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脏,好脏……
    苏千寻突然疯了似的下了床冲进了浴室,她打开花洒任由冷水冲刷着自己。

    可是不够,远远都不够,她感觉洗不干净,她把身上的病号服脱了下来,拿过一旁的浴球拼命的搓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上便被搓出一道道的血痕,可是她依然觉得好脏好脏。

    苏千寻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泪,她不断的擦着自己,可是就算把皮肤都搓破了,她身体里的脏东西要怎么清除掉?

    她真的好绝望,手上的力度不断的加大,她拼命的搓着自己下面,可是怎么办?还是洗不干净。

    龙司爵去外面吸了一根烟,回来的时候看到病床上没人,一旁的浴室的水声,他走了过来。

    当他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心脏狠狠一抽,小丫头光着身子站在花洒下,小腹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染红,血水顺着她白皙的小腿蜿蜒的流下,她发了疯似的擦着自己最娇嫩的地方,原本白皙的皮肤也被她搓的惨不忍睹了。

    龙司爵快速的走过来,想要将她从花洒下拉回来,苏千寻哭着推他,黑眸中全是无助,“擦不干净怎么办?擦不干净!”

    龙司爵看着她还在发疯似的伤害着自己,他抓住她的手腕举起来将她按在了墙上,“苏千寻,你又在发什么疯!”

    透过朦胧的水雾,苏千寻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哭着呢喃着,“脏,好脏……怎么办?好脏……”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不断的掉落,龙司爵看着她委屈到绝望的样子,眉头紧紧的皱着。

    “我脏,我好脏,你让我洗……”苏千寻祈求的看着他,如小鹿般干净清透的黑眸中透出深深的绝望。

    龙司爵的头发身上也全都湿透了,水流顺着他坚毅的脸旁流下来,他看着面前脆弱的好像水晶一样的女孩,她的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她的手腕是那样的纤细就好像十几岁的小孩子一样,那一刻,他竟然有种她就会这样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错觉。

    龙司爵突然低下头吻住了面前的女孩。

    苏千寻猛的瞪大了眼睛,她像是不敢置信一般,她已经脏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吻自己?她想推开他,但是她在男的钳制下甚至完全无法动弹。

    她的唇好凉,龙司爵用力的吻着她,苏千寻几次努力的想要挣脱开他,龙司爵却不肯放开她一丝一毫。

    直到感觉身前的女孩身体变软,龙司爵才松开她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浴室。

    他将她放到病床上,抬手将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便将她压住了。

    她的身体很冰很冰,而他的身体是火热的,他用力的将她抱紧暖着她。

    “我已经脏了,我已经脏了……”小丫头反复的呢喃着这句,声音中带着浓烈的绝望。

    龙司爵看着紧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的小丫头,将她抱得更紧,胸口一阵强烈的窒息。

    医生重新给苏千寻包扎了伤口,因为刀口泡了水,已经发炎了,身上也有许多被搓出来的新伤,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小丫头的小脸也从之前的苍白变得红彤彤的,她发烧了,而且病情来势汹汹,一下子就烧到了将近四十度。

    *****

    求推荐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