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又喝酒了
    ,!

    燕景没想到只是一小口酒,小东西就喝醉了,抬手将人搂在怀里,摸到冰冷的小手,不免斥责道:“夜晚风凉,也不说多穿件衣服。”

    “我一点都不冷。”沐千洛挣扎着直起身,望着燕景,“说,你偷偷的把我写的诗收起来做什么?”

    燕景顿了顿,没想到这事让沐千洛看到了,“我是怕你那笔字,传出去太丢人。”

    “少来,我的字虽然没什么风骨,但是也不会很难看吧?”沐千洛整个扑到燕景身上,按着他颇有些凶巴巴的,却突然绽放出一个满含醉意的微笑,“说,到底是为了什么?”

    燕景伸手揉了揉沐千洛的头发,本是玩闹般让沐千洛扑倒,可是近在咫尺的小脸粉嫩嫩的,明亮的眼睛此时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嘴角轻勾的笑意,顿时充满了魅惑,仿佛盛开在暗夜的彼岸花,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目光停留在眼前微张的小嘴上,嘴唇红艳,呼出的热气带着淡淡的酒香,仿佛在邀请他品尝一样。

    燕景一阵口干舌燥,忙别过眼去。

    “小东西,诗背的不错。”

    “咦?你怎么不认为那是我写的?”沐千洛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

    “你猜。”

    “猜你妹啊猜。”沐千洛伸手捧住燕景的脸,“你别乱动,我头好晕。”

    “这样就喝多了?”

    又一次听到沐千洛以熟悉的口气,说着风格迥异的语言,燕景真切的感受到,他的洛洛真的回来了。

    “才没有,我都没有跟你说我喜欢你,哪里喝多了?”

    燕景伸出的手陡然一僵,“洛洛,你在胡说什么。”

    “我才没有胡说,我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沐千洛掰着手指细数他的好,末了来奉送一个大大的笑容,在燕景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

    那拱头的动作和小猫如出一辙。

    燕景哑然失笑,原来是他会错意了,想到沐千洛孤单一个人面对亲人的离开,族人的逼迫,赐婚的压力,燕景心疼了,只恨他没早一天来到她身边,帮她扛。

    “那我做你的哥哥,可好?”

    “不是……哥哥。”沐千洛嘟囔了一句。

    燕景苦笑,是啊,不是哥哥。如果真是哥哥就好了,那他为他做什么,都不会有那么多人来说三道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光大亮,沐千洛瞪着帐顶足足有五分钟,才反应过来她昨天和燕景在房顶喝酒,然后睡觉了。

    回忆起说喜欢的时候,燕景一瞬间的僵硬,沐千洛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哀嚎,“天啊沐千洛,昨天晚上你都说了些什么啊,你不知道在燕景眼里,你是男的吗?”

    果然酒不能乱喝,喝酒就会出事啊。

    懊恼过后就是黯然,昨天晚上燕景说了做她的哥哥,这应该就是变相的拒绝吧。

    沐千洛翻身坐起,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沐千洛,打起精神来,有哥哥关心已经很幸福了,加油!”

    刚吃完早饭,林阳就迫不及待的在外面等着了,沐千洛才想起来,她没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