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从女人到男人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甘映安没想到生二胎会比一胎的时候还痛苦。

    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把嘴唇都咬破,意识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产房内,医生和护士的惊呼声似乎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你再坚持一下!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别晕过去!

    -不好了产妇晕过去了……

    甘映安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但这片黑暗似乎只持续了一瞬间,很快甘映安的眼前就恢复了光明,但入眼所看到的却是一张长椅和一面白色的墙。

    另一边传来她婆婆尖锐的声音。

    “你们想干嘛?!不签!我们绝对不签字!”

    另一个女声好声好气地解,语气焦急:“产妇产后大出血,必须手术切除子宫,否则产妇的性命不保!请您快点签名,早一点进行手术就少一分风险!”

    甘映安还有点头晕,不明白突然之间发生什么。

    产妇?大出血?签字?

    她视线恢复清明,发现她的手变大变粗了,像是一个男人的手……低头一看,胸前扁平,穿的是西装,没有撕裂般的痛疼,感到浑身充满力量。

    男、男人?

    “您好!您是产妇的丈夫吧?请您马上签字好吗?不然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手……”身边传来刚才那个女声。

    婆婆疯了一般冲过来,打断了护士的话,“我们不签这个字!她这胎生的又是女娃,你们切了她的子宫,我们家以后绝后了你们负责吗!?”

    甘映安抬起头,发现婆婆正在抢夺护士手里的知情同意书,看那股狠劲,像是要把知情书抢过来直接撕碎。

    护士艰难的躲闪着,“可是不做这个手术,产妇就要死在手术台了!人命重要还是你口中所谓的子孙重要!”

    丈夫?

    甘映安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立即站直,一手挡开婆婆。

    而她这个动作更是激怒了婆婆,婆婆尖叫起来:“杜川!你在干嘛?要签字不成!”

    “护士,在哪里签字?我签字。”甘映安无视婆婆,对护士客气地说道。

    护士马上把夹在写字板上的知情同意书拿过来,并且把笔递上来,指着页面的签名处,“就在这儿签!”

    甘映安接过笔,正打算写字,婆婆又冲上来要抢她的笔。

    她现在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周身轻盈,怎么可能会让婆婆得逞?

    一想到婆婆的做法和态度,甘映安就气不打一处来,反手就甩了婆婆一巴掌,“啪”的一声,直接把婆婆打懵了,空气都瞬间安静下来。

    甘映安趁着这个时候,马上写字,差点下意识写了自己的名字,还好下笔前临时改过来,用自己的笔迹写下了杜川的名字。

    写完后,她握着护士的手,“请医生一定要救救我……老婆!”

    护士点点头,拿着知情同意书马上就回产房。

    甘映安松了一口气,却依旧紧绷着。

    婆婆在这时候回过神,气冲冲地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你这个不孝子!我命真苦啊,老公去得早,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儿媳不孝顺,儿子还为了儿媳打我,儿子居然敢打老妈,真是老天不开眼!天打雷劈啦!”

    骂着骂着,婆婆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咒骂。

    “儿媳肚子不争气,一连生了两个女孩,现在还没了生孩子的子宫,老天要让我杜家绝后啊!儿子不孝啊,我命真苦啊!杜川,你真不是人啊!我不活了啊,你这个不孝子……”

    这样的咒骂,甘映安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只不过被骂的对象以前是她,现在变成了杜川。

    每次跟婆婆闹矛盾的时候,杜川出来主持公道,只要婆婆这么一哭闹,天秤马上就倒向婆婆那边。

    每次杜川私底下都劝她说:[我妈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你就多让让她吧!毕竟是长辈!]

    [忍一忍就过去了,家和万事兴,我妈就是这么一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然后她还真的每次都忍过去了。

    可惜呢,现在在这个身体里的可不是杜川。

    甘映安面对婆婆的撒泼打滚无动于衷,她可不是杜川,一看到婆婆哭闹就马上服软。

    继续闹吧,反正等会就会有保安过来把她请出去了。

    她继续神游天外,整理了一下目前自己的情况。

    首先,她正在生二胎的时候因为无法忍受顺产的疼,晕倒在手术台上,然后就意识就转移到了丈夫杜川的身体里,醒来趴在走廊的长椅上,应该是被婆婆推开撞到长椅了。

    接着还得知手术室里她的身体出现了产后大出血,并且从婆婆的抱怨中知道,孩子已经生下来了,确认是个女儿。

    而手术里的自己目前是生是死,尚不清楚,只能等。

    如果她的身体死亡了,那么……她应该怎么办?

    如果她的身体还活着,那么现在在她身体里的人是谁?她是否会成为植物人,杜川又怎么样了?

    这些全部都是需要等待才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婆婆终于因为在医院里喧闹过度而被保安请出去了,路上也一直都在咒骂不断。

    周围恢复安静。

    甘映安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立即感到一阵疼痛,不是一场噩梦……

    这时候,有一只软软的小手握了一下她的手。

    这只小手真的太小了,只能握住她现在的一根手指。

    接着是软软的声音,有点小心翼翼,“爸爸……”

    甘映安听到这个称呼,马上抬头,小小的孩子马上撞进她的视野里。

    刚满四岁的大女儿,乳名叫做谷谷。

    谷谷穿着单薄的衣服,小小的鼻子下挂着一条鼻涕,又用力地吸了一下把鼻涕吸了回去。

    现在是初春,气温还低,谷谷的鼻尖和脸颊被冻得通红。

    甘映安一阵心疼,二女儿早产,大家都没有准备,急急忙忙赶往医院,她一时没顾得上谷谷,他们竟然也不照顾一下谷谷。

    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要给谷谷披上。

    谷谷却警惕地后退了一步,眼里的戒备刺伤了甘映安的心。

    杜川只有他的工作事业,谷谷长这么大,他抱谷谷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父女关系非常疏远。

    明明就是杜川自己平时不管孩子,结果出现女儿不跟他亲近的情况后,他还要反过来怪她教孩子不亲近自己的父亲。

    每次谷谷要过去跟杜川说话的时候,杜川都以‘爸爸累,一边玩去’为理由把女儿推开。

    谷谷则会哭丧着脸回去问甘映安:爸爸讨厌谷谷吗?为什么爸爸见到谷谷从来都不笑?

    甘映安每次只能告诉谷谷:爸爸只是工作太忙太累了,我们要理解爸爸哦!

    谷谷就算得到了这个回答,依旧闷闷不乐。

    甘映安尝试着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语气柔和地对谷谷说:“谷谷,妈……爸爸帮你披上外套,这样就不冷了。”

    谷谷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试探性地点点头。

    甘映安马上用衣服把女儿裹住,不漏一点冷风,还顺便把女儿抱在腿上。

    谷谷刚开始很不适应,随后却惊喜地说:“爸爸第一次这样抱谷谷!像妈妈那样。”

    “嗯。”甘映安心酸地应了一声。

    “爸爸,妈妈为什么还没有出来呀?妈妈会没事的吧!爸爸,我们去看看妹妹好不好?”谷谷全程围观了那场闹剧,虽然她年纪还小,可是隐隐之间也察觉到了什么。

    女儿如此心疼她,这大概是她此时唯一的慰藉了。

    但她从醒来到现在,没有想过去看二女儿。

    如果她现在走了,等到她的身体从手术里出来之后,谁负责把她的身体接回病房?

    而且……如果此时在她身体里的是杜川呢?

    她平时闲着没事会看一些脑洞大开的影视作品小说作品,知道有灵魂互换这回事。

    说不定她是跟杜川互换了身体。

    如果杜川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该多难过?

    这种难过,甘映安就曾体会过。

    她生大女儿的时候,是顺产,疼了一天一夜。

    外面的婆婆得知是女儿之后,摆着一张脸就走,丈夫急着去看他的女儿,而她孤零零地在手术室里,没有人来看她。

    没有人对她说:你辛苦了。

    因为她曾体会过,因为她知道她还爱着杜川,所以哪怕她曾经怨过,恨过,她也不想让杜川承受这样的难受。

    真傻。女人为什么这么傻?

    甘映安闷闷地回复谷谷,“嗯,我们等爸……妈妈从手术室里出来之后,我们再一起去看妹妹。妹妹现在有护士姐姐们照顾,不会有问题的。”

    “爸爸第一次跟谷谷说这么多话!今天一定是谷谷的幸运日!”谷谷已经非常满意了,马上又担忧地说:“妈妈真的没事吗?妈妈流了好多好多血!把我的幸运分给妈妈一点点,妈妈一定会好的!”

    谷谷说着说着,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呜呜,妈妈不要走,谷谷要妈妈一直陪着谷谷……”

    甘映安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心软成了一滩水,在心里回应着:妈妈不走,妈妈就在这里。

    手术时间有点长,甘映安抱着睡着的谷谷不敢乱动,半个身体都麻了。

    谷谷在她的怀里睡的香甜,时不时吐露一两句梦话:妈妈,不要走……呜呜……

    终于,手术室的灯暗了,门被打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