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本宫想静静十九
    ,更新快,,免费读!

    “好了好了, 不要叩见来叩见去了,你不嫌烦本宫都嫌烦”公主直接打断牢头的话,不耐烦地开口说道:“赶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你究竟问出了些什么?”

    “行了, 别耽搁了,你也起来吧,赶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皇上也开口说道。

    牢头见皇上没有生气, 心里悄悄舒了口气,这才站起身向在场的众人说道:“禀皇上,该知道的奴才都问出来了, 这就一一说来。”

    之后牢头把自己问出来的事情无一遗漏地说给在场的人听,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福瑞太上皇和玄烨皇帝,还有两位老王爷,一位公主, 他们的表情都随着牢头的话而逐渐变得奇怪起来,甚至到最后大家的表情都变得一脸难以置信和尴尬、惊吓等表情混合成的略显扭曲的表情。

    原来那个众人认为的女刺客不是真正的女刺客,而是京城大杂院里的一个小混混, 而她之所以会闯入围场,倒是真的有原因。

    而这个原因,也是让乾清宫所有人都变脸的原因。

    据问出来的消息说, 那个女混混叫小燕子,是住在京城某胡同大杂院里的一个小混混,每天和另外两兄妹出去杂耍赚些钱养活大杂院里的人,有一天遇到了一对主仆, 见两人衣着不错,且不像是本地人,小燕子就起了心思,看到那个小姐很护着怀里的东西,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就直接抢了出来,当然,包裹里只有一把破扇子和画卷,小燕子自然看不上,最后还给了她们。

    然后得知两人是上京寻亲的,觉得这两人柔柔弱弱的就把人给带回了大杂院,后来小燕子和那小姐成为了好姐妹,甚至还结拜了,得知小姐妹的亲爹是当今皇上,还自告奋勇地帮她去认爹。

    于是就发生了女刺客事件。

    听牢头说完这一切,所有人包括太上皇都表情诡异地看向一脸茫然,无辜中枪的皇帝玄烨,脸上就差写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皇帝(皇侄/皇兄/皇阿玛)。

    皇帝玄烨表示,朕很无辜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十八年前朕不是被皇阿玛您派去调查江南贪污案了么?怎么会跑去和人家风流快活?这明显是诬陷好不!更何况皇阿玛您别添乱啊,大家都知道那画和扇子是皇祖父的,什么时候变成朕的了?

    玄烨猛地一拍桌子:“混账,什么叫朕的沧海遗珠?朕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沧海遗珠?十八年前……十八年前……”十八年前朕好像确实去过江南啊。

    玄烨一时间不说话了,他仔细想想,那个时候因为江南发生的一场重大的贪污舞弊案,当时还是皇上的皇阿玛派他去调查,原本事情挺顺利的,他也查到了主谋,找到了证据,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临死反扑,伤了他,当时他确实因为受伤好像被一家姓夏的人家救了,而且夏家确实有一个女儿。

    但是他记得很清楚,他根本没有和夏家的女儿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啊。

    当时急着回去,他也没在夏家待几天,伤稍微好些就急忙走了,而夏家的人,玄烨清楚地感觉到夏家的人应该是隐约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不会那么热情地招待他,而夏家的女儿更是一点也不像是大家闺秀的样子,真是比青楼ji子还要开放。

    明明他们一点也不熟悉,却偏偏一脸我们两情相悦,我们很相爱的表情看着他,让他恶心的慌,甚至在他离开前的那一天晚上,夏家夫妇竟然灌他的酒,想把他灌醉,他也就将计就计装醉,结果没想到他装醉回到房间后没多久,夏家的那个女儿竟然来到他的房间里,看样子还是喝醉了的,一进来就唧唧歪歪的来个什么诉衷肠,腻歪的他待不下去,直接就走了。

    之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女儿?

    玄烨也一脸茫然。

    “不对啊,朕……朕什么也没做啊?”他真的什么也没做啊?要知道,夏家那点酒怎么可能灌醉得了他,他可是千杯不醉的,那天他记得很清楚,在看到夏家女儿过来的那一瞬间就悄悄带人离开了夏家,连句话也没有留下。

    他根本就没有碰到过夏家的女儿,怎么就突然多出了个沧海遗珠来了?

    “你真的什么都没做?”所有人包括玄烨的儿子们都忍不住拿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玄烨表示自己真的很委屈,他真的什么事情也没做啊。

    “既然你什么事情都没做,那那个画卷和扇子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夏家?还在夏家的女儿手上,对方还凭着这东西来京城认亲?”福瑞冷笑着看着自家满脸茫然,甚至连皇帝的威严都保持不住的儿子,面上虽然不悦,心里其实已经笑开了花。

    这儿子从小就除了在皇额娘面前,其他时候都特别的严肃,难得看到他这样茫然无措的表情,真是值了。

    不过皇帝的茫然也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到底是当了皇帝好多年的人,很快就收拾好情绪,让人下去,这才和大家一起商量起来。

    “皇阿玛,儿臣确定儿臣和那夏家女儿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当初儿臣被人暗算受了重伤,在夏家住了几天,夏家人也许是知道了儿臣身份不简单,所以似乎想把他们的女儿和儿臣配对,只是儿臣怎么愿意,因此也只是当做没看到而已,直到儿臣准备离开夏家的前一天晚上,那对夫妻想灌醉儿臣,儿臣就装醉,当晚就带人离开了,根本不可能和对方的女儿发生什么。”当然,其中他遇到独自跑来找他的夏雨荷的事情就不说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何况,夏家的那个小姐他才见过几次面,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怎么可能有什么关系。

    而那画卷和扇子当初确实带在他身上的,但却是从江南那边搜上来准备带回去给皇祖母,毕竟虽然是次品,却也是皇祖父的作品,只没想到后来找不到了,还以为是落在什么地方了,没想到竟然被人拿走了。

    不过这夏家的人也不知道该说是聪明好还是愚蠢好,竟然拿着这么明显的证据让他怀疑。

    这画卷和折扇可不是他的,而是皇祖父的,上面的私印就证实了这点。

    不过玄烨也猜到背后的人大概也没想到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他的——皇太极的私印有两枚其中一枚就是海兰珠亲手为他雕刻的,印章上的字是海兰珠特别设计的现代花纹艺术体字,和她自己的是一对,也没想到他当晚走的时候其实根本没醉,所以才会路出马脚。

    “看来应该是你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夏家以为你对夏家小姐做了什么,至今都坚信不疑。”端瑜亲王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说道:“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那个夏家小姐对小四子你情深的很啊,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惦记着你,听说江南的女子都像水做的一样,是不是真的啊?”

    玄烨抽了抽嘴角道:“小皇叔,您若是想知道,亲自去看看不就得了?”

    “还是算了,本王可不喜欢那种稍微碰一下就倒的女人。”

    “如今情况未明,不过不是反贼就好,”公主也觉得这件事情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她把玩着手上的护甲套,歇睨了眼当今皇帝玄烨说道:“玄烨,这件事情你要查清楚,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什么人都能认皇亲?”

    “既然没什么问题,等会儿把这件事情告诉皇额娘吧,免得她老人家担心。”刚才没有说话的端和亲王也开口了。

    大家都觉得可以,既然只是一场误会,也没什么好说的,把这件事情交给玄烨之后,福瑞带着几个姐弟离开了乾清宫。

    只留下自己一个人之后,玄烨揉了揉额头转头问一直站在自己身后充当木头人的宁公公道:“宁青,你说朕是不是该去拜拜佛,去去晦气?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能落到朕的头上?”

    宁青低头道:“回皇上,奴才觉得,您只要去太皇太后那里就可以了,不用去拜佛。”

    “哈哈,说的对,朕这就去皇祖母那里,还是你小子聪明。”玄烨哈哈大笑着,也不管手头的奏折了,直接带人去找海兰珠,管他皇阿玛是不是也过去了呢,他要去找安慰。

    海兰珠从小辈们嘴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拭了拭眼泪,指着玄烨道:“玄烨啊玄烨,看来本宫真的得给你去去晦气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也能遇上,哈哈哈……哎呦真是太可乐了。”

    “皇祖母~”哪怕已经是皇帝,哪怕孩子都很大了,皇帝玄烨还是很喜欢向海兰珠撒娇。

    他委屈地看着海兰珠:“皇祖母,您竟然还笑我。”

    “呵呵,好了,本宫不笑你了,不过这件事情确实应该好好处理一番,本宫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想趁机混淆皇家血脉,本宫可不相信这么多事情会全都是巧合。”

    哪怕那个小混混和那叫夏紫薇的女子的相遇是巧合,可是夏紫薇的身世就足够耐人寻味了,玄烨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夏家,根本没有和夏家小姐有任何接触,而巧的是,夏家小姐当天晚上竟然何人珠胎暗结,甚至还一厢情愿地确认孩子是玄烨的,那么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