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夫人安好七
    ,!

    百花楼里百花香,花满楼喜欢花,所以百花楼里几乎到处都是花,各种各样的鲜花绽放,香气四溢,连带着整个百花楼都好像被熏染的带了芳香一般。

    周围的人都知道,百花楼是不关门的,百花楼的楼主花满楼是个非常美好的青年,他不但心地善良,人也很温柔,还会照顾周围的人,所以大家都非常喜欢花满楼。

    而周围的人也都知道,花满楼有个好朋友叫陆小凤,经常会突然风风火火地跑来百花楼找花满楼。

    这不,这陆小凤前段时间风风火火地跑来百花楼,在百花楼里住了十几天又风风火火地跑了,还没一天,对方又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对此众人都是见怪不怪的。

    只不过这次有点奇怪的是,陆小凤竟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还带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大家都不认识,一男一女,男子一身白衣,俊美非凡,手握长剑,表情冰冷,看上去很不好热,女子则带着面纱看不清相貌,但是光是从她露出来的那点就可以看出对方肯定是个大美女,而眼尖的人也发现那女子已经怀有身孕,冷面男子对她分外呵护。

    这两人是花公子的朋友吗?大家都没见过。

    不过有陆小凤在,也没人怀疑什么。

    陆小凤把西门吹雪和李沧瑶带到百花楼上,就看到花满楼似乎是知道他们要来一样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花满楼听到声音,转头看向楼梯口含笑道:“贵客到来,欢迎。”

    “花满楼你还是这么厉害,竟然听声音就能知道是我们来了。”李沧瑶感慨。

    “呵呵,我只能听到陆小凤和你的脚步声,却听不见西门庄主的脚步,陆小凤每次来我这都这么急,脚步自然也不会遮掩,夫人您脚步轻盈,不似普通人脚步沉重,也不是习武之人轻若鸿毛,是一种十分有韵味的轻盈,让人难以忘怀,至于西门庄主……”花满楼摸着茶杯道,“我无法感觉到西门庄主的到来,不过我知道西门庄主会来,夫人您在,我想西门庄主也一定在。”

    花满楼心里有些感慨,要是以前他还能察觉到西门吹雪的存在,可是如今,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西门吹雪了,甚至连以前能够感受到的杀气如今也没有了。

    真不知道西门吹雪如今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不过花满楼也没有多话,有李沧瑶在,花满楼和西门吹雪竟然也成了朋友,对于朋友,花满楼总是很好的。

    西门吹雪对花满楼点点头,即使他看不见,李沧瑶见到花满楼很高兴,看到他还是如以前那样有精神,甚至起色比以前更好了,心里也高兴:“花满楼,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我从没想过瑶瑶你竟然会走出万梅山庄。”花满楼含笑道。

    “呵呵,还不是陆小凤这家伙,说什么江南有灯节,请我们来观看。”李沧瑶睨了眼陆小凤,道:“不过我听陆小凤说你的眼睛有了好转,是不是真的?”

    “夫人别急,我观花满楼的眼睛不似以前那般死气沉沉,倒是却有好转的可能,如今我们已经来了,给花满楼看眼睛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西门吹雪拦住想要急着上前的李沧瑶,花满楼也同意西门吹雪的话,他早就从陆小凤那里得知李沧瑶如今已经怀有身孕,自是劳累不得。

    李沧瑶有些好笑地看着三个大男人都一脸担心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哪有你们想的那么脆弱啊,孩子已经四个月了,健康的很,夫君你每天都替我把脉又不是不知道情况,更何况我只是想看看花满楼的眼睛,又不会很累。”

    “哎呦那也不行,要是嫂夫人你出了是没问题,西门一定会杀了我和花满楼的,哈哈哈,嫂夫人还是先去休息吧,我们不急,不急。”陆小凤嘿嘿笑着摸着胡子,这会儿倒是劝着李沧瑶去休息了。

    也不知道之前硬是要拉着两人快点到百花楼的人是谁。

    李沧瑶拗不过三人,只好听话地去休息,西门吹雪陪着李沧瑶,静坐在屋内看书,陆小凤则和花满楼去说悄悄话,偷酒喝。

    西门吹雪和李沧瑶来江南的真正目的除了陆小凤几人没人知道,甚至连花家的人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大家都以为两人是来江南游玩,暂住在百花楼的花满楼的朋友。

    第二天,李沧瑶和西门吹雪就开始着手准备治疗花满楼的眼睛。

    陆小凤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李沧瑶竟然也会医术,而且西门吹雪亲口承认李沧瑶的医术竟然比他还要高的多,就连花满楼也没想到李沧瑶竟然如此厉害。

    两人替花满楼诊断一番,得出结论是花满楼的眼睛确实可以医治。

    当初花满楼也是因为中毒才导致眼睛坏死双目失明,因为毒素堆积到眼睛里没办法排除才会无法医治,而这两年来陆小凤时不时带些好东西给花满楼,里面含有的灵气正式毒素的克星,虽然所含灵气稀少,且不是经常接触,没有多少效果,但长年累月的,到底还是有了些许的作用,所以花满楼才会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能感觉到一丝光了。

    西门吹雪这两年和李沧瑶经常一起探讨医学,医术方面更进一步,两人联手,加上李沧瑶和西门吹雪平配置的药,自然能够治好花满楼的眼睛,而且两人还保证他的眼睛一定完好无损,甚至比以前还要好。

    花满楼很信任两人,任由两人折腾他的眼睛,一会儿要喝药,一会儿针灸,一会儿又是在眼睛上蒙上什么药,总之就是折腾个不停,看的陆小凤都觉得难受,花满楼却一点也不抱怨。

    花满楼的眼睛因为之前调养的比价好,要治好所花的时间不是很久,赶在灯节前,花满楼眼睛上的白纱布终于要拆封了。

    陆小凤紧张地坐在花满楼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西门吹雪则则仍然不动如山,坐在那里喝茶,拆纱布的事情由比较细心的李沧瑶来做,李沧瑶轻轻地把缠绕着他眼睛的纱布一层层去掉,并且说道:“刚拆开纱布的时候不要睁开眼睛,你失明了十几年,若是骤然睁开眼睛,强烈的阳光会对眼睛有伤害,你先闭着眼睛,等到适应了亮度,再慢慢睁开。”

    “我知道。”即使是花满楼此刻也有点紧张,他握紧手里的折扇,等李沧瑶把纱布拆掉,没有急着真开眼睛,好一会儿后,李沧瑶才又说道:“好了,可以了,花满楼,你现在慢慢真开眼睛,慢慢地。”

    花满楼遵照李沧瑶的话,慢慢睁开眼睛,明亮的阳光刺激地他又再度闭上眼睛,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花满楼终于完全睁开眼睛。

    那一瞬间,即使心静如水的花满楼也忍不住想要流泪,他慢慢环顾四周,看到了激动的陆小凤,对自己点头的西门吹雪,以及看着自己笑的李沧瑶,笑了出来,笑声越来越大,分外畅快。

    “真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么一天。”花满楼看着自己的手指,这种鲜明的色彩是他以前从来都不曾想过还会拥有的。

    “太好了,花满楼真是太好了!”陆小凤激动地直接抱住花满楼,很为他高兴。

    “谢谢你,陆小凤。”

    “和我客气什么。”陆小凤锤了锤他的肩膀。

    花满楼笑笑,也对西门吹雪和李沧瑶说道:“西门庄主,瑶瑶,谢谢你们。”

    “花满楼是我和吹雪的朋友,我们自然会尽全力,何须言谢。”李沧瑶说道,走到西门吹雪身边坐下,道:“如此我们倒是可以开开心心地过一个灯节了,不过花满楼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尽快通知花伯父花伯母他们知道为好。”

    “说的也是,可是这样的话……”陆小凤有些为难。

    “没有关系的,我相信花伯父他们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

    “哈哈,放心,花伯父的人品我还是知道的,他肯定不会说出去的,不过就是日后嫂夫人你的好东西又得多些人觊觎了,哈哈……”

    花满楼心里很感激这几个好朋友,他自然知道这件事情中间牵扯有多大,不是李沧瑶能治好他的眼睛,而是这其中牵扯出来的那些一旦让人知道,一定会引起武林风波的好东西,所以即使他们让自己保密,不告诉任何人他的眼睛已经好了花满楼也是能够理解的。

    但是不管是西门吹雪还是李沧瑶都没有让他这么做,甚至还主动提出让他告知家人这件事情,这表明了他们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家人,花满楼怎能不敢动。

    以前他一直不喜西门吹雪,是因为西门吹雪身上的杀气太重,后来因为陆小凤和李沧瑶和西门吹雪也成为了朋友,逐渐也了解他的为人,倒是对他没了不喜,在逐渐接触中也真的把他当成了朋友,如今花满楼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能有这么几个好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