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需要安慰
    ,!

    “侯爷,你好狠的心,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我们死去的儿子吗?”江春华大吼。

    燕景默默的退了出去,沉默的回到惊涛阁的屋顶。

    “那个……也许你想一个人待会儿。”

    沐千洛知道,她无意间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这让她很尴尬。

    “别走!”

    燕景抱起沐千洛,仿佛要从她身上汲取勇气和温暖。

    “你……”沐千洛伸出猫爪,肉呼呼的爪垫抵上燕景的下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感觉任何语言在如今的场景下,都那么苍白无力。

    “小时候,我很羡慕二弟能够在母亲怀里撒娇,得到母亲的夸奖,可是面对我时,脸上笑着,眼中总是冷漠疏离。爹总是说,我是家中的长子,以后要担负起整个侯府,母亲自然对我要求严厉一些,我一直告诉自己爹说的是对的,因为母亲她,从没有责骂我半分,也没有苛刻过我,没想到……”

    燕景将脸埋在沐千洛的身上。

    “原来这才是真相,原来我的出现会带给她那么大痛苦,我从没见过她那么狼狈过,原来我才是该死去的那个……”

    燕景一直在喃喃自语,似乎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双手却开始用力。

    沐千洛用力的挣扎,不然她怕被燕景捏碎了,终于在她重重的抓在燕景的手上,燕景才有了反应。

    “对不起。”燕景把沐千洛举到眼前仔细打量,“洛洛,是不是我捏疼你了?”

    沐千洛本以为会看到一个伤心绝望的少年,没想到燕景眼中更多的是迷茫。

    “我没事,呃,这不是你的错。”

    沐千洛觉得她应该说点什么。

    “没事就好。”燕景将沐千洛放在地上,转过头,一点晶莹映着月光滑落,“你去玩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沐千洛想走开,也许燕景不想他狼狈的一面被看到,可是刚刚那一声别走,让她忍不棕头,却发现那抱膝独坐的少年仿佛将自己从这个世界抽离,周身都是冷漠和孤寂。

    沐千洛转身跳上燕景的膝盖。

    “我变成猫这么丢脸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要哭就哭吧,我不会笑话你。”

    燕景没有再提让沐千洛离开的话,手无意识的轻抚她耳后的软毛,声音平板,“变成猫很丢脸吗?”

    “那是当然,我可是倾城美女一枚。”

    “没听到有人这样自夸的,也不脸红。”

    燕景虽然伤心难过,也被沐千洛傲娇的小模样逗笑了。

    “这一脸的毛,哪里能看到脸红?”沐千洛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站起来用两只小爪子在燕景脸上一顿扑腾,“你什么意思,我说的都是事实,一点都没自夸。”

    燕景握住沐千洛白毛小爪子,语气软了下来。

    “我们洛洛就是一只猫,那也是倾城猫。”

    沐千洛不满,“你在吐槽我。”

    “绝对没有,看我真诚的脸,我在真心实意的夸你。”

    沐千洛跳下燕景的膝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看你这么可怜,我唱歌给你听吧。”

    “洛洛原来还会唱歌吗?”燕景收到了沐千洛的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