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离京
    ,!

    当沐千洛站在城门外,才明白她是真的不舍,主动抱住燕景,将脸埋在他的胸口。

    燕景将人搂紧,“一路上游山玩水就好,不用太赶,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

    沐千洛深吸口气,退出燕景的怀抱,拿手指戳燕景的胸膛,“不要只说我,你从身到心都给我保护好了,我回来要检查。”

    “嗯,等洛洛回来了,随你怎么检查。”

    沐千洛顿时想起了燕景的酒醉出浴图,真是有够养眼的,沐千洛赶紧拍怕两颊,给自己降温,不能再脑补了喂……

    “洛洛?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没事,没事,你自己多保重。”

    沐千洛忙奔向马车,真是尴尬的要死,真是两人关系一捅开,感情就如脱缰的小野马,拉也拉不住。

    燕九施礼作别,“爷,我走了。”

    “嗯,保护好她。”

    燕九翻身上马,追上前面的马车。

    “爷,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燕七问道,现在打沐公子主意的可不少。

    “如今京城不太平,他离开一段时间也好。”

    燕景直到看不到马车才调转马头,向京城飞驰而去。

    石堰最近经常光临夜如梦,来了就坐在角落里,喝一杯烈酒,听舒缓的琴曲放松心情,然后准时离去。

    自那日在定北将军府门前大闹一丑,他彻查了妹妹身边所有人,没想到还真是发现了问题。

    妹妹身边的奶娘,因为赌博欠了一大笔债,被逼上门来。

    刚好这时有人上门,以帮助还债为条件,让她怂恿石锦秀上门献殷勤,被拒了之后,不断念叨燕景如何看中沐千洛,想要让皇上解除婚约云云,不断加深石锦秀的焦虑。

    利用燕景的冷淡和拒绝加深石锦秀失去的恐惧感,以至于开始进退失据。

    可无论怎么审问奶娘,都断了线索。

    人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希望,自然就不会奢求,可是希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当然不想失去,不会轻易放手。

    石堰不觉得燕景是良配,不过只要是妹妹想要的,他这个做哥哥都会帮她得到。

    不知何时他开始关注沐千洛的消息。

    原以为是像顾言归那样的,魅惑了燕景的妖孽。

    没想到第一次见,沐千洛擂台上霸气无畏的样子着实让人欣赏,那点小狡猾也不会让人讨厌,更觉得有些可爱。

    后来发现那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看他喝牛奶的样子,简直无法和他做的那些事联系起来,只以为调查有误。

    “最近怎么都不见沐公子来啊,上次给燕世子唱歌的样子,啊,终生难忘。”小侍女捂脸。

    “是啊,沐公子长的可真好,就那样看着都养眼。”

    “你们两个就不要肖想了,沐公子离京了,短时间内是不会过来了。”

    小六赶两个八卦的侍女去干活,掩去眼中的厉光,换上一贯的谦卑。

    过人的耳力让石堰扑捉到他们的谈话。

    离京了?

    看燕景的宝贝劲,他以为燕景会一直将人拴在身边。

    不过这样也好,也许沐千洛这人就是契机,能够打破现在的胶着状态,让牛鬼蛇神都显显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