人,看来陆小凤也不能幸免。”

    这琼浆玉露说容易醉人也不算对,因为琼浆玉露虽然是酒,但其实酒劲却不是很烈,烈的是其他东西。

    因为琼浆玉露是李沧瑶用空间里的百花露珠配合着空间里的东西酿制,并且加入了许多珍贵的中药,其所含的能量很大,喝一杯整个人晕陶陶的,喝两杯不知年岁,仿佛置身梦乡,喝三杯则飘飘欲仙,若是再多喝,估计得入黄泉路了。

    所以说琼浆玉露容易醉人对也不对,但这酒哪怕再好,再珍贵,也不能多喝,每个月顶多能喝三杯,且喝完后必须及时将酒中的能量转化为己所用才行。

    西门吹雪看到陆小凤如此弯了弯嘴角,走过去扶着李沧瑶坐下说道,“不必管他,我们吃饭吧。”

    “恩,陆小凤喝了这琼浆玉露,想必没那么快醒过来,夫君,今天我让厨房做了夫君你喜欢吃的真丝卷,你尝尝看。”

    因为李沧瑶怀孕,万梅山庄上上下下都非常的小心,吃的方面尤其当心,绝对不会有堆孕妇不利的东西出现,尤其是前三个月的时候,因为对腥的东西有些排斥,饭桌上甚至鲜少有肉类,虽然西门吹雪无所谓,但李沧瑶可是心疼坏了,等她好了之后立刻亲手做了一顿好吃的给西门吹雪。

    如今饭桌上也能看到肉食了,这真丝卷就是肉食。

    西门吹雪吃下李沧瑶夹来的真丝卷,眼里笑意浅浅,“夫人辛苦了。”

    没见过西门吹雪和李沧瑶相处的人根本不会相信西门吹雪竟然也有冰山融化的一日,或许是下意识的行为,在李沧瑶身边,西门吹雪身上的寒意从来都是收敛的好好的,两人琴瑟和鸣,恩爱有加。

    两人用完膳,陆小凤早就醉的人事不知,直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西门吹雪见他这副醉鬼的模样忍不住眉头跳了跳:“来人,把陆小凤带下去休息。”

    西门吹雪一声令下,嗖嗖地冒出来两个家丁,扛着陆小凤就离开了。

    因为第一次喝琼浆玉露,陆小凤堪堪一杯就直接被放倒了,明明平时很敏锐的一个人,如今被人扛着竟然也没有醒过来。

    李沧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陆小凤,难得有这么有趣的时候。”

    西门吹雪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明天要出远门,李沧瑶自然要提前把东西收拾好,换洗的衣服和一些银两,以及西门吹雪专门为她配制的安胎丸都要带着,还要带一些吃食,怀孕容易饿,虽然她知道西门吹雪肯定会安排妥当,但身边还是要放些吃的才安心。

    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是很少,整理起来有一个背包。

    包是李沧瑶临时赶工做的,正好能装下这些东西。

    李沧瑶和西门吹雪都偏向于淡色系的衣服,西门吹雪更是常年一席白衣,李沧瑶曾经还为此烦恼了一番,后来直接亲自动手,以独有的特殊绣法纹绣了许多白衣。

    衣服乍一看是白色的,行动间却又有图案浮现,光芒折射下甚至还有浅浅淡淡的颜色,西门吹雪非常喜欢她做的衣服。

    第二天陆小凤果然没能爬起来,西门吹雪让管家不用管他,等他醒了自然会跟上来,和李沧瑶先坐马车离开了万梅山庄。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出过门的李沧瑶此时也有些激动,时不时掀开帘子往外看风景。

    万梅山庄不但有万梅,还是在山上,周围一片的山连带着山下方圆几百里地都是万梅山庄的,山下的百姓受庇佑于万梅山庄,比外面更安乐些,路过的时候李沧瑶偶尔还能看到几个从马车边上经过的百姓,脸上都带着笑容。

    有马车经过的时候他们都自觉地避开,让马车通过。

    两人的行程并不紧张,甚至为了照顾李沧瑶,马车走的很慢,走了半天才到达一个小镇上。

    这个小镇不是很大,车夫废了些劲才找到一家不错的酒楼,车夫把马车停在酒楼外,跳下马车道:“庄主,夫人,到了。”

    “嗯。”西门吹雪低应了一声,率先下了马车,然后把手递给李沧瑶:“我扶你。”

    李沧瑶扶着西门吹雪,踩着矮凳下了马车,因着带有面纱,旁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只从气质以及穿着上判断出她身份不一般,又有西门吹雪在她身边,自然是知道她不能得罪,西门吹雪进了酒楼,扔了块银子给掌柜道:“带我们去包间,一壶白开水,再来两盘素菜。”

    “哎,好嘞!”掌柜的对西门吹雪只要这两个菜的要求颇不以为然,但见对方扔过来一两银子,又高兴地让人引了两人去楼上的包间,让人准备白开水送过去。

    这个小镇没有万梅山庄的产业,西门吹雪只能带着李沧瑶来这里。

    西门吹雪出门不吃外面的东西,要么就到自家产业的酒楼吃,要么就是只点白开水和白煮蛋,只如今有李沧瑶在身边,他自然不能这么将就,所以点了两盘菜,只他还是对外面的菜敬谢不敏,也只点了两盘素菜。

    李沧瑶知道西门吹雪的习惯,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夫君可是不习惯外面的吃食?”

    西门吹雪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他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很明显是被李沧瑶说对了。

    李沧瑶笑的更欢了,她从放在一边的食盒中拿出一盘梅花糕放在桌上道:“是我疏忽了,夫君想来是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这是我让管家新做的梅花糕,夫君先将就着吃些梅花糕吧。”

    “无事,你不必替我操心。”

    “替自己的夫君操心不是为人妻应该做的么?更何况,我自是非常乐意能为夫君操心的。”

    “……”

    西门吹雪神色柔和,伸手握住李沧瑶的手:“我知你心意,我亦如此,如今你身怀有孕,更是不得操劳,这些小事让下人去做即可。”

    店小二把菜端上来后又细心地替两人把门关上,这家酒楼的厨子手艺应该不错,虽然只有两盘素菜,却色香俱全,就差尝个味道看看怎么样了。

    做了半天的马车李沧瑶也确实饿了,不再多言,举筷吃了起来。

    吃过午饭又休息了片刻,两人继续赶路。

    这次两人都没有坐马车,而是骑马,马是李沧瑶当初送给西门吹雪的那匹通体纯烟色没有任何杂毛的良驹,李沧瑶带着面纱,斜坐在西门吹雪怀里,他理了理并不乱的头发,看着周围的风景。

    “没想到这么自在地走在路上,看着周围的景色,倒是别有一番滋味,难怪陆小凤这么喜欢往外跑,呵呵……”

    “你喜欢?”西门吹雪问道。

    “感觉挺不错的,”李沧瑶看了眼西门吹雪道:“不过我更喜欢和夫君两人一起出门,若是一个人,还不如呆在山庄里的好。”

    西门吹雪听了紧了紧抱着她的手没有说话,一手勒着缰绳让马慢跑着,低头看了眼怀里的李沧瑶道:“若你喜欢,以后我们一起出来。”

    这对西门吹雪来说简直太不容易了,毕竟他可是那种一年之处们四次,而且还是为了杀人才出门,其余时间都宅在家里连大门都懒得跨出,甚至比万梅山庄的那些下人都要宅的人,就连李沧瑶自己也没想到西门吹雪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夫君你真是太可爱了。”

    “瑶儿!”

    “扑哧……呵呵呵……”李沧瑶继续笑,没理会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无奈地只好牢牢环住笑的几乎都直不起腰差点掉下去的李沧瑶,有些无奈。

    “瑶儿!”

    “噗……”李沧瑶止住笑,隔着面纱亲了他一口:“夫君在哪里,哪里便是我的归处,夫君不必为难自己,我和夫君一样喜静,偶尔出来走走不错,若是总往外走,我就该想家了。万梅山庄很好。”

    “是很好。”西门吹雪道。

    因为下一个小镇离着不远,两人倒是不急,慢悠悠地任马儿自己踢踢踏踏地走着,即使如此,两人到下一个小镇,也不过用了一个时辰。

    这个小镇比之前的那个要大的多,也有万梅山庄的产业,是一家糕点铺子。

    没人知道西门吹雪竟然开开糕点铺子。

    西门吹雪和李沧瑶两人进了何芳斋,一早就接到庄主和夫人要来的信,掌柜的早早就等在那里,看到庄主和夫人来,立刻上前道:“庄主,夫人,小的姓方,是这里的掌柜,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还请庄主和夫人跟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