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公主翻身五
    原身为什么恨具俊表恨宋宇彬和苏易正,恨金丝草,然而最恨的确实尹智厚?

    因为尹智厚伤原身最深。

    大概就连具俊表他们也不知道其实尹智厚和金惠恩是认识的而且还是在他们之前认识的,可以算得上是小青梅竹马,金惠恩三岁那年曾经因为迷路而差点走失过是尹智厚遇到她并且帮助她找到家人,后来两小就这样成为了青梅竹马,两人认识甚至在4认识之前。

    后来虽然尹智厚和4其他三人认识但和她的关系并没有因此变淡,反而变得更好了,只是奇怪的是,尹智厚不知道是处于占有欲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并没有将她介绍给其他人,甚至把她的存在藏的死死的,因此她和4其他三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生活会这样下去小王子和小公主快乐地成长,长大后也许会在一起,也许会各自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总之结局皆大欢喜,然而这一切都被一场车祸给毁了。

    尹智厚的父母在车祸中死去,尹智厚也因此得了自闭症,而金惠恩也从此被尹智厚故意排斥在外,他把一切都怪罪在金惠恩身上,因为虽然当时是尹智厚自己闹着要出去玩的,但他是在去接金惠恩的路上出事的,尹智厚觉得,若是没有金惠恩,他爸爸妈妈就不会出事,若是没有她,他就不会失去爸爸妈妈。

    所以自那之后,尹智厚再也没和金惠恩说过话,再没有把她当作朋友,甚至还隐隐的有些恨她。

    哪怕长大,知道其实这根本不怪她,她是无辜的,但也许是为了心里能得到些许的救赎,他依然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她头上,一边愧疚着,一边寻求着那一丝解脱。

    这一切金惠恩都知道,她当时虽然很讨厌尹智厚竟然把事情全部推到她头上,但之后因为金父金母的劝解也知道尹智厚没有了爸爸妈妈,心里很难过才会这样,懂事的金惠恩默默地背下了这一黑锅,长大后更是自愿背着个黑锅,因为她不想看到尹智厚被压垮的样子,只可惜,哪怕委屈了自己,也没有得到尹智厚的再次关注,甚至最后还因为他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金惠恩可以原谅任何人,却无法原谅尹智厚。

    愧疚又如何?后悔又如何?那对原身来说是最无用的东西,李沧要不需要,也不会要,离开食堂,李沧瑶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寻了处僻静没人的地方,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在沙沙的树叶摩挲声中平复了自己因为刚才突然涌上来的执念而被搅得心绪不宁的情绪,然后微微叹了口气:“看来金惠恩的执念相当深啊。”

    也难怪,李沧瑶觉得自己也可以理解,有时候年轻人的执念反而会比年纪大的更强烈,因为年纪才会更加单纯,更加执着,正是因为从小就执着于尹智厚,所以金惠恩即使是死了也留下了如此强的甚至能影响到她的执念。

    正因为如此,刚才遇见尹智厚的时候,她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痛苦以及对尹智厚的怨恨。

    平复下那不属于自己的情绪,李沧瑶扔掉手里的苹果核,背靠着树干,闭上眼睛,轻轻哼起了歌。

    下午李沧瑶又回到教室,仿佛食堂里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看书,发发呆,对周围的幸灾乐祸好似完全没发现一样。

    没想到这里的4也喜欢玩贴红纸条,这倒是和阿司他们一样,就是不知道被被贴了红纸条后受到的待遇是不是也一样。

    李沧瑶很快就知道到底会有什么待遇了,因为第二天早上当她打开鞋柜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被贴红纸条了。

    她挑眉把鞋柜里的红纸条拿出来,顿时有眼尖的人看到她手里的红纸条,兴奋地叫了起来:“是红纸条,有人被贴红纸条了,快!!!”

    一看到有人被贴红纸条了,那些学生几乎都疯了,连课都不上了,摩拳擦掌准备教训被贴了红纸条的李沧瑶。

    4专属的休息室里,苏易正看着监控录像里的画面皱起眉头:“俊表,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具俊表却满脸不屑道:“哼,有什么不好的,不过是一个痴心妄想的丑八怪,竟然敢反抗本少爷,还敢打丝草,本少爷要让他看看我的厉害!”他已经开始期待李沧瑶被欺负的跑过来向自己求饶的画面了。

    宋宇彬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他一点也不关心这些,虽具俊表怎么折腾,没人发现,在苏易正说到李沧瑶的时候,原本在拉小提琴的尹智厚拉错了一个音节。

    具俊表想到脸破了相,在家里没来上学的金丝草,心疼金丝草之余更是对李沧瑶痛恨异常,觉得只贴一次红纸条还不够,他要一直贴她的红纸条,让她在学校里不得安宁。

    见到李沧瑶拿着红纸条似乎吓呆了的样子,具俊表忍不住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竟然敢反抗本少爷,知道怕了吧!!”

    突然,具俊表的笑声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样,维持着嚣张叉腰大笑的姿势僵硬在那里,眼睛直直地看着监视器画面。

    画面中,李沧瑶正面对着监视器,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害怕,甚至她的脸上始终都带着笑容,正直直地看着监视器,那眼神,让具俊表觉得对方像是在透过监视器看自己一样,让他莫名有种胆怯的感觉。

    然后她看到监视器里的李沧瑶慢慢地伸出那双如玉一般完美的手,一点点把那张红纸条撕成碎片,然后又看到她轻轻地对周围蠢蠢欲动的人一笑,抬起右脚,狠狠往地上一跺脚,轰的一下,以李沧瑶为中心处的地面开始龟裂,然后慢慢出现了一个半径二十厘米的坑,然后她笑眯眯地说道:“啊啦大家刚才准备做什么的呢?我好像没听清楚,你们能不能再说一次让我听听?”

    “”

    “”

    “”全场一片寂静,原本还在蠢蠢欲动的人全部都默默地后退一步,看了眼地上的坑,又看了眼李沧瑶,集体打了个冷战然后狂摇头:“没我们刚才没说什么”

    “是么?”李沧瑶勾唇,“那最好,原来是我听错了啊,我脾气不好,要是真听到了什么不想听的话做出什么事情来那可就不好了,对吧!”说着,她把已经被撕成细小碎片的红纸条随手一扔,在纸片纷扬中不紧不慢地穿上鞋子离开了。

    她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让开路,大气不敢出一下。

    等到李沧瑶离开监视器的范围,具俊表才像见了鬼一样扑到显示屏前,指着里面的李沧瑶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怪物吗??!!”

    “俊表!”苏易正不赞同地看着具俊表:“我早说过你别去招惹金惠恩,她不太正常。”

    苏易正不知道金惠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竟然一下子变成这样,但从昨天在食堂里和她对峙过后他就有种感觉,绝对不能和她作对,这是他的第六感,他的第六感曾经帮过他很多次,非常准,只可惜具俊表似乎和她杠上了,根本不听自己的话。

    宋宇彬也震惊地看着监视器显示屏上的画面,完全不敢想象一个人竟然能把强化地面给跺碎了:“这这也太夸张了我总觉得刚才金惠恩是在看我们,俊表,这次我同意易正的话,别再去招惹金惠恩了,虽然她确实欺负过金丝草,但金丝草并没有吃亏,当初你命令那几个小混混好好教训她本来就做的不厚道,现在再找人家麻烦,我担心会出什么乱子。”

    他知道具俊表并不知道上照片事件,也知道当初本来是金惠恩先找小混混想教训金丝草,俊表也是气急了才会让那些小混混反过去教训她,而谁也没想到那些小混混竟然仗着有神话集团继承人撑腰,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竟然拍那些不雅照传到上,让本来只是小打小闹的事情一下子变成性质恶劣的事件,也暴露出了神话学院内的混乱,因为这件事情,具俊表的妈妈甚至都出面处理了,可想而知事情闹得有多大。

    虽然上的照片很快就被删掉了,但宋宇彬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他心里也有些愧疚,再如何也到底只是高中生,只可惜金惠恩对宋宇彬来说不过是陌生人,又怎么比得上身边的朋友,所以哪怕有些愧疚,他也不后悔。

    但是现在,宋宇彬觉得自己有点后悔当初没有拦着俊表,他总觉得事情就要糟糕了。

    具俊表一根筋,完全不觉得哪里会糟糕了,在他心里,他可是神话集团的继承人,是具俊表,他就是大爷,除了家里的那个老巫婆,他还真没怕过什么人,所以具俊表对宋宇彬也苏易正的话不以为然,“易正,宇彬,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我就不信我治不了她!”

    “俊表,别闹了。”尹智厚放下小提琴,走到具俊表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道:“算了吧,再闹下去,大家都不好看。”

    “智厚?”三人都没想到尹智厚会开口说话,都感到非常惊讶,尹智厚面无表情,他看了眼显示屏上定格的画面上李沧瑶嘴角那抹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容,低下头去,“把事情闹大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就这样吧。”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