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你有什么资格骂我?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对吧,而且还这么狗血, 婆婆死活都不愿意, 还算是老公有一点良心,及时签字了,不过据说原本那个老公好像是有一点点犹豫的……”

    闭嘴闭嘴闭嘴!!!杜川在心里无力地呐喊, 喉咙却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 任由这些人把这几天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完蛋了……

    他在丈母娘心里的好感已经全部耗完了。

    怎么补救才好?

    赵夏兰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抓着床单那枯瘦的手几乎要把床单扯下来, 极尽忍耐。

    甘映安在外面听到众产妇的对话急急忙忙推开门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因为她的到来,大家都突然噤声不敢不再继续讨论。

    可是又怎么样?她妈妈什么都知道了。

    她明明打电话让杜川注意一点别让妈妈知道这些事情, 杜川到底在做什么!

    甘映安狠狠地剜了一眼垂着头的杜川。

    而刚好也是这么一个眼神,彻底激怒了赵夏兰,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像一只护崽老母鸡,气势汹汹地冲到甘映安的跟前。

    甘映安为了让母亲少走两步,还主动往前走了两步。

    两人终于面对面站着,她诚挚地看着母亲,很想知道母亲会做出什么举动。

    赵夏兰眼里蓄着泪水,骤然抬起那只饱经沧桑的手就要往甘映安的脸上胡一巴掌, 可却在触及对方温柔的目光时, 不由得停下动作。

    这个眼神……

    有那么一瞬间, 赵夏兰把这张脸看成了映安的脸, 一晃神之后, 她定了定睛,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杜川,而不是映安。

    因为这一瞬的失神,赵夏兰满腔的怒火泄了一半,她挫败地收回干瘦的手,气馁地转身回到床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杜川。

    杜川有一种仿佛被丈母娘看透了内心的感觉,羞愧地不敢抬起头,他真的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差劲吗?

    映安产后大出血,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不是吗?大出血又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只能切除子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

    “妈……”杜川试图劝说丈母娘,毕竟映安那充满恨意的眼神也让他心里很不舒坦。

    他们毕竟是夫妻,夫妻之间哪里有隔夜仇?

    赵夏兰恶狠狠地抬起头劈头盖脑就是一句:“闭嘴!不要跟我说话!”

    这么凶狠的态度也不知道是对着谁来的,甘映安对此却一点不满都没有,只有满腹的自责。

    病房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甘映安不敢继续往前一步,杜川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谷谷则好奇地打量病房里的人,因为大家都安静下来,有些害怕,往妈妈那边靠了靠。

    似乎安静了有一分钟,赵夏兰才动了动干涩的唇,声音仿佛顿时苍老了十岁,苦口婆心地劝道:“映安,妈以前一直由着你选择你想要的生活,因为妈不想看到你因为父母反对而错过自己的爱人,所以虽然我和你爸那时候就不是很满意杜川,但还是同意你嫁给他。”

    “哪怕你要嫁到离家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地方,可能以后你跟爸妈见面的次数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爸妈也都认为只要你过的幸福,就算少见几次,我们都可以忍耐。”赵夏兰声音颤抖,豆大的眼泪终于憋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在床单上。

    甘映安才哭过,现在被母亲这么苦口婆心一说,差点又要哭了。

    她微微侧着头,不想看别人看到她红红的眼睛。

    杜川非常不识时务,他对于这些人对他的重重控诉十分不满,便不满地反驳:“我现在难道过的不幸福吗!?”

    此话一出,甘映安真是恨不得冲上去给杜川几巴掌,他妈/的什么情况也不看看就知道乱说话!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过的幸福?你知道切除了子宫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吗?妈不是一个文化人,妈都知道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缩短寿命,内分泌严重失调,提前衰老,更年期提前……每一条可能会出现的危害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到底懂不懂!”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直勾勾地看向杜川,实在让人很怀疑她说话的对象究竟是谁。

    但这一番话无疑对杜川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他真的不知道。

    子宫不是只有生孩子一个功能而已吗?切除后怎么会有这么多数不清的危害?

    “是,我知道这事情可能不能全部都怪到杜川身上,可是谁让他让你怀孕了呢?你明明就不想要二胎,他们非逼着你要。如果不是这样,你又怎么会遭遇这些?”赵夏兰用粗糙的老手用力擦拭了一下浑浊的双眼。

    “就当作是妈求你了好不好?跟杜川离婚,跟妈妈回家,爸妈好好照顾你和外孙女们,爸妈一定会好好调养好你的身体,我们再也不过这种苦日子了……”她哽咽着几乎整个人都伏倒在床边,直不起腰。

    甘映安动容地上前,‘扑通’一声跪下,意识到的时候,她也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错了……”

    不管母亲是否能听懂,她都要道歉,对不起,她真的任性了。

    真的对不起,她自以为自己孝顺,没想到她这才是最大的不孝!

    赵夏兰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眼神有些迷茫。

    杜川则十分震惊,但同时又觉得有些丢脸,映安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用着他的身体怎么可以做这么丢脸的事情!

    “就算你跪下来磕头认错,那又有什么用?你能让我的女儿恢复健康吗?不能,你给女儿造成的伤害就能自动痊愈吗?不能。”赵夏兰轻声道,语气稍冷,“你放弃吧。我就是以死相逼也要让映安离婚。”

    谷谷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非常着急的上前要把爸爸拉起来,眼珠子在眼里打转,“爸爸,爸爸,快起来呀……”

    甘映安垂着头,嘴里喃喃道:“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赵夏兰望着她,心头那一丝异样越来越明显。

    “你给我起来!这样跪着像什么样子!”突然尖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望去,竟然是婆婆吴艺莲过来了,她叉着腰走了进来,“打了你自己老母亲一巴掌,老母亲让你跪下来磕头认错你不愿意,竟然去给别人的老妈磕头?到底谁才是你老妈!”

    甘映安心里暗道糟糕,婆婆又过来凑什么热闹?她不是根本就不屑来这里吗?

    很好,吴艺莲的出现让赵夏兰成功转移了怒火。

    女儿受到的伤害有一半是来自这个婆婆的。

    赵夏兰顿时重新燃起斗志,‘嗖’的一下便来到吴艺莲跟前。

    吴艺莲一看这是亲家,真准备打招呼呢,没想到这亲家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光是听声音都觉得疼。

    脸上顿时一片火辣辣,吴艺莲捂着自己的左脸,尖声叫道:“你这个死老太婆!你竟敢打人!我好吃好喝招待你女儿……”

    “啪!”话还没说完,赵夏兰又往吴艺莲的左脸呼了一巴掌。

    吴艺莲崩溃地双手捂着脸,‘啊啊啊’地叫起来,“我跟你拼了,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打人!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吴艺莲要上来抓赵夏兰,可是赵夏兰在家里经常运动,动作可比经常搓麻将的吴艺莲灵敏多了。

    她完全可以一边躲避吴艺莲的动作,还能在吴艺莲分神的时候给她添上一巴掌。

    她一声不吭,就是干脆利落地甩巴掌。

    谷谷还以为这是什么好玩的游戏,竟然在一旁咯咯笑了起来,甚至为自己外婆打气。

    杜川则着急的要起身扯甘映安起来去劝架,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扯动了伤口,疼得眼泪狂飙,“你快去劝一劝啊!怎么能让她们打在一起!这像个什么样子!而且你婆婆让你磕头认错你为什么不磕……撕!”

    甘映安假装自己不经意碰到杜川的腹部,听到对方倒抽一口冷气后,这才乍然回神,装模作样地道:“哎呀,碰到你的伤口了?真是对不起呢,我看她们打的挺开心的啊,打是亲骂是爱!这不是你常说的吗!劝什么劝,有什么好劝的?”

    以往她跟婆婆吵架的时候,杜川不就是这副嘴脸吗?今天这不正好,让他自己感受一下。

    当然,甘映安也很清楚,她的妈妈已经压抑了太多心酸在心里,需要发泄一下。

    嗯,绝对不是因为婆婆被扇巴掌她心里在暗爽。

    “你!”杜川咬牙切齿,竟然拿对方毫无办法。

    映安喜欢喝这玩意???他怎么不知道!他从来就没有见到她喝过!

    杜川顿时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床边的甘映安,只发现甘映安冷眼看着他,眼神里写着:敢不喝你就特么死定了!

    光是闻着味他都要吐了,别说还要喝下去,究竟是什么人发明了这种反人类的吃法!?

    可如果不喝的话……

    他弱弱地问:“妈,我今天没有胃口喝这个,还有别的吗?”

    赵夏兰似乎老早就看穿他的借口,便默默打开另一个保温杯,这时候飘出来一股芹菜和香菜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浓郁地让杜川直接翻白眼。

    甘映安坐在床对面都觉得有些绷不住,光是芹菜味的就已经很恐怖了,现在还添了香菜味,就连她都不得不佩服人类的脑洞,还能更黑暗一点吗?

    吃瓜产妇们闻到味儿都好奇地往这边张望,一边被气味熏的不行,一边还想看好戏。

    “喏,这个呢,是加了香菜的升级版,闻起来是不是就没那么难以忍受了?为了把口味调好,妈还特地往里面多加了点盐。妈不是那么不开化的人,坐月子还是要稍微补充一点盐分,保证你喜欢!”赵夏兰说的煞有其事,差点甘映安都信了她的邪。

    而且甘映安非常清楚,杜川是不吃香菜党,她对香菜属于中立态度,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但是其实坐月子其实也不能吃香菜……

    她老妈这是在欺负杜川不懂吗?

    杜川都快放弃治疗了,最后再挣扎一下:“还……还有别的吗?”

    喝蔬果汁助肠道蠕动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弄这些?完全没有加其他配料调味!

    赵夏兰立即十分难过,“映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喜欢妈妈给你准备的蔬菜汁?可是这些蔬菜汁都是你爱喝的,我还特地选了营养价值比较高的。为了你自己的身体着想,不要任性好不好?”

    她像是很无奈,透露一种‘真是那你没办法’的态度,打开最后一个保温杯。

    才打开盖子,杜川就已经绝望了。

    这次不只是有香菜芹菜的气味,还夹杂了一股青椒味……

    杜川还是一个不吃青椒党。

    “因为你现在不能吃正常的食物,可是你也确实很喜欢吃青椒,妈也是绞尽脑汁才想到这个办法,能让你嘴里有点青椒味,你现在想喝哪种?妈倒给你。”赵夏兰做好了倒蔬菜汁的准备。

    甘映安震惊了,妈妈还真是把杜川讨厌的食物都集中到了一起,坐月子第一周也是最好不要吃青椒……

    杜川痛苦地指向最初浓郁的芹菜汁。

    赵夏兰已经倒了满满一杯芹菜汁,非常温柔地对杜川道:“喝一口也是喝,最好喝小半杯左右,你躺在床上肠胃最容易不好了,喝完啊,我们一定要下地走一走了。”

    杜川点点头,接过这杯墨绿色的蔬菜汁,觉得自己仿佛举着一杯毒/药,只要一小口他就可以光荣赴死了。

    只要一小口而已!他一定可以忍耐的!这也是丈母娘的一片好心,他这次一定要在映安面前好好表现,让映安对自己改观!

    做好了心理建设,杜川打算一口闷,结果嘴唇才接触到一丁点那墨绿的汁/水就差点被生猛的芹菜味呛晕。

    于是原本计划着一口喝完,结果现在只喝了一小口就觉得脑袋几乎一片空白,全身的感官都在消失,只剩下嘴里这股有苦又涩还咸的味道。

    为什么还有苦味?

    杜川觉得自己的味蕾都快被毁掉了,真的差不多一口就能让他失忆。

    赵夏兰看到杜川不舒坦,她就放心了。

    突然,她十分自责地叫道:“我给忘了,这分芹菜汁里我加了一小块苦瓜。哎呀!我这是什么记性啊!夭寿了,不过应该还好只是一丁点,你别喝了。”

    她一把把杯子抢了回去,看起来十分紧张,万分懊悔。

    杜川觉得自己胃里一阵翻涌,他不吃苦瓜!

    这一口下去,杜川整个人都恍惚了。

    “妈,为什么……不加点水果蜂蜜什么的调一下味道?”精神恍惚的杜川声音都轻飘飘的,面如菜色,这才想起来哪有人喝蔬菜汁只喝原汁原味的?肯定要加其他东西调整味道吧?

    赵夏兰诧异地反问:“可是这样比较原汁原味啊,而且你不是喜欢纯正原汁原味的吗?说这样才健康啊。你坐月子很多东西都不能吃的,也加不了什么东西,为了身体着想,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杜川在心里默默吐槽,那刚才为什么又是加香菜又是加青椒的??

    不过他也不敢直说,只是讪笑。

    “别傻笑了,休息十来分钟左右啊,就下床走动一下。”赵夏兰才不跟他笑嘻嘻开玩笑。

    就算是切除子宫这样的手术,术后也要鼓励下床走动的,就昨天杜川就被护士催着下床稍微活动了一下,那种经历杜川简直不想再回忆,比走在刀尖上还痛苦。

    现在丈母娘一提下床走动的事情,杜川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哭丧着脸道:“妈,可是我觉得很疼……浑身都在疼。”

    赵夏兰一脸无奈,当然同时也在庆幸还好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人不是映安,不然映安还得遭多大罪啊!

    “不要偷懒不走动,你刚做了手术,久卧不动很有可能会导致肠粘连,到时候更有的你受。”赵夏兰可不希望恢复期间女儿的身体还出别的问题。

    甘映安对老妈的手段简直要拍手叫绝,看杜川憋屈的小样子就觉得爽快!

    “杜川啊,你先回去吧。”赵夏兰突然看向甘映安,称呼上都特地注意了一下,“这里有我照顾就行了!你快点回去忙工作吧!”

    甘映安点点头,现在她确实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那我到中午再来送饭。”她妈妈早上就已经把午饭做好了,所以她中午只要热一下再带过来就好。

    而杜川则有些不舍地望了甘映安好几眼,仿佛有话要说,却碍于丈母娘在这里不敢说。

    **

    十分钟后,赵夏兰非常不留情面一直催杜川下床走动,只是杜川却不愿意动弹,一直哼哼唧唧说自己身上疼。

    这让赵夏兰更看不起杜川,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怕疼,还没她家映安能撑。

    吃瓜产妇们都一起劝说:“你妈这可是真心实意为了你好,你还不领情。”

    “现在疼是疼了一点,总比后面遭罪好太多了!”

    “这种人就是活该,真正对你好的人你不信,那些对你凶巴巴的人你一个劲儿去讨好,就是一个字,贱!”

    杜川老感觉这些产妇就是在针对他。

    但是在丈母娘的压力之下,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动起来了。

    在赵夏兰的搀扶下,杜川艰难地下了床,差点头一晕直接昏过去,有一种被从中间腰斩的感觉,所有疼感都主要集中在腰部和腹部。

    最让杜川心酸的是,被扶着走了几分钟后,丈母娘似乎是看他已经适应了,便松开了手,让他一个人扶着墙慢慢走。

    其实他很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但是丈母娘一直在后面盯着他,像一头猎豹锁定了猎物,不容许他有一刻的松懈。

    这让杜川总觉得丈母娘好像特别针对他,可是一个母亲为什么要针对自己的女儿?在气映安嫁给了他?或者气映安不听话?

    活动了大约有二十分钟,赵夏兰看着差不多了,这才允许杜川回到床上。

    一回到床上,杜川就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

    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赵夏兰在她带过来的布袋里翻翻找找,居然找出了几根棒针和两卷毛线,毛线细细小小的。

    “现在你住院也没什么好做的,天天玩手机有辐射对身体不好,也没什么好处。你以前也学过织毛衣,给我小孙女织小袜子小帽子吧!”赵夏兰把棒针递过去,眼神示意杜川接过去。

    杜川都快疯了,织什么鬼的毛衣?他根本什么!都!不!会!

    他现在只想躺着什么都不做,为什么还要织毛衣!

    他脸色难看,推脱道:“妈,我,我已经很久没有织过毛衣了,我都忘了怎么织了。”

    “那没关系,妈重新教你,很容易的,你以前看我示范了一遍就学会了。”说罢,赵夏兰拿出老花镜,开始起针,那粗糙的手指做起这些活,非常灵活熟练,看得出来经常打毛衣。

    不过一会就数够针数,起针结束。

    杜川觉得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丈母娘就说:“好了,看明白了吗?”

    明白个屁啊!!!根本不可能会有天赋异禀的人看一次就明白好吗!

    “看不懂?没道理啊,你这么突然变得这么笨这么蠢了?”赵夏兰非常嫌弃。

    “我,我姑且先试试吧。”杜川最受不了别人瞧不起他,主要是想到映安居然看一次就会了,那他也绝对可以做的比映安好!

    于是,当他接过几根棒针之后,他连棒针要怎么抓都不懂,还因为失误不小心自己用棒针戳了一下伤口。

    疼到仿佛要爆炸,这种酸爽简直媲美刚才喝下的那口芹菜汁。

    “戳到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怎么会连棒针怎么拿都不知道了?”赵夏兰语重心长,这次示范的速度慢了一点。

    杜川硬着头皮继续观摩学习。

    在杜川接下来的住院时间里,他的身体是在一点点的恢复,但是丈母娘每天都能找到新的招数让他不得安宁,让他每天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唯一欣慰的就是只要忽略味道不好的原汁原味蔬菜汁,伙食真的很不错,跟最初那几天比起来,也没有糟糕到令他无法忍耐的地步。

    而甘映安这边,为了能够顺利完成翻译任务,她也暂时没有去理会婆婆那个疯婆子。

    当然令甘映安意外的是,吴艺莲居然也没有再主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既没有找她目前住的酒店闹,也没有再带人去医院找杜川的麻烦,突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

    这样也好,甘映安才能更加专心做事。

    月底到了,甘映安把翻译完成品交了上去,上面还需要审核等等,到结算还需要一段时间。

    她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开车的时候都哼着小调子,有工作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她自己都觉得专注工作时的她简直帅呆。

    甘映安开车去医院,今天就是杜川出院的日子了。

    既然出院了,那就该回家去住,刚好也看看这段时间婆婆不吵不闹的原因何在,房子又不是婆婆买的,总不可能让婆婆一直占了去。

    接了杜川,甘映安就直接带着他们开车回家。

    几人聚集在门口,确认了门牌号,甘映安正要用钥匙开锁的时候,里面刚好有人打开门。

    可开门的人竟然不是吴艺莲,而是一个穿着围裙手里提着垃圾袋的陌生女人。

    甘映安就坐在对面看她老妈演戏,明明在心里都恨透杜川了,但是老妈愣是把情绪伪装的天衣无缝,咋一看还真的是一个关心女儿的好母亲。

    杜川闻着这股子芹菜味,差点白眼一番要吐出来,颤抖着打商量道:“妈,这个……这个……”

    “怎么?不喜欢喝了?没道理啊,你以前最爱喝这个了!”赵夏兰立即把杜川的话堵回去。

    映安喜欢喝这玩意???他怎么不知道!他从来就没有见到她喝过!

    杜川顿时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床边的甘映安,只发现甘映安冷眼看着他,眼神里写着:敢不喝你就特么死定了!

    光是闻着味他都要吐了,别说还要喝下去,究竟是什么人发明了这种反人类的吃法!?

    可如果不喝的话……

    他弱弱地问:“妈,我今天没有胃口喝这个,还有别的吗?”

    赵夏兰似乎老早就看穿他的借口,便默默打开另一个保温杯,这时候飘出来一股芹菜和香菜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浓郁地让杜川直接翻白眼。

    甘映安坐在床对面都觉得有些绷不住,光是芹菜味的就已经很恐怖了,现在还添了香菜味,就连她都不得不佩服人类的脑洞,还能更黑暗一点吗?

    吃瓜产妇们闻到味儿都好奇地往这边张望,一边被气味熏的不行,一边还想看好戏。

    “喏,这个呢,是加了香菜的升级版,闻起来是不是就没那么难以忍受了?为了把口味调好,妈还特地往里面多加了点盐。妈不是那么不开化的人,坐月子还是要稍微补充一点盐分,保证你喜欢!”赵夏兰说的煞有其事,差点甘映安都信了她的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