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背后灵逆袭九
    寻踪蝶相当的漂亮全身都是血红色的,远远看去就像一团明艳的火焰,随着它的上下飞舞而在空中上下翻飞小家伙一点也不着急一会儿在花丛中流连一番,一会儿在空中跳个舞,一会儿飞到水面上戏水那模样甚至比她这个主人还要自在。哦亲

    李沧瑶一直跟在寻踪蝶的后面,陪着这个小家伙到处玩耍,寻踪蝶一直飞了三个小时在一处废弃的工厂里找到了另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

    李沧瑶微微挑起袋子,果然看到里面一部分没有手脚的尸体,微微皱起眉头。

    她不明白犯人为什么会把东西扔到这里,还残忍地分尸了受害者不过她本身就不是什么侦探或者警察,也猜不到犯人心里的想法。

    这些问题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烦恼吧,她也不过是闲着没事帮他们一把而已。

    这里也不知道已经被废弃多久了,若不是她,一般人还真想不到尸体会在这里。

    李沧瑶环顾四周忍不住摇了摇头。

    “回来吧,小蝴蝶。”李沧瑶向寻踪蝶伸出手说道:“辛苦你了。”

    寻踪蝶扑扇着翅膀飞到李沧瑶手上,慢慢煽动着翅膀,头上的触角轻轻触碰了她的手指。

    李沧瑶把寻踪蝶收回空间然后飘回重案组。

    重案组的人非常的忙杀人案子屡见不鲜,然而如此残忍地杀人分尸案却并不多见,所以大家非常重视,就上头都下令必须尽快抓住犯人。

    林汀汀最是有正义感,这次案件最气愤的就是她了。

    从采集回来的证物上面大家没看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能判定那里并不是第一杀人现场,应该是抛尸现场,为了能找到更多证据,大家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

    林汀汀对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感到很失落,古泽琛拍拍林汀汀道:“别担心,汀汀,我们继续努力,总会找到线索的。”

    两人继续开始工作,李沧瑶也在这个时候回到了重案组,飘到梁小柔面前,看她正在和手下的人分析案情,高彦博也在讲诉他们鉴证科发现的一些线索,可惜,因为如今只找到了受害者的手脚,虽然在这上面找到了些线索,但因为被线索损毁的厉害,有用的信息没多少,再加上凶手似乎很谨慎,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我们发现的这部分尸体也被破坏,无法断定受害者的身份以及如何遇害的,除了一些已经被污染的无法分辨的痕迹他们暂时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尸体剩下的部分,起码先辨认过受害者的身份。”高彦博说着,抬头看向梁小柔:“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让人加紧时间去找,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梁小柔说道。

    不过她心里其实并不确定凶手会不会把线索给破坏掉。

    李沧瑶撑着下巴飘在半空中,看他们在那里讨论着案情的进展,大家都是一筹莫展的,李沧瑶想了想,飘出会议室,找到林汀汀,看她还在为案件烦恼,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运转灵魂之力,飘到林汀汀身边,点了点林汀汀道:“汀汀,汀汀别说话,听我说”

    “瑶瑶姐?”林汀汀听到声音,转头寻找,却什么也找不到。

    “瑶瑶姐你在吗?”

    李沧瑶挑眉轻笑,继续在林汀汀耳边说道:“汀汀,在这里”

    那声音似乎是直接在脑海里响起的,非常温柔,林汀汀因为早就和李沧瑶见过面,甚至还让她附身过,所以一点也不害怕,她四处看看,发现没人再看自己,掩嘴低声问道:“瑶瑶姐,怎么了?”

    “汀汀,我知道剩下部分尸体在哪里,放轻松,我画出来给你看。”李沧瑶这么说着,握住林汀汀的手开始画画。

    林汀汀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被什么附上了,然后自己的手就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然后右手仿佛失去控制一样,自动握住了,开始在纸上画着她不知道的图案。

    没人发现林汀汀的异常,大概过了十分钟样子,右手终于停了下来,这个时候林汀汀也发现自己的右手又恢复了知觉,可以被自己掌控了,她把右手举到眼前看了看,还动了动,没有任何异常,然后看向那张画。

    那是一张很简单的地图,地图上还标识着方向和地点,有一处还被圈起来了。

    “汀汀,尸体就在这里!”

    李沧瑶握住她的手指着这一处地方,附在她耳边说道:“我找到了,那剩下的一部分尸体就藏在这里,一哥废弃工厂里。”

    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所以你自己要加油啊!

    对于这个和自己的一个小曾孙女很想的女孩李沧瑶总有些许的偏爱,所以比起其他人她跟在林汀汀身边的时间更多,有事情也喜欢来找她。

    当然,李沧瑶表示,她不是痴n也不是跟踪狂。

    林汀汀这会儿也猜到李沧瑶给她画的是什么东西了,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甚至引来了古泽琛的关注。

    “汀汀,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林汀汀深呼吸一口,压下涌上来的激动和狂喜,然后拿起地图就冲了出去。

    她要找,要找高sr,要找阿琛。

    李沧瑶跟在林汀汀后面,催促着她道:“要快要快点”

    要快点啊,她发现那些尸体部分的时候可是发现了,那些部分已经开始腐化,若不快点,说不定线索又要被掐断了。

    当然了,李沧瑶本就不是什么侦探或者警察,对破案的事情也是因为有个侦探老公而有有些了解,却也只是一知半解。

    毕竟当初新一为了保护她,不愿意让她接触那些事情,她也只是在时候听新一和自己讲述案件的时候听听,懂了些侦探的手段而已。

    所以在破案方面她还真的除了帮他们找到尸体之外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虽然梁小柔对林汀汀给她的地图半信半疑,不过在林汀汀和古泽琛的保证下还是带人去地图上标出来的那个地方去寻找,竟然真的被她找到了尸体剩余的部分。

    找到了剩下的部分,接下来的事情好办多了,受害者的身份也确定了,案情终于有了很大的进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重案组的人和鉴证科的人齐心协力,终于把犯人给抓到了。

    抓到犯人的时候对方正准备杀害另一名受害者。

    好在梁小柔带着她的重案组成员及时赶到不但救下了受害者,还制住了犯人。

    当然了,犯人其实应该算是被李沧瑶制住的,因为就在李沧瑶跟着他们一起去抓犯人,突破障碍找到犯人的时候,犯人正准备拿刀砍受害者,而好巧不巧的,她这个时候正好被一阵拉力拉扯,进入了受害者体内,那一瞬间内力外放,直接把犯人给冲击地飞出去撞到墙上。

    “噗”被踢飞出去的犯人顿时吐了口血摔倒在地上,他艰难地爬起来看向李沧瑶,眼里满是震惊和不敢置信:“你”

    救人已经救习惯了的李沧瑶对自己又换了个视觉完全不觉得惊讶,也是轻车熟路地把犯人打飞出去,之后啪哒两声震断了锁住自己的铁链,坐了起来。

    “啊拉拉好像出手太重了点,把你打伤了呢。”李沧瑶嘲讽地勾起嘴角看着吐血的犯人,笑的春光灿烂:“嘛应该没事的对吧?反正你不过是个手上占满了无辜者鲜血的罪犯,受点伤是不会有事的,对吧?”

    这么说着,李沧瑶笑的更加欢快了,她随手拿起之前犯人因为要对她附身的这具身体实施切割分解而准备的各种手术刀之类的工具,上下翻转,然后撞死不经意地一把把朝犯人扔了过去,飞过去的手术刀看似没有任何力道,但如今犯人受了重伤,根本无法躲过去,而且即使他没受伤也根本躲不过去,没一会儿,犯人身上就多了许多伤痕,不深不浅,很痛,痛的犯人满地打滚,伤口也流着血,却不会让他失血而亡。

    作为大夫,李沧瑶是最清楚如何让人痛苦。

    李沧瑶冷漠地坐在手术台上看着满地打滚痛苦不堪的犯人,嘴角的笑容异常灿烂,她没有继续动手,他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李沧瑶也知道,梁小柔他们快来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梁小柔就率先冲了进来。

    李沧瑶看着被撞开的大门和举着抢喊举起手来的梁小柔,眼里划过一道流光:“啊啦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形式见面,。”

    梁小柔举着枪的手还没有放下,呆呆地看了眼在地上痛苦地打滚,恨不得晕过去的犯人,以及很狼狈,但表情却相当淡定,甚至还玩味地勾起嘴角,和梁小柔打了声招呼。

    梁小柔看了眼可怜兮兮的犯人,放下手里的枪,看着李沧瑶道:“你”

    李沧瑶没有理会梁小柔,她伸手捏住脚上的铁链,一个用力,啪啪两下把铁链给掰断了,走下手术台,活动活动筋骨,伸了个懒腰,这才看向梁小柔说道:“我的时间不多,那个该死的男人就交给你了。”

    梁小柔被李沧瑶徒手掰断铁链的手段给惊到了,心里非常不合时宜地冒出了一句:力气好大。

    听到李沧瑶的话她看了浑身是血,痛苦哀嚎的犯人,抽了抽嘴角,对李沧瑶说道:“谢谢你。”

    李沧瑶笑笑:“不谢。”

    梁小柔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表情有些古怪,李沧瑶稍微一想就大概猜到梁小柔的想法,她抿嘴一笑,道:“放心吧,我没对他做什么事情,只是让他受到一些惩罚而已,很快就不会痛了,汀汀也没事,我很快就会离开的,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想去见一个人呢。”

    难得能出现这么长的时间,她自然要把自己之前没有做的事情做完,她狡黠地对梁小柔笑笑,趁着梁小柔愣住的时间迅速绕过她往外走去。

    因为之前就一直跟着他们,所以李沧瑶早就知道这条路该如何走,没一会儿她就来到外面,然后果然看到林汀汀正和古泽琛高彦博杨逸升几人在警方的帮助下收集证据。

    看到林汀汀李沧瑶眼前一亮,连忙走过去,“汀汀!”

    “咦?”林汀汀本来正在正在和古泽琛讨论事情,听到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喊自己,咦了一声抬头,就看到李沧瑶看着自己笑。

    林汀汀好奇地看过去问道:“瑶瑶姐?”

    李沧瑶很高兴地跑过去抱住林汀汀,在她耳边说道:“很高兴终于能以这种状态和你见面了,汀汀,我有东西要送给你,是送给汀汀的结婚礼物。”

    说着,林汀汀就感觉到自己怀里被塞了一样东西,然后突然发现抱着自己的女子晕了过去。

    “啊,瑶瑶姐,你怎么了?醒醒”林汀汀急忙大喊。

    等梁小柔带人把犯人抓住出来,受害者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林汀汀也知道李沧瑶已经不在那女人身上了。

    她有些莫名其地看着手里多出来的精致的木雕盒子,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奇怪。

    因为就在那女人晕倒之后,她又听到了瑶瑶姐对她说,这是给她的新婚礼物。

    林汀汀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收下来。

    她和古泽琛还有高彦博说了这件事情,正好梁小柔也带着犯人出来了,林汀汀又把这件事情告诉梁小柔,说的时候她还看了眼那一看就非常名贵的紫檀木盒子表情很为难有些为难。

    最后还是梁小柔说道:“既然是人家送给你的,那你就收下吧,看来她很喜欢汀汀,所以才会送你礼物。”

    “既然人家悄悄送给你,那你就收下吧,也别浪费了对方的一番心意。”高彦博也支持林汀汀收下。

    古泽琛对林汀汀点点头道:“汀汀,收下吧,你不是说瑶瑶姐对你很好吗?她肯定很喜欢你,所以才会送你礼物的。”

    “好吧。”既然和高sr他们都让她收下,那她自然恭敬不如从命啦

    所以林汀汀欢欢喜喜地收下了礼物。

    然后大家都好奇李沧瑶到底送了林汀汀什么东西。

    不过林汀汀神秘兮兮地没有在这里打开,这里人多嘴杂,还是回去看比较好。

    好在紫檀木盒子并不是很大,林汀汀直接把它塞进衣兜的大口袋里正好装下,虽然鼓鼓的有点怪,却也不碍事。

    这次案件破解的速度超乎想像的快,让梁小柔的重案组又被上级表彰了。

    大家一起去吃饭庆祝,喝到大半夜才各回各的家。

    等回到家里,林汀汀才想起来把一直塞在口袋里的盒子拿出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盒子是紫檀木的,上面雕刻着牡丹花,精致的盒子本身就是个艺术品,林汀汀不懂得盒子的价值,但也看出来这个盒子相当好看,是上下两层,她打开盒子,一对极品羊脂白玉龙凤雕花镯顿时出现在她眼前,隐隐的,似乎还有几分药香飘来。

    那对温润如西子一般的龙凤镯,在灯光下似乎散发着莹莹的浅浅淡淡的光晕。

    林汀汀倒吸一口冷气。

    李沧瑶可完全不知道自己送出去的礼物让林汀汀大惊失色,对她来说,那一对手镯还真心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想想吧,对于拥有让人想象不到的财宝的某人来说,只是一对自己拿原石亲手雕刻的羊脂玉手镯,真心不是值钱货。

    哪怕那对手镯被她用药物以特殊手法浸泡了七七四十九天,还在上面刻制了阵法,变成了药镯,也没被她看在眼里。

    这对手镯本身就是李沧瑶为林汀汀准备的新婚之礼,只之前一直没有机会送出去他们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如今正好有机会,她就顺势送了出去,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