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流言(9)
    ,!

    沐千洛见许多人面上松动,接着道:“如今居然能对自己的兄弟兵戎相向,你们还是那个让殿下骄傲的黑骑吗?”

    众人看看对面,面露惭愧,大家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怎么脑袋一热就拔了刀呢?

    夜狼首先挥手,手下的黑骑纷纷还刀入鞘。

    “关于镀的事……”

    夜狼正要借此机会,将这件事拖到殿下回来再办理,反正定王妃也不会逃跑,早一天晚一天,这个时候提起,应该没人反对。

    可是哪成想,他被打断了。

    沐千洛扬声道:“关于镀的事,既然金盏说了,大家更是心中存疑,那我就走一趟,也好叫大家安心。”

    “王妃。”

    燕三十疾呼,王妃真的是疯了,有夜狼在,他们明明占了上风,怎么却突然要羊入虎口。

    “不用担心,我一直认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沐千洛安慰道。

    浊个屁啊,夜狼心中暗骂,沐千洛怎么不按剧本走啊,他们明明都商量好了的,只要拖到燕景回来就行。

    夜狼自然不能让沐千洛轻易涉险,“既然如此,那我们都走一趟吧。”

    “还是王妃明理。”

    金盏忙施礼,眼光闪烁。

    沐千洛一直观察金盏的反应,看来即便夜狼带人跟着保护,金盏也有把握除掉她,只是她要如何做呢?

    金盏坚持要带走她,难道是找好地点设了埋伏?

    既然想不通,沐千洛就想一探究竟,将黑骑中有异心的人都揪出来。

    黑骑是燕景最大的依仗,不能留下任何隐患。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来到饭堂,这里是能容纳人最多的地方。

    一路上不见任何异常。

    夜狼等人守在沐千洛跟前,随时警惕着,现在沐千洛的生命安全高于一切。

    不一会儿张涵也被带了进来,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张涵,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金盏说道。

    张涵低着头,没说话。

    “张涵。”金盏大喝一声,吓得张涵一个机灵。

    “是,金队长。王妃经常到军医处,她说喜欢医术,我们便交给她一些医理和治疗的方法,那天镀受伤去了军医处,王妃见他受伤不重,便想试试,虽然这不合规矩,但是王妃要求,我就同意了,谁知道当天晚上镀就发热了,第二天就死了。我害怕极了!”

    张涵如背书般说出一段话,漏洞百出,明眼人都会发现有问题。

    很显然这件事只是个借口,将她来引来这里的借口。

    沐千洛望向金盏,她倒要看看这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简直一派胡言,就算是王妃给治疗,你不也跟在旁边,有什么错漏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小小的一道刀伤怎么就要了镀的命?”

    夜狼简直都要被气笑了,这谁编的瞎话,能不能编得合理点。

    张涵像是突然失去力气,扑通跪在地上。

    “是……是有人抓了我的家人,威胁我陷害王妃,他给了我一包药粉让我撒在伤口上,说只是延缓伤口愈合的药粉,谁知……谁知……”

    一道寒光射来,张涵扑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