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你算老几?(捉虫)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一定是恶作剧吧?杜川侥幸地想,他的母亲对映安就向对亲女儿一样,怎么可能会在映安养病的时候要求换到条件不好的病房?

    “妈……你这是做什么呢?好端端的换什么病房,您这是在开玩笑吧?”杜川笑的比哭还难看。

    因为他左看看又看看,发现他母亲是空手而来的,并没有带任何食物,而且他母亲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甚至在一旁催促护士们动作快点,“谁给你开玩笑!诶!护士小姐们,动作快点呀。快点完事,我等会还有事儿呢!”

    此时护士们已经准备把杜川抬上推床,并且嘱咐他:“如果疼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告诉我们,以免因为我们注意不到而导致伤口绷线。”

    杜川就像一个命运操控在别人手里的木偶,不仅动弹不得,还只能被动地接受现在的遭遇,被搬动的时候疼得呲牙咧嘴,疼到几乎没知觉。

    他忍着疼十分不解地看向吴艺莲,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母亲,心里尚存侥幸,“妈!为什么突然要换病房?就算换也要跟我们说一声啊!”

    “我想换就换,你算老几?让你继续住院已经大发慈悲了,有本事你就去告诉你老公啊,看他站在哪边!”吴艺莲得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新做的卷发。

    因为早上儿子确实道歉了,虽然最后确实闹的不愉快,但就像这次那样,没过几天,儿子还不是要向她低头?没准过几天儿子就会来磕头认错了呢。

    她理所当然觉得儿子到底还是向着自己,对这个儿媳的态度自然愈发嚣张。

    ‘看他站在哪边!’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杜川的脑中,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转到普通病房了。

    母亲没有跟过来,他跟二宝孤零零地待在这里,病房里还有其他孩子哭闹的声音。

    普通病房价钱较低,但是条件不好,一般都是几个人同住一间病房,上厕所还需要排队,比较**的事情都不敢做,毕竟还有别人在,会非常尴尬。

    他被转移到这边的病房,里面已经住了三个产妇,都是剖腹产在医院住院观察。

    杜川刚被推进来的时候,同病房的产妇还向他打了招呼,只是杜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回应。

    他想起一些每次映安向她抱怨对母亲的不满时,他曾对自己妻子说过的话。

    [我妈年纪大了,人糊涂了,你就多担待一点吧!]

    [你怎么老说我妈的坏话!妈在我面前都说你辛苦呢,让我好好对你,做母亲的还能对自己的儿子不好?做婆婆的对儿媳还会不好吗?她不是那种恶婆婆,很明事理的!]

    [好好好,我知道你委屈了,但是她已经老了啊,我们忍一忍就过去了好不好?家和万事兴嘛!]

    ……

    ……

    也不知道是疼的,亦或是夹杂着其他情绪,杜川擦了一下湿润的眼角,茫然又无措。

    因为午饭时间已经到了,病房里其他产妇的家属都陆陆续续送饭过来,产房里飘着菜香味,让杜川愈发感到饥饿不堪,胃部传来绞痛,跟术后伤口的疼配合着仿佛奏成了一曲疼痛交响曲。

    为了转移注意力,杜川开始观察病房里的病友们。

    其中有两个产妇都是自己妈妈来送饭,吃饭的时候温声细语,气氛和谐。

    只有一个产妇的午饭是婆婆送来的,他伸长脖子偷看了一眼,发现这位婆婆送过来的只是清粥配榨菜,连他现在这么饿一眼看去都没有多少食欲。

    这个年轻的产妇小声抱怨了一句:“又说要催奶,给我吃这些去哪儿来的营养下奶!”

    听到此话,杜川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可能是因为第二胎了……这具身体开奶后,奶水还是很足的,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营养补充,奶水也会减少。

    这么一想,杜川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

    好饿。

    “我送来给你就不错了,有的人只能在这里饿肚子!你爱吃不吃,生个小丫头以为你有多金贵?”隔壁病床那个产妇的婆婆嗤笑着,仿佛还瞥了一眼杜川。

    杜川立即有种躺枪的感觉,肚子还非常应景地又咕了一声,其他正在吃午饭的产妇似乎都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

    婆婆对儿媳……实际上是这样的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今天中午他还能有一口吃的吗?

    坐月子为什么会这么煎熬?根本就是度秒如年!

    忽然,病房门被粗鲁地推开,走进来一个人,捧着分格饭盒走路故意踩地很大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回响在病房里,惹人烦。

    杜川一看母亲去而复返,还带了饭菜回来,立即恢复精神,心想,刚才妈这么生气只是因为在家里操劳不耐烦吧?毕竟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操劳还要照顾映安,会不耐烦也很正常!

    他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强行原谅刚才母亲的暴躁。

    “哐当!”吴艺莲把不锈钢分格饭盒重重地放在床头桌上,粗着嗓子说道:“快吃,可别说我不照顾你,不给你吃的!”

    吴艺莲态度依旧不好。

    儿媳上次生孩子是顺产,第二天就出院在家坐月子,顺产身体恢复快。到第三天她不用管,人家都自己能下床弄吃的!哪像这次这样,又生了个女儿,还动手术切了子宫,不能生了!

    吴艺莲越想越气,想着等到甘映安出月子,一定要逼杜川跟甘映安离婚!等出了月子再离,也不会被亲戚说什么闲话,想那甘映安现在没了子宫,只生了两个女儿,没能给他们家生儿子传宗接代,她这做婆婆的还能留她到出月子,已经仁至义尽了,亲戚们也会理解。

    男人二婚也不难找,杜川一个大学老师,说出去不知道有多长脸,更别说还有一个她非常满意的女孩等着杜川呢。

    吴艺莲想到这里,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杜川则一脸菜色地看着饭盒上的两菜一汤,菜是大锅菜,清炒油麦菜和清炒黄瓜,绿油油的不见一丁点油水,菜面上还星星点点地散布着一些蒜蓉。

    杜川眼神一暗,他和映安都非常不喜欢吃蒜,吃了就想吐。每次映安炒菜都会分两份,一份放了蒜的给妈吃,不放蒜的他们自己吃。

    汤只是大锅煮出来的紫菜蛋花汤,汤面上飘着几根嫩绿色的葱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要不是母亲在一旁说这是紫菜蛋花汤,他都看不出来,以为只是一碗开水里面撒点葱花。

    “妈,我不能吃这种食物,我现在只能吃流质食物,就是老母鸡汤之类的。”杜川尴尬地说,以为他妈只是不知道这点,才会搞错。

    虽然不管怎么自我强行解释,他都有些无法说服自己……

    就算在家里操劳再辛苦,对一个才生了孩子的儿媳,他妈妈是不是太苛刻了一点?

    吴艺莲原本就不耐烦他,现在他还敢提要求,险些就要跳起来指着杜川的鼻子大骂,“什么能吃不能吃?怎么别人都能吃,到你这儿就不能吃了?还老母鸡汤?你想得倒挺美的呢!”

    杜川被骂懵圈了。

    “吃不吃?不吃我可就端走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矫情的人!给你吃你还不吃。”吴艺莲说罢就要把刚打来的饭菜端走,“要是不吃就早说啊,医院的饭菜又贵,还浪费了十几二十块!合着花的不是你赚的钱,你就不心疼了!”

    床上的杜川一脸茫然,吴艺莲得不到回应,一气之下真的把饭盒捧了出去,一路上骂骂咧咧。

    他怎么敢吃!如果吃了这些食物,后续恢复期间出现什么问题,忍受痛苦的人就是他了,还会被映安骂不珍惜她的身体,他宁愿饿着也不愿承担这种风险。

    而且比起肚子饿,更让杜川在意的是母亲对映安的态度。

    五分钟后,杜川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一点整,映安那边应该刚好准备午休。

    他想了想,给甘映安拨了一个电话。

    他想问一下映安跟妈是不是有什么没解开的误会,希望只是误会。

    而且……如果是映安的话,不管多辛苦,都会为他准备食物送过来的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