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凌武卫
    ,!

    燕景若有所思,一路回到惊涛阁。

    沐千洛没再说话,她觉得自己太过莽撞,对如此不确定的事情,怎么可以轻易下结论。

    自此,燕景出门经常会将沐千洛抱在怀里。

    一时间,定北侯世子宠爱一只猫的事情越传越烈,许多人好奇,都想看看什么样的猫入了燕景的眼。

    早上沐千洛醒来,努力的从燕景的怀里探出头来,才发现他们正在奔跑的马背上,迎面而来的风吹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急忙又缩了回去。

    燕景收了收手臂,“你再睡一会儿吧,还有段时间才会到。”

    沐千洛拱了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

    沐千洛是在震天的呐喊声中再次醒来的,一群人打着赤膊,喊着口号,正在挥汗如雨,这样的情景只让她想到一个地方,“军营。”

    燕景翻身下马,纠正道,“正确的说是凌武卫。”

    沐千洛跳到燕景肩上,好奇的左右打量,“定北侯府有这样的护卫没问题吗?”

    越是深入,沐千洛越惊讶,这哪里是普通的护卫,简直就是小型的军队。

    “我曾经也觉得有问题,所以很理解为什么老爹从北疆回来,就直接将这些人扔给我,自己寄情山水去了。”燕景意味不明的笑了下,“现在我才明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世子爷。”

    沐千洛瞬间禁声,把疑问吞了回去,一魁梧的中年汉子在躬身行礼。

    “九江队长,一切照常,麻烦了。”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中年汉子转身,等他走出很远的距离沐千洛才轻吐口气,煞气好重。

    燕景将沐千洛放在校场旁的椅子上,“乖乖的不要乱走,这里的人对一只猫可不会很友好。”

    一个大嗓门接口道:“世子您还真说对了,这小东西要是被抓到,肯定是要拿来炖汤喝。”

    燕景抬头淡淡扫了一眼,“最好不要。”

    壮汉眸光一紧,反驳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等到燕景进去他的专属营房,众人才开始起哄,“大奎,刚刚怎么萎了?不会是被他那个毛头小子给吓到了吧?”

    王奎没理会众人的挤兑,低啐了一口,“真他娘的见鬼了。”刚刚他真的被眼神煞到了,让他毫不怀疑有人要是敢打小猫的主意,这位小世子就会将人给煮了。

    “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仗着世子的名头,怕他个鸟,信不信我当他面扒了这小东西的皮,他也得受着。”

    马上有人接话,“是汉子就要说话算话,石林我们可都等着喝汤呢。”

    果然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向沐千洛,蠢蠢欲动。

    沐千洛身体伏低,戒备的看着这一群人,气氛有一瞬间的紧绷,她的武力值太低,不会真的被人煮了吧?

    “秦先生。”

    王奎见到人忙施礼,后面的人顿时收了声,跟着施礼。

    “你们都闲着呢?”

    沐千洛终于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在一群糙汉里面出现一位摇着鹅毛羽扇的长衫书生。

    石林忙道:“秦先生误会了,这不是侯府的世子爷来了嘛,我们都过来看看。”轻蔑的语气一如既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