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本宫想静静十八
    ,更新快,,免费读!

    “刺客?”听到刺客这一词, 皇上立刻站起来,盯着跪在地上的儿子问道:“你确定是刺客?”

    “儿臣不知,只是那女子突然出现在围场, 围场三面环山, 皇阿玛之前也派人仔细检查过围场周围,不可能有陌生人在里面,如今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女子, 儿臣认为其中必定有诈!”那皇子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明明只是想射一只鹿给自家太皇祖母,却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他总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 所以对于让他倒霉的那个女子根本没有好脸色,直接让人押了下去,管她有没有受伤。

    皇帝听到有刺客的消息顿时大怒,立刻让人查办, 至于那个刺客,他也不会放过,据说对方因为被箭射中此时昏迷不醒, 皇帝也没有怜惜,不过也不能让她死了,不然如何问出同伙, 所以还是派人去帮她治伤,不过他也不可能好心地让她完全恢复,只要死不了就行。

    于是,刺客被关押起来, 随行太医替她治疗的时候也是丝毫不怜惜,只是吊着对方的一口气,他可是非常恼恨这个不长眼的刺客的,竟然敢在这个时候闯入围场,让太皇太后受惊,简直死不足惜。

    不久之后,海兰珠也知道了有女刺客闯入围场被射伤的事情,她眉毛一跳,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不管是皇上还是太上皇都不愿意让海兰珠知道这件事情,更何况其实他们也是在云里雾里。

    当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明明就把这个围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遍,确认不会有任何问题了才带人浩浩荡荡的跑过来的,却没想到狩猎才干刚刚开始,竟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连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儿子,皇帝都有些责备了。

    还有那个女刺客,等问出想要的消息之后,看他如何收拾她。

    “皇额娘,刺客的事情交给那皇帝就可以了,儿臣陪您下下棋。”说着,太上皇暗地里朝皇帝做了个手势,皇帝立刻会意道:“是啊,皇祖母,这件事情就交给朕了,您和皇阿玛不用担心,朕已经派人去搜索围场内,务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刺客。”

    “就是就是,皇额娘您看,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就别管了,都当皇帝的人了,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那还如何服众?”太上皇瞥了眼皇帝,皇帝表示委屈,儿臣也不想这样的啊。

    海兰珠自然是看到了这对父子暗中的“眉目传情”,很是无奈地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还真当我那么脆弱啊?之前那只是太凑巧了,我才会被呛着的,玄烨啊,你也别怪小六了,他也不是有心的,这会儿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着呢,去安慰安慰他吧,我不碍事的,既然你们不让我管,那我就不管了,我这把老骨头啊,是该休息休息了。”

    说着,嗔怪地瞪了眼这对父子,扶着嬷嬷的手离开了。

    等海兰珠离开之后,太上皇福瑞才冷下脸来,瞪了眼皇帝玄烨:“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好的就突然有人闯入围场,还让皇额娘受惊了?”

    “回皇阿玛的话,那女子可能是从围场周围的悬崖上爬上来的,看上去有些拳脚功夫,所以才能爬上来,儿臣已经让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了。”

    福瑞冷冷地哼了声:“那此刻胆子倒不小,竟然敢从悬崖上爬上来,看来有几分功夫,一定要彻查,朕倒要看看她还有哪些同伙,对了,那女刺客的伤势如何?醒了吗?”

    “太医还在救治中,目前还没有醒来,只是小六从那女刺客身上搜出了几样东西。”说着,让人把那几样东西拿出来。

    东西都被放在一个包裹里,还没被打开过,不过其中一个看上去应该是画卷,都露出来了,皇帝玄烨和太上皇福瑞都有些好奇,让人打开了包裹,拿出里面的画卷和扇子,打开,就看到的是一幅写着酸腐的yin诗的画卷和一把扇子,画卷上和扇子上的字两人都很熟悉,熟悉到让人忍不住眉毛跳动。

    “皇阿玛……这……”皇帝玄烨有些为难地看了眼自家皇阿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福瑞呵呵两声,抽了抽嘴角看着画卷上的诗,有种酸掉牙的感觉:“果然是皇阿玛的手笔,也只有他才会写这种酸不拉几的情诗给皇额娘。”

    是的,两人一眼就看出来,这画卷和扇子上的字都是自家皇阿玛(皇祖父)的,而他家皇阿玛(皇祖父)生前一大爱好就是给皇额娘(皇祖母)写这些酸不溜秋的情诗。

    类似这样的东西皇宫里可谓是一大堆,有的因为皇太极觉得没写好直接扔了,被人——多是他们这些子孙收拾了起来,有的则是被海兰珠自己收藏了起来。

    而很明显,从刺客身上搜出来的这两样东西,就是被皇太极扔掉的两样。

    不然画卷上和扇子上不可能没有海兰珠私印。

    要知道,皇太极还未仙逝之前,每次有了新的自己觉得满意的画作情诗,他都会迫不及待地送给海兰珠,然后海兰珠就会在他的私印旁边按下自己的私印表示已经接收到了,若是没有,那么就表示是被废弃的。

    那么,为什么明明应该是被他们这些人收藏起来的画卷和扇子,会突然跑到女刺客身上呢?

    两人欣赏了一番画卷上的诗句和扇子上的字,许久之后福瑞才冷冷地开口说道:“朕倒是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敢偷取皇阿玛的字画,如此他们想做什么?”

    “皇阿玛,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皇祖父已经仙逝,可恶的贼子竟然敢打扰皇祖父的安眠,实在可恶,他们盗取字画,绝对有大阴谋。”

    “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朕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记住绝对不能让你皇祖母知道这件事情。”

    “是,皇阿玛,儿臣省得。”玄烨自然不会让皇祖母知道这件事情,自从皇祖父仙逝之后,他们这些小辈都不敢在她面前提到皇祖父,生怕惹得她伤心,这次发生的事情和皇祖父有关,他又怎么敢让皇祖母知道。

    一开始并不是很在意的两人这次真的认真起来,吩咐太医一定要把人救活,他们倒要看看,是谁敢如此大胆做出损害先帝声誉,破坏先帝和太皇太后的感情的事情来。

    因为有皇上的话,太医开始全力医治女刺客,围场之行也因为这个女刺客而只能半途而废。

    所有人都紧急打道回府,一路上守备严格,生怕半路冒出什么杀手之类的。

    好在一路平安,海兰珠也平安回到了皇宫。

    不管是太上皇福瑞还是皇帝玄烨,都不愿意让海兰珠呆在守备没有皇宫严格的圆明园,而是直接让她住进了慈和宫,这样他们才放心。

    而那个女刺客也被安排在皇宫某处,经过太医的精心医治总算是活了过来,在半个月后睁开了眼睛。

    而奇怪的是,女刺客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下子说什么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一下子说什么画和扇子,一下子说什么盘草韧如丝之类的话,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就连得知她醒过来,急匆匆赶来的福瑞和皇帝一行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女刺客,莫不是脑子坏了?太医,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初射伤她的六阿哥也来了,听到女子的话一脸茫然,问太医道:“本阿哥听着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呢?”

    “这……回禀六阿哥,臣确认,女刺客的脑子没坏。”当初伤的是胸口,又不是脑子,脑子怎么会坏。

    别质疑他的医术好不!

    “既然已经醒了,那就拉下去审问一番,为何她会出现在围场内,有什么目的,还有哪些同伙,问出来后直接打入天牢。”玄烨冷哼一声,直接下令让人把女刺客抓起来审问一番,完全不在乎她是不是还受着伤。

    于是乎女刺客才刚刚死里逃生从过来,就被人扔进大牢里,严加审问,等把所有的事情都问出来之后,已经只剩下半口气在了。

    得到想要的信息的牢头不敢耽搁,战战兢兢地赶紧去向等着的皇上还有太上皇禀报,心里却非常的担心。

    他刚才可是知道了一件可以算得上是皇家丑闻的消息啊,这要是真的,皇上会不会砍了我的脑袋?

    虽然很担心自己被皇上迁怒,但牢头还是马不停蹄地跑去乾清宫,准备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皇上等人。

    此时乾清宫不止皇上玄烨在,太上皇,两位王爷,还有公主以及几位阿哥都在,看到牢头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顿时感到很有压力。

    “奴才叩见太上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