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燕景耍流氓
    ,!

    为了躲避萧博睿的骚扰,沐千洛吃完立刻闪身走人,晚风轻拂,沐千洛惬意的趴在房顶,她现在彻底过上了米虫的生活。

    “洛洛,原来你在这里。”

    “我在月光浴啊,萧博睿走了?”沐千洛没回头,能这样和她说话的只有燕景。

    燕景在沐千洛旁边坐下,“嗯,他来说些事情。”

    “哦。”沐千洛猫小力微,很懂得做猫的本分,不再多问。只等日子一到,在神魂的指引下,接收小叔为她准备的身体。

    “话说你是怎么上来的?”这个房子可是很高的。

    燕景又伸手揉搓沐千洛的小脑袋,“好歹我也是从小习武,上个房还难不倒我。”

    沐千洛抬爪子去挠燕景的手,“习武?”她以为像燕景这样的二世祖,应该是过着飞鹰走犬,招猫逗狗的纨绔生活。“那你怎么还会遭到暗算。”

    “因为那天我不只中了七日醉。”

    倾颜阁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隔日便听说宫里有个太监不小心落水淹死了,不过这样就想粉饰太平,也是太天真了。

    燕景又忍不住揉了揉沐千洛的小脑袋,在沐千洛伸爪子挠他前,已经收回手,沐千洛恼怒的瞪了燕景一眼,这狡猾的家伙。

    “你每天晚上都在外面晃荡什么呢?”

    “难道这不该是猫的正常习性吗?”

    在萧博睿的折腾下,沐千洛才蓦然惊醒,她不只是外表变成猫,而是连猫的习性都继承下来,这让她沮丧不已。

    “哈哈,还在生博睿的气?他只是觉得你有意思,想讨好你而已。”

    “谢了,本小姐不需要。”

    “咦?原来你是只小母猫?不,女的吗?”燕景伸手去拉沐千洛,想一探究竟。

    沐千洛的小身体飞快的向后弹跳,两只小爪在前面挥舞,燕景快速的缩手,还是在手背上留下了抓痕。

    “洛洛,你还真是不客气。”燕景苦笑。

    沐千洛依然气鼓鼓的,“燕景,你,你居然耍流氓。”

    “耍流氓?”燕景一阵错愕,才理解沐千洛说了什么,脸现尴尬,“咳,那个对不起啊,我只是把你当成一只小猫。”

    虽然沐千洛想事做事都与人无异,但外表看起来毕竟是一只猫。

    “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

    沐千洛转身就走,她堂堂的沐氏千金,居然沦落成随便一个人都能逗弄的玩物,让老爸知道她这么丢人,肯定会心疼,小叔更是会笑话死她。

    “洛洛,你别走,我不是故意的。”

    沐千洛声音黯然,“我不是你闲暇时逗弄的宠物。”

    “不是的,洛洛,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燕景看沐千洛毅然转身,突然有种要失去她的不安涌上心头。

    沐千洛不理会燕景,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是真的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只能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世界里,哪怕她再坚强,也会觉得心情低落。

    燕景想抱起沐千洛,结果沐千洛一个纵跃,从房上跳了下去,继续向前走,燕景连忙跟上,他怕沐千洛一去不复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