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30.从得益者变成受害者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这一番举动让其他产妇们对这男人的印象又稍有改观, 还愿意过来看一眼自己的妻子抱一抱孩子, 说明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倒是那个叫做‘映安’的产妇透着一股子脑残劲儿。

    终于有可以吃的东西了, 杜川猛地灌完了两盒酸奶, 却觉得喝下去的酸奶是苦的。

    好像哪里错了,可是到底错在哪里。

    他找不到答案。

    **

    甘映安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没有见过她妈妈了,她要照顾自己的家庭走不开身,妈妈年纪大了坐车太折腾也没再过来。

    这点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不然母亲过来看到她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 一定会担忧她。

    但这次母亲突然过来, 她总有些担心。

    妈刚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是在跟杜川聊天, 也不知道他们都聊了些什么。

    因为询问过母亲的具体位置,甘映安直接把车开到公交站牌边上,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佝偻的身影,灰头土脸地在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一个透明的塑料油桶,里面装满了鸡蛋,脚边还摆着一个大大的藤条编织篮子,里面塞满东西。

    甘映安心里酸酸涨涨的, 让谷谷乖乖坐在车上,她下去接外婆。

    赵夏兰还在左右张望着,一下子看到一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

    “妈!”甘映安重重地喊了一声, 顺手就把她怀里的油桶接过来, 嘴里念叨着:“过来就过来, 还带这些干嘛!这么一大桶,不重吗?”

    赵夏兰笑地满脸褶子,倒是没注意到这个‘女婿’的语气不对,只是喜滋滋地说:“这是给映安补身子的,坐月子要多滋补才能把身体养好。这个可不是一般在超市里买的那些饲料鸡的鸡蛋,是映安他爸特地托乡下朋友带过来的家养鸡的土鸡蛋,营养肯定比饲料鸡的鸡蛋好。”

    甘映安提着沉甸甸的油桶,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她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母亲,生怕发现母亲又变老了,自己却对此无能力,自己还让母亲一直担忧。

    “这个您别动,您上车,我来拿就好!”她刚把一个油桶的鸡蛋放到车上,只见妈妈艰难地拖着那篮子,一寸一寸地往这边挪。

    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在里面看到了一些蔬菜,还有一些粽子之类的小吃,被放在上面的东西挡着,她也看不真切。

    但篮子里面的东西透着一股家乡的气息。

    赵夏兰也不勉强,但看到甘映安把装着鸡蛋的油桶放到后备箱便吆喝起来:“不要放后备箱啊!要是路上颠簸弄倒了怎么办?你给我抱着吧!”

    说罢,她就急急忙忙从甘映安手里抢过油桶,十分宝贝地抱着,生怕磕着碰着。

    甘映安都不敢眨眼睛,一眨眼泪就会掉下来。

    因为害怕带过来给她养身子的营养鸡蛋会因为各种意外撞碎,所以宁愿抱着笨重的油罐吗?

    把一切弄妥当,甘映安让母亲坐在后座,谷谷也可以陪老人家说说话。

    谷谷特别乖巧,一口一个‘外婆’把赵夏兰叫的心都要化了,赵夏兰连忙从篮子里取出一些小吃,慈祥地说:“谷谷,这是外婆做的钵仔糕,快尝尝喜不喜欢。你妈妈最喜欢吃这些小吃,等到家了,外婆给你热一个粽子吃好不好?”

    “唔!好呲!”谷谷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说话都不清楚了。

    在前面开车的甘映安听着母亲的话,抓着方向盘的手攥紧又松开,咬着唇眼眶发红,也不敢抽泣怕被母亲发现。

    “杜川啊,我们先去医院一趟吧?我想先看看映安怎么样,我给她做了一些她爱吃的小吃,坐火车太久,我担心留不到明天了。”赵夏兰担心杜川直接开车回家了,便提醒一声。

    甘映安闷闷地‘嗯’了一声,忍住了满腔的酸涩,带着鼻音问道:“妈,您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过去医院,医院周边有一家店是做瓦罐汤的,去尝尝怎么样?”

    赵夏兰果断地回道:“先去看看映安吧!我还不饿呢,特地做了一些艾叶糍粑在路上吃,还没有吃完,等会让映安也尝尝。是我今年学会的新样式,谷谷要不要试一试呀?”

    她说着就要在篮子里翻找,找到装糍粑的盒子。

    谷谷当然是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眼睛亮晶晶地点头:“要吃要吃!外婆做的小吃好好吃!”

    自己做出来的食物被孩子们喜欢,是赵夏兰最欣慰的事情了,非常有成就感。

    这时候,谷谷发现篮子里还装了蔬菜,好奇地问:“外婆外婆!为什么带青菜呀!”

    赵夏兰自豪地解释道:“这可是外婆自己种的菜,你外公让人把泥土运到楼顶去做了一个屋顶菜园,可惜外婆不会拍照,不然谷谷就可以看到外婆种了多少菜了。外面卖的菜农药太多了,自己种菜吃,健康安全,有没有农药,农药有没有过期自个心里有数。”

    祖孙二人在后车座聊的热火朝天,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赵夏兰说,谷谷负责听。

    前面开车的甘映安也负责听,听着听着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

    把车停在医院停车场后,甘映安借口去上个厕所离开一下,让谷谷和妈在车上等她一小会。

    实际上,走远之后,甘映安拿出手机给杜川打了个电话。

    “喂?你还有什么事情?”接通后那边传来的就是不耐烦的语气。

    “我妈要先过来看看‘映安’,等会她进去,你表现尽量好点,我切了子宫的事情……不要让她知道,也别提你妈的那些遭心事。最重要的是,别让她怀疑你,我妈这次来在路上已经吃够苦头了,我不想让她担忧难过。”甘映安絮絮叨叨地叮嘱着。

    杜川那边沉默片刻,这才回:“嗯,还有吗?”

    “她带了很多自己做的小吃过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肯定不能吃,我会跟我妈说明白。另外,我还打算在我妈在这边住的这段时间里,一个月给她四五千块当家用……”

    甘映安的话还没说完,杜川就叫起来:“一个月四五千?太多了吧!两千就够了!你婆婆照顾你月子,也不见你给她钱!再说了,那是你妈,你就是给她钱,她也不会收的,你不要多此一举!”

    她渐渐沉下脸,语气硬朗一字一顿地说:“请你搞清楚,现在是我在赚钱,我想给就给。我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只是通知你一声,谢谢。”

    曾经因为他把钱给他的姐妹被她责怪时,他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她悉数还给他。

    一个女人到底要脑残到什么程度才会理所当然地这样认为?

    胡语便试探性问:“那也就是说,您平时自己一个人做家务一个人带孩子,老公对此不闻不问,你也毫无怨言吗?你没有遇到过,你半夜起来奶孩子,老公嫌弃孩子哭闹跑到隔壁房睡嫌弃你吵他的情况吗?”

    晴姐则想到这产妇今天中午的遭遇,又补充一句:“而且你的婆婆还那么坏,你怎么还会这样想?”

    一直被老公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吕佳比在场其他产妇更加难以想象,她惊呼着:“天呀,你怎么能这样想?你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你自己都这样想的话,那些男人岂不是要上天了?你知道我的一些未婚姐妹最怕的是什么吗?”

    “最怕的就是你这种自己身为女人还要为大男子主义说话的女人!我看你也不是真的年纪很大,你的思想怎么会这么陈旧?跟一个封建社会出来的老太太似得。”吕佳受惊地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

    杜川觉得他被一群产妇攻击了。

    至于她们说的那些情况,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和映安以前过的日子,他自己觉得非常和谐,很完美。

    他只要下班回到家里就可以吃到热气腾腾的饭菜,衣服被洗的干干净净,房子空气清新,被整理的非常整洁。

    他认为映安也是喜欢这种生活的,各自坐着各自应该做的事情,女主内,男主外,不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吗?

    杜川没有代入自己的现在的情况,还当自己是一个男人,因此对于这些产妇的群攻,他只是轻飘飘一句:“这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美满的,怎么会有怨言?高兴都来不及呢!”

    众产妇一听,全部都是一副‘完了这人没救了’的表情。

    被男权主义完全洗脑还沾沾自喜,就算被婆婆虐待,被老公骂,也真是活该!有句话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果然不假!

    **

    傍晚,产妇们的家属纷纷来送饭,饿了几乎一整天的杜川饿的脸色苍白,闻到病房里的饭香肚子就咕噜咕噜叫起来。

    “多吃点,这个鲫鱼汤熬了很久,多喝点吧。”隔壁床是那个叫做晴姐的产妇,晴姐的母亲正在轻声劝女儿多吃点饭菜。

    杜川觉得他的口水都快控制不住流出来了。

    而另一边的吕佳正在跟她的老公撒狗粮。

    “啊--老婆张嘴,我喂你吃。”吕佳的老公跟吕佳可腻歪了,还要亲手喂老婆吃饭。

    吕佳很不好意思地推脱,“你注意一点啦!”话是说这样说,可她还是很听话地张开嘴。

    哪怕是目前看来也很惨的胡语,人家婆婆虽然嘴上不饶人,晚上还是送了鸡汤过来,“吃吧吃吧!吃饱了可别去找你老公告状,屁大点事就要找老公,说你矫情就是矫情!”

    原来是胡语忍不下去,给自己老公打了电话,哭诉婆婆对她不好,这些天吃的都是白粥。胡语的老公转头就好好跟自己老妈聊了聊,做好了思想工作。

    只有杜川的床边一个人都没有,非常凄凉。

    他很多次往门那边看去,希望下一个进门的就是来给他送吃的人,结果一直等到其他产妇都吃过饭,他仍旧没能等来任何给他送饭吃的人,不管是他母亲还是映安。

    最气人的是,吕佳夫妇那边还在若无旁人的秀恩爱。

    吕佳老公名为李剑,正在给孩子换尿布,还一边逗孩子,“爸爸的乖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睡觉觉?没有让妈妈生气吧?”

    换完尿布,他又邀功一般凑到吕佳跟前,“老婆老婆~我今天帮你手洗了你那件红色的外套,今天的饭菜也是我亲手做的哦!地板也拖的非常干净!还帮大宝扎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小辫子,她说今天去学校大家都羡慕她呢!”

    吕佳微笑着伸手捋了一下李剑的头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杜川那边倒是先传来一声冷哼。

    “一个大男人居然做这些女人的活儿,还如此沾沾自喜,我真为你这种男人感到丢脸!天天家里长家里短的,只怕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能有什么出息!”杜川愤然道,末了肚子发出的咕噜声非常出戏。

    李剑不像那些产妇这么好脾气,他们这边小两口说的好好的,突然被人冷嘲热讽,怎么能忍?

    他坐直扫了一眼杜川,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开启嘲讽模式,“哦?所以你为你家男人感到很自豪?你男人这么好,他怎么没来给你送吃的?我听你刚才那个有力的咕噜声,饿一天了吧?”

    “那是因为他工作忙!”杜川强行找借口。

    其实一般最后一节课五点半就下课了,现在都六点多了,甘映安并不是没有时间赶过来。

    他知道她或许是故意不过来的,现在李剑怼的人看起来是映安,但他总有一种是他在被扇耳光的既视感。

    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立即转变的。

    “哦,工作忙,他工作这么专心忙这么累,年薪多少?做什么的?他怎么不叫他老妈过来照顾你?”李剑又冷笑着反问。

    说到他的工作和薪资,杜川立即神气地道:“他年薪二十万以上,是大学老师!妈……妈也很忙!”

    对的,没错的,今天早上妈过来让他转病房,就说了后面还有事情要忙呢!

    李剑听后嗤笑道:“才年薪二十万还自豪上了,平时不会忙着跟学生谈情说爱吧,我年薪百万我骄傲了吗?你说他妈很忙,那她妈能忙什么?”

    杜川的眼珠子慌乱地转动了一下,像是在节目上做限时答题的游戏正在疯狂思考答案,几秒钟后他很肯定地答道:“她要做家务,对,她做家务!做家务很累的!”

    “我也做家务,我还带孩子,我都能来给我老婆送饭吃,你婆婆怎么没来?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们你家是几百平米的别墅,你婆婆光是打扫就要花一整天。你老公要能这么有钱还让你住普通病房,那这个老公可以不要了。”

    顿了片刻,李剑像是才想起来一般,语气玩味地说:“……哦,我都忘了,年薪二十万的人是不会有别墅的。”

    杜川被说的哑口无言,他发现他竟然没有能反驳这个男人的地方。

    映安没有来送饭是事实,他让映安打电话叫他妈过来,他妈确实过来了,但是态度糟糕也是事实。

    他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自己母亲平时在家里都能忙些什么,这也是事实。

    更要命的是,他引以为豪的工作和薪资也被狠狠嘲讽了一番。

    他脑子转的飞快,在寻找可以反驳这个男人的话,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眼神一亮,一定是映安的电话!

    杜川一时间什么都不想了,马上接电话,连来电显示都没看。

    “喂?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带吃的……”他饿地气若游丝。

    “什么带吃的?映安啊,是妈啊!孩子生了吧?身体怎么样?这几天你没有给我打电话,妈也不敢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休息。你说上次月子没坐好,妈这次来照顾你月子吧?”那边传来的是甘映安母亲的声音,也就是杜川的丈母娘赵夏兰。

    甘映安是远嫁到这边,中间隔了一个大省,坐火车要坐二十多个小时。

    丈母娘语气中是满心的担忧,又带了一点小心翼翼,担心自己擅自过来会给女儿造成困扰。

    杜川委屈了一整天,一听到丈母娘关切的声音,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两腮和鼻尖有一点点潮/红,应该是被冷风刮的,却为这个女生添了一分令人怜惜的气质。

    看着看着,甘映安便忍不住生出了一分比较的心思。

    她如今已年满二十八,女人过了二十五岁后颜值就一年不如一年,皮肤本来就在变差,又因为照顾孩子等等没有得到更好的睡眠,说是黄脸婆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再说身材,她原本生了谷谷之后身材恢复的还算不错,但是马上又怀二胎,身材就又变形了。

    甘映安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怎么好像越是比较,心里就越是压抑呢。

    而眼前这个女生似乎也因为她的打量而显得越发不安,用更加小心翼翼的语气试探性地问:“老师?我可以知道吗?”

    甘映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快回教室,就要上课了。”岔开话题,甘映安转身就回办公室,头疼欲裂。

    最让甘映安头疼的还是回到办公室后,赵老师那暧昧的目光,这让她越发怀疑,杜川平时是不是就对刚才那个女生有点什么?

    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学生去管老师的请假原因?还特地来问一下?

    而且杜川昨晚还因为她擅自请假的事情而如此恼怒,莫不是因为这个?

    ----

    早上七点四十五分,根据杜川贴在办公室他办公桌上的课表,她八点钟有一节课在d楼213教室,班级是15级英语专业(1)班,英语语法课。

    教案和教材都是从家里拿过来的,甘映安昨晚睡前就已经大致看过教案,了解了一下杜川平时上课的流程。

    已经几年没有站在讲台上讲课,现在甘映安除了感到紧张之外,更多的是激动。

    在家里当全职太太这么几年,她当然想过要出来找工作,只是谷谷才刚好上幼儿园,就又怀孕了,找工作的计划就泡汤了。

    这次互换身体对于甘映安来说,利大于弊,首先不用承受身体方面的疼痛就不必说了;其次就是能够用杜川的身份到讲台上讲课,重拾自己的讲课能力,如果以后换了回去,那她有了这段时间的宝贵经验,也不担心重新找工作会非常困难了。

    甘映安原本工作的学校跟杜川不同校,她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对教学楼和正确的教室,抵达教室的时候刚好踩着上课铃声。

    甘映安也因为赶时间,一时间都忘记紧张了,站到讲台上,就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学生,正色道:“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我们开始上课。”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睁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

    甘映安原本还不紧张,被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就开始紧张了。

    是不是她的表现跟杜川不像?引起学生们的怀疑了?

    她捏着教材的手都冒出了冷汗,紧张的同时,拿出点名册点名,“先点一下名。”

    声音差点就抖起来了。

    没办法,她真的已经太久没有站在讲台上了,虽然她有过经验,但是不代表时隔几年后,她依旧能轻松自然的站在这里。

    “梅康乐。”

    “到!”

    “焦雅达。”

    “here!”

    ……

    ……

    “羽秋荷?”

    “我在这儿,老师。”回话的是一个怯弱的女声。

    这个声音……甘映安皱起眉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正对着讲台的的几列桌子,那个女生就坐在第三排,双手托着下巴,专注的往讲台上看。

    这是早上到办公室找过杜川的女生……原来叫做羽秋荷,还真是杜川的学生。

    甘映安只顿了一下就马上念下一个学生的名字,但是就是她顿了这么一下,羽秋荷就已经非常满足,一直保持微笑盯着讲台看。

    她不太清楚杜川的上课方式,因此在上课之前还特地提了一句,今天试试新的授课方式,希望大家能喜欢。

    不过只是为她后面跟杜川不同风格的授课方式找个原因罢了,倒是没想到学生们一听都挺期待的。

    甘映安上课喜欢引经据典,举一反三,语法课一般都挺枯燥无聊的,因为一些语法定义需要记下来并且理解,遇到一些比较难理解的可能要讲解整整一节课。

    但甘映安讲课的同时穿插了一些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素材,或者是一个英语笑话,又或者是一些小故事,把知识点套用到令人比较容易接受理解的小故事里,课堂氛围非常好。

    到了这节课的后面,甘映安已经完全不紧张了,因为学生们的热烈回应就是对她最大的鼓励,她仿佛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重新恢复了自信。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你们的作业是……”布置完作业,刚好下课铃声打响,甘映安收拾着讲台上的教材材料等等,听到讲台下的一些学生正在说悄悄话。

    “今天杜老师讲的我居然都听懂了……好神奇!”

    “你没发现今天语法老师笑起来也比较好看吗?有一种……什么感觉呢?像一个温厚的长辈,像父亲那样?”说这话的居然是一个男生,甘映安大囧。

    “我觉得是因为今天语法老师终于放弃用全英语教学了。真是要命哦,大学老师都用全英文教学,也不考虑一下学生是不是听得懂,而且杜老师的口语又不是非常好,他一说英语我就想睡觉……”

    甘映安低着头收拾东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听到杜川的口语被学生嫌弃,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活该!

    让他平时回到家里就瘫着什么都不干,有时候还回到家就开始打游戏,她看美剧听英文歌,他还不屑。

    口语本来就是要多听多说才能好,像杜川那样会几句课堂用语就心满意足了,也活该在教学方面一直没有突破,还总是抱怨学生在课堂上睡觉玩手机不好好听课。

    收拾完东西,甘映安便抱着教材等东西走出教室。

    正要拐角走下楼梯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的呼声:“老师,老师,可以等我一下吗?”

    又是羽秋荷的声音……

    甘映安原本都快把这茬儿忘记了,这女生老是凑到她跟前提醒自己的存在,她停下脚步。

    羽秋荷走到她的身旁,垂着头很小声飞速地说了一句:“今天老师的讲课真的很棒!”

    说完后,羽秋荷转身就飞快的跑回教室。

    甘映安回过神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这个羽秋荷……跟杜川到底是怎么回事?

    ----

    回到办公室后,甘映安先接了一杯温水润润嗓子,办公室里大部分老师都去上课了,只有三两个没课的正在办公室里用手机看视频。

    甘映安也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想问一下杜川,关于那个叫做羽秋荷的女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