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生病
    ,!

    沐千洛为了避免尴尬,每天都很少喝水,燕景怎么劝都没有用。

    越往北走,天气越冷。

    平时没什么感觉,这时候,沐千洛才觉得这幅身体真的很糟糕,只觉得冷风无孔不入,让她本能的蜷缩起来,更贪恋燕景温暖的怀抱。

    “还冷吗?”

    沐千洛沉默的摇头。

    燕景仔细掖了掖沐千洛身上的大裘,将人抱紧,在沐千洛看不到的地方,眉头皱的死紧,眼中满是心疼,他没想到沐千洛身体这么弱。

    “爷,前面是永平城了。”燕九的声音随着风吹起的帘子送了进来。

    “今天不走了,在这里修整下。”

    “是,爷。”

    马车停下里,燕景想要扶起沐千洛。

    “洛洛,我们今天在永平城待一天,置办一些取暖的东西。”

    “不要,冷。”

    沐千洛重新贴近燕景,还不忘在他胸口蹭蹭,蹭的燕景心软得一塌糊涂,一路将沐千洛抱进客栈的房间。

    燕九吩咐小二将酒菜送到房里,便借着客栈的炉灶开始熬药,走之前刘圣手交代公子的药不能断,他一点都不敢马虎。

    “爷,公子的药好了。”

    燕景接过药碗,拍了拍沐千洛裹在身上的大裘,“洛洛,不要睡了,起来喝药,洛洛……”

    沐千洛完全没有理会他,燕景无奈,只好坐到床边将沐千洛扶起,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沐千洛额前的头发被撩开,一张通红的小脸露出来,那不正常的红晕,明显是病了。

    “洛洛……洛洛你怎么了?”

    “冷,妈妈!”沐千洛又缩了缩。

    “燕九,马上去请大夫过来。”

    燕九匆忙离开,燕景懊悔不已,都怪他太大意,连洛洛发热都不知道。

    “妈妈,我好想你,我想回家。”

    燕景伸出的手一顿,跟着更紧的将沐千洛抱在怀里,心中是浓浓的不安,一个吻重重的落在沐千洛的发顶,暗暗发誓:洛洛,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我会用心留下你。

    “冷……阿景……好冷……”

    燕景的眉头舒展,这个时候洛洛能想到他,让他欣慰不已。

    大夫请来了,药也熬好了,沐千洛却本能的抗拒吃药,燕景没办法,只好喝一大口低头吻了下去,强迫沐千洛将药吞下去,换来沐千洛不满的抗议,如小猫般的哼唧声。

    “小东西,可不要说我欺负你。”

    一碗药喝完了,燕景还意犹未尽。

    整晚沐千洛便在冷热交替中徘徊,燕景又喂了一次药,快天亮才消停下来,抱着沐千洛沉沉睡了过去。

    沐千洛醒来时,全身酸痛,仿佛有千斤担压在身上,开始挣扎起来。

    “洛洛。”燕景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探向沐千洛的额头,心中大石才放下,总算是退烧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还好,就是全身没有力气。”沐千洛努力露出微笑,“还有,我好饿。”

    “我吩咐厨房熬了粥,乖乖待着,我喂给你吃。”

    沐千洛靠在床头,看燕景专心搅拌碗里的粥,温柔体贴的模样令人沉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