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帝姬很忙八
    “是”成涛没有任何疑问,扔下重伤的重伤,昏迷的昏迷的狗腿子们和梅富宝回到李沧瑶身边道:“主子我们回去吧。”

    李沧瑶点头,弯着嘴角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梅富宝,带着成涛离开了。

    而他们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自动给他们让路,众人脸上的表情既害怕又担心,还有欲言又止似乎在为他们担忧。

    回到客栈的时候掌柜的看他们的眼神也是既害怕又担心,应该是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了,李沧瑶对掌柜的笑笑,带成涛回到房间。

    关上门后成涛小声问道:“官家为什么放过那个梅富宝?”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抓住他吗?

    “呵,放过?中了我的生死符,说生不如死也不为过生死符发作时会一日厉害过一日,中者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才会逐步减退等到八十一日过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他想解脱也要看我愿不愿意让他解脱。”

    李沧瑶是会生死符的当初师姐教她的时候没有任何藏私,但她很少用生死符,因为在她看来,生死符虽然确实是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控制人的方法,但却太过残忍,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所以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动用生死符。

    但对于梅富宝,李沧瑶没有丝毫同情,也没有丝毫留手,直接一道生死符打入他体内,不仅是为了控制对方,也是为了让对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那种人,万死不足已。

    听到李沧瑶说的话,成涛瞳孔一缩,很显然他知道生死符是什么东西。

    作为李沧瑶的心腹之一,成涛以前也见过生死符,也见过自家主子将生死符打入那些罪大恶极者的体内,让那些中了生死符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所以对生死符心有余悸,不过他觉得,生死符用在梅富宝身上是再好不过了。

    “主子英明,那种人,死不足惜,只有让他们尝到痛苦才是最好的惩罚。”

    等到了半夜时分,出去探查情况的黄药师和龙一也终于回来了,这时候李沧瑶已经睡下了。

    成涛小声地阻止两人说话,指了指屋内,表示主子已经睡着了,龙一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黄药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眼里划过一丝浅淡的温柔,朝成涛点点头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吃过饭,黄药师说道:“账本和名册还有来往书信已经到手了。”说着,黄药师把账本和名册拿出来递给李沧瑶。

    对黄药师来说,那县令华三山藏东西的地方虽然隐蔽,但早就被潜入到定阳县的那些暗龙卫给查清楚了,机关什么的更是难不倒黄药师,稍稍一弄就开了,花了半夜的时间拿到这些东西也是因为他把东西藏得太散了,他们来回寻找也花了些时间。

    本是江湖人,又怎么可能会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方法,自然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李沧瑶也是觉得这样速度最快,所以才会派黄药师来做这件事情的,这不,就这么简单。

    不然光明正大地来,要么就和以前一样什么也查不到,要么就是让她派的人遇险,这都是她不想看到的。

    房间里一时间除了快速翻页的声音连呼吸声都几乎听不见,李沧瑶快速翻阅着黄药师带回来的三本重要的册子,看完后脸色铁青,把册子往桌上一扔:“混账!岂有此理!”

    李沧瑶突然发火让龙一和成涛诚惶诚恐。

    “主子?”

    “你们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李沧瑶难得觉得自己平和的心态被打破了,她把册子扔到三人面前,忍着怒意道:“那些该死的家伙,朕不把他们全部揪出来难平朕心中愤怒。”

    大家都拿起册子看了看,顿时也怒火冲天,就连黄药师都忍不住一掌拍向桌子。

    “可恶,这些家伙简直无法无天。”说着,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李沧瑶:“你还好吧?”

    原来那几本册子上几乎什么都有,参与这次事件的所有官员,他们的来往书信,以及每一笔贪污得来的钱财,都记得一清二楚,让李沧瑶发怒的是,短短几年的时间,这定阳县县令华三山竟然贪污了两百多万两银两,更别提古董字画无数,而那个盐商梅富宝贪得的钱更是华三山的两倍之多。

    那名单上,前两次朝廷派来调查的官员的名字赫然就在其中。

    “我没事,不过,呵”李沧瑶冷笑:“果然是朕的好臣子,一个个在这方面的头脑倒是非常灵活。”

    而且李沧瑶他们发现,竟然还有几个大辽国的人的名字在里面,看来华三山果然和大辽国的人有联系,或者说是他们这些人和大辽国的人都有联系。

    不过李沧瑶并不关心这些,也不需要关心这些,反正都逃不掉,她收好那基本册子和书信,招呼大家吃饭,吃过饭后才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略地和他们说了一些。

    一听到昨天晚上竟然有人那么没眼力见地要欺负小皇帝,心里顿时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不悦和杀意:“梅富宝?”

    “不错,我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那个梅富宝,他如今被我中了生死符,已经被我控制,龙一,梅富宝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无论用什么方法,让他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都吐出来。”

    “是,主子放心,这些事情我们最在行了,那几个崽子都已经跃跃欲试了。”

    “至于华三山”李沧瑶单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桌面,仔细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朕已经交给八贤王处理了,如今证据也在我们手上,只要把证据交给八贤王,那些人一个也逃不掉。”

    黄药师挑眉:“所以说其实我只是个幌子么?”

    聪明如黄药师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早就觉得这小皇帝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一个新人根本不合理,虽然黄药师确实相当自傲,但却也并不是自傲到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当初接受了小皇帝的旨意,来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觉得很诧异,现在看来果然他只是个幌子,真正处理这件事情的是小皇帝最信任的八贤王了。

    明明这是一件让人生气的事情,黄药师却很神奇的没有半点怒意,他挑眉看向李沧瑶道:“难怪我们去找账本名册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这么看来,应该是你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你不是帮我弄到了账本和名册了么?这可是相当重要的东西。”李沧瑶眼嘴轻笑。

    黄药师眼角一抽,很想说一句,哪怕没有我,你也能拿到这些东西吧?不过最后还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他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对这狡猾的小皇帝无奈又怜爱。

    黄药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对方其实是个男的,还是大宋权力最大的皇帝,他却仍然忍不住把目光停留在对方身上。

    有时候黄药师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放在对方身上,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光。

    黄药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要糟。

    喂喂,黄药师你清醒一点,哪怕对方穿着女装,哪怕对方确实非常漂亮,简直就是雌雄莫辩,但他还是男子啊,还是大宋皇帝,你可不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倒不是黄药师排斥龙阳之好,黄药师本身就不把世俗放在眼里,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着自己的心走,只是这次情况可不一样,对方可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所以即使他隐隐对自己的心思有点察觉,他还是把那点心思压了下去,藏在心里藏得死死的。

    当天李沧瑶就让暗龙卫的人把账本和名册以及书信全部都给八贤王送去,而她换回了男装,带黄药师等人直接进入县令府,黄药师掏出金牌,见令如见皇上,令人把县令抓起来。

    这时候黄药师倒是做了回当官的瘾,以钦差的身份对华三山升堂审问,在无数来围观的百姓面前,定了华三山和梅富宝的罪。

    华三山最开始还不愿意认罪,只可惜梅富宝早就把他的罪都交代清楚了,他百口难辩,而华三山他们的狗腿子们也全都被李沧瑶几人制服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同样被治罪。

    华三山见大势已去,满脸苍白,只得俯首认罪。

    华三山和梅富宝被定三日后处斩,处斩当日定阳县万人空巷,所有人都跑来观看情况,很多人都带着臭鸡蛋,烂叶子,看到华三山和梅富宝等人出现,全都拿东西砸他们,一边砸还一边哭喊苍天有眼,你们该死的话。

    好在李沧瑶有先见之明,押送犯人的时候让人把他们全都五花大绑,然后放长绳子在前面拉,这不,他们就没有被烂菜叶子臭鸡蛋给波及到。

    这一天行刑场的地面被血染红了,刽子手都已经累了,就连刀都似乎缺了口,然而没人感到害怕,也没人感到压抑,行刑场处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夹杂着众多解脱似的哭泣,让无数人看了忍不住落泪。

    “是”成涛没有任何疑问,扔下重伤的重伤,昏迷的昏迷的狗腿子们和梅富宝回到李沧瑶身边道:“主子我们回去吧。”

    李沧瑶点头,弯着嘴角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梅富宝,带着成涛离开了。

    而他们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自动给他们让路,众人脸上的表情既害怕又担心,还有欲言又止似乎在为他们担忧。

    回到客栈的时候掌柜的看他们的眼神也是既害怕又担心,应该是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了,李沧瑶对掌柜的笑笑,带成涛回到房间。

    关上门后成涛小声问道:“官家为什么放过那个梅富宝?”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抓住他吗?

    “呵,放过?中了我的生死符,说生不如死也不为过生死符发作时会一日厉害过一日,中者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才会逐步减退等到八十一日过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他想解脱也要看我愿不愿意让他解脱。”

    李沧瑶是会生死符的当初师姐教她的时候没有任何藏私,但她很少用生死符,因为在她看来,生死符虽然确实是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控制人的方法,但却太过残忍,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所以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动用生死符。

    但对于梅富宝,李沧瑶没有丝毫同情,也没有丝毫留手,直接一道生死符打入他体内,不仅是为了控制对方,也是为了让对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那种人,万死不足已。

    听到李沧瑶说的话,成涛瞳孔一缩,很显然他知道生死符是什么东西。

    作为李沧瑶的心腹之一,成涛以前也见过生死符,也见过自家主子将生死符打入那些罪大恶极者的体内,让那些中了生死符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所以对生死符心有余悸,不过他觉得,生死符用在梅富宝身上是再好不过了。

    “主子英明,那种人,死不足惜,只有让他们尝到痛苦才是最好的惩罚。”

    等到了半夜时分,出去探查情况的黄药师和龙一也终于回来了,这时候李沧瑶已经睡下了。

    成涛小声地阻止两人说话,指了指屋内,表示主子已经睡着了,龙一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黄药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眼里划过一丝浅淡的温柔,朝成涛点点头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吃过饭,黄药师说道:“账本和名册还有来往书信已经到手了。”说着,黄药师把账本和名册拿出来递给李沧瑶。

    对黄药师来说,那县令华三山藏东西的地方虽然隐蔽,但早就被潜入到定阳县的那些暗龙卫给查清楚了,机关什么的更是难不倒黄药师,稍稍一弄就开了,花了半夜的时间拿到这些东西也是因为他把东西藏得太散了,他们来回寻找也花了些时间。

    本是江湖人,又怎么可能会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方法,自然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李沧瑶也是觉得这样速度最快,所以才会派黄药师来做这件事情的,这不,就这么简单。

    不然光明正大地来,要么就和以前一样什么也查不到,要么就是让她派的人遇险,这都是她不想看到的。

    房间里一时间除了快速翻页的声音连呼吸声都几乎听不见,李沧瑶快速翻阅着黄药师带回来的三本重要的册子,看完后脸色铁青,把册子往桌上一扔:“混账!岂有此理!”

    李沧瑶突然发火让龙一和成涛诚惶诚恐。

    “主子?”

    “你们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李沧瑶难得觉得自己平和的心态被打破了,她把册子扔到三人面前,忍着怒意道:“那些该死的家伙,朕不把他们全部揪出来难平朕心中愤怒。”

    大家都拿起册子看了看,顿时也怒火冲天,就连黄药师都忍不住一掌拍向桌子。

    “可恶,这些家伙简直无法无天。”说着,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李沧瑶:“你还好吧?”

    原来那几本册子上几乎什么都有,参与这次事件的所有官员,他们的来往书信,以及每一笔贪污得来的钱财,都记得一清二楚,让李沧瑶发怒的是,短短几年的时间,这定阳县县令华三山竟然贪污了两百多万两银两,更别提古董字画无数,而那个盐商梅富宝贪得的钱更是华三山的两倍之多。

    那名单上,前两次朝廷派来调查的官员的名字赫然就在其中。

    “我没事,不过,呵”李沧瑶冷笑:“果然是朕的好臣子,一个个在这方面的头脑倒是非常灵活。”

    而且李沧瑶他们发现,竟然还有几个大辽国的人的名字在里面,看来华三山果然和大辽国的人有联系,或者说是他们这些人和大辽国的人都有联系。

    不过李沧瑶并不关心这些,也不需要关心这些,反正都逃不掉,她收好那基本册子和书信,招呼大家吃饭,吃过饭后才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略地和他们说了一些。

    一听到昨天晚上竟然有人那么没眼力见地要欺负小皇帝,心里顿时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不悦和杀意:“梅富宝?”

    “不错,我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那个梅富宝,他如今被我中了生死符,已经被我控制,龙一,梅富宝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无论用什么方法,让他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都吐出来。”

    “是,主子放心,这些事情我们最在行了,那几个崽子都已经跃跃欲试了。”

    “至于华三山”李沧瑶单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桌面,仔细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朕已经交给八贤王处理了,如今证据也在我们手上,只要把证据交给八贤王,那些人一个也逃不掉。”

    黄药师挑眉:“所以说其实我只是个幌子么?”

    聪明如黄药师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早就觉得这小皇帝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一个新人根本不合理,虽然黄药师确实相当自傲,但却也并不是自傲到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当初接受了小皇帝的旨意,来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觉得很诧异,现在看来果然他只是个幌子,真正处理这件事情的是小皇帝最信任的八贤王了。

    明明这是一件让人生气的事情,黄药师却很神奇的没有半点怒意,他挑眉看向李沧瑶道:“难怪我们去找账本名册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这么看来,应该是你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你不是帮我弄到了账本和名册了么?这可是相当重要的东西。”李沧瑶眼嘴轻笑。

    黄药师眼角一抽,很想说一句,哪怕没有我,你也能拿到这些东西吧?不过最后还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他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对这狡猾的小皇帝无奈又怜爱。

    黄药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对方其实是个男的,还是大宋权力最大的皇帝,他却仍然忍不住把目光停留在对方身上。

    有时候黄药师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放在对方身上,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光。

    黄药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要糟。

    喂喂,黄药师你清醒一点,哪怕对方穿着女装,哪怕对方确实非常漂亮,简直就是雌雄莫辩,但他还是男子啊,还是大宋皇帝,你可不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倒不是黄药师排斥龙阳之好,黄药师本身就不把世俗放在眼里,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着自己的心走,只是这次情况可不一样,对方可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所以即使他隐隐对自己的心思有点察觉,他还是把那点心思压了下去,藏在心里藏得死死的。

    当天李沧瑶就让暗龙卫的人把账本和名册以及书信全部都给八贤王送去,而她换回了男装,带黄药师等人直接进入县令府,黄药师掏出金牌,见令如见皇上,令人把县令抓起来。

    这时候黄药师倒是做了回当官的瘾,以钦差的身份对华三山升堂审问,在无数来围观的百姓面前,定了华三山和梅富宝的罪。

    华三山最开始还不愿意认罪,只可惜梅富宝早就把他的罪都交代清楚了,他百口难辩,而华三山他们的狗腿子们也全都被李沧瑶几人制服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同样被治罪。

    华三山见大势已去,满脸苍白,只得俯首认罪。

    华三山和梅富宝被定三日后处斩,处斩当日定阳县万人空巷,所有人都跑来观看情况,很多人都带着臭鸡蛋,烂叶子,看到华三山和梅富宝等人出现,全都拿东西砸他们,一边砸还一边哭喊苍天有眼,你们该死的话。

    好在李沧瑶有先见之明,押送犯人的时候让人把他们全都五花大绑,然后放长绳子在前面拉,这不,他们就没有被烂菜叶子臭鸡蛋给波及到。

    这一天行刑场的地面被血染红了,刽子手都已经累了,就连刀都似乎缺了口,然而没人感到害怕,也没人感到压抑,行刑场处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夹杂着众多解脱似的哭泣,让无数人看了忍不住落泪。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