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本宫想静静十五
    ,更新快,,免费读!

    更何况, 那海兰珠是何等眼光,一眼就看出了那凤簪和她宫里的当初端亲王在她千秋大寿上献上的凤簪是一对。

    难怪她当初觉得那凤簪虽然好看,但却总觉得不对劲, 所以一直尘封在库房, 还为此有些惋惜。

    毕竟端亲王献上的凤簪真的非常的精致,可谓是一大杰作。

    也正因为如此,海兰珠才会记得那支凤簪, 一眼就看出了那女子头上戴的和自己库房里的那个是一对。

    登时她觉得恶心极了。

    海兰珠眼里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她瞥了眼那好似弱柳扶风一样柔弱的女子,看着她似乎走一步都要喘上三喘的样子, 还有她身边灼灼年华,同样柔弱的女孩,一甩袖,竟然转身离开了。

    皇太极也发现了女子头上的凤簪, 同样也记起了当初海兰珠和自己说的那支似乎有遗憾被风尘的凤簪,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冷冷地扫了眼两女子, 同样一甩袖转身走了。

    而秦姑和福公公也没漏掉那被簪在女子头上如此明晃晃的凤簪,震惊的无以加复,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惧怕。

    “秦姑,这件事情我俩就当做没看到,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会处理的,我们赶紧去追陛下和娘娘。”

    “是, 是,我们赶紧走。”

    虽然这么说,但两人都能感觉到,荆州要有大事发生了。

    没想到刚来荆州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明目张胆地戴着凤簪到处走,怎么能不让陛下和娘娘震怒。

    再看那个妇人身边的女子,福公公更是惶恐万分。

    因为他发现那女子竟然直直地盯着太上皇陛下看,还满面含,一副心萌动的样子。

    这可真真是在打太后的脸啊!

    福公公不敢再想,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拉着秦姑离开,追着皇太极和海兰珠而去。

    原本为皇太极一行人带路的小僧满脸疑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妇人见到两人如此无礼,面上不喜,尤其是见到海兰珠虽然带着面纱,但却掩盖不住她的美貌,更是心里嫉妒,她皱起眉头,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无礼之辈,她知道自然会有人替她教训那两个人,毕竟她可是端亲王的爱妾。

    不管她想要什么端王爷都会为他弄来,就连福晋都必须让着她,生了儿子又如何?还不是没有她的新月得宠。

    想到这里,妇人忍不住得意地弯了弯嘴角,还特意摸了下头上的凤簪。

    这可是和太后娘娘戴的同一款的凤簪,也只有她这种身份高贵的人能戴。

    妇人一点也不觉得她这样的身份戴凤簪有什么不对,反而对此沾沾自喜,她看了眼身边的女儿,发现她样子傻傻的,还满脸含,心里咯噔一下:“新月,新月?”

    “额娘~”新月满脸梦幻地看着皇太极离去的方向,目眩神秘:“刚才那个人好潇洒~”那媚眼,那表情,那动作,都让她着迷。

    新月额娘看到自家女儿着没骨气的样子真是恨得不得了,她暗中捏了她一下说道:“什么潇洒,你也不看看那个人是个什么样子的,比你大多少,更何况,你堂堂王府格格,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的么?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更何况,你没看到他已经娶亲了吗?”

    着个女儿,真是根本没有传到她的一分精明,若不是王爷就喜欢她这样的柔弱,若不是她生不出儿子,她早就不会管这个满脑子风花雪月的女儿了。

    好在她还有些用处,至少能让王爷开心。

    新月额娘眼里闪过一道冷芒:“新月你记住,你可是端王府的正经格格,身份高贵,日后肯定也要嫁给一个身份高贵的人,甚至还能当皇妃的,给我把皮子绷紧点。”

    “可是……”新月泪水盈盈地看着自己的额娘,伤心欲绝的样子:“可是额娘,我觉得我爱上他了,哦~他好似多么的高大,多么的英武,我觉得这是缘分,缘分让我们相遇,老天是不会这么残忍,让我痛苦的,额娘……”

    “不用说了,不行!你没有听我说吗?那个人已经娶妻了,难道你就这么愿意自甘堕落,想给当妾吗?”

    “额娘,您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只是情不自禁,只是爱上了他罢了,我相信,只要我告诉对方的妻子,她一定不会怪我的,爱情是那么美好,就像您和阿玛之间的感情一样,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哪怕做个阿猫阿狗,只要能在他的身边,每天能过看到他,能够想着他……”说着说着,新月的脸就红了起来。

    新月额娘顿时气的直发抖,她指着新月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

    要说什么?难道说她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可是她就曾经和福晋说过这些话,她当初也是用这种话还有那深情不渝的表情隔应福晋,并且让王爷疼惜自己的,如果现在说新月是错的,不就等于是在说自己当初的做法不对么?

    再看看新月一脸坚定的表情,新月额娘心里更加隔应了。

    她气的一甩袖,甚至没理她,直接带人走了。

    新月竟然也没发现自己的额娘生气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在幻想着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呢。

    好一会儿,她才在身边丫环的提醒下回过神来,追着额娘而去。

    新月一回到端王府就赶紧让人去打听今天在七宝寺里遇到的那个英俊的男子的消息,希望能在见到他,向他诉说自己的思恋之情,只可惜她的愿望注定要落空,还没等她大听出消息,端王府就被兵马给包围了。

    原来皇太极和海兰珠怒而离去之后,海兰珠因为在寺里遇到的女人竟然敢戴凤簪,并且还是和自己收藏的凤簪一对的时候,心里特别的隔应,气的连饭都吃不下。

    不是说她不能人说撞衫,毕竟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只给你做衣服,只是她如今是太后,曾经是皇后,无论哪一个身份都是高高在上,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放肆,再加上皇太极宠她,皇帝儿子也宠她,她还真从来没有穿过和别人一样的衣服,更别说竟然有和别人的东西成为一对的玩意儿。

    着怎么能不让人隔应?这不就意味着自己的东西被人偷走了么?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她如何能不生气?

    所以当天晚上她竟然连饭都没吃,可把皇太极急的差点没快马加鞭回宫把太医找过来给她看看。

    因为海兰珠被气到,皇太极心里更是怒火冲天,直接让人去调查那个女人的事情,这不查还好,一查可不得了,原来那个女人是端王府的侧妃,那端王爷是个不着调的,不但宠妾灭妻,不把嫡子当嫡子看,宠着庶女,竟然还为了那小妾和庶女开心,剥削百姓的血汗,引起怨声道载,民不聊生,若是他再晚些得知这件事情,估计z这荆州就要反了!

    这还得了,皇太极当下震怒,立刻让人拿着自己的令牌去找驻扎在荆州不远处的军队,让人直接围了端王府。

    端王府的人还在梦里呢,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全部都被抓起来了。

    端王爷还直嚷嚷着反了反了,说什么要把他们的头全砍了,只可惜没有一个人理会,大家心里都只有大快人心。

    该!

    而那小妾被拖出来,仪容都不管了,看到端王爷一阿紫扑过去,扑到他怀里嘤嘤嘤地哭泣着:“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家里会有这么多官兵?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阿玛,阿玛,你们放开我!”新月也被人毫不怜惜地脱了出来,看到端王爷也哭的不能自已:“阿玛,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抓我们?”

    “究竟是怎么回事端王爷自己难道不知道么?”这个时候,官兵们稍稍退了一步,英武将军走出来,嘲讽地看着狼狈的端王爷一家,嗤笑着:“端王爷,看来你的气数到了啊。”

    “是你??你想造反吗??”

    “呵呵,端王爷说笑了,本将军可不敢担您这句话,本将军只是奉命行事,王爷,请吧。”

    说着,英武将军毫不怜惜地踹了端王爷一把,差点没把他踹到在地。

    倒是端王福晋和小世子克善没有被人粗暴地对待,两人虽然后面也有人看着,却比他们三人好多了。

    端王爷看到这样顿时气的瞪大眼睛:“毒妇!是不是你背着本王做了什么好事??!!”

    端王妃麻木地搂着克善看着脸色扭曲的端王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就是她的丈夫,这就是她的好丈夫,不但任由那该死的jian人磋磨自己,由她和她那小jian人女儿磋磨她的儿子,如今竟然还不闻不问地只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她能做什么?

    她什么也没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