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本宫想静静十六
    ,更新快,,免费读!

    端王妃觉得自己那已经死了的心隐隐作痛着, 为自己不值,为她的儿子不值。

    她知道端王爷究竟犯了多大的错误,她也曾经劝阻过, 可是换来的确实无情的责骂和被关在后院的决定。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丈夫啊……

    端王妃搂着克善不言不语地跟在后面, 端王爷骂骂咧咧地被人推着朝来到客厅,皇太极正冷冷地坐在诸位上,不愿意让海兰珠看到这些龌蹉的事情, 皇太极并没有让她来。

    端王爷一眼就认出了皇太极的身份,顿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再没有力气骂人,腿一软跪倒在地。

    “是你?”新月也看到了皇太极, 不同于端王爷的如丧考妣,新月则是满脸惊喜,她甚至选择性地忘记了如今的情况有多诡异,甚至忘记了自己正被人押着跪在地上, 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阿玛那满脸苍白,浑身颤抖的样子,她深情地看着皇太极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你还记得我吗?我们曾经在七宝寺见过,当时你走的急,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叫新月,你叫什么名字?我们真是有缘分……”说着,新月甚至想站起来跑到皇太极身边。

    她想这么做,别人自然不会让她得逞, 看到新月想起来,她后面的一个士兵直接一脚把人踢的重新跪在地上。

    “啊!!好痛……”膝盖啪一下撞到地上,新月顿时痛的哭出来,她觉得自己的心受到了伤害,为什么他们要这样伤害她?她是那么美好那么柔弱,我没事他们忍心这样伤害她?

    新月泪水涟涟,只可惜她的做派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怜惜,皇太极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听道她的话更是觉得恶心极了,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倒是侧妃发现了端王爷苍白的脸色和恐惧的表情,眼珠子一转,大概知道面前这人的身份绝对比端王爷要高,顿时心里咯噔一下,爱来不及细想,就行动快于思想地装作不经意间耸了耸丰满的xiong部,看着端王爷,实则是在看着皇太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给他看:“王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妾身都糊涂了~”

    那声音,要多嗲有多嗲,说话的时候她竟然还向皇太极跑了个媚眼。

    皇太极冷厉地扫了眼对方,顿时女子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头凶兽给盯上了,浑身打了个寒战。

    “端王,你可知道,朕为何抓你?”皇太极根本不愿意理会那对脑子有问题的母女,他直接看向端王爷,冷冷地开口问道。

    他的话刚一说出口,不仅是端王爷,就连新月额娘都变了脸色。

    朕?

    能自称这个字的当今可是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太上皇。

    皇上在京城不可能来荆州,而且年龄对不上,那么只有……太上皇?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侧妃忍不住眼前一亮。

    如果面前这个人真的是太上皇,要是能勾引到对方,可是比这个没用的端王爷好多了,至于什么传闻的太上皇钟爱太后娘娘,侧妃可不相信,家花哪有野花香,更何况,听说太后可是草原上出来的人,又怎么比得上那这种柔弱入菟丝花一样的女子吸引人呢,只要她使一些手段,哪怕是太上皇都一样还不是手到擒来。

    新月没有猜到那么多,只是见到自己心悦的男人没有理自己,心里更加委屈了。

    “您……您是……”侧妃故意装作惊讶地等着眼睛看向皇太极,弱弱地问道,那因为惊讶而瞪大,显得更加水润you人的眼睛,那汹涌几乎蹦出来的双峰,每一个都如此you人,只可惜,皇太极最恨的就是这个让他最爱的女子气的吃不下饭的恶心女人,听到她又开口说话,直接让人堵住她的嘴巴,再绑住,像个破布麻袋一样扔在一边,然后砖头看向端王爷。

    “端王,朕在问你话呢,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太上皇陛下,臣有何错之有啊?臣对太上皇,对皇上忠心耿耿,殚精竭虑想要报答朝廷的知遇之恩,每时每刻都自爱提醒自己不敢怠慢,臣不知所犯何罪,竟然让太上皇陛下如此呵斥于臣啊!”

    “哼,很好!”皇太极被气的笑了出来,直接把查到的东西扔到他头上:“你没错,好一个没错,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端王爷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颤颤巍巍地拿起掉在地上的纸看过,顿时仿佛失去了力气一样瘫倒在地上,许久之后他突然爬起来,爬到皇太极身边哭喊着道:“陛下,陛下我冤枉啊,都是那些刁民在冤枉我,陛下,臣在荆州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想着百姓,为此臣可谓是废寝忘食,有何来欺压百姓的道理,这一定是谁在陷害臣啊陛下,请您明察啊!!”

    “明察?呵……”皇太极还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他指着端王爷问道:“那朕问你,这七层的赋税什么?朕怎么不记得朕有定过百姓的赋税需要交七层?”

    “这……”端王闪烁其辞道:“陛下冤枉,这都是下面的百姓体恤臣操劳多年,自愿增加的,不信您臣这有万民请命的文书,陛下要看,臣这就叫人去拿,臣也不想收,可是臣这不是怕拒绝了百姓们的好意么。”

    “呵……很好,那朕再问你,为何你每年都要增收十万两白银?这十万两白银去哪里了??”

    “臣……臣……”

    “是不是又是百姓体恤你劳苦功高自愿给你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端王爷满脸冷汗。

    “是吗?”皇太极仿佛在看死人一样看着端王爷,嘴角扯出一抹冷酷的笑意,“那么朕再问你,端王,你是想造反吗?”

    端王浑身一颤,猛地扑在地上哭道:“陛下,陛下您这是折煞了臣啊,臣对大清可是忠心耿耿,何来造反一说啊……臣……”

    “报~禀告陛下,属下在端王府侧妃屋里搜出了这个……”端王爷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人跑进来,双手拿着一个盒子送到皇太极面前,皇太极打开一看,果然就是那天看到的那一支凤簪,和海兰珠手上收藏的是一对。

    皇太极大怒,直接把盒子扔到端王面前,冷笑着说道:“好,好的很!好一个端王,竟然敢欺上瞒下,不但私藏贡品,竟然还敢让一个小小凤侧妃戴凤簪,是谁给你的这么大的胆子?你不是造反又是什么??”

    “陛下……”端王这下子可真的慌了,他没想到皇太极竟然知道凤簪的事情,当初他本来是找巧匠大早了一对绝无仅有的凤簪准备在太后的千秋节上敬献个太后,可是后来被他的小甜心看到了,他受不了对方软磨硬泡,悄悄留下来一支,本以为没关系,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

    这下真的完了……

    端王知道自己这下子真的完了,不管有再多的理由,私藏凤簪就和私藏皇冠龙袍一样,那可是大不敬之最啊,凤是什么?那是皇后,是太后,他不但私藏凤簪,甚至还让自己的爱妾佩戴了凤簪,这更是对太后的不敬。

    端王如何不知太上皇对太后的在意,若他真的只是贪污受贿,欺压百姓这样的罪太上皇说不定会饶过他,可是如今得罪了太后,凭太上皇对太后的疼宠,如何会放过他?

    完了,真的完了……

    皇太极不愿意再看端王我命休矣的表情,直接挥手让人把他带下去,一起带下去的还有新月和侧妃。

    之后经过一系列的审问,皇太极定罪端王全府,端王府一百五十六口,以端王为首的主犯三十五口斩首示众,其余一百口全部流放,剩下的一些人都是不曾参与的,他倒是放了。

    至于福晋和小世子克善。

    皇太极冷哼一声,念在他们也是受害者,他只把两人贬为平民,也算是对他们的仁慈。

    端王府从此就这么倒了。

    端王斩首的那天,荆州几乎是万人空巷,全部都跑出去观看端王斩首。

    皇太极亲自监斩,当大刀落下的一瞬间,无数百姓喜极而泣,都在称颂皇太极,称颂皇上。

    尤其是在皇太极抄了端王府,把所有不义之财都统计好,按荆州的户籍分家分户地送银送粮之后,百姓更是感激朝廷。

    之前还有某些故意想趁着荆州百姓被端王欺压想山东百姓造反的人也突然发现,原本已经有些意动的百姓竟然突然都变得对朝廷衷心不二起来。

    顿时气的恨不得砸了手上的东西,因为计划失败,最后只能决定躲起来再做打算。

    只可惜皇太极不给对方机会。

    之前的拷问倒是让他从侧妃那里问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顺着这个线索他竟然查出侧妃是反清复明组织的人,她之所以会进入端王府,也是因为那个组织让她嵌入端王府,迷惑端王,造成荆州之乱,好让他们趁机造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