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奶奶很强悍十一
    ,!

    有奶奶的孩子是个宝,有强悍无比的奶奶的孩子是个无价之宝,然而奶奶太过强悍,就让人有些头疼了。

    迹部景吾觉得自己华丽的人生中奶奶就是他最大的克星。

    不说他这么多年来没有一次比赛赢得过奶奶,就说现在……

    迹部景吾烟着脸抿着嘴吧和桦地崇弘一起坐着不华丽的动作——蹲马步,心里对自家奶奶让自己做这样的事情感到相当的不满。

    真是太不华丽了,本少爷怎么能做蹲马步这么不华丽的事情?

    腿已经开始抖的迹部景吾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让他的脸更烟了。

    没办法,从小迹部景吾就喜欢华丽,除了太小的时候被自家奶奶骗着做了各种不华丽的事情,还被留下证据没办法抹消,比如穿女装照相等,后来他就再也不愿意做不华丽的事情,倒是让李沧瑶一时间失去了很多乐趣。

    然而没想到六岁之后华丽的迹部少爷竟然被自家奶奶逼着蹲马步,时间还逐渐增加,到如今必须得每天蹲满一个小时。

    听奶奶的语气,似乎自己要这样蹲马步到十岁。

    瞥了眼蹲在自己旁边纹丝不动的桦地弘崇,迹部景吾扁扁嘴,绝对不承认自己比不过他。

    迹部景吾不服输地继续蹲着马步,心里数着时间,好不容易管家过来表示时间已经到了,小少爷可以停下来了,迹部景吾一个腿软差点没栽倒在地。

    桦地崇弘连忙扶住迹部景吾,有些无措地看着自家爷爷,小家伙本身性子木讷沉默,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少爷您没事吧?”桦地管家上前扶住软趴趴的迹部景吾,心疼的不得了。

    迹部景吾即使感觉整个身体都软趴趴的不像是自己的,还是昂着头道:“哼,本少爷才没事!”

    “是,是,少爷是最厉害的。”桦地管家含笑说道:“夫人正在给小少爷您准备早餐,我带您去洗漱一番。”

    说着,桦地管家又对自己的小孙子说道:“崇弘,你也去洗个澡,然后到餐厅来,夫人也为你准备了早餐,记得要感谢夫人。”

    “好的,爷爷。”桦地崇弘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等迹部景吾洗完澡换好衣服坐到桌前,就看到李沧瑶带着几个佣人走了进来,每个佣人手上都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明显放着东西。

    是早饭。

    迹部景吾眼前一亮,很想直接过去抢到手里开吃,好歹记得自己的礼仪,站起来喊道:“奶奶。”

    “景吾早安。”李沧瑶走过去,亲自端着一个盘子放到迹部景吾面前说道:“这是奶奶给你做的药膳,趁热先把这个吃了,对身体有好处,吃完再吃饭。”

    迹部景吾看着面前碗中不多的药膳,热腾腾的药膳散发着迷人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味蕾。

    这是自从他开始锻炼身体,修炼武功之后奶奶都会为他准备的药膳,喝了之后神奇的不但能消除疲劳,还让他感觉精神百倍,最主要的是,好吃的差点让他连舌头都吞了下去,所以迹部景吾非常喜欢吃奶奶做的药膳。

    把药膳端给迹部景吾之后李沧瑶坐在属于自己的主位上,撑着下巴看他慢慢喝着药膳,眼里笑意满满。

    一眨眼那么小的婴儿已经这么大了,倒是越大越傲娇起来,还整天本少爷本少爷的,让人觉得有趣。

    看着自己精心养大的孩子,李沧瑶心里头别提有多得意了。

    瞧,自己的孙子,就是这么高大上!

    不过就是有一点不怎么好……想起自己送给小景吾的城堡呵农场里种满的红玫瑰,李沧瑶就忍不住抽抽嘴角。

    这孩子,到底有多喜欢玫瑰啊,竟然连那么大的农场都种满了玫瑰花,还每天洗澡的时候都要撒玫瑰花瓣,用玫瑰精油。

    没一会儿桦地崇弘也过来了,李沧瑶让人把他的东西给他,桦地崇弘脸颊有些羞红,似乎很不好意思:“谢谢夫人。”

    “呵呵,崇弘不用客气。”李沧瑶显然也很喜欢这个木讷却衷心,并且在武学上挺有天赋的男孩。

    大概是为了补偿桦地崇弘天生迟钝和木讷的性子,李沧瑶发现他有一副很好的练武资质,索性就让他一起和迹部景吾练武。

    桦地崇弘早已被预定为迹部景吾未来的管家,和他一起学武倒也没什么不好,日后还能保护他。

    两个小家伙呼啦啦吃完了早饭,接过佣人递来的书包,迹部景吾跑过来亲了亲李沧瑶的脸蛋:“奶奶再见,我去上学了。”

    “去吧。”李沧瑶回亲他的脸蛋,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身问身边的桦地管家道:“管家那边又闹出什么事情了?”

    她说的那边是指迹部少爷那边,当年李沧瑶直接无视了对方和他那些所谓的真爱的各种闹腾,根本不予理会,尤其是那个很有野心,想借着迹部少爷进入迹部家的女子的闹腾,直接让很多女人的野望都落空了。

    不过那个女人倒是有些能耐,竟然真的让迹部少爷相信了孩子是他的,和他结了婚,一直呆在他身边,哪怕知道迹部少爷死性不改也当做不知道,当起了富太太。

    就是太有野心了些,把她那个儿子教歪了,性子傲慢,竟然想抢景吾的东西。

    李沧瑶连理都不想理对方。

    据说对方是个天才?谁知道呢。

    “夫人,是少爷那边,据说那个男孩也到了上学的年纪,迹部少爷想请求夫人您,让对方进入l读书。”桦地管家说道。

    “哦?是那个女人的主意吧?”李沧瑶漫不经心地说道,心里对此嗤之以鼻。

    那个女人倒是有些能耐,虽然当初她决定不理会那件事情,让对方的打算落空,对方倒依然借着孩子和她那蠢儿子结了婚,甚至蠢儿子还真把那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宝贝的要命,好在蠢儿子知道他不受自己待见,也知道她不愿意见到他们这些人,这么多年来倒是安分,任那个女人如何垂耳边风也不动心。

    大概是被她给吓怕了?后来女人也不再动心思,好像已经认命了一样,没想到原来大头在这里。

    和孩子有关的事情,即使迹部少爷再怎么不愿意对上他恐怖的母亲也不得不强压下心里的恐惧来拜托这件事情。

    李沧瑶转动着左手食指上那枚昂贵的鸽子蛋大的帝王绿翡翠戒指,冷笑一声道:“倒是个有野心也有耐心的,想进入l?理由呢?”

    “呃……说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迹部家的孩子,况且日后小少爷若是继承了迹部家的一切,有个兄弟帮衬更好。”桦地管家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表示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桦地管家也早就已经知道那个女人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迹部家的种,还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大胆,不但混淆血脉,还想进入迹部家?真是痴心妄想。

    “是吗?亏她绞尽脑汁想了这么个理由,管家你说,本夫人要不要答应她的请求呢?”

    “一切全凭夫人做主。”

    “……”李沧瑶弯了弯嘴角,眼里闪过一道流光,“景吾在l玩的很开心,本夫人可不想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去破坏景吾的心情,既然她想让她的儿子上贵族学校,那你就帮忙找一个吧,果然本夫人还是太善良了。”

    夫人,您这样做会更让他们气疯的。

    桦地管家眼角一抽,对自家夫人这种明明可以气死人,却偏偏让人无话可说的本事相当的佩服。

    不过他心里也是非常开心就是。

    不管那女人得知李沧瑶的决定后世多么的不甘,也不管自认为是迹部家的继承人的男孩得知自己竟然被奶奶拒绝,进不了l的时候的怨恨,迹部景吾回来后从管家那里听说了这件事情只是挑眉说了句:“太不华丽了。”就不再管这件事情。

    祖孙两都是差不多,从来都没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过。

    迹部景吾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着李沧瑶去公司,开始接触公司的事情,如今已经十岁,虽然还很稚嫩,但很多事情都已经可以处理,可想而知对方有多么厉害,对于那个所谓的父亲和后母以及所谓的弟弟,他自然是知道的,李沧瑶从来都没有要隐瞒他的意思。

    迹部景吾知道真相,觉得自己的父亲实在是太不华丽了,还有那个母猫,竟然敢让奶奶不痛快,总是喜欢惹是生非,更是让他生气,而那个所谓的弟弟,迹部景吾根本不放在眼里。

    迹部景吾知道奶奶之所以不动那些人,是想把他们留给自己处理,想考验自己,也想看看自己究竟如何处理,他也不认为自己的奶奶有做错什么事情,身为迹部家的继承人,虽然处理这些事情很不华丽,但若是做不好,那其不是更不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