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老师和学生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直觉告诉她,这事可能不单纯。

    甘映安便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这个女大学生。

    这个女生穿着比较时尚,她个子有点高,杜川一米八的身高,这个女生就到杜川的耳朵了,因此粉色的长款大衣穿在女生的身上,衬出了她的大长腿,下/身搭配着黑色的九分裤,露在外面的脚踝纤巧白皙,鞋子是中跟尖头小皮靴。

    再看这个女生的脸蛋,她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秀气的眉毛,脸型是标准的鹅蛋脸,脸上不施粉黛就已经很养眼。

    两腮和鼻尖有一点点潮/红,应该是被冷风刮的,却为这个女生添了一分令人怜惜的气质。

    看着看着,甘映安便忍不住生出了一分比较的心思。

    她如今已年满二十八,女人过了二十五岁后颜值就一年不如一年,皮肤本来就在变差,又因为照顾孩子等等没有得到更好的睡眠,说是黄脸婆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再说身材,她原本生了谷谷之后身材恢复的还算不错,但是马上又怀二胎,身材就又变形了。

    甘映安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怎么好像越是比较,心里就越是压抑呢。

    而眼前这个女生似乎也因为她的打量而显得越发不安,用更加小心翼翼的语气试探性地问:“老师?我可以知道吗?”

    甘映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快回教室,就要上课了。”岔开话题,甘映安转身就回办公室,头疼欲裂。

    最让甘映安头疼的还是回到办公室后,赵老师那暧昧的目光,这让她越发怀疑,杜川平时是不是就对刚才那个女生有点什么?

    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学生去管老师的请假原因?还特地来问一下?

    而且杜川昨晚还因为她擅自请假的事情而如此恼怒,莫不是因为这个?

    ----

    早上七点四十五分,根据杜川贴在办公室他办公桌上的课表,她八点钟有一节课在d楼213教室,班级是15级英语专业(1)班,英语语法课。

    教案和教材都是从家里拿过来的,甘映安昨晚睡前就已经大致看过教案,了解了一下杜川平时上课的流程。

    已经几年没有站在讲台上讲课,现在甘映安除了感到紧张之外,更多的是激动。

    在家里当全职太太这么几年,她当然想过要出来找工作,只是谷谷才刚好上幼儿园,就又怀孕了,找工作的计划就泡汤了。

    这次互换身体对于甘映安来说,利大于弊,首先不用承受身体方面的疼痛就不必说了;其次就是能够用杜川的身份到讲台上讲课,重拾自己的讲课能力,如果以后换了回去,那她有了这段时间的宝贵经验,也不担心重新找工作会非常困难了。

    甘映安原本工作的学校跟杜川不同校,她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对教学楼和正确的教室,抵达教室的时候刚好踩着上课铃声。

    甘映安也因为赶时间,一时间都忘记紧张了,站到讲台上,就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学生,正色道:“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我们开始上课。”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睁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

    甘映安原本还不紧张,被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就开始紧张了。

    是不是她的表现跟杜川不像?引起学生们的怀疑了?

    她捏着教材的手都冒出了冷汗,紧张的同时,拿出点名册点名,“先点一下名。”

    声音差点就抖起来了。

    没办法,她真的已经太久没有站在讲台上了,虽然她有过经验,但是不代表时隔几年后,她依旧能轻松自然的站在这里。

    “梅康乐。”

    “到!”

    “焦雅达。”

    “here!”

    ……

    ……

    “羽秋荷?”

    “我在这儿,老师。”回话的是一个怯弱的女声。

    这个声音……甘映安皱起眉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正对着讲台的的几列桌子,那个女生就坐在第三排,双手托着下巴,专注的往讲台上看。

    这是早上到办公室找过杜川的女生……原来叫做羽秋荷,还真是杜川的学生。

    甘映安只顿了一下就马上念下一个学生的名字,但是就是她顿了这么一下,羽秋荷就已经非常满足,一直保持微笑盯着讲台看。

    她不太清楚杜川的上课方式,因此在上课之前还特地提了一句,今天试试新的授课方式,希望大家能喜欢。

    不过只是为她后面跟杜川不同风格的授课方式找个原因罢了,倒是没想到学生们一听都挺期待的。

    甘映安上课喜欢引经据典,举一反三,语法课一般都挺枯燥无聊的,因为一些语法定义需要记下来并且理解,遇到一些比较难理解的可能要讲解整整一节课。

    但甘映安讲课的同时穿插了一些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素材,或者是一个英语笑话,又或者是一些小故事,把知识点套用到令人比较容易接受理解的小故事里,课堂氛围非常好。

    到了这节课的后面,甘映安已经完全不紧张了,因为学生们的热烈回应就是对她最大的鼓励,她仿佛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重新恢复了自信。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你们的作业是……”布置完作业,刚好下课铃声打响,甘映安收拾着讲台上的教材材料等等,听到讲台下的一些学生正在说悄悄话。

    “今天杜老师讲的我居然都听懂了……好神奇!”

    “你没发现今天语法老师笑起来也比较好看吗?有一种……什么感觉呢?像一个温厚的长辈,像父亲那样?”说这话的居然是一个男生,甘映安大囧。

    “我觉得是因为今天语法老师终于放弃用全英语教学了。真是要命哦,大学老师都用全英文教学,也不考虑一下学生是不是听得懂,而且杜老师的口语又不是非常好,他一说英语我就想睡觉……”

    甘映安低着头收拾东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听到杜川的口语被学生嫌弃,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活该!

    让他平时回到家里就瘫着什么都不干,有时候还回到家就开始打游戏,她看美剧听英文歌,他还不屑。

    口语本来就是要多听多说才能好,像杜川那样会几句课堂用语就心满意足了,也活该在教学方面一直没有突破,还总是抱怨学生在课堂上睡觉玩手机不好好听课。

    收拾完东西,甘映安便抱着教材等东西走出教室。

    正要拐角走下楼梯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的呼声:“老师,老师,可以等我一下吗?”

    又是羽秋荷的声音……

    甘映安原本都快把这茬儿忘记了,这女生老是凑到她跟前提醒自己的存在,她停下脚步。

    羽秋荷走到她的身旁,垂着头很小声飞速地说了一句:“今天老师的讲课真的很棒!”

    说完后,羽秋荷转身就飞快的跑回教室。

    甘映安回过神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这个羽秋荷……跟杜川到底是怎么回事?

    ----

    回到办公室后,甘映安先接了一杯温水润润嗓子,办公室里大部分老师都去上课了,只有三两个没课的正在办公室里用手机看视频。

    甘映安也打算把手机拿出来,想问一下杜川,关于那个叫做羽秋荷的女生的事情。

    她觉得她似乎也不是非常生气,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甚至隐隐之中反而期待着杜川跟那个女生确实存在暧昧不清的关系……仿佛只要坐实了,她就能做出某种决定。

    反正杜川的母亲不就是一直期望着他们离婚吗?

    不料她正准备打电话,杜川反而主动打了电话过来。

    这可真是稀奇,杜川很少会给她打电话,有什么东西落在家里宁愿自己跑回家一趟也不会打电话让她帮送过去。

    “喂?你有什么事情?”甘映安接听了电话,语气十分冷淡。

    那边似乎也对甘映安的冷淡有些惊讶,随后才道:“要怎么换纸尿布?我不会!”

    杜川语气焦急,甘映安隐隐之间好像还听到二宝的哭声,哭的她心尖儿发颤。

    而且换尿布的方法她不是亲手示范过了吗?杜川早上可是口口声声说着会了会了,现在怎么又打电话过来问她怎么办。

    “哦,你早上不是说你会了吗?这么快就要来问我了?”她对杜川不耐烦的态度耿耿于怀。

    “我,我以为我会了,真到了实践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还有很多不懂的。”杜川呐呐道,明显底气不足,再也没有今早的嚣张。

    甘映安叹气,真是欠他的,罢了,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跟他对着干,受苦的还不是孩子?他不宝贝女儿们,她可不想让孩子们受委屈。

    “把宝宝平放好,你伤口可能会疼,动作幅度尽量不要太大,我昨天带了尿布和爽身粉,放在床边的小篮子里……”

    甘映安讲解了将近十分钟,杜川才终于磕磕绊绊地帮二宝包好纸尿布,额头上都冒出了一串豆大的汗珠,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因为太着急。

    “好了。”他呼了一声,“谢天谢地,终于好了,换个纸尿布这么多讲究。”

    “既然好了,我们就来聊聊一个女学生的事情吧。”甘映安幽幽道,“羽秋荷跟你有什么私下交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