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一堂课
    ,!

    福公公折腾完走人,梁袭自是不敢怠慢,为沐千洛讲解了望山舒院所学的科目,学习的内容倒是不陌生,分为文武两类。

    只是大楚国并没有明确的科举制度,多为由德高望重的人进行举荐,所以并不以读书做文章为考量,只要某方面有突出才能,都会受到瞩目。

    沐千洛坐在指定的位置上,单手支着下巴,对投来的目光毫不在意,好奇的看着这古代学堂。

    这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闫敏瑜站在前面摇头晃脑解释一遍,便开始诵读,手里的戒尺更是跟着的情绪起伏,所有人正襟危坐跟着诵读,到目前为止,已经在读第四遍了。

    看得出,这位是个严厉的主。

    沐千洛无聊的想打哈欠,随手翻看梁袭给她的课程安排,顿时睡意全无。

    每天早上写小楷二百字,毛笔字啊,沐千洛皱皱眉,她还是不能习惯,这第一条估计就会让福公公为她树立的天才形象坍塌。

    上午读一篇《礼经》四十遍,下午读诗一首四十遍,自习为主讲解为辅,沐千洛吐槽,这真是将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有效的实施啊。

    “沐千洛,不知老夫讲解有何错处,让你一直摇头。”

    沐千洛抬头,正对上闫敏瑜阴鸷的目光,得,还真没想到,第一个找她麻烦的是这位。

    “启禀夫子,我看到您在摇头,所以就跟着学了。”沐千洛一脸认真。

    “我摇头?”闫敏瑜莫名其妙。

    “对啊,就是这样。”沐千洛又一次左右晃了晃头,清澈的眼中全是懵懂,“有什么问题吗?”

    房间里传出噗呲的笑声,闫敏瑜人有些胖,脖子看起来很短,所以摇头晃脑时,前后的幅度不大,看起来就像是在摇头。

    显然闫敏瑜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抓着戒尺的手用力握了握到底没有发作,嘲讽道,“听闻你是位才子,那就背诵一下尚学篇。”这是礼经中最生僻的一篇。

    “才子不敢当,那只是皇上的偏爱。”

    既然你喜欢给我扣高帽,那我正好拉你的虎皮扯大旗。

    闫敏瑜目光闪了闪,要出口的话憋了回去,能来望山舒院的人非富即贵,可是还从来没有惊动皇上,让福公公亲自送过来的。

    沐千洛没再给闫敏瑜说话的机会,悦耳的声音响起,带着独特的韵律,将尚学篇完成的背诵一遍,让等着找茬的闫敏瑜郁闷,居然一点错处都没有。

    正在这时,学院的钟声响起,整个房间的气氛顿时松懈下来。

    闫敏瑜脸涨的通红,却无法发作,有一种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感,最后甩袖子出了讲堂。

    “哇,你果然是天才,居然让阎王找茬失败。”旁边座位上跳起一位少年,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我叫楚渊华。”

    “你好,我叫沐千洛,我只是按照夫子的要求去做,夫子怎么会无故找茬。”

    沐千洛笑容灿烂,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楚渊华怔了下,沐千洛看起来苍白瘦弱,可是这一笑却如夏花,如朝阳,充满了活力和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