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两者皆可抛
    墨忠宇听了墨林珏的话,对面前的沐千洛,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最后只能好笑的摇摇头。

    “真是稀奇,被这样说,你居然不生气。”

    墨林珏可是知道墨忠宇,腹黑阴柔,这形容太好听了,用阴狠毒辣来说他一点都不为过。

    墨忠宇自己也奇怪,要是有人这样说他,还是下面那个,他早将人整治的妈都不认识了,可是现在却没多少怒气,只觉得啼笑皆非。

    “打个商量好不好,就是把我送出去,也找个看得过去的男人,别弄个老男人,让我分分钟有将人弄死的**,那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洛洛,你喝醉了。”

    “我没喝醉,其实我那天说的话也不全是假的,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其实死了比活着容易多了。”

    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沐千洛觉得她很有发言权,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便一切都烟消云散,活着就要尝遍各种酸甜苦辣。

    “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小叔,他付出那么多辛苦和努力,才让我能够活着,就是为了这,我也要努力活着,还要活得更好。不过到我真的难以忍受的那一天,我会抛的很潇洒。”

    墨忠宇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在说什么?”

    “她在说……她在说如果有一天她忍受不了活着,就会去死。”

    墨林珏突然很心疼,钱洛并没有表面那么淡定从容,面对他们心中也是惶恐不安的吧,只是不会在敌人面前示弱。

    “小丫头,说说而已。”墨忠宇摇头笑了笑,没当一回事,有多少人要死要活的,等那个劲头过了,有几个人真的有勇气一心求死的,还不是乖乖的为他们办事。

    墨林珏没说话,他知道沐千洛是认真的,这人活得洒脱,死的也会很潇洒吧。

    突然觉得心里很闷,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在大家族的教育早就明白,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可是第一次对个没长开的丫头,产生了罪恶感。

    “怎么都不说话?喝酒当然是要吟诗啦,这不是你们古代的一大特色吗?”沐千洛拿着酒杯站起来,扶着桌子晃了晃,“我念诗给你听,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径,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竟复来。”

    墨林珏和墨忠宇虽然各怀心思,但是很快就被沐千洛吸引了,由她带着醉意吟出的诗,带着恣意和洒脱。

    诗,好诗。

    人,如玉。

    “咦?后面是什么来着?”沐千洛有些茫然又无辜望着二人,“这么有名的诗句,我居然会不记得了,真是有负我过目不忘的本领。”

    用力敲了敲头,“哎呀真是笨死了,这个本事果然是身体带来的。”沐千洛嘟囔着,似乎心有不甘,可却是真的想不起来。

    画风转变的太快,让二人有些措手不及。

    喝醉酒的沐千洛很可爱,不过墨家二位有道一同的达成共识,以后坚决不能让沐千洛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