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作为一只喵的痛苦
    ,!

    沐千洛叼着包着瓷瓶的手绢,强忍着呕吐的**,回到燕景的藏身处,燕景整个人如被从水中捞出来似的,眼睛猩红,正在狠命的拉扯身上的衣服。

    幸好这里够偏僻,没人发现,“燕景,燕景!”

    可惜,燕景全无反应,沐千洛伸出小爪子,弹出锋利的指甲,用力抓在了燕景的胳膊上,心下默念:希望不要得狂犬病才好。

    “呃……”

    燕景停下手中的动作,猩红的眼睛中划过一丝清明。

    “洛洛?”

    “解药。”

    沐千洛用爪子扒拉下瓷瓶。

    燕景费力的拿起瓷瓶,抖着手拔掉瓶塞将解药倒进了嘴里。

    “喂,不能……这么……”吃啊!

    沐千洛来不及阻止,燕景已经将瓶子里所有的解药都吞了下去。

    燕景急促的呼吸消失了,黑暗中的躁动慢慢归于平静。

    “燕景,燕景,喂,你别晕啊……”

    燕景的失踪,让松林小筑里闹翻了天。

    萧博睿正抓着芸娘的前襟,“阿景不过是跑趟茅房,怎么人就不见了?今天不将阿景交出来,我就拆了你的倾颜阁。”

    “哎哎哎,小将军,你不要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也许小世子只是喝多了,在哪里睡着了。”芸娘一边安抚,一边吩咐人去找,这二位都是京城里的混世魔王,哪一个她都惹不起。

    萧博睿心下焦急,“这么久了,阿景还没有消息,肯定是出事了。”

    正拉扯间,一团黑影从窗外飞进来,萧博睿本能的偏头,黑影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从松散的手绢里滚出一个瓷瓶。

    摊开的手绢上写着六个字:燕景在紫竹林。

    “这是用血写的,阿景出事了。”萧博睿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直刺芸娘,“紫竹林在哪?”

    “在,在最东边,奴家这就带小将军过去。”

    芸娘看到手绢瓷瓶的一刹那,脸如死灰,她不会认错,这两样都是她的东西,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沐千洛见到浩浩荡荡一群人冲到紫竹林,将燕景带走,心里松了口气,那个小将军眼里的焦急和担心不似作伪,既然燕景那样信任他,想来应该没问题。

    当夜,侯府别院。

    “世子爷,你醒啦,我这就去通知小将军。”小厮正祥放下手中的毛巾,如兔子般窜出了房间。

    燕景挣扎着起身,谁知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无奈又摔回了床上。

    “中了七日醉和软筋散,又吃了过量的解药,身体消耗过巨,你需要休息。”萧博睿迈步走进来,见燕景醒了过来,也松了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有人暗算我。”

    “胳膊上的伤呢?不要告诉我是摔倒划伤的。”他可是跟他爹上过战场的,那一刀下手够狠。

    “是我自己割的。”

    燕景无奈答道,当时七日醉发作的厉害,他怕走不到松林小筑,才出此下策。

    随后燕景低声将过程讲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沐千洛的事。

    “究竟是什么人?这摆明了就是要毁了你。”

    萧博睿不敢想象,一旦对方得逞,阿景将会面临怎样处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