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雕生艰难十四
    嬴政对李沧瑶总是喜欢飞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不但把他的头发弄乱,还把他的头当成窝睡觉感到很无奈,却也宠溺地任她弄乱自己的头发,甚至为了让她好好睡觉而小心翼翼,尽量不转动头让李沧瑶感到不适。

    他挥退了身边候着的太监宫女,走进内室,拿起之前还未看完的史册看了起来。

    对于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代嬴政不解之余倒也觉得有趣,他相信这种难得的体验就连那些一天到晚想着搞事情的墨家阴阳家都没办法做到,也相信若是那些搞事情的家伙们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奇特经历一定会嫉妒死他,同时他的直觉告诉他时间一到他就会回到自己的世界。

    这是嬴政从来都不着急的原因之一。

    而嬴政觉得他来到这个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得知了秦之后的历史。

    哪怕时空不同,但有的地方还是很值得借鉴的。

    嬴政看着手中的史册,心中也明白,如若当初未曾遇到瑶儿,他的王后,说不定他的人生真会如这个时代的史册山写的那般发展,秦最终不过二世而亡。

    不过如今他可以确定,大秦帝国绝对不会如手中史册所写那般昙花一现,他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帝国败落。

    看来回去后得再加把劲儿,把那些家伙的剩余价值再挤挤,能者多劳嘛,那些家伙那么有能耐,相信一定会很乐意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不是。

    咳咳……若是被某人一直奴yi有做不完的工作的众人知道嬴政的想法估计会哭的,真的会哭的。

    嬴政那小子,不但灭了他们的国家,还坏心眼地以百家争鸣天下大同做诱饵诱huo他们替他办事,然后甩给他们一大堆的事情,自己和王后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真的让他们很想造反啊qaq~

    嬴政看着手中的史册,看着这个世界从秦朝王后的历史发展,嘴角微微勾起。

    一直到李总管小心地进来告知嬴政用膳时间到了,嬴政才放下手里的史册,将头上已经睡着的李沧瑶小心地抱下来塞进衣服里让她继续睡觉,扭了扭有些酸疼的脖子走了出去。

    “李全,朕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嬴政转头问身后的李全总管,他是嬴政来之后亲手提拔上来的,至于之前那个贪得无厌的总管,直接被嬴政拉出去砍了,李全听到嬴政的问话,立刻弯腰道:“都已经准备好了,陛下,陛下可要看看?”

    “放着吧,瑶儿饿了,先用膳。”

    “是。”李全小声应道,心里明白,这是陛下让他准备着,等吃过饭拿出来给他看的意思。

    所以李全在跟着嬴政进入餐厅之前悄然对守在那里的小太监说了几句话,让小太监去准备,这才又跟上去,替嬴政布菜。

    小太监听了李全的话哎了一声,连忙小跑出去办李全吩咐的事情了。

    李沧瑶本来还在睡觉,但自从进入餐厅后就被饭菜香味刺激地动了动身子,然后闭着眼睛一点从嬴政的衣服里蹭了出来,慢慢半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眼道:“唔……吃饭了?”

    “吃饭了。”嬴政让李全退下,亲自夹了筷鱼肉道:“来,张嘴。”

    “啊——”李沧瑶条件反射地张嘴,鱼肉被嬴政喂到她嘴里,她咀嚼一番咽了下去,又张嘴要吃的。

    这样一个喂一个吃,很快李沧瑶就吃饱了,她的胃口可不比小威和杨康,那么小一只鸟儿,哪怕吃的再多也顶多一小碗的食物就能撑了,吃饱喝足的李沧瑶仰面倒在嬴政腿上,蹬了蹬小腿儿,啾啾啾地叫了几声,惹得嬴政边笑边揉了揉她鼓鼓的肚子:“呦,这小肚子,吃的很饱嘛。”

    “啾啾,流氓!”李沧瑶啪一下翅膀打在他的手上,翻了个身屁股对着嬴政,梳理了一番羽毛趴着有准备睡觉了。

    嬴政被打了也不恼,摸着她的头,也不嫌弃筷子是刚才她用过的,直接就着吃了起来。

    等嬴政慢吞吞地吃完了一顿在他看来堪称美味的饭,才慢慢放下手里的筷子,眼里带着一丝不为人察觉的满足。

    别怀疑,对某始皇来说,这里的有一大特点就是好吃的多,想想那个年代就连人也没有如今这般多,能发现的可食用的东西也少,连调料都没有多少种,你能指望能做出多少好吃的东西来?

    就连他这样的皇帝吃的对比如今吃的简直是美味农家菜和满汉全席一样的差距。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多留意一些,回去可以让人找嘛,可以增加百姓的吃食,改善大家的生活条件,这可是大事。

    “陛下,东西已经拿来了,小的这就给您拿上来。”李全作为一个合格的总管,做事自然相当细心,他见嬴政已经吃完了,立刻上前把刚才让小太监取来的檀木盒子拿出来,呈现给嬴政道:“陛下请看。”

    嬴政从李全手里拿过小盒子打开,一块半指长,两边都用金银丝编织成的线穿了起来,他拿起那块半指长的小金牌,上面用很小的字写着如朕亲临的字,字的背景是龙图腾,金牌后面则是用秦朝文字写了嬴政这两个字。

    这是嬴政特意让人制作的金牌,是给李沧瑶做的,他拿起来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金牌挂在了李沧瑶的脖子上。

    没错,这就是一个鸟牌。

    而且还是嬴政给李沧瑶特制的鸟牌。

    不但有缩小的如朕亲临,甚至背面还有玉玺的缩小印章。

    嬴政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只要李沧瑶带着这个鸟牌,无论到哪里都相当于他在身边,见官高一级,这就相当于给了李沧瑶相当大的权利。

    当然,鉴于这金牌实在是太小了,而且还非常特殊,嬴政早在决定做这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在上朝的时候笑眯眯地告知那些大臣这件事情了。

    至于那些大臣们听到自家陛下笑眯眯着脸让人宣读了圣旨之后是个什么表情,可就不在嬴政的关心范围之内了。

    嬴政给李沧瑶带鸟牌的动作很清,但到底还是有些打扰到李沧瑶了,她不满地动了动身子,白色的翅膀轻轻拍了下他的手:“啾啾……嬴政你在做什么?”

    “啊,没事,你继续睡吧,马上就好了。”嬴政哄着李沧瑶。

    “啾啾~”李沧瑶不知道嬴政在搞什么鬼,不过直觉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也就任他去了,连眼睛都没睁开,又睡了过去。

    自从被嬴政包/养之后李沧瑶就发现自己变得堕落了,吃饭有人喂,睡觉有人哄,走路有人抱,小日子过得相当舒坦,舒坦到她都觉得自己好像长胖了,从原来的小只白雕变成了圆滚滚了。

    感觉自己最近好像连飞都有些累了,想想都是泪。

    等到李沧瑶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脖子上竟然戴了一个东西的时候,她低头想看清楚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不过因为嬴政为了防止金牌丢了而把线绑的刚刚好,李沧瑶怎么低头也看不到脖子上的东西是什么。

    感觉自己像是被套了个狗牌怎么办?

    李沧瑶歪了歪脑袋,然后很快就把这件事情给抛在脑后,拍拍翅膀找嬴政去了。

    嘛~作为一只现在被金主保养的鸟儿,金主的一点爱好还是要满足的,挂一张牌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戴了个项链,说不定还很好看呢。

    李沧瑶也猜的很对,那一枚金牌小小的,很漂亮,用金丝银线编织成的链子穿着戴在她的脖子上,衬着她雪白的羽毛真的非常漂亮。

    当然,还相当的明显。

    很敏锐地察觉到自己飞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地对自己行礼,并且低头不敢看她,李沧瑶心里觉得奇怪,此刻她只想快点找到嬴政,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嬴政此时并不在御书房内,也不在御花园,甚至很神奇的竟然不在皇宫里。

    李沧瑶在皇宫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嬴政,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啾啾~”疑惑的李沧瑶喊住一个人,对他啾啾啾地叫着询问嬴政的下落,只可惜那人不似嬴政一般能听得懂李沧瑶的话,只听到她啾啾啾的叫声,急的头上都冒汗了:“这……这……小主子,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啊!”

    要了他的命了哎~皇宫里谁不知道如今哪怕得罪了皇帝也不能得罪这小主子哎,要是得罪了她,指不定他就会被皇上责罚,生不如死了,想想当初想拔了这白雕的羽毛的某个妃子娘娘可是被皇上砍去双手扔出了宫里自生自灭,小太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都快急哭了。

    “要不,要不小主子您比划一下给我看?”小太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完全不想要是李沧瑶听不懂他的话会是什么结果,他瞄了眼李沧瑶,看到她脖子上的那枚金牌,顿时又吓得低下头去。

    李沧瑶:“……”你让我比划给你看你倒是抬头看我啊!

    很无奈地发现眼前这个小太监似乎很怕自己,李沧瑶也不为难对方,她决定自己去找嬴政。

    这个时候寻踪蝶就有派上了用场,李沧瑶放出一只寻踪蝶,跟在它后面去寻找嬴政。

    还在找”[综穿]天生凤命”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