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还是屈服了....
    “为什么非要孟云师兄陪我一起去,周青,苏兰师姐也行啊。”

    “对晖阳比较熟悉的大概就属孟云师兄了。”

    这个理由直接把虞苓的嘴封住了,她恹恹地坐下来,扁了扁嘴:“.....我还能说什么。”

    “把手伸出来。”慕白忽然道。

    虞苓问道:“做什么。”

    他一边摸东西一边回:“刚才过来的时候刚好遇见苏兰师姐,她浑身被蚊虫叮咬的厉害,为了怕你被咬伤,我带上了一瓶香膏,擦伤这个,可以防止蚊虫叮咬。”

    “多谢啊,师兄,我也不知道为啥这里的蚊虫只叮咬苏兰,难道真是她的血要香一些?”虞苓自言自语。

    慕白下意识地朝她的腰间扫了一眼。

    “区区的香膏能把一只只蚊虫准确无误地灭了?”

    去接香膏的手顿了顿,虞苓听见椒玉里的离樾凉凉吱了声,有些好奇:“什么意思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把围在身上的蚊虫一只只杀死?”

    “....有吧。”离樾低低回了声。

    她问道:“是什么?”

    “是.....”离樾犹豫了声,转而否决:“我不知道。”

    之后再无动静。

    虞苓只觉得对方在吹牛,接过香膏揣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慕白看着虞苓,温柔的目光中渗透着几丝难以察觉的复杂神色,浮浮沉沉,最终在虞苓抬头的瞬间敛收。

    “吃完了就跟我回去吧。”

    慕白站起来,收拾好碗筷,放在食盒里,转了身,虞苓擦擦嘴,跟上来:“咦,我不需要面壁思过了?”

    “不用了,师父说反正你也不会专心面壁思过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回去多做点杂货让你反思。”

    “哈?这个师父真真是狡猾!”

    “你不一样?”

    “师兄,你怎么也这样说我.....”

    “.....”

    从后山回来,虞苓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住处,把门窗关的紧紧的,对外宣称她需要沐浴,结果是盘腿坐在床上,进入了椒玉小世界。

    那日在炉鼎之中,椒玉的异常反应让她一直耿耿在乎,这下终于得了空,便立即进入查探一下。

    许久未进来了,椒玉不同往日般的暗的伸手不见五指,而是终于有一些微弱的光亮。

    而且这里面的模样也稍许变了,不是以前的一片荒芜,远处暗色沉沉,将窥视不到的角落隐匿的神秘,而近处目之所及,百里寒冰,一片白雾茫茫,唯有一点色彩的便是极目之处的一处小木屋前的一点红,花瓣如丝,艳红如血,远远看去,像是漫天染尽的血水。

    离樾一身白衣,静立在彼岸花前,被风扬起的袍裾拂过万千花朵,仿佛一幅完美勾勒的画卷。

    她脚步不自觉地放轻放缓,不想这么快就打扰了这么美的画面,也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熟悉,似乎她在哪里看见过,张口欲要呼出的那几个字眼,却卡在喉咙里迟迟喊不出来。

    虽然熟悉,却又陌生,想要呼唤,却又唤不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