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奶奶很强悍十二
    ,!

    迹部景吾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无法应付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只是……

    单手撑住额头,迹部景吾低头浅笑:“本少爷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那些不华丽的家伙的事情,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光是奶奶布置的作业就很多,那几个人不成器的蹦跶可不在他的处理范围。

    说这话的时候,迹部景吾的嘴角很明显带着嘲讽的笑意,一身的气势完全释放开开,真真如同一位王者,藐视地看着自己脚下的蝼蚁。

    “呐~kabaji!”

    “是!”桦地崇弘呆呆地应着,仿佛根本没有在听迹部景吾的话,迹部景吾并不在意,也知道他的性子,只是心里略显无奈。

    这家伙的性子也太木讷了些,要是被人欺负了去可如何是好?果然要护着点。

    “陪本少爷去打一场。”

    “是!”

    迹部景吾修修炼的是易筋经,桦地崇弘修炼的是外家的金钟罩伏虎棍,都是非常适合他们的功法,迹部景吾修炼了易筋经后身体变得更加强韧,身形并没有变得强壮多少,但若是脱了衣服就可以发现,他的每一寸肌肉,每一丝筋骨都处于完美状态,而桦地崇弘本身就长得像头小牛犊,如今锻骨炼体,变得更加强悍,明明才十岁,看上去就已经有十五六岁那么大,比迹部景吾还要高了,自从学了网球之后,迹部景吾没事就喜欢和他一起对练一场,没有使用任何技巧,光凭力气,但那以力破力的对方方式若是让教练看到了,估计会被吓坏。

    破坏力太大了,每次对练都会破坏一副特别定制的球拍。

    若是普通的网球场,早不知道被毁了多少次了。

    李沧瑶走进来,看着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两人破坏力巨大的打球方式,忍不住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特地让人打造了这个全合金地板的网球场,怎么打也坏不了。

    虽说她很有钱,但也不能败家不是。

    让人替她端来一张椅子,李沧瑶坐在场外看他们打球,桦地管家很尽责地站在她身后,看着自己的孙子,眼里满是欣慰。

    和桦地崇弘痛快地打了一场,发泄了一下心里的烦闷,迹部景吾终于扔下已经不能用的球拍让人收拾了去,拿过佣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感觉清爽了很多,才舒了口气。

    虽说并不在意那些人,但到底心中有些烦闷,打网球是最好的发泄方法了。

    他回想刚才那一场网球对练,发现自己和桦地崇弘的力气似乎又变大了些。

    没有到那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拎起百斤的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而那呆瓜……迹部景吾扯扯嘴角暗道,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练了金钟罩之后简直是力大无比,光那副网球拍,他的就比自己的更重好多。

    桦地崇弘沉默地跟在迹部景吾身边,没有出汗,比力气迹部还是不如他的。

    李沧瑶坐在那里看着这对组合轻笑,明明两人看上去很不协调,却又奇异地很和谐,这大概就是忠犬和女王?

    迹部景吾带着桦地崇弘走到李沧瑶身边,拿起一杯果汁喝了起来,又递了一杯给桦地,“奶奶,我打的如何?”那骄傲的模样,让李沧瑶不禁莞尔。

    “不错,虽然没有用技巧,但若真正比赛起来,凭借你们的力气就已经能完胜。”李沧瑶毫不吝啬地夸奖两人。

    迹部景吾骄傲地一甩头发:“那是自然,本少爷可是最强的。”

    “……”桦地崇弘微微羞红了脸没有说话。

    “那么,今晚本夫人检测一下你们修炼的成果。”

    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闻言瞬间肌肉紧绷,快速后退,进入备战状态。

    李沧瑶满意地点点头,手上却毫不留情,瞬间接过管家递来的纸扇上前。速度之快让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来不及反应。

    顿时室内响起了两个小家伙惨痛的叫声还有李沧瑶温软细润的声音。

    “手臂再向上一些,腿要往后半步。”

    “出力的时候不要想着如何把力全部打出去,而是要想着如何充分利用少数的力打出最大的效果。”

    “景吾你的实战经验不行,还要继续努力,腰再往下弯一些。”

    “崇弘出拳的时候肌肉不要崩死,这样容易受伤。”

    李沧瑶每一次出声都伴随着两个小家伙的痛呼,还有纸扇啪啪啪打在身上的声音,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她终于停了下来。

    “嘶……奶奶,你下手太狠了。”迹部景吾捂着酸痛不已的胳膊抱怨,桦地崇弘依然沉默地站在那里,不过脸上却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李沧瑶弯了弯嘴角笑道:“奶奶可是在纠正你们错误的动作,不然日后变成习惯可不利于修行。”

    话是这么说,但奶奶你下手太狠了啊!本少爷还是个孩子啊qaq~迹部小少爷表示很委屈。

    这样的事情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次,李沧瑶这一举动不仅是为了检查两人的进度,还是在纠正有些两个小家伙不正确的地方,这样每一次下来两人都能感觉自己有所进步。

    十岁正式生日的时候,李沧瑶为迹部景吾举办了一次隆重的宴会,并且在宴会上亲口确定了迹部景吾唯一继承人的位置,还送了一座私人岛屿给他,这次的生日就连报纸都有所报道,远在异国的已经失去迹部姓氏的迹部少爷也无意间看到了那片报道,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他本身就是个纨绔子弟,又没什么能力,这么多年来的奢华mi烂的生活也将他所剩不多的雄心壮志全部消磨掉了,更是在看到照片上的李沧瑶的时候忍不住瑟缩,完全没有任何想法。

    而坂本铃香和皮耶·劳却在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同时红了眼睛。

    皮耶·劳红着眼睛不甘心地等着照片上光彩照人,气势非凡的迹部景吾,问前迹部少爷艾伦道:“爹地,为什么奶奶就是不喜欢我?难道他比我好吗?凭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亲爱的,我知道我不受母亲喜欢,可是皮耶是她的亲孙子,为什么她就不愿意接受皮耶?”坂本铃香红着眼眶,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只是紧拽着的手表明了她不甘的内心:“我不奢求母亲大人接受我,可是皮耶是无辜的,母亲不想接受他没关系,不让他进l也没关系,可是她真的这么狠心,连一丝可能都不给皮耶吗?”说着,版本铃木的眼泪流了下来,好不可怜的样子。

    可恶,那个死老太婆,真恨不得她死了算了,凭什么迹部家的一切都是那个野种的,迹部家的一切应该都是我儿子的!

    “这……”艾伦吞吞吐吐的,看到妻子和儿子伤心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满,但他也不敢反抗李沧瑶,毕竟曾经的惨痛教训让他知道母亲根本就不会因为他是她的儿子而手下留情,若是他做出了出格的事情,说不定连现在的生活都不能拥有了。

    艾伦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并不想失去。

    “你们也别伤心了,现在这样不愁吃不愁穿的不也不错么?母亲大人她……她并不是不喜欢你们,而是不喜欢我……”说到这里,艾伦少爷多少有些责怪李沧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所以李沧瑶的所作所为让他难以理解。

    艾伦抱住坂本铃香安慰她。

    “可是……可是这对皮耶不公平!”坂本铃香躲在艾伦怀里伤心地说着,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表情却相当狰狞。

    她真没想到这个艾伦到现在依然还是这窝囊的样子,要不是他还有用,她根本不会浪费自己的青春在他身上,原本还以为能够趁机捞到一大笔好处,更甚至可以得到迹部家,没想到竟然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进展。

    再看看那个野种风光的样子,看看那死老太婆为他这么大张旗鼓的样子,坂本铃香心里更是不平衡。

    现在她已经完全忘记皮耶根本不是迹部家的孩子了,心里已经把迹部家当做自己的所有物,现在被人夺走了,心中怎能不恨。

    皮耶被坂本铃香带大,从小就听她说自己是迹部家的继承人,迹部家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的,只不过被迹部景吾那个野种夺走了,心里对迹部景吾可是恨得牙痒痒的,他从小就聪明,在孩子当中又是最出挑的,所以自认为自己是最厉害的那个人,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心如何能平。

    皮耶死死地等着报纸照片上的祖孙两,尤其是那个孙子,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迹部景吾已经被杀了几百遍了,而对李沧瑶,皮耶更是既恨又想亲近,恨她不顾自己,恨她不帮自己,也恨她把一切都给迹部景吾,但看着如天边的太阳一样耀眼高贵的奶奶,他又想要去亲近。

    皮耶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夺回自己该有的一切,让迹部景吾失去一切,让那个高贵的奶奶看到自己的好,让她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