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母亲的担忧
    ,!

    沐千洛一听到针线就头皮发麻,她可以把针当暗器扔出去,犀利有准头,可是却没办法在布片间穿来穿去,不然很快就变成一团乱麻。

    沐千洛连忙把钱夫人拉到一边,“娘,你想三殿下多忙啊,他能抽出空来带我去玩,说明对我上心,正好我们可以培养下感情。”

    “不是不想做针线?”

    钱夫人很是怀疑沐千洛,总是能以各种办法逃避,到目前为止就没做成一件成品。

    “绝对不是,这怎么可能。”沐千洛特诚恳。

    钱夫人点头,“那好,明天去玩,今天加倍。”

    沐千洛被一道闪电劈中,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内心已经全然崩溃。

    最后,小狗被无情的抱走,沐千洛苦着脸被拖进房间,与针线大战三百回合。

    三个时辰后,整整六个小时,沐千洛觉得她的身体都僵硬了,拖着疲惫的身体,举着千疮百孔的手指回了房间。

    每到这个时候她无比期待成亲,那样她就能够脱离苦海,不用受钱夫人的荼毒了。

    沐千洛不知道,她的悲惨只换来钱夫人无奈的叹息。

    钱平怀最近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和乐趣,回房看到钱夫人愁眉苦脸的,觉得有义务有责任帮助夫人排忧解难。

    “你这是怎么了?”

    钱平怀把最近的事情过了一遍,只有女儿的婚事是大事,不过更多的事情都被内务府和将军府包了,他们做的事其实很少。

    “哎,还不是洛洛。”

    果然,“若曦?她怎么了?”钱平怀还是喜欢叫这个名字,洛洛感觉在叫一个陌生人。

    想到沐千洛这么多年流落在外,不会针线也是因为无人教导,钱夫人就悲从中来,心中是满满的自责。

    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

    钱平怀觉得事情严重了,“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夫帮你想办法。”

    “洛洛这马上要大婚了,却连一个帕子都不会缝,这嫁过去可如何是好。”

    “我以为什么大事呢。”钱平怀不以为然,“你女儿是要嫁入皇家的,哪里需要她去做什么针线活。”

    “话不能这么说,那殿下的贴身衣物难道还能别人给做?”

    钱平怀坐起身,觉得钱夫人小题大做,太过小家子气。

    他的女儿很有才气,经过交流他觉得不比男儿差,不会做针线活这点小事完全可以忽略。

    “当然是别人做,你不会以为皇上里面穿的都是皇后做的吧?”

    “这能一样吗?洛洛怎么能跟皇后比。”

    “我,就是随便说说。”他这一阵子在外面,或多或少都听说皇上看重三殿下,有意将皇位传给他,如今他也受了影响。

    钱平怀暗自警惕不要乱说话,他帮不上忙,也不能给燕景拖后腿。

    当燕七回去后,绘声绘色的给燕景讲沐千洛是如何抗拒,如何无奈,如何沮丧,最后不得不妥协的样子时,燕景想起的是他曾经收到的特别礼物。

    原来那个时候洛洛就已经在为他改变,为他去做那些她不擅长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