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他什么都不会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甘映安一晚上没睡好,心里一直挂念着在医院的二宝和杜川,第二天四点多就顶着黑眼圈起床,下意识到厨房做早饭。

    婆婆确实到杜若初家去了,这个婆婆倒也奇怪,有事没事就爱去女儿家住,也不怕杜若初的婆婆有什么意见。

    顾忌到现在杜川的身体状况,甘映安还要花心思做一些流质食物,同时要保证杜川的营养摄入,不然会导致母乳量过少。

    早餐做好放着晾,她又在厨房里收拾餐具,洗洗碗擦擦灶台,拖地板洗衣服等等。

    衣服大多数都不需要手洗,直接放洗衣机里就好,不过她还要把一些尿布找出来,送到医院去给二宝用,路上还要买点尿不湿。

    一时间,她都忘了自己跟杜川互换身体的事儿。

    谷谷醒来发现今天的早饭还是爸爸做的,更加开心了,不仅没有赖床还积极起床抢着要自己穿衣服穿小鞋子。

    甘映安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送了谷谷去幼儿园,甘映安才驱车去医院。

    ----

    甘映安抱着保温盒,走在走廊里。虽然现在还早,但走廊里也有一些躺着休息的病人,因为病房一般都分配不过来,而她之所以能住单人病房,也只是因为婆婆以为这胎是男孩子,大发慈悲才愿意出这个钱。

    她来到杜川所在的病房,推开门,开了灯,还没适应病房里明亮的灯光,就突然听到一阵抽抽噎噎的哭声,听起来就好像已经耗尽了力气,像个小可怜。

    甘映安顿时浑身僵硬,差点把手里提着的保温盒甩手一扔。

    她冲到床头,看了一眼已经睁开黑溜溜眼睛的二宝,二宝哭的小脸都涨红了,眼睛也红红的,挥舞着短小的四肢,哇哇哭泣。

    甘映安把孩子抱起来,洗干净的手指碰了一下宝宝的小嘴,宝宝马上就用小爪子抱住她的手指,想往嘴里塞。

    看来是饿的不行了。

    她再往病床上一看,病床上的人到现在还没起床,睡的昏昏沉沉,呼吸声有些粗重。

    甘映安气不打一处来,杜川平时的起床时间是早上七点,晚上十点钟睡觉,睡眠非常充足,不像她,已经好几年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了。

    他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吗?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完全不管宝宝的死活?

    在宝宝挨饿的情况下,甘映安的理智也不剩多少,一时间也顾不上那是自己的身体,伸手就去揪杜川的耳朵,扭了一个会疼痛的度数。

    原本还在熟睡中的人立即醒来,茫然的睁开眼睛,还有些恍然。

    “我让你晚上不要顾着自己睡觉,要起来给宝宝喂奶,你都听到哪里去了?你居然自己一个人一觉睡到大天亮!你难道就没有听到宝宝撕心裂肺的哭声吗?!”甘映安气的怒吼,“现在马上把你的衣服撩下来,给宝宝喂奶!”

    杜川很显然还没有进入状态,听到甘映安的怒吼后,也吼了回来:“照顾宝宝不是你的事情吗?我还要上班呢!上班有多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只是看个孩子而已,能有我上班辛苦吗……”

    说着说着,杜川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眼神恢复清明,盯着病房白色的天花板,呼了一声,看到甘映安还用着他的身体,认命一般,“好吧,我喂奶。”

    昨天第一次给孩子喂奶的经历,真的让杜川不敢回想,现在又要喂奶,他总觉得胸疼。

    当然,为了作为男人的自尊,他不会抱怨什么,而是默默在心里哀叹。

    当他感同身受,真的变成了他的妻子,去经历他妻子经历过的一切,他越发感到自己无法面对映安。

    愧意在一点点堆积,不知不觉中增加。

    不管杜川再怎么小心,二宝还是在喂奶的时候把他的胸弄伤了,一边被咬破的情况下,还要继续喂奶,那种感觉就好像二宝吸的不是乳/汁而是鲜血。

    一想到这种疼痛还要持续将近一个月,杜川就头皮发麻。

    现在最重要的是,映安生气了。

    因为他昨晚居然一觉睡到大天亮,根本就没有听到二宝的哭声也没有起来给二宝喂奶。

    二宝饿的都打嗝了。

    “可是晚上为什么还要给孩子喂奶?我都睡着了,睡着了还怎么可能起来为孩子喂奶?”杜川为自己辩解。

    没有人会睡到半夜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声然后起来吧?

    “那为什么我能做到呢?”甘映安幽幽问道。

    她一个女人都做到,杜川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样抱怨呢?

    一句话把杜川噎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

    他支支吾吾地,像是有些不想认输,“我这是因为还没有完全适应,等我适应过来就好了。”

    “请问你的适应期是几天?一周?一个月?”甘映安又冷冰冰地问,“如果你不想母乳喂养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那就买奶粉吧,只是会对孩子的发育没那么好而已,反正死不了就行,你说是吧?”

    杜川听着这话总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哪里听过。

    看他正在努力回想的样子,甘映安自嘲地说:“怎么?觉得这句话很耳熟?当然了,因为这就是你和你妈劝我一定要用母乳喂养,所说的各种理由和说辞。恐怕你自己都忘了吧。”

    不是她不愿意为孩子牺牲,可是在她被吸出血,伤口流血疼的撕心裂肺,所以稍微抱怨一下的时候,不管是杜川还是婆婆,都劝她为了孩子忍耐,甚至说不过就是这么一点小疼,有什么不能忍的?

    说什么用奶粉喂养孩子,不过只是气话反话,如果她真的不愿意母乳喂养,他们还不得掀翻屋顶闹起来。

    她抱怨只是想得到安慰啊。

    而不是阴阳怪调的冷嘲热讽。

    杜川被怼的屁都不敢放一个,思绪渐渐飘远,仿佛回忆起一些画面。

    她向他抱怨喂奶很疼,他不耐烦的说疼又有什么办法,为了孩子一定要忍住,为了孩子你连这个都做不到吗?为了孩子这点疼你都忍不住你算什么母亲……

    甘映安看他沉默不语,也不打算再纠结这个问题,只是在叮嘱照顾孩子喂奶这方面,她的语气更加严肃。

    杜川自知理亏,脾气稍好的声声应下。

    照料完这边,甘映安就要去上班了。

    “今天,你给妈打个电话,让她来照顾我吧。”在甘映安临走之前,杜川突然说,“她只是在生气你对她不尊敬,你主动求和,再跟她说一声,她一定会来的。”

    甘映安啧了一声,他还没放弃让婆婆过来照顾他这茬儿吗?

    “哦,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她反应冷淡。

    “你上班真的可以吗?”甘映安在家里当全职主妇已经很久了,不是杜川看不起她,跟社会脱节这么久,突然要去工作,肯定没办法适应,会出现各种纰漏。

    甘映安扯着嘴笑了笑:“不可以也得硬着头皮上了,好歹我这些年在家当全职太太也不是不关注时事新闻,也不是什么都不学,没准我的英语水平比你的还高呢。”

    “哦。记得打电话给我妈。”杜川讪讪的,语气干巴巴。

    ----

    杜川是英语老师,而甘映安跟杜川是同专业出来的,职业方向都是大学英语老师,而甘映安当全职太太之前就已经考虑过跟社会脱节的问题,因此在忙碌家庭之余,硬是每天都挤出了一点时间进行学习。

    所以,虽然她毕业离校很多年,在家当全职太太操劳这么久,英语能力不仅没有退步反而进步颇大。

    驱车进入校园,甘映安停了车,脚步轻盈地走在大学校园,虽然对杜川的时候,她是表现得很淡定,但是现在她还是避免不了紧张。

    她回想着杜川平时在家里的表现,便有样学样立即板着一张脸,一脸严肃地走在校园里。

    刚好有两个女老师经过,甘映安也记不清要怎么称呼,但是印象中她偶尔来给杜川送午饭,应该有看到过。

    这两个女老师穿的很有风度,加厚打底裤配酒红色短裙,上身是骆驼色毛衣,里面还有紧身保暖衣。

    “嗨,早上好,杜老师。”其中一个女老师向她打招呼,笑的很甜。

    另一个女老师也笑着打招呼:“早上好呀,杜老师,今天也很早呢。”

    甘映安回忆着杜川的表情,绷着脸,高冷地点点头。

    这个反应似乎不是女老师们熟悉的,她们顿了一下,有些好奇。

    擦肩而过后,甘映安听到两个女老师议论道:“杜老师今天怎么好像很生气?”

    “之前打招呼都笑呵呵的啊,怎么今天绷着一张脸?”

    “可能是心情不好吧。”

    ……

    ……

    回到办公室后,甘映安还是绷着脸,不笑也不怒,面无表情。

    杜川呈现给她的样子,就是这样的。

    但是……在学校,他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办公室里的老师都跟她打招呼,每一个看到她板着脸,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有一个男老师,姓赵,跟杜川的关系算不错,乐呵呵地走过来,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甘映安对于这种接触有些不习惯,依旧绷着脸。

    “杜老师,你今天怎么了?谁惹着你了?不是说老婆要生孩子了吗?怎么拉长老脸啊,生的女娃吗?”赵老师说话声音不大,不过在安静的办公室里,足以让其他人听到。

    甘映安现在是真的笑不出来。

    杜川对外人态度这么好,为什么对家里人一直绷着一张脸?活像家里人欠他几百万一样,到底谁才是他的亲人!

    “老婆生产大出血,动了手术,嗯,是女儿。”甘映安想了一会,找到了回答的理由,又顺势叹了一声,赵老师恐怕会觉得杜川是因为她生了女儿所以拉长脸吧?

    说起来,她都还没有问过杜川对于她这次生的是女儿,是什么看法呢。

    罢了,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难怪昨天请假了呢,原来如此,那嫂子没事了吧?”赵老师恍然大悟,又立即问道。

    甘映安这才露出一丝笑意,“嗯,已经没事了。”

    这时,有人敲了一下办公室的门。

    有一个老师说:“请进。”

    外面传来一个怯怯的女声,软绵绵的,“那个,我找杜老师,杜老师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甘映安有些疑惑,哪有学生来办公室找老师,还要专门让老师出去的?

    更别说,这时赵老师还暧昧地朝她挤弄眼睛。

    这让甘映安心里越发不安,她起身走了出去,顺便把办公室门合上后,她低头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女孩。

    这是一个大学生,五官清秀,皮肤粉/嫩,扎着一个马尾,低着头摆弄着手指像是有点紧张。

    她对这个学生没有印象,但是既然会找杜川,应该是杜川的学生。

    “同学,你好。有什么事情吗?”她很客气的问。

    “老师,你昨晚怎么请假了呀?”女学生有些紧张的问道,眼神里充满担忧。

    甘映安在心里“啧”了一声,现在的学生还要管老师因为什么原因请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