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这才是真相
    ,!

    “洛洛,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

    “不不不,绝对没有下次。”

    沐千洛出了定北侯府,望着漆黑的街道,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燕景连忙一把抱起了她。

    “洛洛,我真的没当你是宠物,我一直当你是朋友,是玩伴。”

    沐千洛没有挣扎,只是蜷缩起身体,放弃了坚持,“燕景,似乎除了小丫那里,我竟然无处可去。”

    “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还要去哪里?”燕景一瞬间心疼了,“我们回去了好不好?咦,怎么已经在侯府外面了?”

    “还定北侯府呢,巡逻和护卫到处是漏洞,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根本就没人发现。”沐千洛鄙视道。

    “这根本不可能。”燕景不敢置信。

    虽然他爹这些年不再领兵,可是府里的护卫都是军中的精英,个个都是好手。

    “不信,我们再走一趟。”

    沐千洛带着燕景在定北侯府里闲庭信步,绕了有大半个时辰,居然真的没有人发现他们。

    燕景眉头深皱,他没想到侯府的守卫居然有这么大的漏洞。

    燕景在一个院子前停了下里。

    沐千洛好奇的问,“这是哪里?”

    “这是,我母亲的居所。”燕景流露出一丝怅然和渴望。

    “要进去看看吗?走这里。”

    沐千洛当先跳起,院墙的拐角少了一块砖,借力一跃就上了院墙。

    “往这里一步,你会发现立刻挡住了高处护卫的视线。”

    燕景照做,发现真的如此,经沐千洛这样一走,定北侯府根本就是不设防的民宅,明天定然重新安排巡逻路线。

    “我们还是回去吧。”

    卧室亮着灯,如今他已经不是孝子了,这样来母亲的宅院于理不合,燕景感觉不自在。

    哗啦……

    是茶碗摔到地上的声音。

    燕景一个箭步冲到窗前,结果定住不动了,沐千洛好奇的跳到窗台上。

    “燕景,燕景,你就知道燕景,你怎么就从没想到过我们的儿子,他死了,他替你的燕景死了。”侯夫人泪流满面,怒瞪着定北侯,“我哪里对燕景不好了,他占着侯府世子的名分,我说什么了?你还需要我怎么笑脸相迎?你可知道,每次他出现在我面前,都是在扎我的心。”

    “春华,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景儿出事,再说已经这么多年……”

    侯夫人如突然被踩到痛处,声音高了起来,“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儿子出事?啊?这么多年?多少年我都过不去。”

    “春华。”

    燕亦铭声音悲苦无奈。

    “好,我们不说燕景。”江春华狠命的将脸上的泪水抹掉,“我对宁儿好一些怎么了?值得你这样大呼小叫。”

    “宁儿他好勇斗狠,你不多加规劝,还帮他隐瞒,如果不严加管教,早晚会惹下大祸。”

    “总比你那燕景好,逛妓院还不够,居然还在妓院中养了一个,小小年纪,就贪花好色,我看会有什么好下场。”

    “你,简直不可理喻。”燕亦铭甩袖子出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