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娇花威武六
    ,更新快,,免费读!

    林清澄接受了李沧瑶给的任务, 当天就出发去上海处理这件事情,林清澄的手段李沧瑶心里清楚,因此对她很放心,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瘦小的小丫头了, 已经成长,足够有能力去应付大部分的事情。

    上海这块肥肉,谁都想啃一口, 她可不会让给任何人,谁想在上海闹事,别怪她无情。

    何况上海发生的事情也不是很大, 让她去上海处理这件事情一来是为了震慑一下那些搞小动作的人,二来就是想让林清澄多出去放松一番。

    老是跟在她身边,那丫头都没什么自己的时间。

    何况那丫头,总是把事情放在心里, 也不说出来,一直憋着不憋出毛病才怪。

    李沧瑶虽然对林清澄的事情并不会太过干涉,但也知道那丫头前几天在外面遇到了她的父亲, 回来后就一直沉默不语,所以她想借此机会让林清澄出去走走散散心。

    上海的事情说大不大,那些搞事情的人估计也是想试探一下李家的反应, 所以只是不痛不痒地把事情弄大了些,镇一下他们就行。

    虽然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的世界有些许的不同,但大致走向还是差不多的,所以知道某些事情的李沧瑶一早就让李凌霸动手, 把上海拽在手里,其他的势力不是依附李家就是没什么气候。

    如今上海已经平静了许多年,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还存着侥幸心理。

    把事情交给林清澄之后李沧瑶就不再管了,她把所有文件都批阅好,该下放的下放,该回收的回收,把所有批阅好的文件交给自己的亲卫兵,又向对方询问了一些家里的事情,得知家里一切安好,这才让人离开。

    这次来找她的亲卫兵是李沧瑶刚进军校第一年收服的手下,叫展云翔。

    当初李沧瑶进入军校的时候其实没人看好她,毕竟作为李家的小公主,她从小锦衣玉食长大,从没吃过苦,没人相信她能忍受下来。

    然而李沧瑶的行动却是让所有人包括李凌霸和黄莹月都大吃一惊,她不但坚持下来了,而且还做的很好,甚至到军校后没多长时间就收服了好些人,被李沧瑶收服的人都对她忠心耿耿,简直可以说是死心塌地了。

    展云翔就是其中一个人。

    他为人虽然有些冲动,但却是个不错的,敢拼敢做,有一股子狠劲。

    李沧瑶第一次见到展云翔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全世界都负了我的状态,不管是精神面貌还是思想都非常极端,当初她因为感兴趣顺便tiao教了对方一下,没想到倒是收获了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

    早年展云翔差点没从军校退学,好在是李沧瑶从中调解才让他顺利毕业,毕业后她把对方安排进李凌霸手下让他锻炼一番,现在已经是一个小队的队长了。

    因为李沧瑶还没毕业,他暂时跟在李凌霸身边做事,她听说那小子是展家的二子,后来和展家断绝了一切关系,接着他母亲离开展家,如今也已经娶亲生子,小日子过的相当不错。

    “我确实也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看来得找个时间回去一趟。”这次李凌霸会让展云翔过来也是因为要让她把信交给李沧瑶,信里倒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她已经有两个月没回家,家里人都想她了,虽然她经常打电话回去,但不管电话打的多勤,到底还是没有见面的好。

    再加上她的十八岁生日快到了,李凌霸和黄莹月都让她回家一趟。

    李沧瑶的十八岁成年礼,李凌霸表示一定要大办,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继承人是多么优秀,那是他的宝贝。

    李沧瑶换下一身军装,穿上旗袍,打电话叫来了司机,离开军校往秦和的大学而去。

    “小姐,您总算是叫我了,再不唤一下,我这身上可真的要长草了。”司机老李是李家的家仆,是李家的老人了,也算是看着李沧瑶长大的,所以在李沧瑶面前也没那么拘束,说得上话,也喜欢和李沧瑶开开玩笑,李沧瑶听了老李的话呵呵笑了起来:“李叔可是大忙人,怎么会长草呢,我也不舍得让李叔长草啊,这不是学校的事情忙么,再过段时间等我毕业了就好了。”

    “这倒也是,这军校啊,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听说挺严格的。”李叔乐呵呵地说着,顺便还空出手对李沧瑶比了个大拇指:“小姐您是这个,厉害的这个。”

    “噗,比我厉害的人很多呢,我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再说,我在学校里还是有些特权的,也没受什么苦,挺自在的。”

    “呵呵,也就只有小姐才会说这学校会让人自在了。”老李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就连很多男子都觉得那里的生活太过艰苦。”

    李沧瑶摇摇头笑而不语。

    她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并不能担这个夸奖,她进入军校虽然也是去学习的,但到底因为她是李家女儿,军校里没人敢得罪她,也知道她去军校不过是去镀金的,所以不但对她放水,就连那些训练也都不会强制她参加。

    再加上她自身的外挂,没受到什么苦,若不然,以她这种早就习惯了享受,被宠的娇气万分的性子,又怎么会受得了太多的苦?

    李沧瑶确信她肯定受不了。

    何况她没必要去受那个苦。

    “李叔你太看得起我了,对了,待会儿在老地方停一下。”

    “好嘞,小姐您还是去买那个吧?秦和少爷要是知道您去找他,一定乐坏了。”

    李沧瑶撇撇嘴:“他这会儿说不定正在温柔乡里快活着呢。”

    秦和那模样,可是相当的吃香的,尤其是在大学里,可不是就招来了许多女学生的爱慕么。

    更何况这个年代,都标榜什么自由恋爱,就连许多什么作家啊诗人啊教授啊都动不动就抛弃糟糠妻来一场所谓的轰轰烈烈的自由恋爱,那些女大学生,可不就是标榜自由恋爱的人么。

    所以每次李沧瑶去找秦和的时候都会感受到许多敌视自己的目光,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和秦和指腹为婚的时候更是有些人装作无意跑到自己面前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不过是一群拿着新时代的借口做着不耻之事的人罢了。

    李沧瑶虽然知道秦和不是那种人,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在乎和霸道,但心里还是不舒服,所以总是会忍不住说他两句,这也就导致了秦和后来在学校里的时候都不会再和那些女学生说话了,然后就导致那些女学生更加讨厌李沧瑶,每次看到她去找秦和就横眉竖眼的好像她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当然,在那些女学生眼里,秦和可是完美多金的男子,而且父亲还是学校的教授,家里又有钱,而且还是大学生,连高中都没有上过的李沧瑶又怎么配得上他?也只有她们这样的大学生才配得上,才会和他有共同语言。

    当然,有这些想法的也就是那些不了解李沧瑶身份的人,知道李沧瑶身份的,可都是夹紧尾巴做人,连话都不敢多说。

    老李知道自家小姐是在开玩笑,所以只是跟着笑笑,然后专心开车。

    等到了李沧瑶指定的地方老李停车,替李沧瑶开门,李沧瑶下了车,让老李在车子里等会儿,走进蛋糕店,买了几块新出的蛋糕,秦和有个小爱好,就是喜欢吃甜食,所以每次李沧瑶去看他的时候都会给他买几块带过去。

    买好蛋糕,让人包好,李沧瑶付了钱准备离开,这时候店里又进来一个女学生,穿着一身得体的女校服,剪着时下常见的学生头,长得也挺标志的,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整个人特别的清纯。

    李沧瑶却知道这个女生的真实面目,因为她就是秦和的爱慕者之一。

    还是个相当自信,还曾经跑到她面前扬言让她离开秦和,说秦和和她才是最好的一对,说包办婚姻可耻的女生。

    很显然那哥女生也看到了李沧瑶,发现她穿着一身漂亮的旗袍,整个人显得更加美丽,眼里划过一丝嫉妒,之后高傲地抬起头从她身边走过,一边走还一边故意自言自语道:“今天又见到学长了,太开心了,学长最喜欢吃甜食,我得多买点。”

    “嗤……”李沧瑶嗤笑一声,转身离开了蛋糕店。

    对付这种女人,根本不需要她自己动手,只要秦和永远都不正眼看她一眼,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秦和是什么样的人李沧瑶最清楚,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在她身边,不让她离开对方的视线,霸道的可以,若不是两人如今都有学业在身,才堪堪忍下分开,又怎么会让不知所谓的女生对她说天天和秦和见面的事情?

    至于蛋糕,李沧瑶就更加觉得可笑了,那个女人,真是会幻想,明知道秦和永远都不可能接受她送的东西竟然还装作送出去了一样,经常买蛋糕。

    秦和学校里的那些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流言不就是对方传出去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