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帝姬很忙十
    的确如此, 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就连我都忍不住从心底发出笑声来。这也是你厉害的地方啊。

    黄药师在心底感慨道。

    果然不愧是他看上的人,不一般, 将来一定是一位非常贤明的君主……不, 他现在就是贤明的君主。

    这么几年下来,黄药师早就已经认命了,他已经确认自己喜欢眼前这个过分精致的小皇帝, 而且喜欢的不可自拔,想当初他聪定阳县急急忙忙和对方分开,就是因为察觉到自己心里的那一丝不可告人的心思, 才会决定早早离去,以便能够忘记这份感觉,然并卵,远离某人的举动似乎并没有让他的情况变好, 反而因为思念让他变得更加奇怪,生生起了反作用。

    黄药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才和那小皇帝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却生生在心里留下了对方的影子,至从离开之后他就满脑子都是对方,天天想着他, 念着他,几乎快到了疯魔的地步。

    这一路神思不属地回到家中,就连父母都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一个劲地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在他们本就知道他性子有些古怪, 最后被他忽悠过去了。

    自从那天之后,黄药师改变了,这一改变让他的父母都觉得奇怪,他开始暗地里不知道做些什么,经常往外跑,甚至有时候一两个月都不在家,每次问他在做什么都不愿意回答。

    黄父黄母心里有些担忧,最后甚至想到给他找一门亲事让他安定下来,只可惜被黄药师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当时他听到爹娘要给自己找媳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某小皇帝,第一反应就是不知道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直到那一刻,黄药师终于再也没办法逃避里。

    他确定了自己喜欢那个小小年纪就背负起一国之运的小皇帝。

    就连黄药师都觉得惊讶,自己竟然对一个相识不到一个月的小小少年产生了这样的感情,但心动了就是心动了,黄药师从不逃避,哪怕对方还是个孩子,哪怕对方是个男孩子,哪怕对方是这大宋国权力最大的,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存在,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努力一下的,他有种莫名的感觉,那小皇帝对自己也是不一般的。

    至于那感觉是从何而来,黄药师并不知道,但他就是这么没理由地相信这种感觉。

    所以之后几年,黄药师除了醉心于武学和杂学,就是努力在几年里培养自己的势力,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自己喜欢的人权利这么大,他要是不努力些追上对方的脚步,又怎么能腆着脸说喜欢对方。

    黄药师是个相当厉害的人,只要他想,没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所以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就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以及庞大的产业,如果李沧瑶名下的产业很多是她为了方便百姓以及替她暗中收集各种信息才创办的,那么他的产业就真真是样样都是圈钱的产业了,尤其是在后来他和李沧瑶两人合作开辟了海上行业之后,更是日进斗金。

    遗憾的是,哪怕黄药师如今年纪轻轻武功已达化境,还拥有让无数人羡慕的财富,在面对李沧瑶的时候却还是连告白都不敢。

    qwq~感觉自己突然变得好怂,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敢告白,我真的是黄药师吗?

    这几年来他们见面的次数也数不过来,尤其是在他定居开封之后,两人更是经常见面,要么就是他溜进宫,要么就是对方溜出宫。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甚至到了能够抵足而眠的时候了。

    只可惜即使如此,黄药师仍然没有把自己真正想说的话说出来。

    黄药师暗戳戳地瞄了眼俊美的雌雄莫辩的李沧瑶,再次为自己突然而来的退缩而感到很无奈。

    “对了,你今天出来又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你是专门出来找我的。”虽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觉得非常高兴,但想想也不可能。

    这小子可狡猾着呢,没事怎么可能会来找他?

    黄药师如今已经在开封定居了,并且在离皇宫最近的地方买了一栋大宅,就是希望能离某人近一些,对于他的小心思李沧瑶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看对方纠结来纠结去就是不敢告白的样子,她决定暂时还是当做不知道的好,她也想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向她告白,到那个时候,她差不多也可以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她听到黄药师的话撇撇嘴,有气无力地趴在桌道:“还不是那些大臣,今天上朝的时候又在催我早点立后开后宫了,真烦,我都说了我现在还年轻不需要这么急,他们干嘛老是盯着我的后宫不放呢。”这么说着的时候李沧瑶还故意看了眼黄药师,果然就看到他拿着杯子的手突然一顿,然后手上的杯子莫名其妙地被他不小心捏碎了。

    “啊,药师你做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你都把杯子给捏碎了。”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在偷笑,李沧瑶连忙掏出手帕给黄药师,帮他擦拭手上的茶水。

    黄药师此时可顾不上自己的状况,他猛地一把拉住李沧瑶的手,眉头皱的死死的问道:“那你会怎么做?”

    “什么?”

    “我问你会怎么做?你会立后吗?你会纳妃子吗?”黄药师的心因为刚才李沧瑶的话猛地缩紧,一向精明的他这时候却没有看出对方是在开玩笑,严肃地看着李沧瑶,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也相当大。

    “我不准你立后,不准你纳妃子!”黄药师完全不管自己这话说出来若是旁的皇帝会是什么后果,总之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绝对不允许他有别的女人,男人也不行。

    “哦?药师此话怎讲?朕乃天子,立后纳妃是必然的事情,药师若是想阻止朕立后纳妃,可要说出让朕信服的理由来。”李沧瑶眯起眼睛,似乎因为黄药师刚才的话而感到不悦,甚至第一次对黄药师冷脸以对。

    黄药师看到李沧瑶这般,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发苦,但他还是坚定地看向李沧瑶,眼里带着满满的深情:“我不允许你和别人在一起。”

    “嗯?”李沧瑶挑眉,配着那副精致的面孔,让黄药师有种鼻子痒的感觉,他深呼吸一口,一点也看不出他本身狂傲的性格,略带紧张地看着李沧瑶开口说道:“赵瑜,我心悦你。”

    不等李沧瑶开口说话,黄药师就急急地补充道:“我说的是真的,自从那年见到你之后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这样不对,也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对你说这样的话,可是……”

    黄药师的表情看起来相当的着急,因为他知道,哪怕他如今功成名就,武功除了那少数几个人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而他又家财万贯,但和拥有整个国家的小皇帝相比根本是沧海一粟,在面对小皇帝赵瑜的时候,黄药师知道自己只有输的份。

    心里这般想着,黄药师的表情也带上了些许的苦涩,他甚至不敢看对方的表情,却敛眉,固执地握着对方的手。

    然而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对方说话,黄药师的心一点一点凉了下去,直到他快要坚持不住松开手的时候,就听到对面传来扑哧一声,然后很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还在想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呢,害我等了这么久。”

    嗯?

    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发展,黄药师猛地抬头,就看到李沧瑶含笑看着自己,一时间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滞地看着她,直到许久后才反应过来,心跳加速,眼里也闪过一丝狂喜:“你……”

    “药师,如果我说我有一件事情骗了你,你会不会怪我?”她没有回答黄药师,而是问了一个让他觉得奇怪的问题,黄药师想也不想地回答道:“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怪你。”

    怎么舍得怪你?黄药师甚至不清楚他对她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强烈的,但当他发觉的时候他早已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不过他心甘情愿,如今又看到自己心悦之人似乎对他也不是没有感情,而且还开始回应他,这让他如何能不惊喜。

    “是这样吗?”李沧瑶轻笑,伸手附上他握在自己另一个手腕上的手说道:“我现在还不能给你答案,再等等,等到那个时候,若药师还是这样坚定,那时我再回答你。”

    说完,不等惊喜的黄药师说什么,李沧瑶独自离开了。

    等在外面的成涛见李沧瑶出来,立刻跟上去,小声地问:“主子,回去了?”

    “恩,回去吧,出来也有段时间了。”更何况,也该准备准备接受暴风雨了。

    虽说现在朝廷已经成了她的一言堂,也大多都是她的心腹,但还是有几个老古板的,也不知道当她把自己的真实性别说出来后那几个老家伙会不会羞愤地撞柱自杀。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