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医仙走湖四
    ..,[综穿]天生凤命

    因为不急着赶路, 李沧瑶每到一处都会带小药童玩耍个一两天,所以两人真正到达神水宫所在地的时候离李沧瑶离开逍遥谷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

    李沧瑶并没有立刻去神水宫打探消息,而是依旧带着自家小徒弟肆意地玩了两天, 给自家小徒弟买了好多他看上的东西。

    两人住的客栈就是李沧瑶名下产业之一, 掌柜的看到李沧瑶腰间挂着的玉坠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李沧瑶的身份,玩累的药童早早地睡觉了,李沧瑶让人暗zhong看护着, 悄然离开客栈,往神水宫而去。

    她这两天带徒弟玩耍也不是什么也没做,这两天她已经差不多把周围的环境查的一清二楚了, 神水宫所在本身就不是一个秘密,所以李沧瑶很快就知道了地点,只要知道地点,潜进去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今晚她决定去一趟神水宫, 弄了点天一神水回来研究。

    神水宫的所在对江湖zhong人来说并不算是个秘密,大部分人都知道神水宫的所在,没人敢擅自潜入神水宫是因为神水宫内有许多机关, 以及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的震慑,不过这对李沧瑶来说起不了任何作用。

    她一身黑色夜行衣,如幽灵一般踏雪无痕, 悄无声息地行走在黑夜zhong,潜入神水宫准备盗取一些天一神水。

    不过让李沧瑶觉得无语的是,她在去神水宫盗取天一神水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件让她觉得自己果然是有女主光环的非常有趣的事情。

    她在黑夜zhong穿行,偷偷来到神水宫, 准备从小路潜入其zhong,没想到半路竟然遇到一对野情侣。

    那对那女之zhong的男子竟然是一个和尚,虽然长得非常好看,非常符合李沧瑶的审美观,但还是改变不了他没有头发,是个和尚的事实啊。

    李沧瑶躲在暗处,抽着嘴角看向百米外抱着怀里的女子正含情脉脉地述说衷肠的男子,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和尚竟然可以穿不正经的改良版□□。

    那和尚看上去非常和善完美,虽然因为是晚上光线有点暗,但这并不阻碍可夜视的李沧瑶看清楚男子的容貌,更甚至因为光线暗,那浅淡的月光甚至为男子披上了一层浅浅的银色,让他更像仙人。

    但李沧瑶一眼就看出来,和尚的为人并不如他表面上那么风光霁月。

    那对情侣zhong的另一个人应该是神水宫的人,穿着神水宫的衣服,从他们的话里李沧瑶得知,两人碰面似乎是为了天一神水。

    李沧瑶看着那女子把装有天一神水的瓶子交给和尚,然后在女子满脸羞红zhong和尚竟然和她躲起来ooxx了。

    李沧瑶:“……”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不是说神水宫的人最讨厌男人了么?怎么感觉完全不是这样啊?而且竟然还是和一个和尚做那样的事情,简直辣眼睛。

    不过这都和她没啥关系,那两人也有点羞耻心,躲起来做那种事情的,没有污了她的眼,她也就心大的当做没看到。

    既然已经看到天一神水,李沧瑶自然也就不需要麻烦的溜进神水宫去偷天一神水了,她趁着两人沉浸在你侬我侬,顾不上天一神水的时候悄悄把天一神水给换了回来。

    至于用来换天一神水的东西,自然是她随手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没用的废弃药液。

    李沧瑶研究药物,制作药物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研究和创新的时候,也会经常出错,这时候就产生了废药渣。

    为了不浪费,李沧瑶把那些药渣全都收在一起,存在一个她专门找出来放废药渣的半人高的透明的玻璃桶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没啥用处,用来当肥料给她种的植物施肥倒是不错,不过这会儿也派上用场了,因为那些废渣药液正好和天一神水差不多。

    至于味道,李沧瑶表示她也不知道,没什么兴趣去尝试。

    弄到了天一神水之后李沧瑶又悄然离开了,仿佛没发现那月下发生的酱酱酿酿的事情。

    回到客栈房间,关上窗户,李沧瑶换下身上的衣服,拿出换过来的天一神水看了看,也不急着研究就把天一神水送到空间里先放着,洗洗吹灯,躺床上睡觉去了。

    因为轻松就弄到了天一神水,李沧瑶心情很好,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去叫自家小徒弟,对一直暗zhong守在药童房间外面的护卫点点头,让他离开,李沧瑶推开门进去,叫醒了还在睡觉的小家伙。

    带他一起坐早操,锻炼了一会儿,她准备继续带自家小徒弟一起出去游玩,可惜才刚吃过饭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小二竟然送上来一张请柬,打开一看,还是石观音给她的生日邀请函,李沧瑶这才想起那张被她丢到犄角旮旯子里的那封邀请函。

    “生日宴?真不知道一个老太婆的生日宴有什么好参加的,不是说对方最讨厌别人说她年纪大么?怎么还会想要让人去参加她的生日宴?生日生日,难道不是因为长大了一岁才要过的吗?不就是证明那女人又老了一岁了么?”李沧瑶掏出邀请函看了又看,又对比一下新的邀请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而且这生日宴会应该已经过了吧?”

    “师父,我们真的要去参加那个石观音的生日宴吗?师父不是不认识她吗?”药童歪头不解地问自家师父,李沧瑶抱着药童坐到马上,自己跨坐在他后面,一甩缰绳:“驾!”

    白马扬蹄嘶鸣,飞快地往前跑去。

    “人家请我去了不是么?而且为了让我过去,还一再用生日宴这个理由来邀请我,甚至还专门找到了我暂住的地方,我不去不就太对不起对方这么千辛万苦邀请我了么,小童儿不用害怕,师父会保护好你的,呵呵。”

    药童抽了抽嘴角:“……”师父,我不是在说这个,我是在说师父您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兴奋和期待呢?齐爷爷说过石观音是个坏女人啊啊啊啊!果然师父还是要我来保护吗?

    顿时小家伙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重了很多,要保护师父的责任让他忍不住挺起胸膛,似乎这样就能让他看上去更加强壮一些。

    李沧瑶发现了药童的小动作,忍不住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她将他搂的更紧,策马奔腾,好不快意。

    石观音的老窝在大漠,石观音邀请李沧瑶去的自然也是大漠,自己的大本营。

    第一次看见漫无边际的沙漠,药童觉得非常的新奇,只可惜等到在沙漠里转了好几天也没看到一个人影,甚至连绿色植物都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看不见之后,药童就再也没心情去欣赏沙漠了,小小的人儿全身上下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沙漠zhong太阳太辣,不包好自己很容易会被晒伤,哪怕有李沧瑶的药膏在,小孩子还是要注意一些。

    “呜哇,好惹啊师父,我们还没到吗?”一边啃着李沧瑶刚刚给他的美味的桃子一边说道,药童已经后悔和师父一起过来了,这里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么热,总觉得自己瘦了好多斤。

    药童趴在骆驼身上有气无力的样子让李沧瑶无奈地摇头:“当初就说让你在外面等我的,结果你硬是要跟着过来,这下受罪了吧?”

    “呜呜呜师父你坏,都不事先告诉我竟然是这样的qwq~”小药童在骆驼背上躺尸,继续啃着手里的新鲜的桃子解渴。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药童确实很聪明,却也想不到那么远,所以小药童根本没想过为什么自家师父明明无论到哪里去都只带了一个自制的小拎包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却为什么能源源不断地拿出水和食物以及那些他最喜欢的水果和零食,在他心里,自家师父是最厉害的,所以这都不是事儿。

    李沧瑶牵着骆驼,拍拍骆驼的头,手捧了些水给骆驼喝,又给它吃了点草,继续赶路。

    大约又走了一天,药童终于看到有什么影子,立刻开心地差点没从骆驼上掉下来,好在李沧瑶及时抱住他,避免了他吃一嘴沙子的悲剧。

    “师父师父,我看到人了,就在那里。”

    “知道了,小家伙,赶紧坐好,你想吃沙子吗?”李沧瑶屈指敲了敲他的额头,把他放到骆驼上,这才转头看向几百米开外的那个人影,心里略微对石观音有些改观。

    看来也不是一个只会自恋的见不得任何人比她好的自恋的女人嘛,起码还是有点能耐的,竟然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到。

    就是不知道这次石观音以生日的名义邀请她这个不相干的人来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沙漠是想毁了她的容呢还是想直接杀了她。

    李沧瑶自然不认为石观音是想和自己套近乎才邀请自己的,她和石观音从未见过面,也从没有任何交集,就连她下面的那些产业都没有和石观音有牵连的,唯一能让石观音愿意拿自己的年龄做筏子来邀请她的,也就只有江湖的那个传言了。

    看来对方果然是一点也见不得别人比她美貌啊,光是听了这么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传言,她就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意放过一个地想让她去大漠然后趁机杀了她么?

    即使知道石观音邀请自己的真实目的,李沧瑶也没有任何害怕,她不紧不慢地走在骆驼边上,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站在那里,应该是在等他们。

    女子看到李沧瑶和骆驼背上的小药童有些错愕,不理解为什么这女人竟然把这么小的孩子都带过来了,不过她没说什么,把李沧瑶带进去。

    “李谷主,这边请。”

    “师……师父……”药童抓紧李沧瑶的手,有些害怕地看着在前面领路的女子,感觉这里阴森森的,尤其是他在突然看到一个好像幽灵一样只知道机械地拿着扫把打扫,动作僵硬,表情木楞呆滞的男人之后更加的害怕,甚至直接抱着李沧瑶的大腿来给自己壮胆。

    李沧瑶拍拍药童的头,微微骤起眉头。

    这些人,看上去应该是失了神智,变成了傀儡,而且看那些傀儡的样子,应该不是一时半会儿才变成那样的。

    李沧瑶不知道石观音为何如此,难道她不知道这种残忍而恶毒的人被成为反派么?而反派通常只有一个结局——被主角给攻略。

    她不认为自己是主角,这个世界的主角是楚留香,但是既然石观音犯到自己手上,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所以当见到石观音,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寿宴,石观音一身暴露华丽的衣服,斜躺在十几阶台阶上的座椅zhong,手足之间都充满了诱huo力,见到李沧瑶来了,石观音掩嘴娇俏地笑了起来:“逍遥谷李谷主您可总算是来了,奴家等您很久了~”

    那声音甜腻的让李沧瑶甚至是小小的什么都不懂的药童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药童直接把头埋在李沧瑶身后都不愿意出来了,石观音见了李沧瑶和药童的反应,眼里划过一道冰冷的光芒,她勾唇对李沧瑶一笑道:“怎么?妾身不美么?李谷主竟是这般嫌弃妾身?”

    李沧瑶:“……”奇怪地看了眼石观音,微微挪步把自家小徒弟完全挡住,不让他看到辣眼睛的一幕,这才说道:“石观音,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女的,可对你的那什么魅力可半分不感兴趣,何况我喜欢的是那种清越空灵的声音,你这种甜腻的让人倒胃口恨不得让我把隔夜的菜都吐出来的声音可不是我的菜,更何况,我不认为我会喜欢一个想要对我动手的人。”

    说着,李沧瑶冷哼一声,一挥袖子,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就听到一声闷哼,暗处似乎有什么被击退了。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