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奶奶很强悍二
    ,!

    满月宴开的很顺利,迹部有佳子早已把一切多安排妥当,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安全。

    李沧瑶对这次宴会也很满意,没有那两个不着调的家伙捣乱,省了很多的事情,她带着迹部景吾在下面转了一圈,又说了几句话后直接带迹部景吾回房了。

    这也很正常,主人离开了,大家的气氛反而更和谐了。

    毕竟李沧瑶的气场太强了,她在这里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放不开。

    小迹部懵懵懂懂地被抱在怀里,非常亲近自家奶奶,此时正在她怀里吐着泡泡咬着手指玩的开心呢,惹得李沧瑶的心萌的一颤一颤的,直接让管家拍下来留念,准备等自家孙子长大了给他看。

    李沧瑶才不承认这是自己的恶趣味。

    迹部家小少爷的满月宴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迹部家小少爷的存在,也都默认了那个小家伙未来迹部家继承人的身份,至于迹部少爷,那个不着调的人大家都知道迹部老夫人根本不会把继承人的位子给他的。

    把原身的儿子和儿媳妇关在房间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放出来,两人也许是被关怕了,被人请出来,下楼看到坐在沙发上等她们的李沧瑶的时候连走路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妈妈……”儿子讨好地对李沧瑶笑笑,似乎是想承认错误,让她不要再生气,不要再关着自己了,只可惜李沧瑶可不是原身,虽然对他失望,却到底因为是儿子而心软许多,她冷冷地看了男子一眼,面无表情,男子立刻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而女子则似乎更怕李沧瑶,连话都不敢说。

    之前她还以为自己能用迹部景吾做筹码得到好处,现在被关了一夜,还不给饭吃,让她知道自己根本左右不了死老太婆的想法,只想着赶紧弥补错误,希望老太婆能原谅她,不然她可就惨了。

    “坐吧。”李沧瑶可不管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表情淡漠地让他们坐下,喝了杯茶,沉声说道:“说吧,你们两个就几个想要什么。”

    “妈妈你说什么呢?什么想要什么?我只是……”男子下个开口辩解,却被李沧瑶一个冷眼吓得停了下来,李沧瑶说道:“原本本夫人并不在乎你们两个折腾,毕竟本夫人早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一个纨绔没能力,花心又幼稚,还自大,一个空有野心,却只有不上台面的小聪明,只要你们不做有损迹部家颜面的事情,本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算了,大不了多给些钱养着你们,迹部家养两个废物的能力还是有的。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想在景吾重要的满月宴上闹腾,还连说想气死本夫人?”

    李沧瑶说着冷冷地扫了眼紧张的女子道:“看来本夫人让你们过的太舒坦了,所以你果然敢到本夫人的头上撒野了。”

    李沧瑶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相当的冷,两人一听就知道她生气了,而且还是生了很大的气,这下子两人真的慌了。

    哪怕不愿意承认,但是两人都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李沧瑶的手里。

    两人没有能力,又是喜欢奢侈的,若是被李沧瑶停了一切,那他们还拿什么去奢侈?若真是这样那不是要了他们的命么?

    一下子,不管是那你在还是女子立刻跪下来向李沧瑶认错:“妈妈我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妈妈你原谅我吧……”

    “妈妈我可是你的儿子,是你唯一的儿子,你想想景吾,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

    这样没有丝毫骨气的样子让李沧瑶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尤其是对原身的儿子,更是不喜。

    这样一个人真的是原身那个女强人的儿子么?李沧瑶很是怀疑。

    但她知道对方确实是原身的孩子,所以也只能在心里怪当时的迹部当家以及公公婆婆。

    因为不喜她比较强势,所以生了孩子之后公公婆婆竟然不像让她自己带孩子,而迹部当家竟然也帮着他爹妈,想方设法地隔绝她和孩子,这也刺激了原身,慢慢把迹部家拽在了自己的手里。

    而儿子到底已经被养歪了,尤其是别那三人养大的儿子竟然不但不喜欢自己,还排斥她,这让原身更加难过,却也知道这一切都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当初没能力。

    而知道儿子是个不好的,原身也对儿子很失望,没有把迹部财团交给对方。

    如今看来,这哪是被养歪了啊,这明显就是别养的仇视自己亲娘了嘛,不然怎么可能说的出那么恶毒的话来。

    李沧瑶和不会别这两人所谓的知错和道歉给弄的心软下来,她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律师把准备好的东西递上来,转头对女子说道:“本夫人记得你昨晚和本夫人说过,不稀罕当我迹部家的人,想和本夫人的儿子离婚,既然如此,那本夫人就成全你,签了这一份离婚协议,本夫人给你两千万美金和两套别墅,这些足够你奢侈地过一辈子了,当然,前提是你不要自己作死地乱花钱,离婚之后,你和迹部家再没有任何关系,景吾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女子拿过文件,看道上面的内容顿时不干了,她摔下文件嚷嚷道:“我不签!我自爱迹部家浪费了这么多年的青春,才这么点钱就想把我打发走?我告诉你没门!”这会儿她也不装了,直接站起来恶狠狠地对李沧瑶说道:“死来太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迹部家可不止这些钱,想要我离婚可以,我要两亿美元,还要迹部家旗下一家公司的所有股份,以及美国的那家大农场,还有三套房子。”

    胃口倒是不小。

    李沧瑶听了挑眉,嗤笑一声道:“本夫人劝你还是乖乖签了这份离婚协议的好,现在签了还能拿到这些东西。做人不能太贪心,不然可能会什么也得不到。”

    女子还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李沧瑶冰冷的表情以及她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顿时打了个寒战,突然想起来,对方是迹部家的家主,在商场上可是被人成为烟寡妇的存在,她想对付自己简直易如反掌,女子这么想着,立刻也不管什么甘心不甘心了,直接那笔签了字,要不然真的连这些东西都没了。

    李沧瑶见对方签了字,点头让保镖把人送了出去,至于她的东西,管家早就整理好丢出去了。

    女子走后,李沧瑶对着怂巴巴的儿子,冷冷地说道:“那不是一直都想和那个女人离婚么?本夫人成全了你,现在,你自由了,既然你那么喜欢自由,本夫人替你准备了一份大礼。”说着,李沧瑶偏头道:“管家,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老夫人。”

    “那就把他送走吧。”李沧瑶点头道。

    男子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要做什么,只是听到说要把自己送走,立刻慌了,他挣开保镖的手,一下子扑到李沧瑶身边慌慌张张地说道:“妈妈你要送我去哪里?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家里。”

    李沧瑶冷冷地掰开对方的手道:“放心,怎么说你也是本夫人的儿子,本夫人是不会亏待你的,你依然可以过你的潇洒日子,日后本夫人也不会再管束你。”

    只是你再不能以迹部的名义生存而已。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少爷送上飞机。”

    “是的,老夫人。”

    迹部家是李沧瑶说了算,自然没人听男子的话,老夫人都发话了,没人敢不听,保镖们不管迹部少爷的挣扎,把他送上飞机,连同分给对方的管家——监视他的人一起离开了日本。

    从今往后,再没有迹部少爷,有的只是在国外过着奢侈能活的艾伦老爷。

    等脑残们都走光了,李沧瑶才舒了口气,让管家给自己准备些热牛奶,她则上去看自家萌萌哒小孙子。

    没错,从今往后,李沧瑶可就要和自家小孙子一起生活了,作为不知道转世多少次的老不死,他对养孩子可是相当有经验的,自家孙子日后可是要掌管迹部财团的,而且还是她李沧瑶的孙子,她自然要好好教导,怎么可能会让那两个脑残带坏了自家孙子?

    果断全部清理出去。

    “吚吚哑哑~”迹部景吾好似感觉到奶奶进来看自己了,吚吚哑哑的挥着小手,可爱的模样让李沧瑶心都化了。

    “哎呀奶奶的小景吾醒了?来,奶奶抱你起来。”李沧瑶抱起迹部景吾,亲了亲他的小脸蛋笑道:“景吾可真是可爱,我家小宝贝最可爱了~”

    “吚吚哑哑~”迹部景吾说着只有自己能够听懂的话。

    李沧瑶抱着迹部景吾来到花园里,抱着他坐下,静静地享受着悠闲的时光。

    “景吾要快快长大啊,奶奶会好好保护景吾的。”

    “咿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