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奶奶很强悍十三
    ,!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比迹部景吾好,自从上学后,皮耶一直在跳级,明明比迹部景吾小三岁多,现在却已经和他同一年级。

    对此皮耶非常的骄傲,他在心里鄙视迹部景吾,竟然连一级都没有跳过,哪像自己这么聪明,连续跳级,是老师们心目中的神童。

    小孩子嘛,在成熟,可以比的地方也就是成绩了。

    虽然不能在l读书,但他现在的学校也是一所贵族学校,虽然比不上kingprimaryschol,但在当地却是最好的。

    皮耶有种诡异的优越感。

    甚至在学校里也因为觉得自己是迹部家的继承人而高高在上,不屑于和其他人来往。

    “真是太不华丽了,呐~kabaji。”迹部景吾偶尔能得知那些人的事情,得知那个皮耶的举动很是看不上。

    像他们这种大家族子弟去学校最主要的目的根本不是读书,是去建立自己的班底的,能进入贵族学校的都是背景不一般,或者智商超群的,这个时候把握时机建立好自己的班底,成年后进入自家公司也有了人脉和人才,学习的话家里请的家庭教师已经足够,他去年就已经完成了初中的课程了,那个蠢货还在沾沾自喜着小学跳级的优越,不但自大,还愚蠢。

    “ushi!”桦地崇弘木木地回应道。

    “算了,本少爷和你说这个做什么。”迹部景吾无奈扶额,不华丽地瞪了眼桦地崇弘,某小呆不明觉厉,依然木愣愣的。

    迹部景吾再次无语,挥挥手让桦地离开,仰面倒在椅子里,眯着眼睛点着泪痣,思考着。

    “父亲吗……”这个词几乎从来都没有在他的生命力出现过。

    迹部景吾记得,小时候他偶尔也会在看到别人家父母的时候问奶奶,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出现,那个时候奶奶是怎么做的呢?

    迹部景吾有些想不起来了,即使他再如何聪明,也不可能记得小时候的所有事情,只记得那段时间他似乎有些不开心,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过那两个人。

    迹部景吾倒是不觉得自己这样有多悲惨,本身像他这种大家族的子弟很多时候根本不会体会到多少亲情,那对父母,若真的在自己身边,说不定他的生活比现在糟糕许多,如今虽然没有父母,但他却有最疼爱自己的奶奶。

    想到最崇拜最喜欢的奶奶,迹部景吾连眼神都忍不住柔和了起来。

    “叩叩叩!”

    “请进。”

    “小少爷,夫人让我给您送宵夜,工作辛苦了。”佣人端着宵夜进来,小心地放在迹部景吾的书桌上,退到一边道:“夫人吩咐了,小少爷正在长身体,不要学习的太晚。”

    “啊恩,本少爷知道了,让奶奶不要担心,奶奶也早些休息。”

    “是的,少爷,那么我先下去了。”

    佣人下去后把迹部景吾的话告诉李沧瑶,李沧瑶笑笑,转头对桦地管家说道:“景吾那小子,从小就不需要本夫人担心,唉,真是少了很多乐趣啊,有些失望呢。”

    桦地管家道:“夫人您看上去很开心。”

    “呵呵,是啊,本夫人的孙子,自然是好的,既然景吾说让我早些休息,我就不看了,管家,把这些文件收起来,本夫人明日再看。”

    “好的,夫人,”桦地管家送李沧瑶到卧室,恭敬地弯了弯腰道:“那么夫人,晚安,祝您有个好梦。”

    打坐修炼了一夜,李沧瑶神清气爽地起床,亲自去花园剪了几束花交给佣人让她cha到花瓶里,然后和迹部景吾一起吃早饭,送他上学,后去公司上班,好在有得力助手们在,李沧瑶并不需要多费心。

    她虽然觉得自己在经商这一块上面没什么天赋,但耳濡目染了好几世,终归还是懂得很懂,也许她懂的比不过某些狡猾的老狐狸,但加上她手上握着的势力和人脉以及自身的权利,还有她身上数不清的底牌和财富,她从不认为自己会输,正因为如此,更是让人畏惧。

    对此李沧瑶表示,那些胆小鬼怕她又不关她的事,反正只要自己过得舒心就好。

    手下又非常有能力,大部分时候其实并不需要她多动手就能把所有事情解决,她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

    她就是这样任性!

    别看她在很多次穿越的时候都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和势力,实际上她只是在最初出了些力,把大致的规模建立起来后就有了那些忠心耿耿的得力手下,然后做起了甩手掌柜。

    当然,这点他还是尽量少让人知道的好,不然指不定会让某些人大发疯的。

    如今小孙子逐渐长大,渐渐的也能替她分担一些事物,让她轻松了许多,以后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李沧瑶也是相当开心。

    相信过不了几年自己就可以轻松下来,真正过上养老生活了。

    李沧瑶刚走进公司,前台人员就看到了她,立刻跑过去,跟着她的脚步来到专属电梯前,替她打开电梯按下楼层:“夫人请进。”

    李沧瑶带着管家等几人走进去,电梯迅速上升,到达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她的助理瑟琳娜已经等在电梯门口,很显然是前台人员打电话通知的对方。

    瑟琳娜看到李沧瑶立刻弯了弯腰:“夫人早安。”

    “早安,”李沧瑶点点头出了电梯,接过瑟琳娜递来的行程安排看了眼,递回去道:“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替本夫人向格林夫人表达歉意,本夫人下午有事不能应邀参加她的生日聚会了,顺便替本夫人挑一份礼物送过去。”

    “是的,夫人。”瑟琳娜拿出电子笔在平板上点了几下记下李沧瑶的要求,又说道:“夫人,道格先生刚才来电想见您,关于上次商谈的合作项目,他同意您的要求,不过需要和您当面详谈。”

    “哦?”听到瑟琳娜的话李沧瑶停下脚步,诧异地看向她:“那个道格?之前不是说本夫人开的要求太过分,不同意么?怎么如今想通了?”

    瑟琳娜娇笑着道:“夫人您开的要求可不算过分,只是那个道格先生太过贪心罢了,这会儿碰了壁,知道只有夫人的条件最好,又回来找您了。”

    不过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凭迹部公司的财力,根本看不上道格先生公司的那点盈利,对方还以为夫人想占他的便宜呢。

    夫人可不是好打发的。

    果然,瑟琳娜刚想完,李沧瑶就告诉她不必理会,先晾几天再说,瑟琳娜应下,标记好,跟在李沧瑶身后进入董事长办公室。

    处理完一些堆积的文件,开了个会听听下面的人汇报前段时间公司的盈利,一直到中午才离开公司。

    之前李沧瑶直接让人取消了下午的行程并且还推了格林夫人的聚会的那个理由其实是假的,对于每年都要来一次生日聚会,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生日,还喜欢在生日宴会上炫耀老公给她的礼物多好多好,喜欢和其他贵妇人攀比的格林,李沧瑶相当的不耐烦。

    尤其是那个格林夫人其实并不喜欢她。

    也是,任谁也不喜欢自己已经徐老半娘,比自己年龄还大的人竟然还嫩的如二十几岁的女子一样,格林夫人可是相当嫉妒李沧瑶的。

    每次生日聚会邀请她,不过是想和她比比老公,想让她知道自己有老公疼宠,而她没有而已。

    只是这其中的真假,李沧瑶心知肚明。

    若不是对方的丈夫曾经对她有所企图被她直接下了药变成了活太监,她哪有如今的“宠爱”,估计私生子都不知道出来多少了,都拒绝了多少次了还不死心想看她难堪。

    李沧瑶懒得理会那个疯女人,自己翘了下午的班,去预定好的店里去做全身精油护理,好好放松一下。

    要说李沧瑶预定的这家宣美精油护理美容院可是相当有名气的,虽然才出现不到十年,但却成为了上流贵族女子最喜欢来的地方,已经在许多国家开了不少家分店。

    这里的精油全部都是萃取的植物精华,再加上独特的配方和按摩手法,让人能很快放松下来,在美容养颜方面有着十分显著的效果,李沧瑶不需要美容,但来这里做个精油护理却是能有效的缓解疲劳,放松心情,所以她也会经常来这里做精油护理。

    “迹部夫人您来了,这边请,按,o师恭候多时。”大客户到来,美容院的经理亲自迎接,把李沧瑶迎到贵宾间,李沧瑶随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和往常一样,做个全身护理放松下心情。”

    “好的夫人。”

    给李沧瑶服务的按mo师手法非常好,她一边替李沧瑶按摩,一边羡慕地看着她的皮肤:“夫人的肌肤还是这么好,比那些天天来做美容的夫人都要好,真羡慕。”

    可不是么,李沧瑶的肌肤根本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该有的,细腻光滑有弹性,嫩的似乎只要稍微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样,真真让人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