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奶奶很强悍十
    ,!

    只是因为密室和密道是以前建的,到如今这栋别墅也不知道被整改和修建了几次,很多密室的入口和密道都已经几乎荒废了,还是李沧瑶发现后又重新把它用起来,花了些时间重新整改,甚至还眼珠子一转,把迹部家的密道改成了地下迷宫,是闯关式的迷宫。

    这是为了迹部景吾改建的游乐场,李沧瑶想着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迹部景吾,看他能不能通关。

    密室不部分也被李沧瑶改建,有的直接废除,有的做了储藏室,只有少数几个密室被李沧瑶亲自参与改建,就比如书房里的这一个就是她亲自参与改建的密室。

    密室通往地底,以数米厚的合金钢打造,加了无数高科技的警报、防盗安全设施,甚至还有李沧瑶设置的阵法在其中,可谓是安全至极。

    这还要多亏了李沧瑶某一世界的某个乐忠于和怪盗基德对抗的叔叔,花样辈出的防盗设施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她虽然觉得无语,但也学了好些去。

    这密室有前后两间,前面一间有十几平方,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房间,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墙边上还有几排书架,书架上放着许多的书,仔细看就可以发现,那些“书”其实都是相册,记录着迹部景吾和她这几年的时光。

    后面一间则是一个巨大的保险室,这个保险室的有数十道保险措施,只有李沧瑶能够打开,保险室里存放的自然是慢慢的金条、钱币还有古董等等,以及一些重要的文件之类的。

    李沧瑶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坐到沙发中,慢条斯理地看着相册里小小的迹部景吾,各种时期各种穿着各种表情都有,让李沧瑶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了一会儿,她又合上相册,眯起眼睛长长地舒了口气:“唔……这样的生活真是颓废啊~”不过感觉真不错……

    她本来就没有什么野心,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更何况这么多世界下来,总是被人宠着疼着爱着,她就变得更懒了,不过李沧瑶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反正生活就是这样,只有自己觉得好了才是真的好,别人说再多也没用。

    现在她成了迹部家的掌权人,一个四十几岁的老太太,自然是进入了退休生活(喂!)。

    公司的事情偶尔操心一下,然后养养孙子,教教孙子,逗逗孙子,然后混吃等死,这样的生活看上去好像很无趣,但却很悠闲。

    李沧瑶撑着头假寐片刻,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她睁开眼睛,果然看到桦地管家走了进来。

    “夫人,事情已经办妥了。”桦地管家刚进来就把事情向她汇报了:“那辆车子的车主夫人也认识,就是当初夫人下命令弄倒的那个企业的所有人,对方似乎心怀怨恨想报复夫人,今天正好遇到夫人和小少爷出来,所以才会有之前的那场车祸。”

    “夫人放心,他现在重伤在身,段时间里不会从医院里出来了,而且即使从医院里出来也不会再有机会来打扰夫人您和小少爷。”桦地管家直接把人家送进了监yu。

    “嗯……”李沧瑶重新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桦地管家的话,随口应了声,桦地管家知道夫人肯定是完全没把对方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是这样的反应,心里也放松下来,要知道作为管家,竟然没有保护好主人,还让主人受到了惊吓(并没有),这是多大的失职啊,好在夫人并没有责怪他。

    “还有夫人,少爷那边似乎出了点问题。”今天是固定的管家向李沧瑶汇报那两人行踪的时间,所以李沧瑶才会让管家来密室商谈。

    李沧瑶听到管家的话睁开眼睛挑眉问道:“出了问题?他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这……”桦地管家有些难以启齿,李沧瑶心中诧异:“说吧,本夫人倒要听听他又做了什么好事。”

    “是的,夫人。”桦地管家深吸一口气道:“少爷半年前认识了一个女人,后来和对方在一起了,前些时候传来消息,那个女人怀孕了,少爷似乎很高兴,还想和对方结婚。”

    “哦?就是那个当初你告诉本夫人的女学生?”李沧瑶挑眉问道。

    桦地管家道:“是的夫人,就是那个女学生。”

    “呵……不是说那个女学生生活很精彩么?怎么?我那个傻儿子竟然没有发现?”

    “这……”桦地管家也不知道说那个被逐出迹部家的少爷什么好。

    明明是迹部家的人,怎么就和基因突变成这样呢?要知道迹部家的人哪个不是很厉害的,怎么到了这老爷和少爷这两代就突然变了基因似的,老爷还算着调,至少在工作上从来不出什么差错,只可惜私生活太乱,竟然还相信什么真爱,把夫人抛在一边,而少爷更是奇葩,不但不和夫人亲,竟然还被养成了那种性格,桦地管家都怀疑少爷是不是被那个女人——老爷的那个嘤嘤嘤真爱女养大的了(不得不说桦地管家真相了,只可惜这件事情也只有当初的迹部老爷和他的真爱知道,就连当初的老太爷和老夫人也不知道,每次迹部老爷把迹部少爷带走的时候都以为是带他去玩,根本不知道是带他去和真爱见面,甚至不知道迹部老爷竟然让迹部少爷喊真爱妈妈)。

    只可恨那个时候夫人在迹部家不受欢迎,被压着鲜少能接触到少爷。

    桦地管家想到这些就忍不住为自家夫人抱不平,只是现在人也没了,少爷也歪了,夫人也死心不再对少爷有任何感情了,唉,只苦了夫人了。

    “那个女人倒是很会装,在少爷面前装的非常的青春善良,自然也不会让少爷知道她的真面目,夫人您知道,少爷最喜欢的就是那种看上去天真善良的白莲花,所以那个女人正好对了他的胃口,这一来二往的倒是混到一起了,如今她怀孕,从旁煽动少爷娶她,少爷也动了这个心思。”

    李沧瑶撇撇嘴道:“呵……倒是个有心机的,本夫人倒是不知道本夫人的蠢儿子这么有吸引力,说吧,这其中还有什么□□。”

    “那个女人能这么不依不挠地呆在本夫人那愚蠢的儿子身边这么长时间,还用尽一切办法怀孕,所图不小,而蠢儿子如今的身份除了有钱可没什么让她能图的。”

    “夫人猜的不错,那个女人似乎认识少爷,知道少爷只迹部家的人,知道少爷已经离了婚,所以才会想要借着少爷进入迹部家。”

    “哦?难道她不知道他已经被本夫人变相地逐出迹部家了么?”

    “大概是认为夫人您再如何也不会不管少爷,如果她能和少爷结婚,生下迹部家的孩子,就一定能进入迹部家?”桦地管家说着也忍不住嗤笑出来。

    那个女人,也和当初的女人一样痴心妄想。

    “是吗?她就这么有信心能进入迹部家?”李沧瑶脸上多了一丝玩味:“凭借着她肚子里不知道是谁的种?”

    “夫人?”桦地管家心头一跳。

    难道……

    “本夫人怎么不知道我那蠢儿子还能生的出孩子?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想借着肚子里的种进入迹部家?真真是可笑,她凭什么以为本夫人会相信她的话?又凭什么以为她的计划天衣无缝?”

    光是一个亲子鉴定就能让她原形毕露。

    李沧瑶自然不知道对方其实已经打算好,她已经从迹部少爷的口中得知李沧瑶和迹部景吾的下落,暗中花钱让人想办法弄到了迹部景吾的头发,想在孩子出生后先提出来做亲子鉴定,这样不但可以从中作梗,更是可以得到迹部少爷的怜惜,并且让他相信孩子就是他的。

    理由她都想好了,为了不让李沧瑶怀疑。

    这招以退为进,若是平时估计真的会成功,只可惜李沧瑶并不是一般人,她老早就知道迹部少爷根本无法生育,何况哪怕她真的怀了迹部家的孩子又如何?对李沧瑶来说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迹部,而是迹部景吾,也只是迹部景吾。

    “那蠢货的事情你只要看着就行,多留意一下那女人的行动,本夫人最近正好无聊了,看场戏也是不错的娱乐。”

    一句话就奠定了那两人的未来,很明显想靠着迹部少爷和肚子里的孩子上位的女子的打算根本不可能成功。

    至于那个女人究竟用是没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李沧瑶虽然有些兴趣却不会过多地关注。

    迹部景吾已经三岁了,也是开始启蒙的时候了,她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关注那些和她不相干的事情,她还有可爱的小孙子要教导呢。

    所以小景吾啊,奶奶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李沧瑶笑的很欢,另一边正在玩网球的迹部景吾突然打了个寒颤,不明觉厉地歪了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