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夫人安好九
    ,!

    “清清别动,娘快抱不住你了。”李沧瑶拍了拍西门庆瑶的小pi股,西门庆瑶吐吐舌头,这才乖乖窝在李沧瑶怀里不再乱动,不过还是非常的兴奋,一个劲地问着西门吹雪外面的事情。

    西门吹雪话很少,不过面对小萝莉的问题他也会简单地说上两句,小萝莉知道自家爹爹话少也不在意,依然听得津津有味的。

    小家伙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

    拖家带口,尤其是还带着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万梅山庄全体下人都非常紧张,管家甚至亲自去安排一切,帮西门吹雪他们准备好了舒适的马车,准备了西门清瑶吃的零食以及为了怕西门清瑶路上无聊而准备的玩具。

    李沧瑶还特意让人准备了些美酒带上,是给陆小凤的。

    至于李沧瑶和西门吹雪两人住准备了一些衣物银钱,这么多年来李沧瑶已经将万梅山庄的产业发展都大江南北,想要什么直接去自家店里拿,并不需要他们多准备什么。

    西门清瑶第一次出远门,对一切都非常的好奇,坐在马车里也闲不住,一会儿跑到这边掀开窗帘往外看,一会儿跑到那边掀开窗帘往外看,看上去非常的开心,甚至每次看到什么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还会惊呼一番,然后开心地窝进西门吹雪或者李沧瑶的怀里说着自己看到的东西。

    没次这个时候西门吹雪和李沧瑶都会相视而笑,然后两人会耐心地听她说话。

    因为有小家伙在,他们的行程变得很慢,每到一个地方小家伙都要下来看看,玩玩,李沧瑶和西门吹雪也不禁着她,陪她玩,护着她不受伤。

    “也不知道陆小凤在漠北如何了,看情况他玩的很开心。”又收到陆小凤传来的信,李沧瑶对他信中写的催促他们快些的话视若无睹,“那我们也不用急着去找他了,清瑶第一次出门,让她玩个够吧。”

    “陆小凤很会惹麻烦,但不可否认,他的运气一向不错,既然他还有心情给我们写信,那就表明他现在情况很好。”西门吹雪很赞同李沧瑶的话。

    陆小凤这次写给西门吹雪的信依然说了些漠北的景色,以及他和花满楼在路上遇到的事情,半点没提宝藏的事,西门吹雪自然知道他不会有危险,索性不急着赶路,而是带妻女一路玩一路前往漠北。

    这边李沧瑶一家三口在路上玩的不亦乐乎,那边陆小凤和花满楼又开始了“逃亡之路”。

    说起两人之所以会“逃亡”,还是陆小凤惹的祸。

    他和花满楼是为了寻找漠北独有的花,到了漠北两人倒是被那里的景色和人文给吸引住了,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然后这一住就住出问题来了。

    要说陆小凤吧,他就是个闲不住的家伙,哪里有麻烦就往哪里钻,连花满楼都劝不住,这不,这次他又钻进麻烦里了。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陆小凤心血来潮走出酒楼,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姑娘家,那姑娘竟然直接晕倒在他怀里。

    那姑娘长得挺标致的,穿着和中原人不同的衣服,更显出一份独特的魅力,看的陆小凤有些心动,陆小凤抱着姑娘回到酒楼,帮她安排了一个客房,并且还帮忙叫了大夫替她看病,还照顾她。

    花满楼得知这件事情直摇头,暗道陆小凤果然是风流不改,见到美人就管不住自己。

    不过花满楼知道陆小凤不会胡来,所以也没阻止他。

    然而没等陆小凤和那姑娘认识,第二天一早等他去找那姑娘的时候就发现姑娘不见了,连根毛也没留下。

    然后几天后陆小凤出门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被被人给围住了。

    围住他的人都有些武功,还凶神恶煞的样子,陆小凤很奇怪,问他们做什么,没想到对方竟然什么也没说就想抓他。

    陆小凤自然不会任人抓住,直接跑了。

    只是自那之后,陆小凤好像倒了霉一样,一直被人追捕,还连累花满楼也跟着他一起被人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

    花满楼不止一次问陆小凤原因,可是连陆小凤自己也一头雾水,又怎么说得清楚原因。

    “我真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这次真的没去找麻烦啊qaq~花满楼你要相信我!”

    花满楼笑:“陆小凤,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你的信誉已经没有了,相信就连清清都觉得你不可信。”

    qaq~陆小凤表示,他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没办法,陆小凤总不能让自己不明不白地陷入危机当中,虽然那些人根本抓不住他,但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追捕也是挺讨厌的,所以他只好发挥神探资质去调查这件事情。

    调查结果让陆小凤欲哭无泪,花满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果然如瑶瑶说的那样,陆小凤总是在女人的身上吃亏,哈哈,陆小凤你瞧,这不又是么。”

    是的,又是女人。

    而且还是之前陆小凤救下的那个异族女人。

    要说陆小凤怎么总是会在女人身上吃亏呢。

    随着陆小凤调查越来越深,他发现那个女人来历很神秘,似乎和漠北某个沙匪集团有关,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盗取一张宝藏图。

    据说那是一张前朝宝藏的宝藏图。

    前朝皇帝逃亡的时候因为无法带走,便把无数珍宝都藏在一个地方,然后制作了一份宝藏图,期望能够在以后重新拿回宝藏,供自己复国之用。

    只可惜在逃亡途中皇帝病死了,自然没能拿回宝藏,宝藏图也流落他处,后来被一个商人得到。

    也不知道消息是如何走路的,总之那个得到宝藏图的商人被杀了,宝藏图又不见了踪影,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为了宝藏,许多势力都悄然行动,那个女子就是漠北一大沙匪集团的,为了盗取宝藏图假扮成舞女,然后被陆小凤遇上,女子不认识陆小凤,所以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头上,甚至还让人以为她已经把宝藏图给了陆小凤。

    陆小凤当然没有宝藏图,但那女子倒也厉害,竟然让所有人都认定陆小凤有宝藏图,至于真的宝藏图到底在哪里……陆小凤嘿嘿笑着甩着手里的羊皮纸,转头对花满楼说道:“既然他么都说宝藏图在我身上,那我不做实了这件事情岂不是太吃亏了?”

    花满楼无奈:“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哈哈哈,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不过真没想到这张羊皮纸竟然是宝藏图,幸好我没扔掉。”陆小凤看了眼羊皮纸说道,“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只有我们知道,我觉得应该把西门和西门夫人也喊过来,最好是把小清清也叫过来,我们一起去寻宝。”

    之后陆小凤就书信一封给西门吹雪,邀请他来漠北。

    当然,他只在信中写了有很有趣的事情,想邀请西门一家去漠北,却没说是关于宝藏图的事情。

    陆小凤没有在原地等西门吹雪他们,而是和花满楼一起开始解羊皮纸上的秘密。

    羊皮纸上面什么也没有,就像一张普通的羊皮纸,然而陆小凤不愧是陆小凤,想了好几种方法后,终于把羊皮纸给折腾出名堂,让隐藏的地图显示出来。

    只是虽然地图显示出来了,两人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因为这张地图非常的奇怪,不管是路线还是标志,都根本没办法对上,甚至不管陆小凤和花满楼如何观察,都没办法找出其中的规律。

    甚至他们会发现,有的路是死路,有的路竟然是断路,很奇怪,完全没有任何逻辑,也难怪这么多人得到了宝藏图,却没有一个能够得到宝藏。

    不仅是陆小凤,就连花满楼也是一头的雾水,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陆小凤上上下下翻看羊皮纸也没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真是奇怪,照理来说这应该就是宝藏图,为什么会像是一个人乱画出来的?”

    花满楼也觉得很奇怪,“确实,这张地图真的很奇怪,难道是假的?”

    “不会,这张地图应该是真的,只是我们没有参透其中奥秘罢了,不过也幸好没人能参透其中奥秘,不然这宝藏会到谁的手里也说不一定呢。”

    “唉,看来现在也只能等西门过来了,看看他能不能解开这其中的奥秘。”

    然而陆小凤等啊等,等了一天,等了两天,等了七天,等了半个月,等了一个月也没等到西门吹雪的影子,他终于爆发了。

    “啊啊啊啊西门吹雪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啊!!!”陆小凤抓狂,他都不知道写了几封信去催他了啊,为什么还这么慢?

    花满楼摇着扇子幸灾乐祸:“呵呵,真难得见到陆小凤抓狂的表情,不错嘛。”

    “花满楼你果然是和瑶瑶呆久了,变坏了!!”

    “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