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逆子
    眼前的情景太过于真实了,他甚至都怀疑此刻的自己到底是不是十六岁的自己。



    跟在张伯的身后,赵若尘皱眉沉思,他在尝试着调用自己身体之中的力量。他在感受自己的肉身力量,同时也在动用以《锻魂诀》修炼出来的那强横的灵魂之力,更是在尝试把丹田之中的真气转化成灵力。



    可他陡然发现,自己的肉身依旧是脆弱不堪的,自己的修为依然只是锻体境三重。丹田之中别说灵力了,就是真气都少得可怜。至于那灵魂之力,现在又哪有什么灵魂之力的影子?



    “到底怎么回事?”



    从万象境九重的修为,突然跌落至锻体境三重,这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尝试把自己曾经所学的种种战技都使出来,然而除了有一个花架子之外,压根就没有任何威势。



    “哎哟我的少爷啊,你这是魔症了吗?旁人说闲话就让他们说呗,你何必去理会那旁人的话?”



    张伯以为赵若尘是听了外面的流言蜚语,以至于现在都魔症了。看着他跟在自己的身后比划着拳脚的模样,心中就一阵担忧。



    这年头流言蜚语能杀人于无形,赵家家主这唯一的儿子可不能因为旁人几句话就被逼疯了啊,如果真被逼疯了,那老爷能受得了吗?



    赵若尘没有说话,他看了管事张伯一眼,而后越过了他,朝着书房走了过去。



    踏入书房,他看到了那最为熟悉的人影,一席墨袍的赵君度此刻正坐在书案面前,手中拿着一封书信,皱眉观看着。



    那书信已经被他捏得皱皱巴巴了,显然是反复观看了好多次,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即便是管事把赵若尘带入了房间,他也像是没有发现一般。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那书信上面。



    “老爷,少爷我找回来了!”



    管事轻轻开口打断了赵君度。



    赵君度闻言,这才把书信放在了书案上,把目光转移到了赵若尘的身上。



    看到他嘴角的血迹,赵君度皱了皱眉,道:“和人打架了?”



    赵若尘没有说话,他在观察赵君度。眼前的一切实在是诡异至极,他感觉自己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奇妙的幻境之中。



    这幻境能让曾经的场景再现,要把自己给迷失在这幻境之中。



    他现在的脑子还保持着清醒,一直都在提醒自己,父亲和姐姐还有自己的朋友,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待着的,眼前这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



    “想要让那些流言蜚语不再耳边烦扰,唯有提升自己的实力!你看看你自己,你最近的功课认真吗?为了一个烟轻灵,竟能让你放下心中的理想抱负,把功夫用在了争风吃醋上面,你还是个男人吗?”



    一阵呵斥从赵君度的口中传来,他义正言辞,这番话作为父亲对儿子的训斥,再正常不过,但落在赵若尘的耳中,却是让他笑了起来。



    “

    网网推荐:

    幻觉终究是幻觉,又岂能真的如真实场景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