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他称呼她为‘渣男’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甘映安没有办法喊这个老女人一声“妈”, 也不可能主动道歉, 甚至不想看到这个人。

    当然, 她更不想浪费时间, 因此牵着谷谷的手想绕过去。

    婆婆吴艺莲见此心中的怒火烧地更旺,立即冲甘映安怒吼:“你这个不孝子!现在翅膀硬了是吧!眼里只有你的老婆, 已经没有我这个当妈的了吧!”

    甘映安脚步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一股肃杀, “她差点就死了。”

    是啊, 她差点就死了。

    生二胎也是因为身边这些人一直都说, 怎么样都要再生一个呀, 说不准就是儿子呢?生个儿子好啊, 生儿子才有保障,生儿子才巴拉巴拉……

    因为这个二胎,她差点就死在手术台上, 如果身份互换了后她没有坚定签字……那么死的就是杜川。

    呵。

    吴艺莲也确实被儿子语气里的杀意吓着, 可更多的还是儿子不再受控于自己的愤怒。

    她支支吾吾,到底有一点理亏,没什么底气地回:“那……那她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她都没事了, 你还要为了她跟你自己的老娘拼命不成?”

    说着, 吴艺莲仿佛找到了充分的理由,突然理直气壮道:“再说也怪她自己不注意, 都要生孩子了, 还这么不知轻重在家里忙活!生出来的还是一个臭丫头!现在她还动手术切除了子宫!我不管, 你一定要跟她离婚!可不能让我们杜家就这么绝后了!”

    甘映安轻轻捂着谷谷的耳朵, 回头瞪了吴艺莲一眼,眼神冷冽。

    “她为什么会在怀孕八个多月还忙前忙后,您不是最清楚了吗?到底怪谁?”说完这句,甘映安就疲倦地抱着女儿快步离开。

    是谁在自家儿媳顶着一个大肚子连走路都艰难的时候,还像个皇太后一样天天出去跳了广场舞回来就要吃晚饭?

    她不明白婆婆到底哪里不满意她,从她跟杜川交往,被杜川带回家见家长开始,吴艺莲就好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

    可吴艺莲很会装,在杜川的面前能装出一副婆媳和谐的样子。

    每当她跟杜川抱怨的时候,杜川就说:我妈怎么会骗我?

    那意思就是他妈不会骗他,她在骗他咯?

    很多次,甘映安都被气的不行,可是都已经结婚了,婚姻不是儿戏,也不可能赌气就离婚。

    她原本很乐观,以为结婚后会跟婆婆分开住,却没想到婆婆哭惨说老公去世早,儿子妻管严有了老婆忘了妈,杜川心一软,就把婆婆接到一起住。

    噩梦从此开始。

    甘映安花了一点时间找到杜川停在医院停车场的车,把谷谷抱到副驾驶座上,绑好了安全带。

    她正打算上车的时候,另一边却马上传来一个娇蛮的女声:“哥!你疯了吗!你居然打妈,为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难道比我们妈还重要吗!”

    听到这个声音,甘映安又是一阵头疼。

    杜川是最大的儿子,下面有两个妹妹,大的叫杜若之,小的名为杜若初。杜若之对她还好一点,因为在外地工作,嫁到外地去了,接触很少。

    杜若初则因为吴艺莲的要求,放弃了原本谈了三年的外地男友,回到家乡相亲,嫁给了一个据说洗澡都要杜若初给他找好衣服的男人,婚后生活如何,她也不太清楚,倒是经常听到婆婆向杜川倒苦水说妹妹被欺负之类的,动不动就让杜川出力出钱帮助妹妹。

    而杜川有一点妹控倾向,只要妹妹有困难,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帮助。

    只是近两年,甘映安闹得狠了,杜川才不至于如此没分寸,只是这样一来,吴艺莲对她的不满又加深了一层。

    她停下正要关门的动作,转身就看到杜若初挽着吴艺莲的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婆婆往这边走。

    甘映安在心里冷笑,她可不见得婆婆有老到需要别人搀扶的地步,五十多岁的人,当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现在翻身当婆婆天天都是等着别人伺候。

    杜若初和吴艺莲不紧不慢走到车边,连珠炮一般对她开始批判大会。

    “妈只有一个,你要是把妈妈打出一个好歹,你是要遭雷劈的你知道吗?老婆可以随时换,妈妈只有一个啊!”杜若初心痛地说。

    吴艺莲只是在一旁擦眼角,仿佛被儿子伤透心。

    甘映安双手抱胸,把车门关上,靠在车边,嘴角勾着一抹冷笑。

    “你还笑?哥!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吗?完了完了,你果然是把那个女人迷昏脑子了,她只是生孩子,动手术而已,现在她不是都没事了吗?你不要再计较了好吗!”杜若之继续批评。

    “哥,你就向妈道歉吧,妈真的很难过,自己养大的儿子,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我也很惊讶,哥,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吴艺莲擦眼泪的间歇,偷偷透过指缝看了甘映安几眼。

    甘映安下意识捋了一把头发,揉了一把自己的脸,“说完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杜若初脸色一变。

    “不要张口闭口就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都奔三的人了,还不知道要叫大哥的老婆大嫂,你还有没有教养,亏你还是大学毕业的。”甘映安板着脸训斥,可不会纵容杜若初。

    如果她没有跟杜川互换身体……她是否会直接死在手术台?

    如果她死在手术台,吴艺莲等人是不是就会马上高高兴兴的给杜川找下一春?

    如果她没有互换身体,她是不是就不知道在这些人的眼里,作为杜川的老婆,她究竟是被怎么看待?

    她现在甚至开始怀疑杜川对她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爱情了吧。

    杜若初没想到原本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哥会板起脸训斥自己,而且还特地纠正那个女人的称呼。

    她委屈的嘟着嘴,其实这么一个小女生的动作由现在的杜若初做出来,没有任何娇俏的感觉,反而非常辣眼睛。

    杜若初跟甘映安同龄,嫁的比甘映安早,孩子都已经六岁上小学了。

    而杜若初婚后生活操劳比她还辛苦,也不注重产后的身材恢复,导致杜若初身材臃肿,脸比生孩子之前大了整整一圈,肚子上的赘肉减不下去,还喜欢穿紧身的衣服,勒出了一条条甜甜圈。

    甘映安忍不住闭眼,心里万分感叹,杜川平时面对这样的妹妹也看的下去吗?他没瞎眼真是奇迹。

    “所以你真的不道歉吗?”杜若初又掐着嗓子,用嗲嗲的声音说话。

    甘映安恨不得马上双耳失聪。

    “什么时候她向映安道歉了,再来跟我说道歉的事情吧。”甘映安是看着吴艺莲说这话的。

    吴艺莲马上装不下去,“你说什么?你居然让你妈去向你老婆道歉?我做错了什么?我就算做错了,我也不用向她道歉!因为我是她的婆婆!她就该忍着我!”

    甘映安一看这话也聊不下去了,便拉开车门上车,不管车后那两个疯女人的大喊大叫,绝尘而去。

    谷谷像被吓着了,缩在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地偷看着她。

    甘映安懊悔万分,居然让女儿看到这种场面……

    她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扬起一个宽慰的微笑。

    ----

    甘映安离开后,病房里的杜川因为疼也睡不着,肚子饿的咕咕叫,一直等着他母亲过来送吃的。

    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像一个废人一样只能躺在床上,等着别人来伺候他。

    这种无奈的处境,他还无力改变。

    更让他束手无策的是那个新生的小女儿,在映安离开后就被护士抱到病房来了。

    穿着制服的护士小姐温馨提醒着他要记得开奶,给孩子喂奶。

    这对于杜川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用奶瓶冲奶给孩子喂奶,更别说要用着映安的身体去给小女儿喂母乳了……

    怎么喂?他连新生儿要怎么抱都不知道!

    新生儿已经出生几个小时了,还没有吃过母乳,急的哇哇大哭。

    杜川连起身把孩子搂到怀里都做不到,听着小女儿的哭声,心里也在着急。

    妈怎么还没来!她不是说了等映安生了孩子会来医院好好照顾映安月子的吗!?怎么等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影?

    孩子哇哇大哭,哭的累了,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听起来可怜极了。

    杜川也着急,摸到放在床头的手机,手机没有设置锁屏密码,帮了他大忙。

    找到联系人,他拨打了备注为‘婆婆’的联系人的号码。

    原以为电话拨打过去,那边会是和蔼的安慰,却不想电话一接通,手机就传出怒吼:“你还有什么脸给我妈打电话!我哥为了你打了我妈一巴掌,你现在乐坏了吧!”

    杜川皱起眉头,这声音……是妹妹若初的声音没错。

    可是,他平时看映安跟若初的关系很不错,若初怎么会这样对映安说话?

    这里面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吧。

    杜川乐观地自我安慰,温和地对那边说:“若初,你把电话给妈,我有话要对她说。我现在在医院里没法动弹,让妈做点吃的到医院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可以吗?”

    “呵!你还想让我妈去伺候你?你做梦吧!”杜若初气的大叫。

    母亲的声音也传来,阴阳怪调地说:“这不是还有力气打电话嘛?怎么没力气看孩子。”

    杜川还来不及说下一句话,通话就啪嗒一声被挂断了。

    孩子哭到没有力气再哭,小小地打着嗝儿。杜川侧头看去,小女儿黑溜溜的眼睛也看了过来,想哭又哭不声的样子,非常可怜。

    唉。

    他茫然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哪个环节错了。

    映安去上课要到晚上九点多才能来……

    咕噜咕噜……

    肚子叫了起来已经饿不行了,杜川感到头昏眼花,看什么都像是能吃的。

    咿呀--

    推门声传来,他惊喜地看过去,以为是母亲,认为母亲只是嘴硬心软,虽然电话里很生气,还是过来了。

    却不料看到的是提着一个保温饭盒的甘映安。

    “因为产后大出血不得不切除子宫不然就丧命的事情,我以前还只是在新闻里面看过,没想到竟然还给我遇到了……”

    “对吧,而且还这么狗血,婆婆死活都不愿意,还算是老公有一点良心,及时签字了,不过据说原本那个老公好像是有一点点犹豫的……”

    闭嘴闭嘴闭嘴!!!杜川在心里无力地呐喊,喉咙却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任由这些人把这几天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完蛋了……

    他在丈母娘心里的好感已经全部耗完了。

    怎么补救才好?

    赵夏兰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抓着床单那枯瘦的手几乎要把床单扯下来,极尽忍耐。

    甘映安在外面听到众产妇的对话急急忙忙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因为她的到来,大家都突然噤声不敢不再继续讨论。

    可是又怎么样?她妈妈什么都知道了。

    她明明打电话让杜川注意一点别让妈妈知道这些事情,杜川到底在做什么!

    甘映安狠狠地剜了一眼垂着头的杜川。

    而刚好也是这么一个眼神,彻底激怒了赵夏兰,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像一只护崽老母鸡,气势汹汹地冲到甘映安的跟前。

    甘映安为了让母亲少走两步,还主动往前走了两步。

    两人终于面对面站着,她诚挚地看着母亲,很想知道母亲会做出什么举动。

    赵夏兰眼里蓄着泪水,骤然抬起那只饱经沧桑的手就要往甘映安的脸上胡一巴掌,可却在触及对方温柔的目光时,不由得停下动作。

    这个眼神……

    有那么一瞬间,赵夏兰把这张脸看成了映安的脸,一晃神之后,她定了定睛,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杜川,而不是映安。

    因为这一瞬的失神,赵夏兰满腔的怒火泄了一半,她挫败地收回干瘦的手,气馁地转身回到床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杜川。

    杜川有一种仿佛被丈母娘看透了内心的感觉,羞愧地不敢抬起头,他真的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差劲吗?

    映安产后大出血,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不是吗?大出血又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只能切除子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

    “妈……”杜川试图劝说丈母娘,毕竟映安那充满恨意的眼神也让他心里很不舒坦。

    他们毕竟是夫妻,夫妻之间哪里有隔夜仇?

    赵夏兰恶狠狠地抬起头劈头盖脑就是一句:“闭嘴!不要跟我说话!”

    这么凶狠的态度也不知道是对着谁来的,甘映安对此却一点不满都没有,只有满腹的自责。

    病房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甘映安不敢继续往前一步,杜川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谷谷则好奇地打量病房里的人,因为大家都安静下来,有些害怕,往妈妈那边靠了靠。

    似乎安静了有一分钟,赵夏兰才动了动干涩的唇,声音仿佛顿时苍老了十岁,苦口婆心地劝道:“映安,妈以前一直由着你选择你想要的生活,因为妈不想看到你因为父母反对而错过自己的爱人,所以虽然我和你爸那时候就不是很满意杜川,但还是同意你嫁给他。”

    “哪怕你要嫁到离家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地方,可能以后你跟爸妈见面的次数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爸妈也都认为只要你过的幸福,就算少见几次,我们都可以忍耐。”赵夏兰声音颤抖,豆大的眼泪终于憋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在床单上。

    甘映安才哭过,现在被母亲这么苦口婆心一说,差点又要哭了。

    她微微侧着头,不想看别人看到她红红的眼睛。

    杜川非常不识时务,他对于这些人对他的重重控诉十分不满,便不满地反驳:“我现在难道过的不幸福吗!?”

    此话一出,甘映安真是恨不得冲上去给杜川几巴掌,他妈/的什么情况也不看看就知道乱说话!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过的幸福?你知道切除了子宫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吗?妈不是一个文化人,妈都知道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缩短寿命,内分泌严重失调,提前衰老,更年期提前……每一条可能会出现的危害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到底懂不懂!”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直勾勾地看向杜川,实在让人很怀疑她说话的对象究竟是谁。

    但这一番话无疑对杜川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他真的不知道。

    子宫不是只有生孩子一个功能而已吗?切除后怎么会有这么多数不清的危害?

    “是,我知道这事情可能不能全部都怪到杜川身上,可是谁让他让你怀孕了呢?你明明就不想要二胎,他们非逼着你要。如果不是这样,你又怎么会遭遇这些?”赵夏兰用粗糙的老手用力擦拭了一下浑浊的双眼。

    “就当作是妈求你了好不好?跟杜川离婚,跟妈妈回家,爸妈好好照顾你和外孙女们,爸妈一定会好好调养好你的身体,我们再也不过这种苦日子了……”她哽咽着几乎整个人都伏倒在床边,直不起腰。

    甘映安动容地上前,‘扑通’一声跪下,意识到的时候,她也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错了……”

    不管母亲是否能听懂,她都要道歉,对不起,她真的任性了。

    真的对不起,她自以为自己孝顺,没想到她这才是最大的不孝!

    赵夏兰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眼神有些迷茫。

    杜川则十分震惊,但同时又觉得有些丢脸,映安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用着他的身体怎么可以做这么丢脸的事情!

    “就算你跪下来磕头认错,那又有什么用?你能让我的女儿恢复健康吗?不能,你给女儿造成的伤害就能自动痊愈吗?不能。”赵夏兰轻声道,语气稍冷,“你放弃吧。我就是以死相逼也要让映安离婚。”

    谷谷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非常着急的上前要把爸爸拉起来,眼珠子在眼里打转,“爸爸,爸爸,快起来呀……”

    甘映安垂着头,嘴里喃喃道:“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赵夏兰望着她,心头那一丝异样越来越明显。

    “你给我起来!这样跪着像什么样子!”突然尖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望去,竟然是婆婆吴艺莲过来了,她叉着腰走了进来,“打了你自己老母亲一巴掌,老母亲让你跪下来磕头认错你不愿意,竟然去给别人的老妈磕头?到底谁才是你老妈!”

    甘映安心里暗道糟糕,婆婆又过来凑什么热闹?她不是根本就不屑来这里吗?

    很好,吴艺莲的出现让赵夏兰成功转移了怒火。

    女儿受到的伤害有一半是来自这个婆婆的。

    赵夏兰顿时重新燃起斗志,‘嗖’的一下便来到吴艺莲跟前。

    吴艺莲一看这是亲家,真准备打招呼呢,没想到这亲家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光是听声音都觉得疼。

    脸上顿时一片火辣辣,吴艺莲捂着自己的左脸,尖声叫道:“你这个死老太婆!你竟敢打人!我好吃好喝招待你女儿……”

    “啪!”话还没说完,赵夏兰又往吴艺莲的左脸呼了一巴掌。

    吴艺莲崩溃地双手捂着脸,‘啊啊啊’地叫起来,“我跟你拼了,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打人!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吴艺莲要上来抓赵夏兰,可是赵夏兰在家里经常运动,动作可比经常搓麻将的吴艺莲灵敏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