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本宫想静静九
    ,更新快,,免费读!

    旁观者清, 不管是小玉儿还是多尔衮都清楚地知道皇太极为了海兰珠付出了多少,皇太极从来都不会让海兰珠知道他做的事情,他希望海兰珠在自己的羽翼下一直都当他的宝贝, 被他呵护着, 被他宠爱着。

    海兰珠也确实如皇太极所想的那样,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两人虽然是地位最高的人, 却如普通夫妻那样,每天都甜甜蜜蜜,丈夫工作, 妻子管家。

    至于皇太极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就当做不知道,她管理着后宫那一亩三分地,再加上多年来经营的外面的产业就已经够忙的了, 可没什么功夫去管那些有的没的。

    既然他想为她撑起一片天空,那她就愿意当他天空下的金丝鸟,然后在后面支持他。

    海兰珠自然也知道因为皇太极对她的独宠, 外面也有流言说她是妖后,说她是悍妇,说她善妒不容人。

    传出这些流言的人不过是那些想把自家女儿塞进宫里却被皇太极拒绝的大臣, 因为在皇太极那里得不到妥协,就想用这种办法来让她妥协。

    对于这些流言海兰珠不动如山,那些好巧不巧被自己听到在背后嚼舌根的宫女太监直接被拉下去打板子,然后扔出宫去, 让他们各自找自己的主人,至于外面的流言,海兰珠更是简单,直接让人把传流言出来的那几家人家的八卦全部都流了出去,给百姓添几个话题,看还有谁记得之前的流言。

    然后那些大臣就被人参了几本,有的被降职,有的直接官帽都被撸了,而被参了本子的大臣们那时候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之后再没人敢故意散播流言了。

    所以说不要把她当成小绵羊,她哪怕是绵羊也是有毒的。

    经历过前世,皇太极自然知道海兰珠有多大的能耐,清朝刚定,各地还有很多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造fan的流寇,外还有异族虎视眈眈,打仗需要粮草军需,然而国库空虚,这些东西哪里来?自然是他心爱的皇后拿出来的。

    正因为后面有保证,大清铁骑才会百战百胜,横扫一片,无后顾之忧。

    然而,大概就是因为皇太极后宫妃子稀少,还都是些老人沉寂在后宫里玩不出花样,给了布木布泰自以为有机会的错觉吧。

    只希望布木布泰能够尽快看清楚现实,不要给科尔沁添麻烦。

    小玉儿很不放心布木布泰,她知道布木布泰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高气傲,不愿意低人一等,当初在科尔沁就是那样,不过因为对方是科尔沁王爷的嫡女,所以本就高人一等,如今她往日最看不起的海兰珠姐姐变成了皇后,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她又怎么会甘心。

    不行,她得去找吴克善堂兄,让他好好注意布木布泰,不要让她做出什么事情来连累到科尔沁的大家。

    小玉儿和吴克善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海兰珠并没有把布木布泰放在眼里。

    布木布泰心计确实很高,而且很擅长谋定而后动,但那是以前,也许是因为反差大的缘故,越是长大,她和小时候越是相差甚远,虽然并不清楚失忆前她是如何,但从博里那里得知,那时候的布木布泰很是受人欢迎,可见她那个时候很懂得抓住人心。

    然而事情总是会变化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布木布泰变得急躁起来,也没有了小时候那份淡定,直到变成现在这样的性格,倒是让海兰珠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了一个聪明的女孩。

    晚上皇太极在皇宫里替吴克善举办了宴会,是海兰珠安排的,布木布泰也因此第一次进入皇宫。

    她看着辉煌庄严的皇宫,想着额吉的话,悄悄握紧了拳头。

    哈日珠拉,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

    我才是草原上最美丽的明珠,我才是草原王爷的嫡女,凭什么你就能超越我?

    凭什么你能当皇后?

    凭什么你就能如此风光?

    这一切原本都是我的!

    在看到和皇太极一起出现,盛装打扮的海兰珠之后,布木布泰心里的不甘更是如同蜘蛛网一样牢牢地缠着自己,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让她想要发泄出来。

    布木布泰低着头,藏住所有的恶念,面上依然笑嘻嘻的,似乎和海兰珠很好的样子。

    宴会很热闹,来的人都是王爷福晋,就连吴克善也算得上皇室姻亲,所以也没那么多的拘束。

    期间布木布泰总是想找机会和皇太极说话,不停地赞美皇宫的华丽,不停地赞美皇太极,甚至还隐晦地表达了自己想要住进皇宫的愿望,皇太极冷眼看着,当做没有听懂她的话。

    布木布泰见达不到目的,不甘地还想说什么,却被忍无可忍的吴克善阻止了,然后她又把苗头对准了海兰珠。

    布木布泰说话很有技巧性,每一句话听着都好像在赞美海兰珠,但是细细读来就能发现她话语里的陷阱,能发现其实对方句句都在说海兰珠不好。

    说海兰珠没有容人之量,不但不给皇太极筛选新人入宫,还对那些老人赶尽杀绝,说她心如蛇蝎枉为□□等等。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少有没有听出布木布泰话语里藏着的意思的。

    皇太极冷下脸,把手里的酒杯直接重重地放在桌上,扫了眼布木布泰,海兰珠悄悄捏了捏他的腿让他不要发火。

    “哼。”皇太极被海兰珠撸平了毛,哼了声,冷着脸继续喝酒。

    小玉儿担心地看着海兰珠,见她根本没有被影响到,这才放心。

    海兰珠只是对布木布泰举杯笑笑:“妹妹说笑了,本宫对皇上恩宠,是本宫之大幸,不知道妹妹有没有看上什么人,若是看上了,本宫替妹妹做主,毕竟妹妹已经十六岁了,是时候该找个知心人了。”

    “本宫不求妹妹能找到入你姐夫对我好一样对你好的人,哪怕有你姐夫一半好就行了,有本宫在,想来不管是谁都不会怠慢于你的。”

    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就是撒狗粮,气死她,然后拿她最在意的事情怼死她。

    果然,听到海兰珠的话布木布泰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僵硬地笑着道:“呵呵,姐姐说笑了,我哪有姐姐这个福气,能找到姐夫那样好的人疼你,我还想再留在额吉和阿布身边多孝顺他们几年呢,姐姐走的早,我还要替姐姐孝顺阿布呢。”

    “是吗?真可惜。”海兰珠状似可惜地叹了口气:“本宫还想给妹妹说一门好亲事呢,看来是不行了。”

    这下子布木布泰的脸色真的变了,她猛地抬头看向海兰珠,就看到她含笑对自己点头,怎么看都像是在嘲笑自己,她低下头,不让人看到她狰狞的表情。

    宴会过后,吴克善就带着布木布泰离开皇宫,往行宫而去,布木布泰还是没有见到哲哲。

    第二天,皇太极早早就去上早朝了,因为不需要接受其他妃子的请安,海兰珠一觉睡到自然醒,梳洗完毕,想了想,对方嬷嬷说道:“嬷嬷,让人准备一下,我们去冷宫。”

    “娘娘,您奶千金之躯,去冷宫那种地方做什么?万一您要是除了什么事情,让老奴可如何是好。”方嬷嬷坚决不同意海兰珠去冷宫。

    毕竟冷宫可是关押废弃妃子的地方,在方嬷嬷心里,自家娘娘和那个地方根本搭不上任何关系,怎么能让娘娘去那种污秽的地方。

    不过海兰珠没有听方嬷嬷的话,坚持让人准备了凤撵,朝冷宫而去。

    冷宫,是皇宫里最凄凉的地方,那里是关押犯错被废弃妃子的地方,皇太极登基至今后宫从未进过新人,而跟着皇太极从潜邸过来的老人有孩子的都跟着孩子分出去当老太君了,没孩子的被安排在偏远的地方过自己的日子,冷宫里照理来说不应该有人,然而其实冷宫里关押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皇上还是贝勒时就已经被废的前侧妃哲哲。

    海兰珠坐在凤撵中闭目养神,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凤撵停了下来,方嬷嬷说道:“娘娘,冷宫到了。”

    “嗯。”海兰珠搭着方嬷嬷的手走下凤撵,早有人过去打点了,看守冷宫的两个侍卫看到海兰珠立刻跪下:“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海兰珠让人站起来,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眼老旧的门匾,上面已经掉漆了的冷宫二字明晃晃地刺进人的心里。

    “娘娘,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冷宫荒凉,怎么能让娘娘进去呢。”方嬷嬷还在不遗余力地想要劝海兰珠回去。

    海兰珠挥挥手,对侍卫说道:“去吧,前面带路,本宫今日想去看看本宫的好姑姑。”

    “哎……”方嬷嬷无奈,只好瞪着两人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