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真是个‘大孝子’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直觉告诉她,这事可能不单纯。

    甘映安便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这个女大学生。

    这个女生穿着比较时尚, 她个子有点高, 杜川一米八的身高,这个女生就到杜川的耳朵了, 因此粉色的长款大衣穿在女生的身上,衬出了她的大长腿, 下/身搭配着黑色的九分裤,露在外面的脚踝纤巧白皙,鞋子是中跟尖头小皮靴。

    再看这个女生的脸蛋,她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秀气的眉毛,脸型是标准的鹅蛋脸,脸上不施粉黛就已经很养眼。

    两腮和鼻尖有一点点潮/红, 应该是被冷风刮的,却为这个女生添了一分令人怜惜的气质。

    看着看着, 甘映安便忍不住生出了一分比较的心思。

    她如今已年满二十八,女人过了二十五岁后颜值就一年不如一年, 皮肤本来就在变差,又因为照顾孩子等等没有得到更好的睡眠, 说是黄脸婆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再说身材,她原本生了谷谷之后身材恢复的还算不错, 但是马上又怀二胎, 身材就又变形了。

    甘映安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怎么好像越是比较, 心里就越是压抑呢。

    而眼前这个女生似乎也因为她的打量而显得越发不安,用更加小心翼翼的语气试探性地问:“老师?我可以知道吗?”

    甘映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快回教室,就要上课了。”岔开话题,甘映安转身就回办公室,头疼欲裂。

    最让甘映安头疼的还是回到办公室后,赵老师那暧昧的目光,这让她越发怀疑,杜川平时是不是就对刚才那个女生有点什么?

    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学生去管老师的请假原因?还特地来问一下?

    而且杜川昨晚还因为她擅自请假的事情而如此恼怒,莫不是因为这个?

    ----

    早上七点四十五分,根据杜川贴在办公室他办公桌上的课表,她八点钟有一节课在d楼213教室,班级是15级英语专业(1)班,英语语法课。

    教案和教材都是从家里拿过来的,甘映安昨晚睡前就已经大致看过教案,了解了一下杜川平时上课的流程。

    已经几年没有站在讲台上讲课,现在甘映安除了感到紧张之外,更多的是激动。

    在家里当全职太太这么几年,她当然想过要出来找工作,只是谷谷才刚好上幼儿园,就又怀孕了,找工作的计划就泡汤了。

    这次互换身体对于甘映安来说,利大于弊,首先不用承受身体方面的疼痛就不必说了;其次就是能够用杜川的身份到讲台上讲课,重拾自己的讲课能力,如果以后换了回去,那她有了这段时间的宝贵经验,也不担心重新找工作会非常困难了。

    甘映安原本工作的学校跟杜川不同校,她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对教学楼和正确的教室,抵达教室的时候刚好踩着上课铃声。

    甘映安也因为赶时间,一时间都忘记紧张了,站到讲台上,就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学生,正色道:“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我们开始上课。”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睁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

    甘映安原本还不紧张,被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就开始紧张了。

    是不是她的表现跟杜川不像?引起学生们的怀疑了?

    她捏着教材的手都冒出了冷汗,紧张的同时,拿出点名册点名,“先点一下名。”

    声音差点就抖起来了。

    没办法,她真的已经太久没有站在讲台上了,虽然她有过经验,但是不代表时隔几年后,她依旧能轻松自然的站在这里。

    “梅康乐。”

    “到!”

    “焦雅达。”

    “here!”

    ……

    ……

    “羽秋荷?”

    “我在这儿,老师。”回话的是一个怯弱的女声。

    这个声音……甘映安皱起眉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正对着讲台的的几列桌子,那个女生就坐在第三排,双手托着下巴,专注的往讲台上看。

    这是早上到办公室找过杜川的女生……原来叫做羽秋荷,还真是杜川的学生。

    甘映安只顿了一下就马上念下一个学生的名字,但是就是她顿了这么一下,羽秋荷就已经非常满足,一直保持微笑盯着讲台看。

    她不太清楚杜川的上课方式,因此在上课之前还特地提了一句,今天试试新的授课方式,希望大家能喜欢。

    不过只是为她后面跟杜川不同风格的授课方式找个原因罢了,倒是没想到学生们一听都挺期待的。

    甘映安上课喜欢引经据典,举一反三,语法课一般都挺枯燥无聊的,因为一些语法定义需要记下来并且理解,遇到一些比较难理解的可能要讲解整整一节课。

    但甘映安讲课的同时穿插了一些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素材,或者是一个英语笑话,又或者是一些小故事,把知识点套用到令人比较容易接受理解的小故事里,课堂氛围非常好。

    到了这节课的后面,甘映安已经完全不紧张了,因为学生们的热烈回应就是对她最大的鼓励,她仿佛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重新恢复了自信。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你们的作业是……”布置完作业,刚好下课铃声打响,甘映安收拾着讲台上的教材材料等等,听到讲台下的一些学生正在说悄悄话。

    “今天杜老师讲的我居然都听懂了……好神奇!”

    “你没发现今天语法老师笑起来也比较好看吗?有一种……什么感觉呢?像一个温厚的长辈,像父亲那样?”说这话的居然是一个男生,甘映安大囧。

    “我觉得是因为今天语法老师终于放弃用全英语教学了。真是要命哦,大学老师都用全英文教学,也不考虑一下学生是不是听得懂,而且杜老师的口语又不是非常好,他一说英语我就想睡觉……”

    甘映安低着头收拾东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听到杜川的口语被学生嫌弃,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活该!

    让他平时回到家里就瘫着什么都不干,有时候还回到家就开始打游戏,她看美剧听英文歌,他还不屑。

    口语本来就是要多听多说才能好,像杜川那样会几句课堂用语就心满意足了,也活该在教学方面一直没有突破,还总是抱怨学生在课堂上睡觉玩手机不好好听课。

    收拾完东西,甘映安便抱着教材等东西走出教室。

    正要拐角走下楼梯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的呼声:“老师,老师,可以等我一下吗?”

    又是羽秋荷的声音……

    甘映安原本都快把这茬儿忘记了,这女生老是凑到她跟前提醒自己的存在,她停下脚步。

    羽秋荷走到她的身旁,垂着头很小声飞速地说了一句:“今天老师的讲课真的很棒!”

    说完后,羽秋荷转身就飞快的跑回教室。

    甘映安回过神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这个羽秋荷……跟杜川到底是怎么回事?

    ----

    回到办公室后,甘映安先接了一杯温水润润嗓子,办公室里大部分老师都去上课了,只有三两个没课的正在办公室里用手机看视频。

    甘映安也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想问一下杜川,关于那个叫做羽秋荷的女生的事情。

    她觉得她似乎也不是非常生气,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甚至隐隐之中反而期待着杜川跟那个女生确实存在暧昧不清的关系……仿佛只要坐实了,她就能做出某种决定。

    反正杜川的母亲不就是一直期望着他们离婚吗?

    不料她正准备打电话,杜川反而主动打了电话过来。

    这可真是稀奇,杜川很少会给她打电话,有什么东西落在家里宁愿自己跑回家一趟也不会打电话让她帮送过去。

    “喂?你有什么事情?”甘映安接听了电话,语气十分冷淡。

    那边似乎也对甘映安的冷淡有些惊讶,随后才道:“要怎么换纸尿布?我不会!”

    杜川语气焦急,甘映安隐隐之间好像还听到二宝的哭声,哭的她心尖儿发颤。

    而且换尿布的方法她不是亲手示范过了吗?杜川早上可是口口声声说着会了会了,现在怎么又打电话过来问她怎么办。

    “哦,你早上不是说你会了吗?这么快就要来问我了?”她对杜川不耐烦的态度耿耿于怀。

    “我,我以为我会了,真到了实践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还有很多不懂的。”杜川呐呐道,明显底气不足,再也没有今早的嚣张。

    甘映安叹气,真是欠他的,罢了,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跟他对着干,受苦的还不是孩子?他不宝贝女儿们,她可不想让孩子们受委屈。

    “把宝宝平放好,你伤口可能会疼,动作幅度尽量不要太大,我昨天带了尿布和爽身粉,放在床边的小篮子里……”

    甘映安讲解了将近十分钟,杜川才终于磕磕绊绊地帮二宝包好纸尿布,额头上都冒出了一串豆大的汗珠,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因为太着急。

    “好了。”他呼了一声,“谢天谢地,终于好了,换个纸尿布这么多讲究。”

    “既然好了,我们就来聊聊一个女学生的事情吧。”甘映安幽幽道,“羽秋荷跟你有什么私下交往?”

    甘映安没有办法喊这个老女人一声“妈”,也不可能主动道歉,甚至不想看到这个人。

    当然,她更不想浪费时间,因此牵着谷谷的手想绕过去。

    婆婆吴艺莲见此心中的怒火烧地更旺,立即冲甘映安怒吼:“你这个不孝子!现在翅膀硬了是吧!眼里只有你的老婆,已经没有我这个当妈的了吧!”

    甘映安脚步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一股肃杀,“她差点就死了。”

    是啊,她差点就死了。

    生二胎也是因为身边这些人一直都说,怎么样都要再生一个呀,说不准就是儿子呢?生个儿子好啊,生儿子才有保障,生儿子才巴拉巴拉……

    因为这个二胎,她差点就死在手术台上,如果身份互换了后她没有坚定签字……那么死的就是杜川。

    呵。

    吴艺莲也确实被儿子语气里的杀意吓着,可更多的还是儿子不再受控于自己的愤怒。

    她支支吾吾,到底有一点理亏,没什么底气地回:“那……那她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她都没事了,你还要为了她跟你自己的老娘拼命不成?”

    说着,吴艺莲仿佛找到了充分的理由,突然理直气壮道:“再说也怪她自己不注意,都要生孩子了,还这么不知轻重在家里忙活!生出来的还是一个臭丫头!现在她还动手术切除了子宫!我不管,你一定要跟她离婚!可不能让我们杜家就这么绝后了!”

    甘映安轻轻捂着谷谷的耳朵,回头瞪了吴艺莲一眼,眼神冷冽。

    “她为什么会在怀孕八个多月还忙前忙后,您不是最清楚了吗?到底怪谁?”说完这句,甘映安就疲倦地抱着女儿快步离开。

    是谁在自家儿媳顶着一个大肚子连走路都艰难的时候,还像个皇太后一样天天出去跳了广场舞回来就要吃晚饭?

    她不明白婆婆到底哪里不满意她,从她跟杜川交往,被杜川带回家见家长开始,吴艺莲就好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

    可吴艺莲很会装,在杜川的面前能装出一副婆媳和谐的样子。

    每当她跟杜川抱怨的时候,杜川就说:我妈怎么会骗我?

    那意思就是他妈不会骗他,她在骗他咯?

    很多次,甘映安都被气的不行,可是都已经结婚了,婚姻不是儿戏,也不可能赌气就离婚。

    她原本很乐观,以为结婚后会跟婆婆分开住,却没想到婆婆哭惨说老公去世早,儿子妻管严有了老婆忘了妈,杜川心一软,就把婆婆接到一起住。

    噩梦从此开始。

    甘映安花了一点时间找到杜川停在医院停车场的车,把谷谷抱到副驾驶座上,绑好了安全带。

    她正打算上车的时候,另一边却马上传来一个娇蛮的女声:“哥!你疯了吗!你居然打妈,为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难道比我们妈还重要吗!”

    听到这个声音,甘映安又是一阵头疼。

    杜川是最大的儿子,下面有两个妹妹,大的叫杜若之,小的名为杜若初。杜若之对她还好一点,因为在外地工作,嫁到外地去了,接触很少。

    杜若初则因为吴艺莲的要求,放弃了原本谈了三年的外地男友,回到家乡相亲,嫁给了一个据说洗澡都要杜若初给他找好衣服的男人,婚后生活如何,她也不太清楚,倒是经常听到婆婆向杜川倒苦水说妹妹被欺负之类的,动不动就让杜川出力出钱帮助妹妹。

    而杜川有一点妹控倾向,只要妹妹有困难,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帮助。

    只是近两年,甘映安闹得狠了,杜川才不至于如此没分寸,只是这样一来,吴艺莲对她的不满又加深了一层。

    她停下正要关门的动作,转身就看到杜若初挽着吴艺莲的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婆婆往这边走。

    甘映安在心里冷笑,她可不见得婆婆有老到需要别人搀扶的地步,五十多岁的人,当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现在翻身当婆婆天天都是等着别人伺候。

    杜若初和吴艺莲不紧不慢走到车边,连珠炮一般对她开始批判大会。

    “妈只有一个,你要是把妈妈打出一个好歹,你是要遭雷劈的你知道吗?老婆可以随时换,妈妈只有一个啊!”杜若初心痛地说。

    吴艺莲只是在一旁擦眼角,仿佛被儿子伤透心。

    甘映安双手抱胸,把车门关上,靠在车边,嘴角勾着一抹冷笑。

    “你还笑?哥!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吗?完了完了,你果然是把那个女人迷昏脑子了,她只是生孩子,动手术而已,现在她不是都没事了吗?你不要再计较了好吗!”杜若之继续批评。

    “哥,你就向妈道歉吧,妈真的很难过,自己养大的儿子,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我也很惊讶,哥,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吴艺莲擦眼泪的间歇,偷偷透过指缝看了甘映安几眼。

    甘映安下意识捋了一把头发,揉了一把自己的脸,“说完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杜若初脸色一变。

    “不要张口闭口就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都奔三的人了,还不知道要叫大哥的老婆大嫂,你还有没有教养,亏你还是大学毕业的。”甘映安板着脸训斥,可不会纵容杜若初。

    如果她没有跟杜川互换身体……她是否会直接死在手术台?

    如果她死在手术台,吴艺莲等人是不是就会马上高高兴兴的给杜川找下一春?

    如果她没有互换身体,她是不是就不知道在这些人的眼里,作为杜川的老婆,她究竟是被怎么看待?

    她现在甚至开始怀疑杜川对她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爱情了吧。

    杜若初没想到原本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哥会板起脸训斥自己,而且还特地纠正那个女人的称呼。

    她委屈的嘟着嘴,其实这么一个小女生的动作由现在的杜若初做出来,没有任何娇俏的感觉,反而非常辣眼睛。

    杜若初跟甘映安同龄,嫁的比甘映安早,孩子都已经六岁上小学了。

    而杜若初婚后生活操劳比她还辛苦,也不注重产后的身材恢复,导致杜若初身材臃肿,脸比生孩子之前大了整整一圈,肚子上的赘肉减不下去,还喜欢穿紧身的衣服,勒出了一条条甜甜圈。

    甘映安忍不住闭眼,心里万分感叹,杜川平时面对这样的妹妹也看的下去吗?他没瞎眼真是奇迹。

    “所以你真的不道歉吗?”杜若初又掐着嗓子,用嗲嗲的声音说话。

    甘映安恨不得马上双耳失聪。

    “什么时候她向映安道歉了,再来跟我说道歉的事情吧。”甘映安是看着吴艺莲说这话的。

    吴艺莲马上装不下去,“你说什么?你居然让你妈去向你老婆道歉?我做错了什么?我就算做错了,我也不用向她道歉!因为我是她的婆婆!她就该忍着我!”

    甘映安一看这话也聊不下去了,便拉开车门上车,不管车后那两个疯女人的大喊大叫,绝尘而去。

    谷谷像被吓着了,缩在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地偷看着她。

    甘映安懊悔万分,居然让女儿看到这种场面……

    她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扬起一个宽慰的微笑。

    ----

    甘映安离开后,病房里的杜川因为疼也睡不着,肚子饿的咕咕叫,一直等着他母亲过来送吃的。

    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像一个废人一样只能躺在床上,等着别人来伺候他。

    这种无奈的处境,他还无力改变。

    更让他束手无策的是那个新生的小女儿,在映安离开后就被护士抱到病房来了。

    穿着制服的护士小姐温馨提醒着他要记得开奶,给孩子喂奶。

    这对于杜川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用奶瓶冲奶给孩子喂奶,更别说要用着映安的身体去给小女儿喂母乳了……

    怎么喂?他连新生儿要怎么抱都不知道!

    新生儿已经出生几个小时了,还没有吃过母乳,急的哇哇大哭。

    杜川连起身把孩子搂到怀里都做不到,听着小女儿的哭声,心里也在着急。

    妈怎么还没来!她不是说了等映安生了孩子会来医院好好照顾映安月子的吗!?怎么等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影?

    孩子哇哇大哭,哭的累了,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听起来可怜极了。

    杜川也着急,摸到放在床头的手机,手机没有设置锁屏密码,帮了他大忙。

    找到联系人,他拨打了备注为‘婆婆’的联系人的号码。

    原以为电话拨打过去,那边会是和蔼的安慰,却不想电话一接通,手机就传出怒吼:“你还有什么脸给我妈打电话!我哥为了你打了我妈一巴掌,你现在乐坏了吧!”

    杜川皱起眉头,这声音……是妹妹若初的声音没错。

    可是,他平时看映安跟若初的关系很不错,若初怎么会这样对映安说话?

    这里面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吧。

    杜川乐观地自我安慰,温和地对那边说:“若初,你把电话给妈,我有话要对她说。我现在在医院里没法动弹,让妈做点吃的到医院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可以吗?”

    “呵!你还想让我妈去伺候你?你做梦吧!”杜若初气的大叫。

    母亲的声音也传来,阴阳怪调地说:“这不是还有力气打电话嘛?怎么没力气看孩子。”

    杜川还来不及说下一句话,通话就啪嗒一声被挂断了。

    孩子哭到没有力气再哭,小小地打着嗝儿。杜川侧头看去,小女儿黑溜溜的眼睛也看了过来,想哭又哭不声的样子,非常可怜。

    唉。

    他茫然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哪个环节错了。

    映安去上课要到晚上九点多才能来……

    咕噜咕噜……

    肚子叫了起来已经饿不行了,杜川感到头昏眼花,看什么都像是能吃的。

    咿呀--

    推门声传来,他惊喜地看过去,以为是母亲,认为母亲只是嘴硬心软,虽然电话里很生气,还是过来了。

    却不料看到的是提着一个保温饭盒的甘映安。

    可万万没想到杜川用诧异的语气反问:“谁?”

    装蒜?甘映安顿时心头蒙上一股无名火,“你的学生,你说是谁!一个就连你请假都要专程过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请假的学生!”

    因为怒火涌上心头,甘映安一时没控制住音量,她的声音骤然拨高回荡在稍显空荡的办公室里,引起其余老师的注意,他们都诧异地朝这边望了一眼。

    甘映安恼怒地扶着额头,走出办公室,来到空旷的走廊尽头,两栋教学楼交接的地方有很宽阔的活动空间。

    杜川那边安静了片刻,随后咬牙切齿地反问:“你怀疑我?”

    “你让我怎么才能不怀疑你?”甘映安不甘示弱,那个女生还不够明显吗?

    “我压根不记得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烦死了,每天上课不知道好好上,只会盯着我看,眼神真恶心。每次下了课,还要缠着我问问题,根本就是一些很简单的问题,故意拖延我的时间。考试成绩又差,想让我单独辅导她,她又不给我工资,做梦!”被妻子怀疑,让杜川说起羽秋荷的时候,语气显得更加厌恶。

    杜川自认为自己确实有不够体贴的地方,但是他也明白什么是真的不应该做的,已经有老婆就应该杜绝其他女性,这点他一直做的很好,对其他示好的女性不假辞色,现在居然被怀疑?怎么能忍!

    甘映安千想万想都没料到杜川会是这么一个说法,一时间有点懵。

    被一个女生倒贴到这程度,在他看来就只是这样?没有别的意思了?

    不会故意装出来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