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帝姬很忙七
    .. ,[综穿]天生凤命

    李沧瑶和成涛的速度不快,所以狗腿子带人没一会儿就赶上了两人,.乐文移动网

    李沧瑶挑眉暗道:这难道就是无妄之灾么?这些人围住自己是个什么意思?

    而成涛则在众人围住他们的第一时间挡在李沧瑶面前,眯着眼睛看着围住他们的那些人道:“你么想干什么?”

    定阳县的人都认识这些人,看到他们过来连忙把路让开,生怕动作慢了会被打,狗腿子听到成涛的话冷笑道:“干什么?我家主子看上这小丫头了,你们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免受皮肉之苦。”

    这些人在定阳县作威作福惯了,认为自己就是天王老子,没人敢拒绝他们,哪怕有人敢拒绝,也不会成功,所以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强势,根本不容人拒绝的那种。

    而那些围住他们的打手脸上的表情和手上的动作,在李沧瑶看来也都是标准的炮灰反派才会有的。

    李沧瑶瞄了眼正赶过来的中年男子,眉头一挑,害怕似的躲在成涛背后,抓着他的衣服道,怯怯地看了眼围住自己的人道:“小成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要围着我们?”

    成涛被猛地一噎,刚刚升起的那一丝杀意也哗的一下就这么消失了,他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小主子哎,这是在玩的时候么?没看到有危险么?虽然那些人根本不成气候,但也是坏人好不。

    成涛可不像李沧瑶那样轻松,他可是知道自己身后的人身份多高的,要是有个万一,让主子受伤了,那可是大罪,这些人死都不能谢罪的那种。

    但是见到小主子那贪玩的样子,成涛也只能认命地在心里决定待会儿自己好好保护好主子吧,反正那么些人也不成气候。

    “小主子,那些人都是坏人,所以不让我们走。”成涛顺着李沧瑶的话说道。

    “咦?是坏人吗?可是我都不认识他们啊,为什么他们不让瑶瑶走呢?瑶瑶要让表哥打他们,要把他们关起来”李沧瑶歪着头满脸的不解。

    听到李沧瑶略带稚嫩的话,围住他们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狗腿子更是笑的非常的大声:“打我们?把我们关起来?小丫头你可知道我家老爷是谁?这定阳县谁敢动我们?”说着,狗腿子还气焰嚣张地看了眼四周,被看到的人全都不自觉地后退几步,一看就是被欺压惯了,不敢反抗的模样。

    这会儿那吨位很大的狗腿子老爷中年男子也终于跑过来了,他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狗腿子,眼睛放光地盯着躲在成涛后面的李沧瑶,激动的脸都红了:“美,真美,果然是大美人……”

    男子不自觉地往前走了几步,成涛立刻往旁边走了半步,把李沧瑶完全挡在自己身后。

    而中年男子看到有人挡着自己的路,立刻不悦地皱起眉头:“你挡道了,给我让开!”

    成涛不动如山,挡在李沧瑶前面,上下打量了一番肥胖的中年男子,讥笑出声来:“明明是你自己肥头大耳当着我和我家小主子的去路,应该是你给我们让开,怎么就变成了要我们让路了?我看这位老爷你也不是个蠢的,怎么就跟脑子进了夜香一样既愚蠢又臭不可闻呢。”

    成涛的话毫不留情,丝毫不给眼前这肥猪面子,中年男子听着成涛讽刺的话,以及周围人偷笑的声音,登时抖着他那一身肥肉怒视成涛:“反了反了,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快,快给我把他抓起来,记得不要伤了我的小美人,把小美人给我带回去我要好好宠爱一番。”说到后面,中年男子竟然还不忘要人把他的小美人带回去让他享受,甚至还发出了猥suo的笑声。

    中年男子,也就是梅富宝并不把成涛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定阳县他就是老大,谁敢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只要进了他定阳县,不管你是谁,还不是任他搓圆捏扁。

    虽然这两人看着不像是定阳县的人,而且也应该有些背景,但梅富宝可一点也不怕,等他把那小美人抓回去好好疼爱一番,让小美人成了他的人,人都成了他的了,难道还怕对方家人做什么不成。

    甚至若是运气好,说不定他还能绑上这小美人身后的势力呢……

    这么想着,梅富宝的倒三角眼眯了起来,原本就被肥肉挤得快看不见的眼睛现在更是眯成了一条缝。

    成涛背后的李沧瑶莫名得了个寒颤,她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碰了一下,好恶心。

    包围着李沧瑶等人的狗腿子打手得到老爷的命令立刻嘿嘿嘿笑着慢慢缩小了包围圈范围,似乎是想要困住他们,然后一起上把人抓住。

    成涛自然不会对这些人客气,看到他们慢慢向他和小主子靠拢,顿时冷哼一声,在有人伸手准备抓他们的时候直接出手。

    今晚的夜市注定无法平静,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几乎响破了天际,等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原本伸手抓向成涛的那个打手的手已经和手腕分离,鲜血不要命地从断腕处流淌出来,那人痛的跪倒在地上哀嚎。

    这一变故吓坏了所有人,那些无辜的围观者看到有人受伤倒地,顿时惊慌失措地尖叫着套立刻现场,而梅富宝发现对方竟然敢反抗,还伤了他的人,顿时气的跳脚:“你竟然敢伤本老爷的人,找死!快!快给我把他杀了,只要小美人没事就行!!”

    这一声令下,刚刚被成涛的一手镇住的打手们全都一哄而上,气势汹汹,眼神凶恶,好似要吃了成涛一样,然而成涛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或许在这个定阳县,这些有三流功夫的打手确实很厉害,但在成涛看来,这些人不过是些蝼蚁,在躲避这些人的空挡,成涛护着李沧瑶到路边,对她说道:“小主子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啊,去吧。”李沧瑶眯起眼睛笑的很是无辜:“小成子记得快点啊,我想回去睡觉了。”

    “主子放心,不会太久的。”说着,成涛就冲过去直接打了起来。

    李沧瑶站在路边,她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大家早就在他们快打起来的时候都逃到更远的地方,周围因为打斗而显得有些凌乱,许多摊子上的东西都被打烂了,她看着眼里划过一丝可惜,想着过后还是花银子赔偿一下那些小贩的损失吧。

    钱对于她来说只是数字,但对那些人来说或许就是养活一家人的重要的东西。

    她笑容不变地看向被狗腿子保护在后面的满身肥肉的气的跳脚,还在那里嚷嚷着要把成涛抓起来千刀万剐的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定阳县一霸梅富宝,该说自己是运气好还是时运不济?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有恋童癖,看到她后竟然不管不顾地要抓她,果然是在这个小地方作威作福惯了,都忘了什么人可以动,什么人不可以动了。

    没有一分眼力见的家伙。

    看到梅富宝那肥的和猪差不多的身体,以及因为生气而挤成一团的脸上的肥肉,见惯了美人,审美观相当高的李沧瑶心里升起了一丝厌恶。

    这种人,长成这样,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从百姓身上榨出了多少血汗钱,这么想着,李沧瑶就觉得自己手痒了,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梅富宝猛地一颤,觉得有什么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无意间发现李沧瑶站在路边,立刻眼前一亮,对身前的狗腿子道:“快,帮我把她给抓住。”

    “可是老爷……”狗腿子担心地看了眼混战中兴,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什么可是,还不快去!”梅富宝狠狠地敲了狗腿子的脑袋一眼,“要是抓不回小美人,我要你好看。”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然而还没等狗腿子往前走几步,就有一个人影朝他飞过来,嘭的一声直接把他压倒在地上。

    “哎呦。”

    成涛只稍稍瞥了眼对方,又继续动手。

    对付这些人根本不需要花多少时间,没一会儿,所有打手全都被他打倒在地,呻yin不已,成涛根本没有留手,只保证他们不死,所以他们如今一个个断手断脚,身受重伤,梅富宝早就在看到自己带来的手下全部被打倒的食盒就吓得跌坐在地上,看到成涛看自己,满脸惊慌地往后退着:“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了我一根毫毛,你……”

    “哼!”成涛冷漠地瞥了眼梅富宝,浑身戾气一放,梅富宝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真没用。”竟然是这样没用的人,害了这一方百姓。

    成涛心中杀意渐浓。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动手的时候,李沧瑶开口了:“小成子,我们该回去了。”

    李沧瑶和成涛的速度不快,所以狗腿子带人没一会儿就赶上了两人,.乐文移动网

    李沧瑶挑眉暗道:这难道就是无妄之灾么?这些人围住自己是个什么意思?

    而成涛则在众人围住他们的第一时间挡在李沧瑶面前,眯着眼睛看着围住他们的那些人道:“你么想干什么?”

    定阳县的人都认识这些人,看到他们过来连忙把路让开,生怕动作慢了会被打,狗腿子听到成涛的话冷笑道:“干什么?我家主子看上这小丫头了,你们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免受皮肉之苦。”

    这些人在定阳县作威作福惯了,认为自己就是天王老子,没人敢拒绝他们,哪怕有人敢拒绝,也不会成功,所以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强势,根本不容人拒绝的那种。

    而那些围住他们的打手脸上的表情和手上的动作,在李沧瑶看来也都是标准的炮灰反派才会有的。

    李沧瑶瞄了眼正赶过来的中年男子,眉头一挑,害怕似的躲在成涛背后,抓着他的衣服道,怯怯地看了眼围住自己的人道:“小成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要围着我们?”

    成涛被猛地一噎,刚刚升起的那一丝杀意也哗的一下就这么消失了,他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小主子哎,这是在玩的时候么?没看到有危险么?虽然那些人根本不成气候,但也是坏人好不。

    成涛可不像李沧瑶那样轻松,他可是知道自己身后的人身份多高的,要是有个万一,让主子受伤了,那可是大罪,这些人死都不能谢罪的那种。

    但是见到小主子那贪玩的样子,成涛也只能认命地在心里决定待会儿自己好好保护好主子吧,反正那么些人也不成气候。

    “小主子,那些人都是坏人,所以不让我们走。”成涛顺着李沧瑶的话说道。

    “咦?是坏人吗?可是我都不认识他们啊,为什么他们不让瑶瑶走呢?瑶瑶要让表哥打他们,要把他们关起来”李沧瑶歪着头满脸的不解。

    听到李沧瑶略带稚嫩的话,围住他们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狗腿子更是笑的非常的大声:“打我们?把我们关起来?小丫头你可知道我家老爷是谁?这定阳县谁敢动我们?”说着,狗腿子还气焰嚣张地看了眼四周,被看到的人全都不自觉地后退几步,一看就是被欺压惯了,不敢反抗的模样。

    这会儿那吨位很大的狗腿子老爷中年男子也终于跑过来了,他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狗腿子,眼睛放光地盯着躲在成涛后面的李沧瑶,激动的脸都红了:“美,真美,果然是大美人……”

    男子不自觉地往前走了几步,成涛立刻往旁边走了半步,把李沧瑶完全挡在自己身后。

    而中年男子看到有人挡着自己的路,立刻不悦地皱起眉头:“你挡道了,给我让开!”

    成涛不动如山,挡在李沧瑶前面,上下打量了一番肥胖的中年男子,讥笑出声来:“明明是你自己肥头大耳当着我和我家小主子的去路,应该是你给我们让开,怎么就变成了要我们让路了?我看这位老爷你也不是个蠢的,怎么就跟脑子进了夜香一样既愚蠢又臭不可闻呢。”

    成涛的话毫不留情,丝毫不给眼前这肥猪面子,中年男子听着成涛讽刺的话,以及周围人偷笑的声音,登时抖着他那一身肥肉怒视成涛:“反了反了,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快,快给我把他抓起来,记得不要伤了我的小美人,把小美人给我带回去我要好好宠爱一番。”说到后面,中年男子竟然还不忘要人把他的小美人带回去让他享受,甚至还发出了猥suo的笑声。

    中年男子,也就是梅富宝并不把成涛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定阳县他就是老大,谁敢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只要进了他定阳县,不管你是谁,还不是任他搓圆捏扁。

    虽然这两人看着不像是定阳县的人,而且也应该有些背景,但梅富宝可一点也不怕,等他把那小美人抓回去好好疼爱一番,让小美人成了他的人,人都成了他的了,难道还怕对方家人做什么不成。

    甚至若是运气好,说不定他还能绑上这小美人身后的势力呢……

    这么想着,梅富宝的倒三角眼眯了起来,原本就被肥肉挤得快看不见的眼睛现在更是眯成了一条缝。

    成涛背后的李沧瑶莫名得了个寒颤,她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碰了一下,好恶心。

    包围着李沧瑶等人的狗腿子打手得到老爷的命令立刻嘿嘿嘿笑着慢慢缩小了包围圈范围,似乎是想要困住他们,然后一起上把人抓住。

    成涛自然不会对这些人客气,看到他们慢慢向他和小主子靠拢,顿时冷哼一声,在有人伸手准备抓他们的时候直接出手。

    今晚的夜市注定无法平静,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几乎响破了天际,等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原本伸手抓向成涛的那个打手的手已经和手腕分离,鲜血不要命地从断腕处流淌出来,那人痛的跪倒在地上哀嚎。

    这一变故吓坏了所有人,那些无辜的围观者看到有人受伤倒地,顿时惊慌失措地尖叫着套立刻现场,而梅富宝发现对方竟然敢反抗,还伤了他的人,顿时气的跳脚:“你竟然敢伤本老爷的人,找死!快!快给我把他杀了,只要小美人没事就行!!”

    这一声令下,刚刚被成涛的一手镇住的打手们全都一哄而上,气势汹汹,眼神凶恶,好似要吃了成涛一样,然而成涛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或许在这个定阳县,这些有三流功夫的打手确实很厉害,但在成涛看来,这些人不过是些蝼蚁,在躲避这些人的空挡,成涛护着李沧瑶到路边,对她说道:“小主子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啊,去吧。”李沧瑶眯起眼睛笑的很是无辜:“小成子记得快点啊,我想回去睡觉了。”

    “主子放心,不会太久的。”说着,成涛就冲过去直接打了起来。

    李沧瑶站在路边,她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大家早就在他们快打起来的时候都逃到更远的地方,周围因为打斗而显得有些凌乱,许多摊子上的东西都被打烂了,她看着眼里划过一丝可惜,想着过后还是花银子赔偿一下那些小贩的损失吧。

    钱对于她来说只是数字,但对那些人来说或许就是养活一家人的重要的东西。

    她笑容不变地看向被狗腿子保护在后面的满身肥肉的气的跳脚,还在那里嚷嚷着要把成涛抓起来千刀万剐的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定阳县一霸梅富宝,该说自己是运气好还是时运不济?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有恋童癖,看到她后竟然不管不顾地要抓她,果然是在这个小地方作威作福惯了,都忘了什么人可以动,什么人不可以动了。

    没有一分眼力见的家伙。

    看到梅富宝那肥的和猪差不多的身体,以及因为生气而挤成一团的脸上的肥肉,见惯了美人,审美观相当高的李沧瑶心里升起了一丝厌恶。

    这种人,长成这样,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从百姓身上榨出了多少血汗钱,这么想着,李沧瑶就觉得自己手痒了,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梅富宝猛地一颤,觉得有什么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无意间发现李沧瑶站在路边,立刻眼前一亮,对身前的狗腿子道:“快,帮我把她给抓住。”

    “可是老爷……”狗腿子担心地看了眼混战中兴,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什么可是,还不快去!”梅富宝狠狠地敲了狗腿子的脑袋一眼,“要是抓不回小美人,我要你好看。”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然而还没等狗腿子往前走几步,就有一个人影朝他飞过来,嘭的一声直接把他压倒在地上。

    “哎呦。”

    成涛只稍稍瞥了眼对方,又继续动手。

    对付这些人根本不需要花多少时间,没一会儿,所有打手全都被他打倒在地,呻yin不已,成涛根本没有留手,只保证他们不死,所以他们如今一个个断手断脚,身受重伤,梅富宝早就在看到自己带来的手下全部被打倒的食盒就吓得跌坐在地上,看到成涛看自己,满脸惊慌地往后退着:“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了我一根毫毛,你……”

    “哼!”成涛冷漠地瞥了眼梅富宝,浑身戾气一放,梅富宝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真没用。”竟然是这样没用的人,害了这一方百姓。

    成涛心中杀意渐浓。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动手的时候,李沧瑶开口了:“小成子,我们该回去了。”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