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医仙走湖五
    ..,[综穿]天生凤命

    “石观音果然不愧是石观音, 此番欢迎手段真是让本谷主大开眼界,佩服,佩服!”李沧瑶毫不留情地击退了暗处的人之后漫不经心地顺了顺并不凌乱的衣服, 好似刚才击退的那个整准备偷袭自己的人是蝼蚁一般不值得一提, 那姿态,根本不像是进入了虎穴,倒像是来这里旅游的。

    石观音在李沧瑶轻描淡写地击退暗zhong偷袭之人的时候表情就已经暗了下来, 如今听到李沧瑶暗藏讽刺的话,更是冷下脸来,她表情幽深地看向站在下面, 披着厚厚的防尘披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模样,却仍然让她嫉妒的快要发狂的李沧瑶, 半晌才又开口道:“李谷主果然好本事。”

    “不敢当,不敢当,若是没有些许本事, 本谷主又哪里能来赴石娘娘你的这个鸿门宴的约呢。石娘娘为让本谷主前来赴约,可是大费周章,李某比起石娘娘还差得远呢。”李沧瑶挑衅地挑眉道:“外面可是传闻石娘娘你最是见不得别人比你美丽, 如我这般美貌远胜你,若没有一点防身之术,本谷主这么贸贸然到你的地盘,岂不是成了代宰的羔羊, 任尔宰割?”

    “你……”石观音最是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容貌不如她,听到李沧瑶这般明目张胆地自夸,自然是再不能平静,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的目光直she向李沧瑶,满脸的怒火根本没有压制:“李谷主可只祸从口出的道理?”

    “祸从口出?本谷主倒是不知道如何个祸从口出法。”李沧瑶很干脆地说道:“本谷主只知道一点,那就是我看你不爽。”

    话刚落下,李沧瑶率先朝石观音攻击了起来,如玉一般的只有半个手臂这么长的玉色短剑出鞘,直击石观音的门面,石观音瞬间躲过短剑,冷哼一声,飞身上前和李沧瑶打斗了起来。

    而一早就被李沧瑶拎到一边的药童看到自家师父和人家打了起来,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躲在角落里一边吃着自家师父给自己留下的零食一边看自家师父和那个石观音婆婆的打斗,当然,大部分时候都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不过这不能影响他对自家师父的崇拜。

    在药童眼里,自家师父是最厉害的,什么石观音婆婆,肯定完全不是师父的对手。

    事实也确实如药童想的那样。

    石观音原本信心满满,相信自己一定能把这个拥有绝色姿容,让她嫉妒的发狂的女人杀死,杀死之前还要先毁了她的容貌。

    石观音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她自认武功天下第一,没人会是自己的对手,也自认为自己貌美无双,没人能比自己美貌,其他女人也不配拥有美丽的容颜。

    就连当初那个秋灵素,也被自己毁了容,再没有了那清丽的容颜。

    因为自信武功天下第一,也确实有那本事,所以石观音做事从来都是为所欲为,她狠心绝情,肆意妄为,想杀人就杀人,想害人就害人,根本不担心会遭到报应。

    因为自信容貌举世无双,所以石观音甚至爱上了自己,甚至在得到那面华丽的全身镜后竟然每天都照镜子,然后迷上了镜子里的自己。

    石观音一直都是非常自傲的,她对自己的自信已经到达了绝对自负的地步,所以当突然听闻江湖zhong流传出来的赞美逍遥谷谷主的容貌的诗句,得知李沧瑶存在的时候,心里是既不愿意相信又嫉妒非常,所以她才会直接让人找了个理由把李沧瑶给请过来,为了确定李沧瑶不会失约,她还特意用了自己最讨厌的生日这一理由邀请的,还一再利用这个理由去情人。

    原本石观音并没有把李沧瑶放在心上,知道她来的时候也只认为又将会少一个能和自己相比的人,却不曾想,对方的武力值竟然如此之高。

    两人缠斗了数百回合,终于石观音一个不慎被李沧瑶打了一掌。

    “嘭!”

    “噗!”

    硬生生承受了一掌,猛地吐了一口血,石观音退开几米,震惊地看向李沧瑶:“不可能,你的武功怎么会这么高?你到底是谁?”

    之前说过,石观音对自己相当的自信,再加上她的武功确实算得上少有敌手,所以她在这之前根本不相信李沧瑶一个小小年纪的小丫头能赢得了自己,她之所以会把李沧瑶弄过来,一是因为她确实嫉妒李沧瑶的容貌,想她石观音容貌倾城,也没有得到那样的赞美,凭什么一个小丫头就有?再则石观音也觉得自己近日来有些无聊,想找李沧瑶弄点乐子。

    却不想这次她是打错了算盘,作茧自缚,遇上了有超级外挂的李沧瑶。

    “啊啦~石娘娘这不是你自己邀请我来的么?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那可真是遗憾,让石娘娘你失望了。本谷主倒是觉得石娘娘脑子似乎有点不清楚,刚好本谷主是大夫,需要我为你治疗不?”李沧瑶掏出绣帕细细地擦拭着手里的短剑,根本没有看石观音,经过刚才的试探她也知道了石观音武功的程度,确实相当厉害,在这个世界估计少有敌手吧,哪怕是主角楚留香对上石观音也估计讨不了好,只可惜遇上了她这个全身是挂的老妖怪,也注定要失败。

    刚才和石观音的打斗让石观音有些狼狈,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从容,身上也有了不少伤痕,相比于石观音的狼狈,李沧瑶浑身上下却清爽如旧,她举剑指向石观音,说道:“石观音,虽然我确实很佩服你的能力,也确实不否认你很漂亮,但可惜,你却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也不是我见过的最有能力的人,你也不是我喜欢甚至是我讨厌的那种人,所以对不起了,请你去死吧。”

    一瞬间,李沧瑶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杀气,让石观音都为之震惊。

    “你……”石观音只说了这么一个字,就奇怪地发现自己的视线变了,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可是脖子上却缺少了那颗最重要的东西。

    石观音最后的印象,就是不知何时换了个方向出现在另一边的李沧瑶那如天仙下凡的倾城之姿,和看向自己时候那冷漠的眼神和被血染红的玉色短剑。

    “啊呀,师父,为什么把我盖住?”药童不满地撅着嘴巴,却还是乖乖地没把盖在自己头上的披风给拿下来,不过听到有重物掉到地上的声音药童也知道估计那个石观音婆婆被自己的师父打败了。

    “小孩子不需要看不该看的东西。”李沧瑶早在挥剑的一瞬间就扯下身上的披风盖在药童头上,不让他看到这样血xing的画面,杀死石观音后,李沧瑶冷漠地掏出化尸粉直接把她的尸体给化没了,只留下一滩浅红色的水渍,这才走过去掀开药童头上的披风:“好了,小童儿,石观音已经被你师父我给打败了,我们去探险吧,这里一定有很多宝藏哦~”

    “探险?”药童眼前一亮,根本不在意石观音到底去哪里了,他又不是笨蛋,自然知道石观音肯定死了,而且尸体都被自家师父化没了,既然石观音已经死了,那这里是不是就属于他和师父的了?

    这里的宝藏是不是就是他的了?

    一想到这个,药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拉着李沧瑶就开始探险了。

    石观音是个超级会享受的人,她老巢里的好东西可不少,李沧瑶和药童转一圈下来找到了数不清的宝贝,药童看的是眼花缭乱,还挑了很多不大的自己喜欢的东西藏在身上,至于其他看上的却藏不下的,药童也向李沧瑶撒娇让她给自己留下,等离开的时候一起带走。

    而其他的东西李沧瑶也挑了一些看上眼的收起来,其余的都没有动。

    财富之于她来说只是个数字,所以李沧瑶对石观音库房里的那些财宝没什么心思,只除了一些她觉得可以收藏的,其余的留着给那些被石观音害的人也好。

    她带着药童探险的一路上自然不是风平浪静,还有许多石观音的死忠都出来了,只可惜李沧瑶不是吃素的,三两下就打败了那些人,之后就再没有任何人敢上前阻拦。

    等在这里探险完,药童觉得有些无聊了,毕竟这里还是沙漠,虽然石观音借着这里特殊的地形造了这么一个供她享乐的地方,纸醉金迷的,也还是不能掩盖它很荒凉的事实。

    尤其是这里的人要么就是那种呆呆傻傻只知道重复机械地做事的男子要么就是被自家师父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的坏蛋,要么就是蒙着连不敢见人的大姐姐们,没人可以陪他玩耍,所以药童没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他蹲坐在地上扁着嘴巴撑着下巴无聊地说道:“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啊,这里太无聊了,都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一点也不好玩。”

    李沧瑶正在拿药杵捣着什么,听到药童的话手下动作一顿,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再等一段时间吧,刚才为师稍稍看了下,这里有很多人已经丧失了神智,他们应该都是被石观音抓来的人,还有很多容貌尽毁,虽然这些和我们无关,但看到了帮个忙也没什么,小童儿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就来帮为师的忙吧,帮师父把这些药按照那张药方分好,待会儿我要检查的哦。”

    “好~”药童立刻爬起来开始帮李沧瑶分拣药材。

    李沧瑶率先做的是能够帮助那些被毁容的女子恢复容貌的药,那些女子的容貌被石观音给毁了,一张张原本应该或清秀或素雅或俏丽或美艳的脸如今坑坑洼洼的,布满了伤痕,这种毁容方式若是其他人或许没办法,但对有空间在手的李沧瑶来说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是挺简单的,不过因为以前并不需要,所身上没什么存货,这才导致了需要她动手制药的原因,对于打败并且杀了石观音的高手,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的敬畏的,尤其是那些原本是石观音的弟子,心里更是担忧和害怕。

    在听到李沧瑶说可以帮她们恢复容貌的时候她们的第一反映就是不相信,但她们也不能逃跑,毕竟对方能杀了石观音,想杀她们简直轻而易举,所以她们只能按照李沧瑶的指示待在这里,如同被点了穴道一样任由李沧瑶在自己脸上上下其手,把她们的遮羞布给离开,让她们直面那丑陋的脸,又在她们脸上扎针敷药,还把她们包的严严实实的,她们心里敢怒不敢言。

    李沧瑶不用猜也知道这些女子心里的想法,不过她并不在乎,也不需要向她们解释什么,把所有人都敷上药包好之后嘱咐了几句就把她们丢在一边,毕竟主要的还是那些被石观音害的失了神智的那些男子。

    想要让他们恢复对李沧瑶来说才是有些挑战的。

    所以李沧瑶在这里待了差不多四个月的时间,期间她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让那些被毁容的女子的绒帽全都恢复了,然后从库房里拿出了好些银子分给那些人,让她们离开,而不愿意离开的则留下来帮李沧瑶照顾那些接受治疗的男子。

    当然,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离开,如今石观音没了,她们的容貌也恢复了,好不容易有了自由没人愿意放弃,因为曾经失去过,所以在此得到自由,那些苦难的女子才更加珍惜。

    大部分人都在得知李沧瑶确实是在帮她们之后谢过李沧瑶,接过她给的盘缠就离开了。

    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成了李沧瑶的助手。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