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这算什么好男人!
    ..和老公互换了身体

    甘映安趴在办公桌上正要睡着,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把她吓的睡意全无。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是备注信息为‘老婆’的人,也就是杜川。

    今天可真是稀奇了,杜川居然第二次主动给她打电话,这次又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她呢?

    甘映安划到接通键,把手机放到耳边,语气淡淡,“喂?什么事?”

    杜川支支吾吾地说:“你现在有空吗?”

    像是担心她一口回绝,不等甘映安说话,他又急急忙忙地说下去,“我妈来看过我了,但是她送来的饭菜不太合我的胃口,所以……我还没有吃午饭,你可以做点饭菜给我送过来吗?我记得你应该要到下午三点半才有课的!”

    言外之意就是现在甘映安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回家一趟做一顿饭,再送到医院去。

    所以不能用没有时间为理由拒绝。

    甘映安听后顿了片刻,从喉间发出一声轻笑,轻的就好像秋日里一阵风,凉中带冷。

    这让杜川没来由的慌了。

    身体互换之后,先是被身体上的病痛折磨,第一次奶孩子手忙脚乱,再被自己母亲对映安截然不同的态度所冲击。

    他隐隐之间似乎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他无依无靠的生活,如果映安对他不好的话,那他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很苦。

    但他庆幸的想,还好映安一直对他很好,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

    甘映安目光落在摆在办公桌上面的一些翻译资料上,根据她到学校这小半天的了解,这是杜川月初接来的任务,翻译一篇科技论文,里面涉及了很多专业术语,翻译起来很麻烦。

    当然麻烦都不是重点,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原文材料有多晦涩难懂都不是多大的问题。问题就在于,现在已经月底,距离截稿时间就剩五天,杜川这份文稿的翻译工作只起了一个头。

    按照一般能力的人去翻译这份文稿,一天工作八个小时翻译五千字,这份文稿粗略估计两万多字,那也需要翻译至少四天,而且还要保证翻译质量。

    这么算起来,时间勉强还是够的。

    可问题就是甘映安根本不可能每天都能花八个小时在这个翻译上面。

    她才跟杜川互换了身体,还在适应这个身份,继续适应教学情况,做课程教案课件等等都需要时间,情况再不好一点,就看婆婆那德性,她还需要去照顾坐月子的杜川。

    根据甘映安原本的打算,她是想眯一会,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在下午的课上课之前,抓紧时间通读一遍这篇文稿,为接下来的翻译做准备。

    并不是杜川理所当然认为的她很有空,她很闲。

    她长达半分钟的沉默让杜川语气变得小心翼翼,“映安……老婆?可以吗?”

    甘映安平静地反问:“你那篇科技论文还没有翻译,还有五天就要截稿了,你觉得我真的有空?”

    最让甘映安心寒的是,杜川想必已经领教了婆婆的‘好’,可他对此绝口不提,甚至还是偏袒婆婆。

    看来是苦头吃的还不够多。

    “我……可是我就快饿晕了。”杜川理所当然地认为现在他在一个产后妇女的身体里,是理应要被照顾的,映安也应该是要让着他的。

    “杜川,你知道吗?谷谷出生后的第三天,我在家里坐月子,你妈就是像现在对你那样对待我的,我当时给你打电话,你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甘映安的语气非常非常温柔。

    温柔地令杜川毛骨悚然。

    好几年前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怎么可能还记得。

    正是因为不记得了,所以现在更加不敢出声,哪怕是想狡辩都词穷。

    “不记得了对吗?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好不好?”甘映安这一刻的语气还是非常温和的,下一刻,她疾言厉色,“我忙着呢!我妈照顾你也会累的,就让她稍微休息一下吧!你体谅一下不行吗!”

    骤然变化的语气把杜川唬的一愣一愣的,还未能给出任何回应,手机已经传来“嘟、嘟、嘟”的断线声。

    病房里还有其他小孩哭闹的声音,同病房的产妇们正在哄孩子,时不时对杜川投以同情的目光,还有悄悄话。

    -被老公骂了吧?婆婆送过来的饭不能吃,饿一天了吧?真可怜,为什么还不离婚?

    -别说人家可怜了,我都想离婚了,老公明知道我预产期近了还要去出差,又不是非去不可,唉……

    -在家里都当好几年全职太太了,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离婚怎么活?唉!我爸妈都劝我能过就过,怎么能随随便便把离婚挂嘴边,婚姻又不是儿戏,离婚的女人就什么都不是了。

    杜川心情复杂的同时,听到产妇们的窃窃私语,心里萌生一个可怕的猜测。

    难道……映安暗地里也像这些产妇一样曾想过很多次离婚,却因为种种顾虑忍了下来?

    他没有接触过宝妈的圈子,一直认为男人在外面打拼赚钱养家就已经是好男人了,女人就是要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带孩子照顾月子什么的都是婆婆的事情,婆婆会待儿媳如亲女儿,家庭非常和睦。

    但是现在在这个病房里,弥漫着负能量。

    什么家庭和睦,什么婆媳关系亲近,似乎不过只是表象。

    杜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干脆利落地饿了一个下午,躺在病房里像一具死尸,

    傍晚五六点的时候,病房里空着的病床住进了新的产妇。

    这个产妇是在老公的陪同下被送过来的,产妇的婆婆畏首畏尾地跟在后面,似乎很不满。

    产妇老公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的孩子,毫不吝啬地夸奖妻子,对妻子嘘寒问暖:“老婆,你真棒!孩子很健康,是一个宝贝女儿,长得很像你,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女。老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妈,你回去吧,月子我照顾佳佳就好了。”

    被称为佳佳的产妇脸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笑容里透着幸福,“没有哪里不舒服啦,你工作不要紧吗?妈会照顾好我的啦!”

    “工作哪里有你重要,工作可以再找,但你月子没坐好落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我妈思想太传统,之前大嫂坐月子被妈照顾反而落下一身月子病,我可不想让你冒险。等过段时间有家庭病房,我们再转移过去,乖。”产妇的老公大大咧咧地数落自己母亲不对的地方,就好像不知道自己母亲就在身后。

    这婆婆似乎也是知道理亏,敢怒不敢言。

    这个产妇的情况似乎跟其他病友的不一样。

    她有一个护着她,爱护她的老公。

    正因为被老公护着,婆婆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这让其他产妇非常羡慕,要知道这里一个名为胡语产妇--也就是被迫吃白粥榨菜的那个产妇,孩子出生都三天了,老公还没有出差回来,打电话只说忙,很快就回来了。

    杜川觉得这是不对的,冲击着他惯有的想法,男人怎么可以放弃工作去照顾老婆月子呢?

    可是……现在的他却又希望映安会像昨天那般突然出现,去而复返,给他带来滋味浓郁的汤,缓解他此时的饥肠辘辘。

    **

    “你真是嫁对人了!”待新来那个产妇的老公离开后,其他产妇便开始唠嗑。

    杜川不爱跟这些产妇聊天,觉得会拉低自己的气质,因此在这里他也算是个另类的存在,其他产妇跟他搭话没有得到回应也不再对他过多关注。

    新来的产妇正在自我介绍,眼神亮晶晶的,与其他产妇脸上暮气沉沉截然不同,“你们好,叫我吕佳就好啦,其实我们这是二胎了,第一胎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了。”

    这样一说,胡语等人就更加羡慕了。

    “这样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被称为晴姐的产妇感叹道,“珍惜你这个老公吧!你们一定很幸福吧?”

    吕佳忙不迭地点点头,“我虽然是家庭主妇,但是老公从来没有说过我在家里做做家务带带孩子能有多累的话,反而一直都夸我很能干把家里打扫地干干净净的,觉得我是家里的女超人。老公也经常帮我一起做家务,会帮忙带孩子,他对孩子也很好。”

    这话听在杜川耳中,却让杜川十分不认同。

    帮忙带孩子这一点他勉强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大男人做家务,也太小家子气了!

    于是,他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这算什么好男人!男人怎么能做家务带孩子,这些都是女人才做的事情!”

    一时间,众产妇惊恐地盯着杜川。

    这女人被洗脑洗成傻子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