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夫人安好六
    ,!

    陆小凤这次是真的喝高了,一杯酒下去直接倒地不起,睡到第二天才堪堪醒过来,得知西门吹雪和李沧瑶一大早就已经离开万梅山庄之后他马不停蹄地往前赶,然而他到底是起得晚了,凭着西门吹雪和李沧瑶两人如此慢的脚程,他竟然还是在晚上才遇到他们。

    见到西门吹雪的时候陆小凤非常的哀怨:“西门你不够朋友,竟然把我丢下自己走了,害得我追的你们好辛苦。”

    西门吹雪挑眉道:“我不想和一个醉鬼一起上路,更何况,我相信你那个时候更喜欢睡觉。”

    陆小凤噎住了,觉得西门吹雪说的好有道理,他那个时候真的是醉的不省人事,估计要他坐马车的话还得晕车。

    说不过西门吹雪,陆小凤又哀怨地看向李沧瑶道:“嫂夫人真够厉害,没想到那琼浆玉露竟然有如此能力,我只喝了一杯就直接醉得不省人事,这要是让外人知道我陆小凤竟然一杯就倒,估计得被人笑死了。”

    这么说着,陆小凤的表情要多哀怨有多哀怨,惹得李沧瑶扑哧笑了出来,一双美眸流光溢彩,即使被面纱遮住看不清相貌,也依然迷人心神,“那这就你是要还是不要了?”

    “要,当然要!”不要是傻子!陆小凤一听李沧瑶的话连忙后退几步,好似不这样她就会来抢他的酒一样,虽然他没有把酒放在身边,“嫂夫人你可是答应了给我酒的,可不能收回去,不然……不然我就呆在万梅山庄不走了!”

    西门吹雪冷冷地瞥了眼陆小凤,无视陆小凤搞怪的样子,带着李沧瑶回屋休息。

    陆小凤再次感慨西门吹雪见色忘友,那冷冰冰的样子,也只有李沧瑶能够受得了了。

    “哎,我还是去喝我的美酒去吧,琼浆玉露啊,真是名副其实,好酒,好酒!”

    第二天赶路的时候多了一个陆小凤倒是更加热闹了,陆小凤是个闲不住的,看到西门吹雪和李沧瑶竟然要坐马车,自然是也跟着挤进马车里,似乎打定主意不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一坐进去,陆小凤甚至还直接霸占了西门吹雪为李沧瑶准备的酸梅,捞起一个就扔进嘴里,还没两秒钟,陆小凤就呸呸呸把酸梅吐了出来:“嗷,西门你想酸死我啊??!!为什么这酸梅会这么算?这是人能吃的么?”舌头都酸麻了好嘛!

    陆小凤觉得自己很委屈。

    “这本就不是给你吃的东西。”西门吹雪勾起嘴角,扯出一抹浅浅的似嘲讽似愉悦的笑意:“陆小凤自己管不住嘴巴,与他人何关?”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陆小凤哀怨地放下放酸梅的碗,委委屈屈地坐在一边噘着嘴巴不说话。

    李沧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掂起一颗梅子扔进嘴里,眯起眼睛吃下道:“这梅子是吹雪让管家准备好给我吃的,特意选了那种最酸的梅子腌制而成,陆小凤你自然不能吃。”

    “你……你竟然不觉得酸?!!”陆小凤见李沧瑶面不改色地吃了梅子,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李沧瑶掩嘴轻笑:“女子怀孕期间本就胃口大变,对你来说酸掉牙的梅子对我来说却是正好吃,若没有这么酸,我可能还不喜欢呢,呵呵……”

    陆小凤渣渣眼睛,好一会儿才消化了李沧瑶说的话,顿时惊呼:“什么??!!你……你有喜了??!!”陆小凤转头看向西门吹雪,脸上的表情十分地沉痛:“西门吹雪你这不够朋友,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和我说?不行!你得补偿我!”

    虽然这么说,但是陆小凤心里却是非常高兴的,替西门吹雪高兴。

    陆小凤明显感觉到西门吹雪自从成亲之后变得越来越有人气了,如今李沧瑶怀孕,西门吹雪竟然当爹了,他能不高兴么。

    作为朋友,陆小凤虽然是站在西门吹雪这边,不管他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但还是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的,虽然以前的西门吹雪也很好,但陆小凤还是喜欢现在的他。

    陆小凤替西门吹雪高兴,偷偷看了眼李沧瑶的看不出什么的肚子问道:“几个月了?”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和吹雪都没想到他会突然来到这个世上。”李沧瑶摸摸肚子,看向西门吹雪,脸上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下去:“本来我和吹雪商量好再过两年再要孩子的,所以当时知道的时候我们都有些惊喜呢,呵呵。”西门吹雪珍惜李沧瑶,不想让她过早承受生子之痛所以两人早就准备好晚些,等李沧瑶20岁的时候再要孩子,只是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意外出现了。想到西门吹雪第一次发现孩子的时候的表情,李沧瑶就忍不住偷着乐。

    西门吹雪擦剑的手顿了顿,仿佛没听到李沧瑶的话,继续小心翼翼地擦剑。

    只有李沧瑶看到西门吹雪的耳朵尖有些红,果然是害羞了。

    因为知道李沧瑶怀孕了,陆小凤竟然也安分了一路,除了时不时表示要当李沧瑶宝宝的干爹被西门吹雪一口否定,其余时间都安分地要么在马车里睡觉要么在外面骑马,或者坐在马车外和车夫说话吹牛。

    三人行了十日,终于到了江南。

    一入江南地界,陆小凤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说是去找花满楼,不过不管是西门吹雪还是李沧瑶斗不相信他的话,“这陆小凤,真是跑的比兔子还快,又没人要他的命!”

    “陆小凤本就喜欢热闹,他能陪着我们这么多日我已对他刮目相看。”西门吹雪也有了些笑意,他放下手里的书,握住李沧瑶的手道:“如今已到江南,夫人可有想去的地方?”

    李沧瑶回握住西门吹雪大而有力的手,“听说江南美景多,如今离灯节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去四处走走,看看这江南的风景?”

    “可!”两人也没管陆小凤,竟然真的拐道去看风景去了。

    江南水乡风景好,到处都是水和船,西门吹雪买下一艘画舫,和李沧瑶游湖细水,或听渔女唱歌,看荷花落雨,李沧瑶站在西门吹雪身边,一身白衣,和西门吹雪仿佛融为一体一般,他们在看风景,却不知他们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

    美如画,淡如水,却如此和谐,在这朦胧细雨中,好似和天地连接在一起,让人心生羡慕。

    二十岁的西门吹雪虽然也已经开始出名,但还没有日后的人尽皆知,加上西门吹雪一年到头几乎不出门,所以走在路上也少有人认识他,他护着李沧瑶,和她一起游历江南,把江南所有好玩的地方,好看的风景都走了个遍,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西门吹雪竟然没有一点不耐烦。

    李沧瑶已经怀孕四个月,肚子也开始逐渐隆起,即使穿着宽松的衣服也有些遮不住了,偶尔两人还能感觉到孩子的胎动,让初为人父的西门吹雪也有些激动。

    两人似乎都忘记来江南的主要目的,直到陆小凤忍无可忍找到他们,西门吹雪才以一种你怎么来了,你好碍眼的表情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气绝。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怒!

    明明当初说好是来给花满楼治疗眼睛,趁着这个机会带嫂夫人来江南玩,怎么他一走,这个西门就把主次目的给颠倒了?

    要是他不来,他是不是得带着他家夫人玩尽兴才会想起来还有可怜的他在等着呢?

    陆小凤简直是想哭了:“西门!西门大神,你行行好,帮帮忙行不?我可是等了你半个月啊半个月,你竟然陪着你家夫人去玩耍了?说好的帮我忙呢?我们的友谊难道都值得信任么?”

    似乎还嫌自己不够惨,陆小凤竟然还直接坐到地上假哭起来。

    西门吹雪冷冷地瞥了眼聒噪的陆小凤,小心地扶着李沧瑶道,“夫人,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这里太聒噪。”

    “噗……”陆小凤受到一万点伤害。

    “扑哧……”李沧瑶忍笑点头,看了眼呆住的陆小凤,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其实他即使不来,他们也准备去百花楼找他和花满楼的。

    花满楼李沧瑶在成亲的当天见过,她第一眼就发现对方其实是个瞎子,而且看情况应该是因为中毒而双目失明的。

    光是望,李沧瑶就已经大致判断出了花满楼的情况,只是那个时候她并不认识花满楼,所以虽然知道他的情况,也觉得自己能够医治他的眼睛,但也没好心到直接告诉人家我能治好你的眼睛。

    如今两年过去了,因为陆小凤的存在,李沧瑶自然也认识了花满楼,这两年来花满楼偶尔也会被陆小凤拉来万梅山庄做客,所以两人也逐渐熟悉起来,李沧瑶更是和花满楼成为了好朋友,她非常敬佩花满楼,虽然双目失明,但却对生活充满了向往,积极乐观,温柔大方,热爱生命,让李沧瑶很喜欢,为此西门吹雪曾经还吃过一段时间的醋,那段时间李沧瑶总是没能准时从chuang上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