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帝姬很忙六
    .. ,[综穿]天生凤命

    李沧瑶点头,道:“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定阳县,要万事小心,龙一,有什么消息吗?”

    “主子,刚才我接到暗龙卫的消息,定阳县县令华三山和盐商梅富宝暗中商量要侵吞这次的官盐,伪造成山贼肆虐的假象,想要朝廷拨款平乱,并且还查到华三山和丁太尉暗中联系,双方商议要将侵吞的官盐运往大辽国贩卖。乐文”

    定阳县以往的产盐量都很大,而且比较稳定,然而自从几年前开始,定阳县的产盐量就迅速下降,朝廷之前也派人来调查过,但没查出什么问题,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人回去后都只上报说没有任何异常,最后朝廷只得把它当做正常事件来处理。

    若不是这几年李沧瑶的势力逐渐铺展开来,暗龙卫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她也不会知道竟然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地下做这种事情。

    李沧瑶听了龙一的话皱起眉头:“呵呵,朕是不是该称赞一下他们的胆子?,不但敢私吞官盐,甚至还想算计朕,竟然还敢把私吞的盐卖给大辽国,这个华三山,明明只是一个小小县令竟然如此大胆,而盐商梅富宝胆子也够大,呵,这是真的把朕当傻子耍呢,真以为朕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定阳县离大辽国不算远,也难怪他们会想要把私吞的官盐卖给对方。

    “当官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百姓生活的好坏,有华三山这样的地方官,也是朕的失责,华三山,梅富宝,丁太尉,朕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

    “官家息怒,这蠢人啊,总是会自欺欺人的。”成涛知道李沧瑶生气了,连忙小声劝解道:“官家这次既然来了,相信问题一定能解决的,那什么丁太尉,什么华三山梅富宝,全都不是个事儿。”

    李沧瑶看了眼耍宝的成涛,笑而不语。

    吃过饭后大家商量了一番接下来如何行事,然后才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他们最先要做的就是收集证据,定阳县如今已经被华三山等人掌控在手里,就连暗龙卫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把证据收集完全,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暗龙卫再厉害,在定阳县也没有多少势力,想要查在定阳县已经根深蒂固的华三山等人的势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也是李沧瑶会让黄药师来,甚至自己亲自来定阳县的原因之一。

    李沧瑶让龙一去外面打听打听情况,黄药师也出去了,不知道去做什么,但李沧瑶知道,黄药师出去肯定是和定阳县的事情有关。

    既然答应了要做好,他自然会全力以赴。

    哪怕未来的东邪黄药师确实离经叛道,桀骜不羁,但对于自己的承诺却会谨记在心的。

    李沧瑶没有出去,而是呆在客栈里休息,成涛伺候在她身边,一边保护她,一边悄悄注意四周的情况。

    这一去,不管是黄药师还是龙一,都是整整一天都没有回来。

    一直到傍晚,两人才回到李沧瑶的房间,把门关上之后就把自己今天出去探查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李沧瑶。

    龙一是去联系在定阳县潜伏的暗龙卫,黄药师则直接潜入县令华三山的府上,让黄药师惊讶的是,华三山府上竟然养着好几个武林高手,若不是他谨慎,切会易容之术,估计没那么容易潜进去。

    不过那华三山非常精神,黄药师潜入其中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决定晚上去夜探。

    至于龙一,倒是给李沧瑶带回了不少好消息。

    暗龙卫早早就有人潜入到定阳县,暗中调查,如今已经大有成绩,他们已经查到了华三山和丁太尉他们来往的书信在什么地方,还有那些账本还有名册,同样也被他们探查到了消息。

    得知这两样东西的消息,李沧瑶顿时眼前一亮道:“好,果然不愧是我的暗龙卫,动作这么迅速,只要有了那些书信和账本,朕做事就容易多了。”一个县令,一个知府一个富商根本不值得李沧瑶这么在意,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绝对逃不了。

    她在意的还是她们身后的那些牵扯甚广的大臣以及背后隐隐有的大辽的影子。

    想要把那些人一网打尽,必须得有证据,所以书信和账本是必须的。

    恩,是这样没错!

    “那么,那些账本和书信,还有那名册,能拿到吗?”

    “华三山十分谨慎,他把那些东西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那些地方很隐秘,且被设下了众多机关。想要得到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龙一道。

    他并没有说不能拿到,而是说需要些时间,龙一自信暗龙卫绝对能完成任务。

    “务必在最短时间里把东西拿到手,吩咐暗龙卫全力配合黄药师,朕这次要让那些人再无藏身之地。”

    “是!”

    黄药师这时候也说道:“我觉得华三山有些古怪,整个县令府也很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我现在还没有查清楚,需要晚上再去一次。”

    古怪?李沧瑶眼里划过一道流光,她看了眼黄药师,道:“我让龙一和你一起去,华三山的事情虽然很急但也不急在这会儿,一切以安全为前提。”

    定阳县今晚有夜市,龙一得到的消息,华三山今晚会出来和梅富宝一起喝酒作乐,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不管是李沧瑶还是黄药师都不会放过这次行动机会,不过大家都不同意李沧瑶跟着去冒险,所以李沧瑶让龙一跟黄药师行动,至于她自己,自然是和成涛一起去逛夜市。

    如果李沧瑶知道今晚会发生一件让她很无语却也很恼怒的事情,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想要出去玩,不过现在她还不知道。

    毕竟李沧瑶没有做任何事情都给自己占卜一下的习惯,所以她虽然眼皮子跳了跳,但没有在意,还是带着成涛出去了。

    客栈的掌柜得知他们要出去玩的时候更是向他们介绍了不少有趣的地方,虽然定阳县不大,但每半年会有一次的夜市还是挺热闹的,哪怕这里的百姓已经被定阳县县令华三山和他的同伙们欺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但到了这一天也会稍稍喘息一下。

    想讨好一下难得出现的贵客,掌柜的可谓是使出浑身解数,一点也没有保留。

    李沧瑶听完掌柜的介绍后谢过了对方,并且表示一定会去看看,然后和成涛一起踏出客栈。

    “主子,我们去哪?”成涛小心地走在李沧瑶身边护着她,一边小声问道。

    李沧瑶看了看四周,虽然天还才刚刚擦黑,但路上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路边的屋檐下挂满了灯笼,定阳县整个照亮,灯火通明。

    “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自然是要到处去看看,小成子,我们走吧。”

    “哎!”成涛笑眯了眼睛。

    两人随着人流四处转转,买了些觉得有趣的东西,有并不是很精致的木雕,有手工制作的绢花,最主要的是两人一路走来吃了很多小吃。

    李沧瑶就真的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一样看到什么都想吃,连带着跟在她身边的成涛也受益,跟着一起大吃特吃,吃到最后他们不得不没人吃了一颗李沧瑶制作的消食药丸。

    李沧瑶一手拿着糖炒栗子,一手拿着酥糕,一边走一边吃着,这时候她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些吵闹。

    “怎么了?”李沧瑶偏头问身后的成涛,成涛眺望一番道:“小主子,前面好像发生了些争执。”

    发生争执?也是已经开始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争执?她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被扰了兴致。

    “我们回去吧,我也差不多玩够了。”

    在这个关头李沧瑶并不想节外生枝,她决定离开,然而她不想引人注意,却有人不愿意让她离开,就在李沧瑶准备带成涛走的时候,那个引起争执的一身珠光宝气的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无意间发现了李沧瑶的存在。

    看到一身嫩黄色衣裙,漂亮精致的李沧瑶,中年男子顿时眼前一亮,对刚才想要抢走的清秀少女也看不上眼了,眼珠子直接钉在李沧瑶身上:“漂亮,真漂亮,太漂亮了……”

    “老爷!您在说什么?”跟在中年男子身边的狗腿子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老爷还要让他们把眼前的少女抢回去,这会儿就没声音了,他疑惑地喊道:“老爷,人我们已经抓到了,要立刻给你送回去吗?”

    “送什么送,就这么个丑八怪你以为你们老爷我看得上眼吗?快让她滚!”中年男子被狗腿子叫醒,立刻不耐烦地打了他一巴掌,然后指着李沧瑶这边道:“快,快给我把她围起来。”

    狗腿子大手们顺着中年男子手指的方向一看,立刻眼前一亮,也明白了自家老爷的意思,狗腿子连忙让人放开刚才抓到的少女,带人跑过去围堵准备离开的李沧瑶。

    逃过一劫的少女顿时连滚带爬地跑到被那些人毒打一顿的父亲身边,父女两抱头痛哭。

    李沧瑶点头,道:“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定阳县,要万事小心,龙一,有什么消息吗?”

    “主子,刚才我接到暗龙卫的消息,定阳县县令华三山和盐商梅富宝暗中商量要侵吞这次的官盐,伪造成山贼肆虐的假象,想要朝廷拨款平乱,并且还查到华三山和丁太尉暗中联系,双方商议要将侵吞的官盐运往大辽国贩卖。乐文”

    定阳县以往的产盐量都很大,而且比较稳定,然而自从几年前开始,定阳县的产盐量就迅速下降,朝廷之前也派人来调查过,但没查出什么问题,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人回去后都只上报说没有任何异常,最后朝廷只得把它当做正常事件来处理。

    若不是这几年李沧瑶的势力逐渐铺展开来,暗龙卫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她也不会知道竟然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地下做这种事情。

    李沧瑶听了龙一的话皱起眉头:“呵呵,朕是不是该称赞一下他们的胆子?,不但敢私吞官盐,甚至还想算计朕,竟然还敢把私吞的盐卖给大辽国,这个华三山,明明只是一个小小县令竟然如此大胆,而盐商梅富宝胆子也够大,呵,这是真的把朕当傻子耍呢,真以为朕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定阳县离大辽国不算远,也难怪他们会想要把私吞的官盐卖给对方。

    “当官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百姓生活的好坏,有华三山这样的地方官,也是朕的失责,华三山,梅富宝,丁太尉,朕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

    “官家息怒,这蠢人啊,总是会自欺欺人的。”成涛知道李沧瑶生气了,连忙小声劝解道:“官家这次既然来了,相信问题一定能解决的,那什么丁太尉,什么华三山梅富宝,全都不是个事儿。”

    李沧瑶看了眼耍宝的成涛,笑而不语。

    吃过饭后大家商量了一番接下来如何行事,然后才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他们最先要做的就是收集证据,定阳县如今已经被华三山等人掌控在手里,就连暗龙卫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把证据收集完全,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暗龙卫再厉害,在定阳县也没有多少势力,想要查在定阳县已经根深蒂固的华三山等人的势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也是李沧瑶会让黄药师来,甚至自己亲自来定阳县的原因之一。

    李沧瑶让龙一去外面打听打听情况,黄药师也出去了,不知道去做什么,但李沧瑶知道,黄药师出去肯定是和定阳县的事情有关。

    既然答应了要做好,他自然会全力以赴。

    哪怕未来的东邪黄药师确实离经叛道,桀骜不羁,但对于自己的承诺却会谨记在心的。

    李沧瑶没有出去,而是呆在客栈里休息,成涛伺候在她身边,一边保护她,一边悄悄注意四周的情况。

    这一去,不管是黄药师还是龙一,都是整整一天都没有回来。

    一直到傍晚,两人才回到李沧瑶的房间,把门关上之后就把自己今天出去探查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李沧瑶。

    龙一是去联系在定阳县潜伏的暗龙卫,黄药师则直接潜入县令华三山的府上,让黄药师惊讶的是,华三山府上竟然养着好几个武林高手,若不是他谨慎,切会易容之术,估计没那么容易潜进去。

    不过那华三山非常精神,黄药师潜入其中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决定晚上去夜探。

    至于龙一,倒是给李沧瑶带回了不少好消息。

    暗龙卫早早就有人潜入到定阳县,暗中调查,如今已经大有成绩,他们已经查到了华三山和丁太尉他们来往的书信在什么地方,还有那些账本还有名册,同样也被他们探查到了消息。

    得知这两样东西的消息,李沧瑶顿时眼前一亮道:“好,果然不愧是我的暗龙卫,动作这么迅速,只要有了那些书信和账本,朕做事就容易多了。”一个县令,一个知府一个富商根本不值得李沧瑶这么在意,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绝对逃不了。

    她在意的还是她们身后的那些牵扯甚广的大臣以及背后隐隐有的大辽的影子。

    想要把那些人一网打尽,必须得有证据,所以书信和账本是必须的。

    恩,是这样没错!

    “那么,那些账本和书信,还有那名册,能拿到吗?”

    “华三山十分谨慎,他把那些东西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那些地方很隐秘,且被设下了众多机关。想要得到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龙一道。

    他并没有说不能拿到,而是说需要些时间,龙一自信暗龙卫绝对能完成任务。

    “务必在最短时间里把东西拿到手,吩咐暗龙卫全力配合黄药师,朕这次要让那些人再无藏身之地。”

    “是!”

    黄药师这时候也说道:“我觉得华三山有些古怪,整个县令府也很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我现在还没有查清楚,需要晚上再去一次。”

    古怪?李沧瑶眼里划过一道流光,她看了眼黄药师,道:“我让龙一和你一起去,华三山的事情虽然很急但也不急在这会儿,一切以安全为前提。”

    定阳县今晚有夜市,龙一得到的消息,华三山今晚会出来和梅富宝一起喝酒作乐,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不管是李沧瑶还是黄药师都不会放过这次行动机会,不过大家都不同意李沧瑶跟着去冒险,所以李沧瑶让龙一跟黄药师行动,至于她自己,自然是和成涛一起去逛夜市。

    如果李沧瑶知道今晚会发生一件让她很无语却也很恼怒的事情,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想要出去玩,不过现在她还不知道。

    毕竟李沧瑶没有做任何事情都给自己占卜一下的习惯,所以她虽然眼皮子跳了跳,但没有在意,还是带着成涛出去了。

    客栈的掌柜得知他们要出去玩的时候更是向他们介绍了不少有趣的地方,虽然定阳县不大,但每半年会有一次的夜市还是挺热闹的,哪怕这里的百姓已经被定阳县县令华三山和他的同伙们欺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但到了这一天也会稍稍喘息一下。

    想讨好一下难得出现的贵客,掌柜的可谓是使出浑身解数,一点也没有保留。

    李沧瑶听完掌柜的介绍后谢过了对方,并且表示一定会去看看,然后和成涛一起踏出客栈。

    “主子,我们去哪?”成涛小心地走在李沧瑶身边护着她,一边小声问道。

    李沧瑶看了看四周,虽然天还才刚刚擦黑,但路上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路边的屋檐下挂满了灯笼,定阳县整个照亮,灯火通明。

    “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自然是要到处去看看,小成子,我们走吧。”

    “哎!”成涛笑眯了眼睛。

    两人随着人流四处转转,买了些觉得有趣的东西,有并不是很精致的木雕,有手工制作的绢花,最主要的是两人一路走来吃了很多小吃。

    李沧瑶就真的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一样看到什么都想吃,连带着跟在她身边的成涛也受益,跟着一起大吃特吃,吃到最后他们不得不没人吃了一颗李沧瑶制作的消食药丸。

    李沧瑶一手拿着糖炒栗子,一手拿着酥糕,一边走一边吃着,这时候她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些吵闹。

    “怎么了?”李沧瑶偏头问身后的成涛,成涛眺望一番道:“小主子,前面好像发生了些争执。”

    发生争执?也是已经开始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争执?她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被扰了兴致。

    “我们回去吧,我也差不多玩够了。”

    在这个关头李沧瑶并不想节外生枝,她决定离开,然而她不想引人注意,却有人不愿意让她离开,就在李沧瑶准备带成涛走的时候,那个引起争执的一身珠光宝气的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无意间发现了李沧瑶的存在。

    看到一身嫩黄色衣裙,漂亮精致的李沧瑶,中年男子顿时眼前一亮,对刚才想要抢走的清秀少女也看不上眼了,眼珠子直接钉在李沧瑶身上:“漂亮,真漂亮,太漂亮了……”

    “老爷!您在说什么?”跟在中年男子身边的狗腿子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老爷还要让他们把眼前的少女抢回去,这会儿就没声音了,他疑惑地喊道:“老爷,人我们已经抓到了,要立刻给你送回去吗?”

    “送什么送,就这么个丑八怪你以为你们老爷我看得上眼吗?快让她滚!”中年男子被狗腿子叫醒,立刻不耐烦地打了他一巴掌,然后指着李沧瑶这边道:“快,快给我把她围起来。”

    狗腿子大手们顺着中年男子手指的方向一看,立刻眼前一亮,也明白了自家老爷的意思,狗腿子连忙让人放开刚才抓到的少女,带人跑过去围堵准备离开的李沧瑶。

    逃过一劫的少女顿时连滚带爬地跑到被那些人毒打一顿的父亲身边,父女两抱头痛哭。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