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夫人安好十
    ,!

    陆小凤哀怨地看了眼花花满楼,特别怀念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花神,他觉得花满楼果然是被李沧瑶给教坏了,竟然变得腹烟起来。

    陆小凤又认命地写了一封信准备让信鸽给西门吹雪送过去,催他快点过来,哪知信鸽还没一炷香的时间就回到了陆小凤身边,陆小凤惊讶地咦了一声,接住飞过来的信鸽,看到它腿上帮着的信没有了,顿时眼前一亮:“花满楼,看来西门吹雪他们到了,你看,小白腿上的信没了,可见是被人取走了,小白这么快就回来,就证明他们离我们不远,我们很快就能遇到了。”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陆小凤就看到有一辆马车慢悠悠地驶过来。

    陆小凤见了风一样跑过去,蹭地跳到马车上掀开门帘往里一瞧,嘿,果然是西门吹雪,还有李沧瑶和西门清瑶,这一家三口都到了,尤其是西门清瑶,正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小凤叔叔!”

    “哎呦我们家清瑶也来了,来,让小凤叔叔抱抱。”陆小凤一下子抱住西门清瑶,把她抱下车,“小清瑶想小凤叔叔了没?”

    “想了,特别想!”

    “小凤叔叔也想清瑶了,哈哈哈!”

    花满楼这时候也过来了,他看到西门清瑶笑着道:“清瑶来了。”

    “花叔叔好~”

    花满楼道:“清瑶好,一路上可还安全?”

    “好~爹爹和娘亲陪着我,路上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所以说西门,你们会来的这么晚就是因为这个?”陆小凤抽了抽嘴角,无语地看了眼下车的西门吹雪和李沧瑶。

    李沧瑶笑的眉眼弯弯:“清清第一次出门,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所以走的慢了些。”

    “好吧好吧,我知道,都是为了小清清嘛。”陆小凤布捏了捏西门清瑶的脸蛋道:“对吧?小清清~”

    “对!”西门清瑶举双手欢呼。

    登时大家都忍不住被西门清瑶逗笑了。

    西门吹雪和李沧瑶稍作休息便抱着西门清瑶来到陆小凤的房间,花满楼也在那里,李沧瑶拉着西门吹雪坐下,问陆小凤道:“陆小凤,你在信中一再提及有有趣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小凤叔叔有好玩的事情吗?清瑶也要玩!”西门清瑶坐在自家爹爹腿上,好奇地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神秘地笑笑,拿出一张羊皮纸说道:“嘿嘿,我这里确实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要和大家分享,小清清一定也非常的感兴趣。”

    “哦?”西门吹雪挑眉。

    花满楼以折扇敲了敲手心,脸上带着笑意说道:“呵呵,这次陆小凤遇到的倒真的能算得上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花满楼把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三人,倒是说不上惊心动魄,就是那些追捕陆小凤的人很恼人,再加上这张还没有解开谜底的宝藏图,倒是让陆小凤和花满楼觉得有些烦恼。

    西门清瑶完全听不懂花叔叔再说什么,只是觉得小凤叔叔和花叔叔两个人在她没来的这段时间里玩的很开心,那些好像是故事一样的事情让她拍手鼓掌表示非常喜欢。

    西门吹雪听了花满楼的话后拿过陆小凤手上的宝藏图看了看,发现果然如花满楼说的那样,羊皮纸上的地图非常的奇怪,无论怎么看上面的路线都是死路,而且没有什么规律可言。

    “确实无法看出什么,若是一般人得到这张地图,说不定真会以为这是假的。”也难怪这么多年来都没人能够找到宝藏的下落。

    看来当初画这张地图的前朝皇帝倒是有些小聪明,就是不知道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奥秘,才让人一直都无法解开其中奥秘。

    “是啊,这么多天我一直在研究这张地图,但是怎么弄都没办法解开其中的秘密,要说这上面的路线,也应该没有错,上面的标记点也应该没错,但是每一条都是死路,根本行不通,我猜测是不是需要一样东西才能解开宝藏图的秘密。”陆小凤看了眼地图说道。

    花满楼也同意陆小凤的话,“这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性,我从那些追我的人口里也套出了一些话,他们也认为一定还有其他的地图,两张或者多张地图合在一起才能变成真正的宝藏图。”

    西门清瑶好奇地伸长脖子去看爹爹手里的羊皮纸,虽然看不懂,却还是看的津津有味的,西门吹雪仔细观察了这张羊皮纸好一会儿,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却也没发现什么,最后把羊皮纸递给李沧瑶道:“夫人,你对这类东西应该很有办法,你看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好吧,我看看。”李沧瑶确实对这张难倒了三个人的地图很感兴趣,她接过羊皮纸,在灯下仔细看了起来,羊皮纸大概是因为被转载了无数次的缘故,已经有些泛黄,但倒是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羊皮纸上刻画的地图确实非常的奇怪,每一条路线都能通,但最终却走向了死路,她相信陆小凤也一定去找过路,但是要么没找到要么就是死路,所以才会奇怪。

    李沧瑶一点点仔细看过地图,在脑海中计算着,她也和西门吹雪一样,觉得这张地图很奇怪,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奇怪。

    “这张地图先放在我这,我试着看能不能解开其中的秘密,”李沧瑶收起地图,对陆小凤和花满楼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这是一张真正的宝藏图,而且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需要其他地图,这是一张完整的宝藏图。”

    “这……”陆小凤和花满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敢相信。

    “可是这若是一张完整的宝藏图,这也太奇怪了。”

    “就是啊,这宝藏图完全就像是胡乱画上去故意把人引导向错误的地方的地图。”陆小凤摸摸胡子说道:“若这真的是一张完整的地图,那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西门吹雪对什么宝藏并不关心,不过看夫人和女儿都兴致勃勃的样子,也没说什么,一手抱着女儿,同样看着李沧瑶:“瑶儿可已有想法?”

    果然还是西门吹雪最了解李沧瑶,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已经有些头绪,多给她一些时间,她必定会破解这张宝藏图的。

    也确实如西门吹雪所想,接下来的几天李沧瑶一直在破解宝藏图的秘密,西门吹雪陪着她,陆小凤和花满楼则带着西门清瑶出去玩耍。

    某一天,正当陆小凤抱着玩的尽兴的西门清瑶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就看到等在那里的西门吹雪和李沧瑶,见李沧瑶脸上笑容满满,陆小凤一喜,把西门清瑶递给花满楼抱着,跑过去:“难道谜题解开了?”

    花满楼抱着西门清瑶,也看向李沧瑶,虽然他并不在乎什么宝藏,但此刻倒也有些期待。

    李沧瑶也不卖关子,点头笑道:“自然,我这几天一直在研究这个宝藏图的事情,如今终于解开了其中的谜底,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李沧瑶的话让陆小凤眼前一亮,赶紧让大家一起进了房间商讨宝藏图的事情。

    进了房间,李沧瑶把羊皮纸摊开放在桌上,不过却并没有管羊皮纸,而是重新拿出了八张大小一样的有一个成年人八张那么大的半透明的宣纸,只见宣纸上还用炭笔画了些什么。

    李沧瑶把宣纸小心地放到桌上,对陆小凤道:“这就是这张羊皮纸的最终秘密。”

    陆小凤有些无法理解,这几张宣纸有什么用?

    花满楼看了眼宣纸,倒是咦了一声,似乎有了什么发现。

    西门吹雪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开口提醒陆小凤,就这么看着陆小凤在那里对着宣纸抓耳挠腮。

    陆小凤拿着那几张宣纸看来看去,又对着羊皮纸比划一番,拼起来,然后发现这些宣纸上的图案都是从羊皮纸上刻下来的,八张宣纸上的图案拼在一起俨然就是这羊皮纸上的路线。

    “奇怪,瑶瑶你把路线全部拆掉了?可是这些纸张也拼不成一章地图啊。”陆小凤换着花样拼着手里的图。

    “陆小凤,你试着把这些纸从第一张到最后一张,按照后一张压在前一张的对角,然后固定住,对着光照。”

    李沧瑶教陆小凤如何排布这几张纸,陆小凤把八张纸全部排列起来,然后固定住,对着光一照,顿时,他咦了一声,满脸惊讶,还有种说不出的奇怪的表情。

    “陆小凤?”花满楼不解地看着他,却见陆小凤一眨不眨地盯着手里的图看,也凑过去,这一看同样也咦了一声,眼里划过一丝惊讶,最后略微感慨道:“画出这个地图的人倒是聪明,虽然也会有人能猜到羊皮纸上的地图可能要重新排序拼接,估计也没人能想到竟然是需要这样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